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边关靖西新“八景”

华 然

在祖国西南边陲重镇——广西壮族自治区靖西县境内,有八大风景名胜,闻名遐迩。相传嫦娥奔月路经此地,把随身带往月宫的鲜花撒下八朵,化作金山、银山、鹅泉、龙泉……。又有传说牛郎追赶织女追到这里,织女不忍别离,无奈王母严命,只好含泪将丝罗带和玉镯留给牛郎,永作纪念,丝罗带化作了三叠岭瀑布,玉镯变成了宾山……。总之,每一处风景名胜都有一个美妙动人的传说,这些传说无从考究,真假难辩。但是,1979年以后,被边防军民用鲜血和汗水共同浇灌起来的战地新八景,却是有据可查,它象镶嵌在边防线上的八颗明珠,与老八景竞相映辉。它更是一座座军民共建钢铁长城的丰碑,永记史册。笔者作为当时的建设者之一,逐景道来,供诸位战友回味。



庭毫山 剑麻诗


庭毫山位于靖西县湖润镇东南方向的群山之中,巍峨陡峭险峻,苍松翠柏簇拥。远远望去,酷似一只昂首匐卧的雄狮。通过九曲十八弯的盘山战备公路,直达山顶。山顶中央,耸立着一块汉白玉纪念碑。上面记载着1978年震惊中外的“11•1“事件发生的全部过程以及守边将士的壮志豪情。在这块仅有0•4平方公里的山顶上,战士们构筑了永备工事和纵横交错的战交壕,并依崖就势建造了一栋三层楼的哨所。他们风趣地把自己的哨所叫做“现代化的空中仙阁。”问为什么?战士们笑道:“战斗间隙,坐在窗前看书写字,赋诗作画。远眺,山峦叠叠,雾海茫茫;眼前,朵朵白云从面前飘过,如幻如梦,如至仙境。”又问何为现代化?战士们自豪地说:“党和祖国人民关怀着我们,给哨所配备了电视机、录像机、电冰箱等多种电器,天上有吗?”但是,当你知道战斗的激烈、残酷以及所遇到的重重困难时,就会体会到战士们乐观主义的真正含义了。在阵地上,有时给养送不上来,战士们饿了就啃口压缩饼干,渴了喝几口雨水,水喝完了,就拧些剑麻叶汁喝。说起剑麻,战士们对它有一种特殊的感情,它不但能解渴润喉,还能在战斗间隙给战士们增添乐趣呢!为了防止偷袭,战士们在阵地前沿种植了大片的剑麻作为“植被障碍”。当时,阵地上连台收音机都没有,文化生活极为单调,一些战士在战斗间隙用小刀、竹签、子弹头当笔在宽大肥厚的剑麻叶上刻上豪言壮语,抒发自己的战斗情怀。几天后,刻上的字清晰地显现出来,这一来,把战士们吸引住了,而且兴趣越来越浓。如今,庭毫山一丛丛、一簇簇,一排排的剑麻叶片上,都密密麻麻地刻着一行行包含激情的壮丽诗句,战士们管它叫“剑麻诗林”。上至将军,下至新兵,都喜爱剑麻诗,更喜欢在剑麻叶上刻写自己的诗。连包玉堂、柯原、姚成友等著名诗人看后也为之动情,赞叹不已。《羊城晚报》资深记者张克眉撰文写道:“面对着蓬蓬剑麻,看着一首首系着战士情,带着硝烟味、泥土香的‘剑麻诗’,感到当年发源于此地的‘吃亏不要紧,只要主义真,亏了我一个,幸福十亿人’的战地诗,已经在这片光荣的土地上得到了传播、延续和升华”


717高地 空中篮球场


717高地位于庭毫山右前方八百米处。是靠边境分界线上最近的一个阵地,距对面的哨所不到六百米,不但能看清对方人员的活动,就是大声说话也能听见。这里山高陡峭,怪石林立,整个高地不足一个篮球场大。刚上阵地时,战士们白天作战,晚上蹲在石头缝里睡觉,没有一块可供躺着的平地。战士们利用夜暗和雾天,劈山凿石,硬是在乱石丛中建起了一栋二层楼房。为活跃文化生活,他们还在哨所前修建了一个十几平方米大的篮球场,用钢筋握一个圈,固定在绝壁上就成了球篮。枪炮声一停,七名战士除一人担任警戒外,六人赤膊上场,分成两组展开激烈的竞赛,你抢我夺,笑声一片,热闹非常。不过在这儿打球,可得胆大心细,既要防对面的冷枪冷炮,又要防篮球出“界”,滚到我方山下,来回要一个多小时才能拣上来,要是滚到对方,只能眼怔怔看着篮球出国了。排长蒋永芳笑着说:“每年都会有几个篮球免费出口。”


