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名将薛岳晚年得罪李登辉 竟在台湾被勒索房租

2野劲旅 收藏 35 19293
导读:国民党第一代军事将领中,先后参加过北伐、“剿共”、抗日、内战的,多如云汉星斗。然而真正能征惯战并名垂青史者不多,薛岳将军即为其中之一。 薛岳,广东乐昌人,1896年生,黄埔陆军小学第六期及保定军校第六期毕业。他原名薛仰岳,后改名薛岳,以示对岳飞精忠事迹的崇仰。薛岳个性耿直不喜钻营,能在派系林立、恶性倾轧的国民党军中拔尖而起,完全凭借历次战役立下的赫赫战功,因而有国军“战神”之称。将军一生传奇,他虽已走远,人们仍记得他的脚步声…… 血战元帅府护卫孙中山 近代史上,大凡叙及陈炯明叛变、孙中山广

国民党第一代军事将领中,先后参加过北伐、“剿共”、抗日、内战的,多如云汉星斗。然而真正能征惯战并名垂青史者不多,薛岳将军即为其中之一。


薛岳,广东乐昌人,1896年生,黄埔陆军小学第六期及保定军校第六期毕业。他原名薛仰岳,后改名薛岳,以示对岳飞精忠事迹的崇仰。薛岳个性耿直不喜钻营,能在派系林立、恶性倾轧的国民党军中拔尖而起,完全凭借历次战役立下的赫赫战功,因而有国军“战神”之称。将军一生传奇,他虽已走远,人们仍记得他的脚步声……


血战元帅府护卫孙中山


近代史上,大凡叙及陈炯明叛变、孙中山广州蒙难,必着重描述蒋介石如何冒险犯难,登上永丰舰营救中山先生而终获信赖,许为国士。其实若论真正以肉身护卫孙中山的忠心军人,恐首推薛岳将军不可:若非其倾力保护中山先生安全,中国近代史极可能改写。


1921年,26岁的薛岳任职大元帅府警卫团第一营中校营长。同年5月4日,孙中山以陆海空军大元帅名义下达北伐令,薛岳随扈孙中山赴广东韶关。不料陈炯明假借北伐名义占领广州,并通电孙中山要求恢复其粤军总司令、广东省长职务。6月1日,孙中山偕夫人宋庆龄回到广州,欲好言劝服陈炯明。薛岳率警卫营护卫,孙先生夫妇下榻粤秀楼。


6月15日傍晚,薛岳事前侦悉陈炯明将于当夜兵变,立刻通知孙中山秘书林直勉、参军林树巍,让他们火速通报孙中山,并请先生化装成出夜诊的医师,乘黄昏时分通过叛军哨站,直奔广州天字码头,辗转登上永丰舰。


当天深夜,陈炯明果然造反。叛军有二三万之众,而薛岳只有警卫部队800多人驻守大元帅府,孙夫人宋庆龄尚在附近的粤秀楼,身边仅有20多名卫士,情况十分危急。然而薛岳指挥若定,叛军发动数波攻势均被击退。叛军见久攻不下,准备以煤油纵火焚烧粤秀楼,薛岳急请宋庆龄下楼,并由廖仲恺夫人何香凝等陪同,将宋庆龄安然撤离到永丰舰与孙中山会合。


大元帅府保卫战整整打了三天三夜,直到18日晚,薛岳才率领残存的200多名士兵向韶关方向突围而去。薛岳这一仗,以寡敌众,事前巧妙安排孙中山突破重围,并于枪林弹雨中护送宋庆龄脱险,可谓智勇双全,给孙中山留下深刻印象。


红军长征路上最头疼的敌将


薛岳在北伐期间历任团长、师长、军长等职。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发动“清共”,宁汉分裂。据薛岳回忆,1927年8月,蒋介石下野后,第四军及粤军等商议未来出路,薛岳主张继续拥蒋以完成国民革命。


