一个老兵的青春情结。

天意202 收藏 1 364
导读: 公元2010年9月28日,为了实现自己回老部队和与老战友聚会的梦想,自己与几位战友利用国庆假期之际,坐上了开往广西靖西边境的汽车。 在紧凑的行程里,汽车慢慢地摇晃着爬走于崎岖盘山公路上,坐在车里的我,两眼看着窗外闪过的稻田,树木、河流、山川,心里感觉特别激动,心潮急速起伏着,就要回到我青春岁月战斗过的部队了,心里想着,自己该如何为有所作为呢?一路中怎么也睡不着,心里一直回忆自己18岁当兵的第一天到退伍那一天所经历每时每刻的苦与乐。唉!睡一下觉吧,但一闭上眼,部队历史过的事情又象电影一样出现

公元2010年9月28日,为了实现自己回老部队和与老战友聚会的梦想,自己与几位战友利用国庆假期之际,坐上了开往广西靖西边境的汽车。



在紧凑的行程里,汽车慢慢地摇晃着爬走于崎岖盘山公路上,坐在车里的我,两眼看着窗外闪过的稻田,树木、河流、山川,心里感觉特别激动,心潮急速起伏着,就要回到我青春岁月战斗过的部队了,心里想着,自己该如何为有所作为呢?一路中怎么也睡不着,心里一直回忆自己18岁当兵的第一天到退伍那一天所经历每时每刻的苦与乐。唉!睡一下觉吧,但一闭上眼,部队历史过的事情又象电影一样出现在脑海里,怎么样也睡不着,途径万水千山,坐了25个小时的班车,30日早上凌晨5点,大巴车终于开进了广西靖西县汽车站。


也许老天爷知道我不惜几千里回到战斗过的老部队根据地吧,他老人家也激动得大哭,流下的眼泪也变成滂沱大雨。我心里这样想着“谢谢你,老天爷,知道你看我的到来高兴而哭”。淋着滂沱大雨,怎么办呢?“喂!喂!黄包车,有客”,在我的大声叫唤中,驶来一部黄包车,“到喜来登酒店”,“好的”。


喜来登大酒店门口。我刚从黄包车上拿下行李,就门口遇到几个与我一样进住酒店的人,“你好!你是八连老兵来聚会的吗”?“哎,是的,你们呢”?“我们也是一样回老部队的”,对,是碰上了老战友,当时心里特别高兴激动,几个组委会的老战友在睡梦中知道我们到来,都爬起床来与我们拥抱,有的在叫着“小古,你来啦”,有的在埋怨“古班长,你怎么现在才来啊!”此时此刻的我,心里别提有多高兴啊。国庆节前的整天,孟麻八连历届老兵从全国各地陆续的到齐聚合在广西靖西县喜来登酒家。战友们都为这一天的到来而高兴,。“哇,彭班长!喔,你不是老连长吗?哇,彭老兵,刁兵,你好!,你是?你是?我是90年前哨山阵地的古班长,哈哈,我们终于又见面了”。一百多个老战友相聚,各自急着打招呼、找战友叙旧,那个热闹情景也难于说出来。


按照组委会的安排,晚饭,战友们都在酒楼里欢聚。


晚宴,由于忆旧,大家都在寻找过去,为了找回18岁的心,战友们都被安排喝当地产的土茅台酒,二十几年没有喝这酒了,好喝,好喝,比洋酒好喝,难得喝这样好的酒,战友们都为这次的聚会高兴地喝着,醉着,喊着。而我,也醉了,醉得大声唱起了《部队之歌》和《酒醉的我》“我醉了….,因为我高兴……,我…醉…了……,最后把嗓子唱哑仍唱……。


