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名教师坚守山区小学23年

世界王牌 收藏 0 128
导读: [img]http://img10.itiexue.net/1252/12522178.jpg[/img] 9名学生在一起上体育课 [img]http://img11.itiexue.net/1252/12522179.jpg[/img] 刘家山的状元桥 [img]http://img0.itiexue.net/1252/12522180.jpg[/img] 道光皇帝御赐的“木本水源”匾额 [img]http://img1.itiexue.net/1252/12522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两名教师坚守山区小学23年

9名学生在一起上体育课



两名教师坚守山区小学23年

刘家山的状元桥


两名教师坚守山区小学23年

道光皇帝御赐的“木本水源”匾额



两名教师坚守山区小学23年

两名教师为学生倾尽心血


提 要


在“武汉之巅”、海拔800多米的黄陂区刘家山上,有一所小学,虽然只有2间教室、3个年级、9名学生,但学校仅有的两名老师在那里倾注心血23年。如今,他们教过的许多学生已经上了大学,有的甚至上了重点大学。


语文、数学、思品、美术、音乐……两位老师总共要备8门课,他们是如何备课的?如何教学的?这里的学生与山下的学生,甚至城里的学生有哪些不同?近日,武汉市各中小学校陆续开学,记者带着这些疑问,探访了这所武汉市学生人数最少的学校。


最简陋


两间教室 九名学生


两间教室、9名学生、两名教师,这就组成了刘家山小学;


教室里除了桌椅和黑板外,别无其他。“但从这里,已走出了数百名学生;去年高考后,就有两名曾就读于这所小学的学生走进了重点大学。”校长刘忠新对此颇感自豪。


刘忠新今年48岁,自1988年起就任教于此。据他介绍,刘家山小学建校于1959年,最开始有6个年级,高峰时学生人数超过60人,可到现在只剩9名学生。“其中一年级有6人,三年级有3人。”刘忠新说,一年级的6名学生中还有2名属于学前班,但由于教室缺乏,就跟着一年级的学生一起上课。


刘家山小学的生源减少,并不是这里的学生到其它学校去上学了,而是因为实行计划生育以来,适龄儿童减少了。


刘家山小学有2间教室,这还是前几年新修建的。“老小学很破,根本无法上课。”刘忠新回忆说,那时学生们上课都要自己带桌子和椅子,遇到下雨就会放假,“因为教室到处都在漏雨。”


学校也没有财力添置现代化的教学设备,一些较新的教学设备,如电视机、音响、乒乓球台、书柜,全是爱心人士或单位捐赠的。“现在只剩9个学生了,也许哪天学校就没了。”刘忠新无奈地说,只要有学生,他就会坚守。


最坚守


两名老师 扎根山巅


刘家山村是武汉市海拔最高的自然村,最高处超过830米,曾被评为武汉市最美的山村。但正因为海拔高,村里的小孩子要下山念书就十分不方便。刘忠新是刘家山村本地人,儿时的求学经历让他感慨良多。“那时候村里有小学,但是没有初中。”刘忠新说,上完小学后,他只得下山去念初中。山下初中离村里大概有15公里,刘忠新就在中学里寄宿,每个周末从家里带两罐头瓶子腌菜,那就是他一个星期的菜。


也正是这段艰辛的求学经历,让刘忠新选择在这所小学扎根教书。他觉得,只要能让孩子们在山上念书,他情愿吃点苦受点累。


“我刚来时,还有不少老师,可是后来,一批一批的老师走了。”看着同事们一个个离去,他却没有一丝犹豫。“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追求,我不能说别人选择的不对,但我的追求就是教山上的孩子们念书,让他们成才。”这几年来,山下有不少好学校聘请他去任教,可他都婉拒了:“这里就是我的归宿。”


除了刘忠新,刘家山小学还有一名代课老师,叫刘良华,他的手先天残疾,会不时抖动。


刘良华是在该校教课最长的老师,1988年2月进入该校当代课教师,一直到现在。“他的工资最开始只有20元每月,现在涨到了500多元。”刘忠新说。为了贴补家用,他还在家里种了一亩多的茶园。


在接受采访时,刘良华说,他今年44岁,至今单身,家里还有个70岁的老母亲。“当老师算是继承我父亲的遗志。”刘良华介绍,父亲生前也是刘家山小学的一名老师,但40岁就病逝了。“以前看到父亲教书很羡慕。”谈起自己的父亲,刘良华眼中满含自豪之情。父亲去世两年后,他便继承父亲的遗志在刘家山小学教书育人,这一干就是23年。


刘良华称,亲朋好友曾劝他不要当代课教师了,劝他趁年轻快点改行或外出打工,但他反复权衡后,觉得自己喜欢当教师,因而坚持了下来。问及将来打算,刘良华称,他会一直教下去,“干一辈子代课教师”。