北伐中,薛岳的第四军战绩卓著,然而北伐完成后,却遭到时任军政部部长何应钦的排挤。何利用编遣军队的机会,将薛岳的第四军缩编为第四师,官兵被打散到各个部队。薛岳心灰意冷,有意辞乡归里,途经南京向蒋介石辞行,蒋推诿说:“并非我对你不好,是何敬之不谅解你!”薛岳更是意兴阑珊,打算赴德国深造。


此时,蒋介石正准备发动对中共的第五次“围剿”。宋子文恰去美国洽购棉花,临行与蒋介石密晤。谈完购棉事,宋建议:“最好能征召薛伯陵(薛岳字)来赣剿共。”蒋介石深表认同,说:薛确系军中一员虎将,总理在世之日,他英勇护卫总理夫妇脱险,血战总统府,抵抗陈炯明;参加东征、北伐,战无不克;“清党”之役,粉碎叶挺、贺龙武装行动……战功彪炳有目共睹,此次剿共战争若有伯陵参加,更能克敌制胜。


可想起薛岳不久前才来辞行,蒋介石不禁眉头深锁,探问宋子文:伯陵近况如何?宋说,薛伯陵这两三个月在香港九龙,埋头习读德文,准备去德国念军校。蒋介石笑称,你叫薛伯陵暂缓出国,我内定他出任要职。宋子文在蒋的催促下即电薛岳:“委座要事待商,请速来赣。”接电后薛岳从九龙直奔南昌行营见蒋介石,被委任为第三路军上将副总指挥,负责协助陈诚“剿共”。


薛岳见陈诚时还发生了一段小插曲。国民党军第十一师和十八军是陈诚起家的部队,也是国民党嫡系部队,“十一”和“十八”合起来写是“土”、“木”二字,当年国民党军以“土木系”概称陈诚系人马。陈诚为试探薛岳的政治敏感度,请他兼任18军军长。薛岳暗忖,18军是陈诚的嫡系部队,我哪能指挥得动?于是谦辞不就,只接受副总指挥兼第五军军长之职。薛岳谦让得宜,宾主尽欢,随即走马上任。


薛岳在1936年的作战日记中写道,共产党占领江西,国民党军为了对付红军,形成“长堑之围”。从民国二十二年起参与历次战役,与共产党周旋无数次。红军突围西走,薛岳寻迹追赶,他形容这一路追赶是“不舆不车”,步行两万多里。


“红军一路跑,薛岳一路追”。1934年11月,是红军最难熬的一个月份,红五师在湘桂黔边区的界首渡口苦战两日,伤亡过半,师参谋长、两名团长、一名团政委相继阵亡,另两位团长和一位政委受重伤。红八军团的一个建制师全部牺牲在湘江之畔。红军主力虽然抢先西渡湘江,但据非正式统计,出发时8。6万之众的中央红军,光是湘江一战,损失即高达5万。薛岳也因而成为红军长征路上最头疼的敌将。


薛岳在口述历史中痛陈,如果有湘桂军早一点在湘江西岸的有利地带配置打击部队,乘红军将渡未渡之际予以夹击,红军主力或将在湘江西岸全部就歼。


不过,蒋介石在1935年10月底犯下的战略错误,使局势发生了变化。


薛岳的作战日记大致写道,1935年秋,中共内部意见不一致,所以分成两路,一路由毛泽东率领,所部三四千人,经甘肃而入陕北,希望能在那里与陕北红军会合。另外一路由朱德、徐向前领军,朱德带了三四千人,徐向前带的人马最多,有七八万人。按薛岳作战日记的说法,徐向前红军部队南攻“势如破竹”,致“西川千里,鼎沸糜烂,蜀都要区,危如累卵”。


这时,蒋介石见四川局势危殆,心急如焚,即令薛岳的王牌军从陕西回头抢救四川(薛岳作战日记上写“本路军奉移师驰剿之命”),失去了进攻甫入陕北立足未稳的中共中央的战机。这给蒋日后失去江山埋下了远因。


