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无常 正文 第二十三章 初识江云帆(下)

胶东大刀 收藏 16 3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31.html


有人打架!”石牛高兴得大叫一声,抢先跑了过去,这小子越来越喜欢打打杀杀。

萧峰摇摇头,怕石牛惹事,也紧走几步跟了过去。

透过人群的缝隙,萧峰看到:六个身穿和服、腰挂武士刀的日本浪人,正在商行里乱打乱砸,商行被砸得乱七八糟,一片狼藉。一个穿着浅灰色西装,嘴角流血的年轻人,倚坐在门旁,一双眼睛如要喷火,愤怒地瞪着那几个日本浪人。

石牛见是日本人欺负中国人,立马就火了,膀子一晃,就要上去动手。萧峰早有准备,伸手按住了他。他们在上海还有事要办,现在日本人又没有杀人,况且还在大庭广众之下,他不想去惹不必要的麻烦。

六个日本浪人把一间商行的东西砸个干干净净,然后得意地哈哈大笑着走了出来,围观的人纷纷躲避,竟无一个人出头说一句公道话,只看的萧峰暗暗摇头不止。

看日本人走远了,萧峰对石牛做个手势,示意他见机行事,小鬼子在中国地盘上横行霸道,国民政府不敢管就算了。不过无常既然遇上了,就不能让他们好过,要不然,无常的颜面何在?

石牛悄悄尾随那几个日本浪人而去,围观的人看看再无热闹,也一哄而散,那个青年人吃力地爬起来,收拾满地的狼籍。萧峰走上前去,拍拍他的肩膀,问道:“兄弟,怎么回事?”他莫名其妙的对这个青年很感兴趣。

那青年警觉的转过头来,擦擦嘴角的鲜血,反问萧峰道:“你是干什么的?”

萧峰这才发现,这青年浓眉大眼,长得很帅,凭直觉这是一个很正直的人,就笑道:“鄙人萧峰,路过这儿,正好遇上这里出事,心里好奇,所以就冒昧相问,你怎么会惹上日本人的?”

那青年看萧峰一脸正气,器宇轩昂,也是大有好感,叹了口气道:“唉!都怪我瞎了眼,认贼为友……”。说着,连连叹息不止。

萧峰看看被砸毁的商行,对青年道:“兄弟,你这地方一时半会儿也收拾不完,你看这天已到中午了,不如由我做东,我们一起吃点东西如何?”

那青年犹豫了一下,点点头道:“好吧,那就打扰了。”

萧峰就在墙上留下记号,和青年一起并肩走向不远处一家饭店。

进了饭店,萧峰征询了一下青年的意见,简单的要了点酒菜,他们好像都不是那种喜欢铺张浪费的人。

三杯酒下肚,青年的话多了起来,不等萧峰发问,自己就絮絮叨叨的说了起来:青年名叫江云帆,二十八岁,比萧峰还大五岁,父亲本是上海滩有名的纺织大亨,江云帆在美国上的大学,期间结识了一个日本同学西村寿造。两人志趣相同,脾气对味,交情堪称莫逆,两人都是耶鲁大学优秀的学生。

正当江云帆春风得意的时候,家里却发生了极大的变故,1932年,上海发生了一·二八抗战,蔡廷谐和蒋光鼐率十九路军,在上海狠狠的教训了日本人一顿日军恼羞成怒,派飞机对上海狂轰滥炸,他的父母也在轰炸中殒命,所有的工厂都化为灰烬。

惊闻噩耗,江云帆抛弃了即将完成的学业,万里迢迢回上海奔丧,从此与西村寿造断了联系。

殡葬了惨死的父母后,江云帆在亲友的帮助下,开了这间国际贸易商行,因为他在大学学的就是国际贸易,它本身又是学业优秀的高材生,事业做得顺风顺水,逐渐在上海国际贸易这一行小有名气。

可是,这一切都在今年初结束了,他的老同学兼好朋友西村寿造找上了他。原来,西村是日本一个有名的大家族,西村家族在上海开有一家东亚国际贸易株式会社,经过几年的历练,西村寿造年初来到上海,正式出任东亚会社社长,这个混蛋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力邀他的老同学 ,江云帆出任会社总经理。

最后,江云帆说:“萧老弟,日本人对我中华虎视眈眈,我一个中华男儿,岂能做那为虎作伥之事?再说日本人炸死我父母,我与他们仇深似海,我若帮小鬼子做事,父母必不容我与九泉之下!所以,我当场就拒绝了他,而且宣布与他从此绝交。”

