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和班长二三事

在很久很久以前,我有个关系特别好的同学去当兵了,他叫杜航。那时候我们关系是真好,他知道我喜欢兵哥哥所以经常逗我,老说要给我介绍对象,我知道他是开玩笑所以也没当真过。忽然有一天他让我帮他买两张火车票,说是他的班长要来接女朋友回家过十一,他只有我一个朋友可以帮忙了。听他说完我很给面子的一口答应,但挂了电话便开始小心眼的不高兴了,什么叫只有我一个朋友,谁不知道快十一了票不好买,这种苦差事才会想到我。

那天下午我过的特别不顺,状况不断,也没有个好心情。先是中午吃饭时被旁边的女孩撒了一身的醋,我想发火来着,可看人家小女孩眨巴着大眼睛学姐长学姐短的不停道歉,生生把这口恶气忍了。吃完饭去剪头发,那天昏了头一般坚持先剪后洗,结果杯具了,洗头发的时候停水了。老板马上赔礼道歉说这几天水一直都不太正常,说让我在这里等一会儿,水应该马上就会来了。但这个马上是什么时候?你让我带着满身的头发茬子等到什么时候?我不禁怒从心上起,恶向胆边生,把中午忍下的恶气借机发了出来。就在我俩僵持不下的时候,杜航打电话来了让我帮忙买火车票,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脸黑的像包公。

杜航还说等会儿他班长会给我打电话,再详细说买票的事情,请我一定要帮忙,一定要给他这个面子。

我带着满身的醋味和一脖子的头发茬子又走到学校门口,等喜儿出来。答应了给人家买票又不想回去拿钱,我只能麻烦亲爱的喜儿了。更杯具的是电话也快没电了,喜儿还在上课,也不能老打电话催她,还得留点电等那位班长的电话哪。我站在那儿发呆,四处张望,甩手甩胳膊甩腿的过了半个小时终于把喜儿盼出来了。她真的很够意思,逃课出来又跑去给我取钱了,心里的软弱一股脑儿的涌了上来,我对她说:你好人做到底,陪我去趟火车站吧。

在路上终于接到了那位班长的电话,非常的客气,不住的说麻烦我了,说是买两张硬座的票,最好是有座的,如果实在没座位,买两张卧铺的也行。我期期艾艾的问卧铺的得多少钱,班长犹豫了一下说可能一两百吧。挂了电话我就跟喜儿开始计算多少钱,喜儿说买硬座吧,一百多肯定够了。我说那要是没硬座的呢,人家可说了要卧铺的。喜儿说这面儿还没见着,你就为人家花三四百呀……这句话一下笑翻了我,想起一次笑一次。

十一时火车站那人山人海可不是吹的,九月份的天气又热,我们俩汗流浃背的排着队,连说话的心思都没有了。脖子上没清理干净的头发茬子这时候开始肆虐了,又扎又痒,我不停的用手挠,喜儿一看不禁吓了一跳:哟,你脱发这么严重!

排了一个小时,终于到我们了。售票员说硬座的全部站票卧铺没票,一副不通情达理的样子。这答案让我们一点选择也没有,只能打电话给班长,这个人还是客气的要命,打过去竟然挂断再给我回过来,后面排队的人都不乐意了。我简短的告诉他之后,他又说了几个车次让我问还是一样的结果,他只能同意买站票了,总比买不到票好。

虽然买到的只是两张站票,但班长仍然对我千恩万谢,那点微弱的电量终于承受不住他的谢意,他正滔滔不绝的时候电话断了,反正我跟他说过电话快没电了。后来跟他商量好找我拿票的具体时间后,便期待着他的到来,对这位客气的班长我还是有一些美好想法的,毕竟那时候正迷士兵突击迷的如火如荼。我最迷的就是里面的史今班长,只是这个一样的称呼,便让我觉得两个人会有一些相像的地方。

班长到的那天气温骤降,下起了小雨。他说坐火车晕了一路吐的实在难受,就直接去他女朋友学校了,只能请我亲自跑一趟给他送票了。我没多想,跑一趟也无所谓,只是送个票而已应该花不了多长时间。问清楚该坐几路公交车我便说自己七点去,其实就是怕人家因为买票这事再请我吃饭,好吧,我自作多情了。我问班长坐车要多长时间,他说半个多小时,但是这位哥没告诉我他坐的是出租车不是公交车……