860 哨所 高山花园


860哨所位于靖西县岳圩镇南3公里处。登上一千四百四十四级石阶,就到了860哨所。走进山顶的圆形拱门,如同进了花的世界。战壕旁、掩体边、平台上、床头前,到处摆放着各种各样的花卉和盆景。有山茶、杜鹃、仙客来,月季、玫瑰、报春花……,还有许多叫不出名的野花,五颜六色,令人目不暇接;花盆更是奇特别致,有各种型号的炮弹壳、弹药箱,有各式各样的罐头盒、大口瓶……,五花八门,琳琅满目。经战士们的精心加工和处理,显得格外别样美观,令人称绝。北京自动化工程学院院长罗林女士带领大学生赴边防慰问团到哨所参观,看到这花的海洋,情不自禁地赞道:“好一座高山花园哪!”罗院长问战士们为什么这样喜欢花?班长马明全自豪地说:“花是美的象征,它不仅能给战士们带来欢乐、活力和希望,还能陶冶情操,激发对祖国和人民的热爱。”全国一级战斗英雄、连队指导员肖绍平告诉笔者:这些花来自十一个省七十八个县,都是战士们从家乡带来或让亲人寄来的。所以,它又是战士团结的象征。肖指导员还说了个“花为媒”的趣事:1986年老战士聂志华英勇顽强的战斗事迹在报上宣传后,引起了一位杭州姑娘的爱慕之情,两人经过一年多的通信了解,商定国庆节姑娘来哨所结婚。可两人从未见过面,怎么去接呢?这可让小聂犯了愁,还是大伙儿帮他想出个点子,给姑娘发个电报,写道“欢迎你来860,请带杜鹃和芙蓉。”姑娘真的带花来了。婚礼给战士们带来了欢笑,鲜花为哨所增添了光彩。



清代古堡十二道门

十二道门位于靖西县龙邦边境口岸向南一公里处。1979年以后,被广州军区授予“爱兵尊干模范连”荣誉称号的某部五连,坚守在这里。走近古堡,“边民永赖”四个苍劲有力的大字赫然眼前。据记载,清光绪十年(1884年),广西提督苏元春亲临边防,勘察地形,着提督壮勇巴阁(当时官名)李极光督造,都司(官名)蔡仕祥监造十二道门。历时八年,用了4500块一米见方的花岗石砌就。整座古堡,无梁无柱,纵横交错,门门相通,洞洞相连,置身其中,有入八卦阵之感。古代建筑的高超技术,在一个边陲古堡上也得到充分的体现。十二道门的十二名战士担负着对南面的观察任务,他们团结协作,昼夜奋战,将对方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及时、准确地向指挥部提供目标和数据,出色地完成了上级交给的各项战斗任务。时任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书记陈辉光到前线看望英雄的战士,听了“爱兵模范指导员”傅塘根汇报后,非常激动地挥笔题词:“十二道门门门相通,十二颗心心心相连”。



金鸡山 迷人吉他队



站在十二道门向左前方看,有一座山酷似一只独立的金鸡,头朝越南,昂首高歌,气势格外雄伟壮观。它就是位于靖西县龙邦镇口岸东南3公里处的金鸡山炮台。相传很久以前,龙邦南边的大山里出了一个蜈蚣精,每年腊月二十三晚上,都要到龙邦寻一对童男童女吃,闹得老百姓人心惶惶。这天晚上,蜈蚣精又驾狂风而来,恰值灶王爷上天述职,见这畜生实在可恶,随将怀中的金鸡放出,与蜈蚣精展开了一场恶斗,结果蜈蚣精的双眼被金鸡啄瞎。为防止瞎蜈蚣再次残害百姓,灶王爷命金鸡镇守此地,永保龙邦平安。至今,瞎蜈蚣仍躺在龙邦关口的对面。坚守在金鸡山战士们组成掩护小组,为群众保春耕、护秋收。为活跃军民文化生活,战士们成立了吉他演唱队,逢年过节到村屯为边民演出。深受边民欢迎,亲切地称演唱队为“金鸡山迷人吉他队”。



巴恩山 育才学校


“战斗的堡垒、生活的乐园、生产的基地、育才的学校”。这是时任广州军区司令员尤太忠将军给巴恩山阵地的赞语。巴恩山位于金鸡山右侧三公里处,基本在同一平行线上,两山与十二道门组成了倒三角形的防御体系。敌人胆敢来犯,三面夹击,定叫有来无回。这里原本是寸草不生的乱石山。1979年后,战士们在阵地上构筑了坚固的碉堡和战壕,还修建了具有现代气息的四合院和凉亭,他们从溶洞中采来钟乳石,镶嵌在阵地四周,把阵地装扮得象公园一样。当夜幕笼罩边关山野的时候,我们的士兵荷枪实弹,百倍警惕地注视着边境的动静,圆满完成了上级交给的战斗任务。战士们打仗是英雄,生产也是能手。他们利用战斗间隙,开荒造地,在乱石堆挖出了二十多块小菜园、小果园。登上巴恩山就会看到,果园里温州桔、沙田柚压弯枝头,一串串香蕉、芭蕉肥硕丰盈;菜园里辣椒、豆角、西红柿结满藤蔓。连堑交壕都搭起了冬瓜棚,一个个大冬瓜悬空而挂。走进堑壕里,会不时看到两种提示牌,左边是“雷区!小心触雷!”右边是“冬瓜!当心碰头!”他们还从地方科研院校请来专家教授给战士们讲课,努力学习科学文化知识,大力培养军地两用人才。几年来,有二十八名战士考上了军事院校,一百多名战士退伍后凭着在部队取得《军地两用人才合格证》找到了适合自己的工作,有十五名退伍战士还当上了厂长、经理呢!