上海:“血战半载,寸土未失”


1937年,日军开始全面侵华,叫嚣在三个月内灭亡中国。9月23日,蒋介石令薛岳任第十九集团军总司令。次日,薛将军即赴上海安亭战场指挥。薛岳到任后,检讨上海战场我军伤亡过重原因,改变了战场部署,由过去的一线阵地变为纵深配备,全线南北呼应,形成坚强的纵深防线。


10月31日上午9时,日军大举来犯,以20辆战车为前导,冲到我军阵地前沿10米处,薛岳一声令下,机枪、迫击炮齐鸣,手榴弹如雨下,日军好几部战车顿时深陷火海并连番爆炸,尾随其后的步兵死伤枕藉。


日军占有铁路优势,沿路大举增援,还有大批机械化部队源源而来。我军只有倚靠轻武器及肉身拼搏,薛岳嫡系吴奇伟的第四军奋勇杀敌毫不退却,日军反复冲锋,你来我往,冲杀数十波,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某日下午,日军更以催泪弹投袭我军,不料这时风向突变,催泪弹释出的催泪毒气反朝日军飘去,国军立刻利用天赐良机反攻,打得日方溃不成军。


薛岳也很会利用炮兵优势阻隔日军进攻。每当大批日军步兵协同战车来攻,即遭我军炮兵群的无情轰击。国军常利用日军大炮间歇、准备发动冲锋时朝日军开炮,予日军极大打击。这期间,薛岳在与云南省主席龙云函电联系时称:上海战局在他手上是“血战半载,寸土未失”。


日本叫嚣三个月灭亡中国,没想到光是上海,中国军队就守了半年。


抗战期间歼灭日军最多的中国将领


1939年9月1日,纳粹德国以闪电战突袭波兰,欧战爆发。日军为因应新的世界形势,加速解决陷于泥沼的对华战事,同时打一场会战给德国看看,第一次长沙会战乃拉开帷幕。


日军成立了“对华派遣军司令部”,西尾寿造为总司令,板垣征四郎为总参谋长,由第十一军司令官冈村宁次负责战地指挥。日军倾巢而出,地面部队动用了6个师团及海军陆战队两个大队共10余万人,海军出动12艘兵舰和100艘汽艇,空军则出动了一个飞行团,飞机100多架。


担任守卫湖南和长沙任务的中国军队,由薛岳代第九战区司令,罗卓英为前敌总司令,在湖南集中了5个集团军,共14个军,总兵力近18万人。


大战前夕,国民党军副总参谋长白崇禧、政治部部长陈诚到株洲视察第九战区,要薛岳把部队撤到湖南醴陵、衡阳、湘潭地区,放弃长沙以北区域。薛岳坚持不肯后撤一步,并劝说两位长官:自古以来,谁得到河南和湖南这“二南”,谁就得天下。如今已丢了河南,如果再丢湖南,中国就有灭亡的危险。湘北地形复杂,山川纵横,湖沼错综,可以诱敌深入,俟机歼敌。且此前为了迎战,已令所部破坏湘北所有的铁路、公路,“化路为田”,敌人机械化部队即使来犯,进得来却出不去,根本发挥不了作用,连大炮都不容易开进来。今后日本人同我们打仗,就是步机枪对我们的步机枪,国军有把握打胜仗。


薛岳的一番话白崇禧并没有听进去,薛岳慨然许下重诺:“如果湖南战胜,是国家和委员长之福;如果战败,我就自杀以谢国人!”白崇禧、陈诚劝服不成只得无功而返。此时炮声已在远方响起,大战如箭在弦。