最犯愁


不懂专业音体美难教


在教学中,两位老师也常遇到问题,最大的难题就是缺乏专业的音乐和美术老师。


因学校规模太小,不可能配备专职的音、体、美教师,他们也不是音、体、美专业出身,无法胜任专业教学。在刘家山村,没有一个人会音乐,更没有人懂美术。“我们自己都要先照着书上学。”刘忠新笑笑说,有时候教美术课时,发现学生比自己画的还要好看些。


几名小学生告诉记者,音乐课一般是老师放碟子,让学生自己跟着唱;体育课上,老师就让孩子们自己在操场上玩;上美术课时,老师就让孩子们照着美术挂图画画。


除了师资这个“软肋”外,学校的硬件设备也很缺乏。刘忠新介绍,学校每年的教学经费只有3500多元,一般用来买粉笔和黑板擦,修理课桌椅。而仅有的碟机、音箱、电视机等都是爱心人士捐赠的。虽然网线已拉到刘家山村,也有一台爱心人士捐赠的二手电脑,但因上网费太高,学校从来不敢用。“学生们几乎不晓得电脑是何物,老师也无法利用网络资源教学。”刘忠新说,如果此种状态长期持续下去,对学生们的成长肯定不利。


“我们需要备好8门课,这个工作量太大了。”刘忠新说,他每天除了教学,就是在备课中度过的。


与城里相比,这里的教学条件差,但也有自己的优势。刘家山小学的学生身体素质特别好,而且很早就开始培养生活自理的能力。他们从不叫父母送着上学,也不叫父母买零食吃。


刘忠新告诉记者,由于同住一村,学生们遇到什么难题都可以找到他。“学生们的思想状态有什么变化,我们也能很快发现并告诉他们的父母。”刘忠新说,城里每个班的学生多,但未必每个学生的状态老师都能知晓。“这就是‘小班教育’的好处!”刘忠新笑着说。


寄宿开支大 孩子难转学


既然山上教学条件如此差,为何家长们不将小孩送到山下的寄宿学校去?记者随后采访了黄陂区教育局宣传科科长吴才源,他说,这是由很多原因造成的。


经济上的压力是主要原因。吴才源说,小孩到山下的小学寄宿要花费不少钱,除了生活费,还要交寄宿费等费用,每月开支多达好几百。“本来村民的收入就不高,光寄宿费用有可能花掉他们一年的收入。”吴才源还举了一个例子,有些家庭只有一个行李箱,小孩要寄宿,还得给他买一个,这无形之中就增加了经济压力。


许多学校也不热心办寄宿,因为花费的成本实在太高。吴才源介绍,寄宿制学校要建宿舍、食堂,还要请一些宿管员、厨师等,这些人员都不可能有编制。“没有编制就没有经费,而要老师去做这些事情则更不可能,因为他们认为‘掉价’。”


许多学校不愿收留寄宿学生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怕承担责任。“有个校长跟我讲过,收留寄宿学生,让他每天‘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学生在寄宿期间万一发生什么事,学校要承担很大的责任。因此宁可少收几个学生,也不愿意出什么事。很多学校抱着这样的想法,尽量少收寄宿学生。


此外,家长也不放心小孩寄宿在学校,他们往往在学校附近租个房子,专门负责小孩的饮食起居,这在无形之中又增加了成本。“山村里的人条件都不好,在山上上学就成了他们的首选。”吴才源说。


正因为面临众多困难,家长们不愿将小孩送到寄宿学校去。“孩子在村里的小学上课,我们放心些。”采访学生的家长们时,他们如是说。


小山村曾出了个“榜眼”


自古以来,刘家山村村民就有读书的习惯。刘家山村的一条河被称为“书香河”,而河上面的桥则被称为“状元桥”。而问起村里人,几乎人人都知道清代有位著名的读书人刘彬士出生在这里。


据清史记载,刘彬士是嘉庆六年的“榜眼”,道光年间,在朝廷做官,担任过刑部左侍郎,授封“代驾王”。刘彬士告老还乡时,道光皇帝亲笔题写了“木本水源”四个大字,并命人做成了匾额,恩准刘彬士还乡。如今,这块匾额被村民当做镇山之宝保存着,刘彬士被当做“学而优则仕”的典范,他的事迹也被村里人传诵。


这块御赐匾也确实是个宝,历经两次火灾却安然无恙。一次是日军在侵华时期,为搜索游击队,烧毁了整座小山村,存放御赐匾额的刘家祠堂更是焚毁殆尽。唯独御赐匾额,竟然躺在瓦砾之下,安然无恙。还有一次,村中保长家失火,房屋家财器什没有一样能够抢出来,包括存放在保长家的御赐匾额。蹊跷的是,待得大火燃尽,刘家村的人们居然又在灰烬之中发现了这块木头匾额,竟然又是“毫发无损”。


御赐匾额历经两次大火却安然无恙,让村民更加相信了那句“学而优则仕”的儒家思想主张,因而,村民都对读书非常重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