那岭炮台 边寨财神


那岭炮台位于那岭屯南2公里处,海拔1480米。在阵地的荣誉室里,十八面锦旗、七十五块奖牌挂满四周,有共青团中央授予的“先进团支部”、广州军区授予的“军民共建标兵单位”、广西壮族自治区授予的“新长征突击队”。被广州军区命名为“边防前哨模范连”荣誉称号的某部七连坚守在这里。1979年以后,连队党支部针对环境条件异常险恶艰苦的实际情况,大力加强思想政治工作,。使全体官兵牢固树立了热爱边疆,建设边疆,扎根边疆的雄心壮志。《妈妈心、战士情》、《同龄人、两地书》,军队、地方、家庭“三联教”等经验均出于这里。他们和边民群众团结战斗,共建边疆,谱写了一曲曲军爱民、民拥军的壮丽赞歌。“模范指导员”刘敏生笑着向笔者讲述了“炮台山下接新娘”的故事。1986年5月,连长刘永华的未婚妻从湖南来边防结婚,正巧碰上连队执行紧急战斗任务,不要说连长不能离开指挥位置,就是战士也无法去接,怎么办?这可把刘连长急坏了。这事让那岭屯的群众知道了,派了几个姑娘步行二十多里把新娘接到屯里。战斗一结束,姑娘们按壮家的风俗送新娘上炮台山与刘连长完婚,婚礼洋溢着军民鱼水情谊深的喜庆气氛。战士们还为辍学的儿童办了学校,为文盲的边民刻了“识字歌”,为群众致富提供信息,印发了《致富报》。使贫穷落后的边境山寨发生了巨大变化。炮台的官兵被边民亲切地誉为“边寨财神”。





葛麻炮台 听电视


葛麻炮台位于葛麻屯南四公里处,海拔1250米,它象一个不规则的矩形柱子拔地而起,根本无法修通公路。这里异常艰苦的环境是常人无法想象的。整个山顶不足半个篮球场大,刚上阵地的时候,没有住房,战士们白天端枪而站,晚上抱枪而眠。山上的生活物资全靠到山下背,每天,都有几名战士冒着冷枪冷炮的危险,往返于山颠峭壁之间,背水、背米、背柴……。从山上往下看头晕目眩,从山下往上爬要手脚并用,稍有不慎,后果不堪设想。“白天兵看兵,晚上看星星”,这句话最早就出自葛麻炮台战士之口,形象地反映了当年阵地上极其单调的文化生活。后来虽然有所好转,但葛麻炮台上的电视仍然是“看不见的战线”(附近没有插转台),打开电视,只有声音没有图像。排长施文彬对笔者说了他们“听电视”的故事。1987年腊月年三十晚上,战士们纷纷要求观看中央春节联欢晚会,明知道电视没有图像,“听听也好哇!”晚上七点整,战士们准时围坐在电视机旁。演员唱歌时大家跟着哼哼,演员说相声时大家哈哈笑着。新年的钟声敲响了,战士们仍围住电视机久久不愿散去……。就是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下,我们葛麻炮台上的战士们已经在这里坚守了数年,他们大多数人上山是新兵,下山就复员,不少人连乡政府所在地都没有去过。送走一茬老兵,迎来一批新兵,一茬接着一茬在这里坚守着,坚守着……。写到这儿,也许有人会问,这也算战地新八景吗?我说应该算的。美,看从哪个角度去讲,对于那些胸怀祖国,乐于奉献,敢于牺牲的人来说,葛麻炮台就是一种美!我还想请大家听一听曾经去过葛麻炮台的桂林市大学生赴边防前线慰问团成员贺祖斌对“美”的评说。他在《永生难忘的情怀》(广西文学1987年第10期)一文中这样写道:“朋友,我们的战士就是那样一些既平凡又伟大的人,他们有血、有肉、有感情,有父母之爱、有朋友之亲,但当祖国需要的时候,他们会毫不犹豫地献出一切,甚至生命!他们甘愿吃亏、无私奉献,却不图报答而又默默无闻,他们的意志是那样的坚强和刚毅,他们的胸襟是那样的宽广和美丽……。”我想,这才是葛麻炮台的美之所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