天空中依然下着毛毛小雨,国庆节这一天早饭后,组委会安排老战友们坐着十多辆汽车,前往孟麻八连部队,一路行走在国防公路上,国防公路的微风吹到战友们身上还感到那么温驯,从繁华的山林里吹度过来,带来一股幽远的澹香,带来一息濨润的水气,摩挲着战友们的脸庞,轻轻绕着战友们的肩腰,让战友们痛快的呼吸着无穷的愉快。边境的风,自是风,不挟灰,也不带尘。它抚摸着战友们的皮肤,不热亦不冷,稍微有点凉丝丝的,有如北国的春风。此景使我作诗一首:


古有靖西小桂林,


锡铝锰铁物产丰。


权通灵山附仙水,


高歌驱车边境行。


喜悦重回孟麻街,


弄乃村男天琴拨。


布留姑娘绣球抛,


唯我青春情逸身。


来到部队门口,连队官兵们排着整齐的队伍迎接着我们,见面后,大家都在为相聚而欢乐,交流等等,交流一段时间后,大家就急忙往曾经驻守过的五棚阵地、前哨山阵地玩。站在连队门口遥望阵地,它还是那么气宇轩昂 、英姿飒爽立于山顶。上,走山上就是我们曾经傲驻过的阵地,想到此,自己迈开脚步往山顶的阵地走、跑、爬,总感觉速度也不减当年,体力不减当年,啊!阵地,我们又见面了,我们久别又再相见了。满头大汗,站在阵地的营房里,回忆当年,只有感概……,自己心里真感到回到了十八岁那一年,那一天,青春,少年,我终于找回来了…….


孟麻街上,除秀气的山水外,一条水泥路,二棵大榕树,,一片片人家,民俗,每逢农闲日子,满街都是坐在门口缝制绣球的女子。古老的街头,尽是鲜艳的布条、绸带和丝线,流光溢彩,黯淡的老街也因此亮丽起来了。女人拿着她们手中的针线,戏法一样变出无数手工细致的绣球和小鞋,颜色搭配得那么鲜艳,颜色本身又是那样的纯正和干净,就是孟麻街的全部。街道外,清晨的风吹皱了这里的山山水水,从街道的转角处缓缓推远,一些人坐在细长的小树下面,但见层层叠叠的山峦就在路边,低头是悠绿的玉米地,初秋的风无声息地拂过玉米地,让人感到还是如旧。


中午,我走进了战士们的住房,看到摆放着床上的被子,每个被子如一块豆腐一样整齐,看到此,自己心血来潮,十八岁的心紧紧系着我,就与一个战士比赛叠被子,比赛开始…….,自己快速把搞得乱七八糟的被子将自己在部队学到的技术运用到比赛中,“好”“好”,随着两声叫好,我和比赛的战士在同一时叠好被子了,结果,我们叠的被子给让几个评委出了难题,因为难分高低,评委们下不了了结论,最后,评委们一致将我们评为一样优秀,不分高低。




因为体育爱好,老兵组委会要求我安排一场老兵与新兵的篮球比赛,经过我的组织,篮球比赛也在下午四点如期开始,比赛中,新老兵们都发挥出和谐、友爱、团结、拼搏的精神,让围着观看的战友们看到了一场紧张、刺激、公平的篮球比赛,最后,在老兵们充分发挥球技的比赛下,小胜新兵几分。


老连队留下的情结,能让战友们用怎么样的心情再次离开呢?晚七点,又一次新兵送老兵的情景出现在连队大门口,出现在我的眼前。战友们有的在高兴哭、有的大声喊、大家用劲挥着双手与连队和战友们告别。此时的我,没有哭喊,没有挥手和呼唤,心里有着万分难舍,只能用最激动的心默默地坐在座位上与连队,与在位的战友们告别:我的连队,我的战友们,我回家了,你们辛苦了,祖国需要你们,人民需要你们,祖国和人民不会忘掉你们的,我会再回来看望你们的……


夜幕下,客车,载着老战友们慢慢地离开连队,车内的老战友唱起了《战友之歌》《打靶归来》《当兵的人》等歌,嘹亮有劲的歌声像山风卷着松涛,像海洋的狂澜一样飘荡在孟麻八连,回荡在孟麻山里…….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