1939年9月17日,日军分四路进犯长沙,水陆路并进。9月23日,日军调集80门重炮瞄准新墙河南岸、王街坊、七步塘等我军阵地猛轰,5000名步兵随后渡河。薛岳命令所属官兵坚守碉堡,日军不能越雷池一步。日军使出三招毒计,先是升起载人气球,居高临下指挥炮兵射击,继而施放毒气,又派飞机轰炸,三波恶毒攻势之后,再派近6000名步兵渡河冲锋。缺乏防毒面具的国军官兵有400多名官兵中毒,但仍坚持在毒气中与戴着防毒面具的日军展开惨烈的肉搏战,新墙河上漂满了浮尸,河水染成血红色。激战多时,薛岳命令后撤。国军第六十师撤到汨罗江新市南岸一带集结。


9月26日,原本退到汨罗江一线的国军,依预定计划缓缓退后。日军不疑有他,第三师团进逼湘阴,第六师团前进到栗桥,第十三师团直抵福临铺。国军一路佯装败退,第七十三军、第十五师、第一九五师、第五十二军、第四军均到达指定设伏位置,布下“瓮中捉鳖”之阵。到10月2日,以逸待劳的国军开始大规模伏击,猛烈围攻日军,毫无准备的日军以为是神兵天降,被打得落花流水。据何应钦《八年抗战》的描绘,我军跟踪追击,加上当地武装民众群起协同作战,敌人望风崩溃,死伤4万人上下。到了10月6日,我军恢复阵地秩序,并继续朝岳阳进攻。


第一次长沙会战的战果,诚如“长沙会战碑”碑文所记:“鏖战二十四昼夜,遂奏肤功,歼寇四万,长驱三百里。”蒋介石闻讯大喜,在一次演讲中说:“自从月初湘北战争以来,我国抗战局势,已临到胜利的一个大转变,国际外交形势,亦随之一天一天好转……”


然而,受了教训的日本人并没有放弃侵吞我领土之野心,1941年9月,日军卷土重来,出动陆、海、空总兵力12万余人,并强拉中国民夫15万人修筑从湖北通往长沙的道路。而我军的兵力仍与第一次长沙会战时相当。


薛岳在第二次会战前即预料,日军吃过第一次长沙会战瓮中捉鳖的苦头,第二次打长沙必采用全新战法,从湘北方向单刀直入。日军主力果然从湘北而来。薛岳灵活运用他拿手的“天炉战法”,把大部队预置于侧翼,再以小兵力与日军接触,佯装正面抵抗,再引诱日军主力进入汨罗江以南、捞刀河两岸一带。直到大部队和辎重车辆通过,日军先头部队已逼近长沙,日军便衣队甚至渗透进长沙市区,薛岳率领的国军主力仍坚忍不发,按兵不动……


一直忍到9月29日子夜,日军第四师团、第十三师团先头部队正准备包围长沙城郊,薛岳拉满的弓弦突然将箭射出,他命令预先埋伏的两个军向日军发起猛攻,另两个军由浏阳河两岸攻击日军的侧背,然后调动5个军向万家铺、新安铺之线急进,防止敌军向后逃跑。


9月30日,第十一、第十二挺进支队奉薛岳之命,将杨林街、长乐街道及新墙市道彻底破坏,断绝日军退路,合围态势形成。10月1日,总攻开始。国军不断冲杀,日军兵疲马困,战斗中只要稍有空档,宿营时倒地就睡,而此刻又是国军敢死队扫荡鬼子的最佳时机,许多敌人都在夜宿时分,被我军一个一个解决。日军夜里不敢睡,白天精神不济,退却时昏昏沉沉,又遭国军的追杀及沿路的游击袭扰。鬼子睡也不是,走也不是,进退不得。


第二次长沙会战,薛岳的“天炉战法”大显神威。不过,毕竟敌强我弱,我军损伤仍颇重,堪称“惨胜”。据薛岳提供的数字,我军伤亡5。9万人以上,日军死伤4万人以上。何应钦的统计是日军死亡41537人。


1941年12月19日,就在珍珠港事变发生后不到两个星期,日军不甘心前两次败阵之耻,又乘珍珠港事变的势头,悍然发动第三次长沙会战。这次会战持续29天,日军遭逢更重大的惨败,伤亡六万余人(何应钦的统计数字是“是役毙敌五万六千九百四十四名,俘敌一三九名”),据说光是清理战场时焚烧尸体就烧了好几天。