出来时看到黑洞洞的天我就蒙了,我忘了现在已经不是夏天了,晚上七点天已经黑到伸手不见五指了。硬着头皮去吧,谁叫我懒呢,人家五点打电话我应该当时就去的。去的话还要倒一趟车,为了节省时间我连公交车都不等了,直接坐上了门口的黑三轮。我胆小,从来没坐过这东西,更何况这黑洞洞的天还就我一个人。坐好后我怎样也不让老板关门,有种可笑的想法就是万一黑三轮要把我往荒郊野地里拉我就跳车……老板十分不解的对我说风很大,会很冷,可是我坚持开着门……哈哈,真的吹了一路冷风,挺冷的。

坐上公交车后才真是噩梦的开始,头先我以为半个多小时就到了,多嘴问了一声售票员,她瞟我一眼冷冷的说:半个小时?一个半小时能到就不错了!我这才明白这车是要绕着山路,一圈一圈的走上去,班长女朋友的学校在山上哪!我的天哪!那我到了是啥时候了?那我再回学校又是啥时候了?我明天还要早起还要上课哪!

班长发短信问我到哪了,我只能一遍一遍的回,在路上。车窗外迷茫的夜色让我的心情跌落到谷底,都这么大的人了我怎么还毛毛躁躁,做事情没有一点计划。时间越来越晚,我却站在拥挤的公交车上沿着一圈一圈的山路上山去一个从没去过的地方见一个从没见过的人……这才是真正的冒险。想起同学,想起学校,好像一下子离我遥远了……我什么时候才能回去,怎么回去呢?心里充满了焦虑与后悔,也许我不该这么好说话,等那个班长明天自己来拿票才对。

一路上我紧皱的眉头没有松开过,实在想象不出来到车到终点后等待我的是什么结果。看着旁边那个学生模样的男孩,我鼓起勇气问他在终点下车后是不是师范,还好那个男孩是师范的学生,详细解答了我的问题。一问就发现一个更严重的问题,很有可能我和班长不在一个校区,好像两个门之间离的还挺远的。班长也说不清楚他在哪里,还安慰我说反正有电话,一定会找到彼此的。

下车后已经九点多了,四周黑茫茫一片,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哪里。给班长打电话,他又是挂了再给我打过来……您可是长途加漫游啊!他是第一次来这里,我也是第一次来这里,都对这里不熟悉,谁也不知道谁在哪里,只是惯性一般的往前走。折腾半天后,他说天桥旁边有个什么超市,我就问旁边的路人附近有没有天桥,绕了一大圈总算看到一个像是天桥的东西,他突然说我好像看到你了……我站在那里就不敢动了,急忙问你在哪里,穿什么颜色的衣服?在两边小店微弱的灯光下我很快看到一个瘦瘦的打着电话的人过来,好像就是他了……一晚上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最起码找到人了。

果然是他,我们两个挂断电话第一反应就是弯下腰大笑了一场,就像两个特务终于历尽千险万难接上头了。他冻得瑟瑟发抖,说这里太冷了。他穿着一件蓝色的运动衣,个子也不高,说话间还擦擦鼻涕,似乎冻感冒了。他说先吃饭吧,我说不了不了,我吃过饭才来的。他说那先去我住的地方吧,你休息一下。

虽然是第一次见面,可是我们好像没有陌生感,谈笑非常自然。说话间就跟着他走进了一条漆黑的巷子,心里也不再慌乱。他说这地方是他女朋友帮忙找的,住一夜明天就走了。天黑的根本看不清脚下的路,他不停提醒我要小心一点。一想到和一个刚见面的人走在这么黑的巷子里就想笑,不但没有一点害怕的感觉,还觉得今天晚上的际遇太奇妙了。班长看我笑他也笑了,我就趁机说起杜航,问杜航在部队的情况。我嘴确实挺笨的,就是想让班长多照顾照顾杜航,但是表达出来的意思却支离破碎。班长只说了一句话,将心比心……这句话确实震撼了我,那时候觉得人家说话太有水平了。

见了班长之后好像就忘了时间的概念,把票给他以后又说了一阵子的话。班长说这次来女朋友态度挺冷淡的,本来就分隔两地,怕是以后没多大希望在一起了。要不怎么说我傻呢,一点都没看出来,我怎么不想想他们这会儿应该腻在一起,然后明天一起回家呢?