萧峰点点头赞赏道:“你做得对!我敬你一杯。”说着,拿起杯子,跟江云帆的酒杯一碰,一口喝干。

得到萧峰的赞赏,江云帆激动的一口喝干了杯中酒,接着道:“这以后,西村寿造又找过我几次,都被我拒绝了。再以后,我的麻烦事就来了,西村这个混蛋,三番五次怂恿一些日本浪人来我的商行捣乱,这是最厉害的一次。我的生意现在几乎已经无法维持下去。”说着,自己倒了一杯酒,狠狠的灌下去,愤怒之情,溢于言表。

萧峰道:“你就没报警吗?”

“报警?”江云帆冷笑道,“那些警察一听说是日本人,吓得连头都不敢露!”

萧峰点点头,没有安慰他,喝了一杯酒,看着江云帆道:“江兄,不知你对实业有没有兴趣,我们俩合作怎么样?”

江云帆惊讶的看看萧峰道:“萧兄弟,你没喝多了吧?搞实业,那是需要巨额资金的。再说,我现在几乎成了扫把星,无论做什么事,西村寿造那家伙都会派人捣乱,根本就干不了。还有,你想搞实业,你没有强硬的后台,上海滩三大亨,哪一个会让你安安稳稳的去搞?“说着,一个一个扳着指头数道,“黄金荣、杜月笙、张啸林,哪一个都不是你我能摆平的。”

萧峰摆摆手笑道:“你说的都不是问题,资金我有,首期投资伍佰万大洋,应该够了吧?你那个同学,有时间我会处理的,你就甭操心了。至于那三大亨,哼!”萧峰冷笑道,“我看他们那一个敢来找老子的麻烦!”、

江云帆“嗤”的笑出声来,伸手摸摸萧峰的脑袋道:“兄弟,我看你真是喝多了,净拿老哥我开心,你要吹大气还是到别处去吧,哥哥我不吃这一套。”

萧峰不以为忤的一摆手道:“我是认真的,伍佰万大洋,我马上就可以开支票给你,另外,我再给你这个东西。”说着,掏出一张无常卡递了过去。

萧峰的话让江云帆惊讶地张大嘴巴,后面递过来的卡片,又让他摸不着头脑,他翻来覆去的看了几遍道:“无常?这名字好像在哪儿听说过。”歪着头想了一会儿,一拍大腿道:“想起来了,前些日子我听说北方出了一个专割日本人脑袋的人,就叫无常。”接着惊讶地道,“你……你不会就是那个……”。他说不下去了。

萧峰点点头道:“如假包换,如果我没有估计错的话,今天下午的《大江报》就会有一些消息登出来。”

这时,石牛一挑门帘走了进来,从怀里掏出一个血迹斑斑的布包,往桌上一放道:“爷,办妥了。”说着,自己倒了杯酒,一口喝干。

萧峰看看布包道:“没留下尾巴?”

石牛一拍胸脯道:“放心,一切尽在掌握!不过怕露了行踪,没有割脑袋。”

萧峰一巴掌拍在他脑袋上,笑骂道:“臭小子,一点都不知道谦虚,不过没割脑袋这事做得不错。”

两人的话让江云帆莫名其妙,好奇的打开布包一看,吓了一跳,一声惊叫就要出口,萧峰眼疾手快,随手夹了一块鸡腿塞进他的嘴里,那布包是六只人耳朵,全是左耳。”

江云帆用力把嘴里的鸡腿拽出来,看看萧峰,又看看石牛,指着那些耳朵,结结巴巴的道:“这……这……这是怎么回事?”

石牛压低嗓门,得意洋洋的道:“嗨!这都不明白,那几个砸你铺子的小鬼子啊,全被小爷我给宰了。”

江云帆不相信的看着萧峰道:“这是真的?”

萧峰夹一块肉片塞进嘴里,猛嚼了几下笑道:“有无常在的地方,从来都不会有小鬼子的好日子过。”

沉默了一会儿,江云帆道:“我们谈谈你说的实业吧。”

萧峰道:“此地不是谈话之地,卡片你收好了,晚上六点,你到英伦大饭店找我,我们再详谈。”说着,掏出两个大洋扔在桌上,拉起还在狼吞虎咽的石牛,转身出门。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