总结薛岳三次长沙会战胜利的关键,固然是灵活运用“天炉战法”,善用湖南特殊而复杂的地形,独树一帜地创造了这个有效的防守战术,使日军三次丧师湖南,但官兵同仇敌忾、爱国军民齐心发挥的整体战力更是功不可没。“天炉战神”的美名不胫而走。冈村宁次亦不由得发出“撼山易,撼薛将军难”的哀叹。八年抗战中,薛岳指挥所部共歼灭日军十余万人,堪称抗战期间毙敌最多的中国将领。


1942年1月24日,薛岳获国民政府颁发代表最高荣誉的青天白日勋章。蒋介石称:“长沙会战大捷之意义非比寻常,予敌人战略之打击也影响深远,尤其薛长官以下各军、师、团、营、连长,以迄全体官兵人人抱定必死的决心,才能缔造此一光荣之胜利,不仅可以告慰全国民众,而且也可以告慰世界友邦。”1946年10月10日,美国向薛岳颁发“自由勋章”,表彰他在抗战期间的卓著战功,薛将军享誉国际。


台岛余年桑梓情深


将军失去了战场,是军人莫大的悲哀。抗战胜利后,薛岳宦途崎岖。1945年在南昌接受日军投降后,他决心离开部队,由南昌往上海暂住。蒋介石任命他为山东省主席兼济南绥靖主任,被他拒绝了。陈诚奉蒋之命两度见薛岳,第一次要他当陆军总司令,被薛婉拒;第二次又要薛任海军总司令,薛岳笑说:我没当过一天海军,如何能当海军总司令。


蒋介石没办法了,1946年5月亲自召见薛岳,当面下达命令:“共产党一旦渡江,你想闲居上海都不可能了,为了国家的生存,我命令你到徐州接替顾祝同。”于是,薛岳被赶鸭子上架,当上了徐州绥靖主任。可1946年的鲁南战役失败,让薛岳的宦途横遭波折。一说是,薛岳把蒋介石最重视的机械化部队第一快速纵队给牺牲了;另一种说法为薛岳自己回忆时所说,是作战部次长刘斐向蒋介石进了谗言,说“陈辞修、薛伯陵对统帅信心已经动摇,不听委员长的命令”。薛岳被调回南京,担任上将参军长。


国共内战进入白热化后,薛岳已是失去枪与战场的光杆将军,无用武之地了。


直到1949年2月,蒋介石下野后不久,薛岳被调任广东省主席兼广东全省保安司令,同年12月,调海南防卫总司令。此时,除海南、西藏外,五星红旗已飘扬全大陆。薛岳名为海南防卫总司令,实际上海南岛没有国民党正规军一兵一卒,他只好把原来广东省的6个保安师运到海南,编成了3个军。


1950年3月,解放军发起海南战役。一如薛岳所料,海南守军士无斗志,一触即溃。4月底,薛岳奉命把这一生最后调教的3个军完整撤到台湾。移交部队后,薛岳手上已无一兵一卒。将军失去了战场,失去了袍泽,唯有仰望西天彩霞,百感交集。


蒋介石先后给了薛岳几个虚衔,如“总统府战略顾问”、“中国国民党改造中央评议委员会主席团主席”、“行政院政务委员”、“光复大陆设计委员会主任委员”等。两蒋父子固然执礼甚恭,但并不授予实权。薛岳无兵可带,无仗可打,百无聊赖,多半闲居在台湾南部嘉义乡间,过着闲云野鹤、与世无争的半隐退日子。


物换星移,人事两非。蒋介石、蒋经国父子相继亡故后,李登辉当政。李大搞“修宪”勾当,妄图扩大自身职权,有意连任“总统”,引起岛内反对声浪。有着“国民大会代表”身份的薛岳,拒绝签署国民党提出的“宪法”修改方案,引起外界关注。