班长说起这些就很失落了,我感觉也挺不好受的,不停想该说什么安慰他好呢?班长又说,跟你说的这些你可别告诉杜航,要不他该笑我这个班长了。我急忙摇头说怎么会呢,肯定不告诉他。当我还在苦苦思索安慰班长的话时,班长说,不早了,你也该回去了。看看时间已经十点半了,但这会儿我是真的不急了,甚至觉得就算是不走在这里跟班长聊一夜也挺好。我傻乎乎的说,还早呢,才十点半。现在想想,自己真是傻啊……

再走来时那条漆黑的巷子就觉得路变短了,没走一阵就到了街上。公交车早就停了,我思忖着打车回去便让班长早点回去休息,班长却坚持送我上车再走。于是我们一直往前走找出租车,可是这么晚哪有出租车的影子,路边只停着几辆拉客的黑面包车,一听去我们学校都觉得太远不愿意。问了半天总算有个司机发了善心愿意载我,开价五十,那位司机可真够黑的!班长很快掏出五十来,我坚决不同意,本来是因为我算错时间来这么晚,怎么能让人家出这么多钱让我坐车呢?班长说因为送票你才跑来的,应该是我付的。就在我们推来推去时,又上来几个人,车要开了。班长把钱硬塞进司机口袋里又后退几步,嘱咐我坐车小心点到了发个短信给他。

只是很平常的动作,我却感动的要热泪盈眶。环境是陌生的,周围的人也是陌生的,我只认识班长,只跟他刚刚熟悉,却要离开他坐上一辆黑车,有点前途未卜的感觉。我不想离开,却要离开了。

车开了,我探出头跟班长挥手大声说再见,真真切切的感觉到难过,看着他挥手的影子越来越小直到看不见。嗓子里呜呜两声,很想大哭一场。坐在旁边的女孩关切的问:他是你男朋友吗?我马上大言不惭,其实说的也是心里话:男朋友的话才不跟他这么客气!

回去的路上又看了一路的山,虽然坐的还是黑车,但我不敢跳了。透过朦朦胧胧的泪眼观察着周围的几个人,只觉得他们充满了神秘。这些人怎么能不厌其烦的在这么长的山路上奔波呢?他们是什么人,都是干什么的?为什么这么晚才下山?难道明天还要来么?

到学校已经十一点多了,圆圆的月亮挂在天上,校门口还有三三两两的学生,一下觉得自己安全了。发短信给班长说我到了,班长说那就好,早点睡晚安。不知道为什么,像疯了一般的高兴,笑的眯起眼睛大踏步的走在路上,像凯旋归来的勇士,臭屁的想着谁也不知道我经过了一场怎样的冒险。

第二天班长走的时候我发短信祝他们一路顺风,从那以后思念便在心里生了根。其实我想不起来他的样子了,那么黑的夜我根本没记住他的样子。迷恋史今班长越深,越觉得他就是史今班长。杯子上印的史班长,台历上印的史班长,墙上贴的史班长……甚至让我觉得那天晚上我见的就是史班长。

后来打过电话给班长几次,他说回去没多久就和女朋友分手了。我没有幸灾乐祸,也想不出安慰的话,只是不停说那个女孩怎么能错过千里迢迢去接她的人……这就是我最想说出来的话。他说两个人分开就是分开了,不管从前再怎么好。

和班长打电话好像也越来越没话说,毕竟我们只见过那么一次,最多一个小时?连朋友都算不上吧。我只能东拉西扯的问杜航的情况,他就说杜航现在不在他的班里了,他已经不是杜航的班长了。好吧,以后不会再打电话烦你了。

于是我就把注意力转移到杜航的空间里,一页一页的看留言板,看日志的评论,仔细观察每一个进杜航空间的人,就是想找出班长。看到一个像是当兵的就赶紧进人家空间,在兵哥哥们空间里乱窜的习惯就是在这时候养成的。可是我找了好久也没找到班长的QQ,不得已就问杜航了:跟我说一下你班长的QQ号呗。杜航说:哪个?我说:就是我给他送过票的那个。杜航说:你要人家QQ干啥?人家有女朋友了。