个性耿介的薛岳难免得罪心胸狭窄的李登辉,李某几度以“小动作”为难薛老将军。


薛岳在担任“光复大陆设计委员会主委”时,他在台北的房舍是由“光复大陆设计委员会”编列经费,向台湾银行承租。1991年,李登辉把这个委员会裁撤,薛岳只好自付租金。台湾银行欲索高额房租,薛岳不接受,台银便于1993年把薛岳告上法院。


对待薛岳这种“功在党国”的老将军,若在两蒋时代,别说台银这种官僚银行不敢动他一根汗毛,即使房东与房客间真有房租纠纷,两蒋只需大笔一挥,就可动支特别预算经费代缴房租,根本无须薛岳付一毛钱,更不可能演变成打官司的难堪场面。薛岳对国家民族的贡献,难不成还抵不上台湾银行的一幢破旧房子?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显然是李登辉挟怨报复,存心出薛岳的洋相。


跟许多追随蒋介石到台湾的国民党军官一样,薛岳非常思念家乡故土,每有机会,总要打听家乡的状况。广东乐昌的乡亲也曾多次给他寄去信、照片和录像带,希望他能看到家乡的新面貌,还经常托回乐昌探亲的台胞把亲人的问候与祝福转达。这一切让客居他乡的薛岳异常感动。家乡政府也没有忘记这位抗日英雄,专门拨款对他在九峰的故居进行修葺,他的祖祠文物及“伯陵堂”等建筑物都得到了妥善保管。薛岳在台湾还担任过世界客属总会理事长,促进了两岸人民的联系。1992年11月,世界客属总会访问团访问乐昌,把薛岳所赠的一份珍贵礼物“铜镜”带到乐昌,上刻他的题词“桑梓情深”,再次表明了薛岳对故里的牵挂思念之情。


1998年5月3日,103岁高龄的薛岳将军逝世。办理后事期间,李登辉当局协助处理丧葬事宜的单位草率无礼,竟连殡葬仪式中覆盖“国旗”、党旗的人选都要家属自行设法邀请,此事招致薛岳昔日部属大感不平。薛岳大半生追随孙中山、蒋介石,在北伐时期曾与毛泽东、周恩来有革命情谊,蒋经国犹是他的后生晚辈。这位走过波涛壮阔的人生历程,与中国的命运血脉相连的薛大将军,何尝在乎那些跳梁小丑呢!


2005年,适值抗战胜利60周年,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节目播出《抗日英雄谱》,薛将军名列其中,成为两岸同钦、举世瞩目的反法西斯英雄。薛将军之彪炳战功,永存世界战史。他捍卫民族、维护国土的巨大功勋,也已在中华民族千秋史册上留下灿烂篇章。


8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薛岳也不想想,他杀了李登辉那么多日本同胞,他能容他吗!被整也就是常理了

抗日就是硬道理!打死一个日本人也是民族英雄。

不管啥党派,都是中国人。参加过抗日战争的人

都是民族栋梁,没有高低之分!

一代抗日名将,功在国家。

李登辉好象是KMD主席吧,竟敢如此对待抗日英雄。狗X的KMD!

 以下是引用huangfus 在第18楼的发言:

$$$$$$$$$$

第三次长沙会战。这次会战持续29天,日军遭逢更重大的惨败,伤亡六万余人(何应钦的统计数字是“是役毙敌五万六千九百四十四名,俘敌一三九名”),据说光是清理战场时焚烧尸体就烧了好几天。

$$$$$$$$$$


楼主,您把当时的战报弄错了,俺给您纠正并补充完整。 :p


1· 当时的和现在某些人吹嘘的战报是——日军伤亡“五万六千九百四十四人”?如此有整有零,真够精确的——佩服!看看下面的摘录:

“日军撤退的翌日早晨,赵子立同薛岳等由岳麓山......

感情几百万鬼子就死那几百人,减法也没有你这么玩的吧!囊是给!

3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