他速度还挺快的,不过两个多月了,他也该振作起来去找新的女朋友了。

我说:不是那意思,我只是好奇,想不起来他的样子了。

我又说:你信不信,虽然只是见了你们班长那一次,但是我老想起他,而且总把他往士兵突击里的史班长身上想,都是班长嘛。我真是中士兵突击的毒了。

好长时间杜航回过来一句:你好好回家过年吧。

但是那个年我过的并不快乐,整天呆呆的,站在窗前看到挂着白牌子的军车经过都会唉声叹气半天。请原谅我,那时我是少女,哈哈。

不过后来杜航还是告诉我了班长的QQ,我没加他,只是一遍又一遍的跑人家空间看相册。相册里有跟新女友甜蜜的合照,挺漂亮的,师范那个分手的女朋友应该也挺漂亮,虽然我没见过。想念那个黑乎乎的夜,想念好不容易见到的班长,想念曾经那个傻乎乎的自己,虽然现在也挺傻的……

两年后,也许是三年后,在我已经忘记这段插曲的时候突然看到从前的日记,心里一下蠢蠢欲动了。蠢蠢欲动是因为我想告诉杜航,想告诉杜航是因为我认识了他们连队一个十几岁的小孩。因为我喜欢这个小孩,在意他的看法,我知道这个小孩和杜航的关系很好。我害怕杜航会觉得只要是当兵的我都喜欢,我想告诉他虽然只是买了两张票但中间的过程很有意思,我并不是很容易对每个人都产生好感的……我结结巴巴的写了一封邮件给杜航,大概讲了怎么给班长买票送票的事情。

杜航收到邮件后只回了我几个字,你现在怎么爱用邮件联系人了?这一点也不是我所期盼的结果,也许人家觉得无聊,也许人家觉得这只是一件无足挂齿的小事,这又不是感动中国助人为乐的好人好事,只不过一个没见过世面内心狭隘的人的一场大惊小怪罢了,谁会在意呢。

其实我情绪低落不是因为杜航,是因为和那小孩突然莫名其妙的吹了,那些天我很伤心。我看着杜航回过来的几个字问自己:你说你可笑不可笑,没影儿的事你都急着铺垫,说出来你开心了?现在谁还会对你有好印象?

晚上喜儿给我发短信说有人给她介绍个当兵的,可能比她小。我一看就冷笑了,我说你成心刺激我吧?喜儿说我哪有,我难过的要死好不好?正回她短信时一个陌生号码打来电话了,已经十点多了会是谁呢,我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接了。那边是一个并不熟悉的男声,有点沙哑,头先我还幻想会是那小孩呢……我有点不耐烦的问你是谁啊,那边还跟我玩神秘说你猜我是谁。我才懒得猜你是谁,我说:你等一下我把这短信回完,就差两个字了。回短信时我还觉得好笑,还没有这么怠慢过给我打电话的人,一定要问问他是谁。

回完短信我继续问:你到底是谁啊?他仍然慢条斯理:你真的不记得我了?我们见过一次。他那有点沙哑又故意压低的声音忽然就让我恐怖了,我说大半夜的你可别吓我,你别逼着我查号码归属地啊!他说:你真的不记得我了?你帮我买过两张火车票,还送到师范的。

他说的很慢,我反应还慢半拍,他说完好久我突然反应过来:宋班长!你是宋班长!

他笑了:你终于想起来我了。

我激动的大喊大叫:啊?不会吧?你怎么会跟我打电话?你怎么会想起来我?天啊天啊天啊!你怎么不早说是你,我刚才态度那么不好,你千万别介意,对不起对不起。

班长笑了:没事没事,我们这边都睡了,我不好大声说话。

我马上自觉的降低音量:真是想不到,都这么几年了咱们还会联系上,你怎么会想起我的?

班长继续慢慢的说:杜航那个畜生从退伍到现在都没跟我联系过,QQ上也没说几句话,今天好不容易跟我说了几句,就说起邮件的事情了,说起你了。

我马上不好意思了:嗨,都好长时间以前的事儿了,那天心血来潮就发给杜航了。

我在这边翻个白眼,心想杜航可真行,一声不吭的就把邮件直接发给班长了。估计他该以为我这么些年一直对班长念念不忘无法自拔,我这铺垫,真是把自己垫到沟里去了!

聊了一阵后班长说QQ上说吧,我这边说话不太方便。我连连说好,挂了电话就赶紧加班长,班长看到我的QQ很惊讶,说:是你?

我又不好意思了,那时候整天进人家空间看照片,不留言不回复也不加好友的,这几年名字也没换过,班长肯定对我有印象了。我说:对我印象很深?

班长说:嗯,有点意外,我记得当时我问过你是谁,可你没有理我。

我马上大笑:那时候做贼心虚的,哪还敢再告诉你我是谁。

班长也笑了,说:笨笨。

唉,时光如果能够倒流多好,那时候想班长想的抓心挠肝的时候加了人家,也这么自在的聊几句该多好。可是怎么可能呢,因为心态不一样,如果那时候加了人家我一定是哼哼叽叽欲言又止的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一定惹人厌烦,怎么可能会像现在这样。

东拉西扯聊了些别的,班长就说自己现在在集训,本来都是禁用手机的,叫我千万别打电话给他,如果发短信给他他会及时回复我的。我说这二年我也不爱打电话了,除非天大的事才会给你发短信的。班长没再说什么,我们互相道了再见晚安便下线了。

一直觉得这个班长跟其他的兵哥哥有点不一样,原来他是读完大学又去当兵的。我一听就激动的嚷嚷了:怪不得总觉得你不一样,原来你是大学生!班长笑着说,你不也是大学生么?我……

班长还说年后他可以请假来找我和杜航,我急忙喊着欢迎欢迎,班长说到时候你要当导游哦,带我们去好玩的地方。我嘿嘿笑着说没问题,到时候咱们还上山,去师范逛一逛。

班长也笑了,他说那个女孩跟他分手以后就后悔了,一直闹着要跟他和好但他不同意。那女孩的妈妈慧眼识英才认定班长是个好女婿,便撺掇着她闺女再跟班长吃顿饭,班长还真去了,于是三个人共进一餐饭……要是我妈这样的话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答应的……饭后班长离席的时候,女孩妈妈鼓励他们继续联系,班长就拒绝了,他说分了就是分了,做朋友可以,他不喜欢拖泥带水的。那女孩和她妈妈是什么心情呢?

突然觉得男的和女的思维真是大不一样,男人永远都可以这么理智兼冷酷无情,抽身而退的时候往往让你想不到能那么绝情。而女人就要优柔寡断的多,心又敏感的像个地震仪。比如某人登上某人就是不改密码的QQ后,发现自己的备注再不是乖宝贝好媳妇之类,而是变成冷酷无情连名带姓的某某某之后,心酸了好一阵子。但是,心酸了又有什么用。

我没有跟班长说过和这个十几岁小孩的事情,我总觉得他们一定认识,兴许关系还不错。从前小孩跟我说过他和杜航的关系好,因为整个连队里只有他们两个是老乡,而且年龄相近。刚认识小孩时我一边惊叹缘分的奇妙一边说,你可千万别跟杜航说你认识我,杜航得笑死我,他肯定说我连十几岁的小孩都不放过。小孩笑着答应了我,但我没想到他却真的守口如瓶只字未提。

过年和杜航一起吃饭时,他见我眼波流转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就说:听说宋班长明年就退伍了,他年龄不小了,好像现在还没有女朋友。我点点头没吭声,继续心事重重的吃饭,看来杜航这辈子都会以为我爱班长到骨子里了。

其实我很想问,我只是想知道小孩现在过的好不好啊……只言片语也好。

而班长,我们很少联系了。也许是在某一个深夜里,也许是那几天班长总在晚上打电话给我聊一些不着边际的话,我厌烦了。有一天我说:像我这样的人,跟谁也玩不起暧昧。

于是我和班长之间只剩下逢年过节时礼貌的问候,其实这样也不错。

刚知道班长QQ时便急着看人家的照片,想起来他的样子我真高兴啊。高兴起来就赶紧给喜儿打电话:你还记不记得咱俩一起给杜航的班长买过票?我这几天看他照片,终于想起他的样子了。

喜儿说:咋了?长太帅射中你的红心了?

我哈哈大笑:原来他和史班长长得一点也不像,我大半年的纠结哪……终于烟消云散了。

喜儿说:那就好嘛,等开学了我陪你去看二炮的兵哥哥。

我高兴的又蹦又跳,恨不得顺着电话线冲过去抱住喜儿,她一向都这么够意思。我盼望开学,一天天数着日子过,一想起班长便有如释重负的感觉……原来他和史班长长得一点也不像。

那个时候的那些盼望,喜欢,深深的爱,原来我以为会是一辈子的。但是不知道在哪个转折点,它们都会莫名其妙的全部消散,从此无影无踪。我们以为会一辈子都不想离开的那个人,也许有一天会突然发现,他只是个过客。


本文内容于 2011/2/19 17:36:23 被笑忘忧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