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首各怀鬼胎:第二次世界大战都糊弄了谁

世界王牌 收藏 2 3780
导读: [img]http://img6.itiexue.net/1252/12521802.jpg[/img] 斯大林(右)、杜鲁门(中)和丘吉尔在波茨坦握手   各国元首各怀鬼胎 1942年8月12日,英国首相丘吉尔来到了莫斯科。在克里姆林宫,丘吉尔首相和苏联部长会议主席斯大林元帅进行了一次决定英国战略的对话,严格地说,那是一次为了英国利益与苏联摊牌的对话。 “据我理解,你们是不能用大量兵力来开辟第二战场,甚至也不愿意用 6 个师登陆了?”斯大林说的这6个师,是根据丘吉尔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元首各怀鬼胎:第二次世界大战都糊弄了谁

斯大林(右)、杜鲁门(中)和丘吉尔在波茨坦握手


各国元首各怀鬼胎


1942年8月12日,英国首相丘吉尔来到了莫斯科。在克里姆林宫,丘吉尔首相和苏联部长会议主席斯大林元帅进行了一次决定英国战略的对话,严格地说,那是一次为了英国利益与苏联摊牌的对话。


“据我理解,你们是不能用大量兵力来开辟第二战场,甚至也不愿意用 6 个师登陆了?”斯大林说的这6个师,是根据丘吉尔的说法推算出来的。因为丘吉尔告诉斯大林说,在英美计划开辟欧洲第二战场的军队中,巴顿少将指挥的美军第7集团军和蒙哥马利元帅指挥的英军第8集团军,都有6个师。在和丘吉尔谈判之前,斯大林已经知道,英美盟军的这6个师将不在欧洲登陆,而是选择在北非登陆。在1942年的早些时候,罗斯福总统曾经轻率地答应苏联外长莫洛托夫说,苏联可以指望美英军队在1943年开辟欧洲第二战场,以减轻苏联与希特勒单打独斗的压力。


“的确如此,”丘吉尔回答说:“我们能够用6个师登陆,但这样的登陆有害无益。”


斯大林近乎不屑地笑了笑,反驳说:“我不能理解你的'有害无益'。对于战争,我和你有不同的看法,在我看来,不准备冒险,就不能获得胜利。”顿了顿之后,斯大林带着嘲笑的口吻说:“为什么你们这样害怕德军呢?军队必须在战斗中流血。假如不使军队流血,你就不了解军队的力量。”


被斯大林驳得体无完肤的丘吉尔咽了口唾沫,打开了一幅南欧、地中海和北非的地图。“欧洲第二战场并不是唯一的第二战场,”丘吉尔有几分神秘地对斯大林解释说:美英两国已经决定进行代号为“火炬”的登陆战役。该战役的目的就是以 7 个美国师和 5 个英国师的兵力占领法属北非。至于把战场放到远离欧洲的北非而不是直接在欧洲登陆的原因,丘吉尔解释说,这样做可以迅速肃清地中海的敌人,获得轰炸意大利的基地,从而威胁希特勒在欧洲的腹部。为了说明自己的论点,丘吉尔边说边画了一张鳄鱼图,对斯大林说:“我们在打鳄鱼的硬鼻子时,也要攻击它柔软的腹部。”而希特勒“柔软的腹部”在哪里呢,从丘吉尔的地图上一眼就能看出来,是地中海。


丘吉尔关于“柔软的腹部”的描述听起来很有道理,但是它却包藏了英国秘而不宣的国家战略。按照丘吉尔的设计,美英盟军首先要解放北非大陆,而那里是英国传统的殖民地。稳定非洲局面后,英美盟军再控制地中海,取得进攻欧洲大陆的跳板。在此基础上向德国本土发动进攻,盟军将最大限度地压缩苏联在德国的战略空间。盟军在战胜德国的同时,把苏联对欧洲的扩张局限于苏联现在的领土。如果按照斯大林的意图,美英盟军从法国北部开辟第二战场的话,一方面美英盟军不得不在法国的北部港口与德军硬碰硬,加大美英盟军的伤亡。另一方面,盟军将不得不和苏联夹击德国,这样,整个东欧将完全沦为苏联的势力范围。这当然是丘吉尔要努力避免的,而罗斯福当然支持丘吉尔。伦敦和华盛顿想让苏联尽可能多地消灭纳粹的力量,却不想让莫斯科在欧洲捞到便宜,丘吉尔只好用“柔软的腹部”的鳄鱼理论,来糊弄斯大林。


斯大林当然也看出了丘吉尔的司马昭之心,他坚持在法国北部开辟欧洲第二战场,一方面这是战胜希特勒最快速和最便捷的途径,另一方面,如果美英军队从法国登陆,苏军就可以从东面协同进攻德国,从而在德国的周围培植亲莫斯科势力。


在共同的敌人纳粹面前,美英盟军和苏联军队理应同仇敌忾。但是没有办法,源于意识形态的斗争早在战胜希特勒之前就已经开始了,这与其说是莫斯科和华盛顿的狡诈,不如说是人类的劣根性。这样的劣根性培植了“实力决定话语权”的伦理观,也给人类自我戕害找到了根源。


在这样的劣根性面前,斯大林其实没有更多选择。德军在6000公里的苏联国境线上陈兵百万,莫斯科已经被德军60个师层层围困,美英的算盘纵然自私自利,但至少能牵制一部分德军的力量。如果盟军在北非登陆的战斗足够激烈,甚至有可能把希特勒的注意力从苏联引开。一言以蔽之,美英军队无论在哪里登陆,有总比没有要好。再说,斯大林也没有更多的牌可以打,毕竟希特勒还在苏联的国土上耀武扬威,他的确需要美英军队的支持。在这样的背景下,斯大林只好退而求其次,同意美英盟军把第二战场转移到北非。


斯大林同意了美英在北非登陆开辟第二战场的计划,罗斯福也同意美军尽快开赴战场,巴顿将军的6个师已经枕戈待旦,只要艾森豪威尔一声令下,即可万船齐发,浩瀚的大西洋就将成为美国军队的点兵场。英国的战略部署已经完成,丘吉尔这下如愿以偿了。现在,英国陆军元帅蒙哥马利就要粉墨登场,执行首相的战略意图了。


1943年10 月间,蒙哥马利在北非地区秘密组织了11个师和4个独立旅,总数达到23万人的兵力,准备对德国在非洲的精锐师团展开反攻。此前,蒙哥马利已经被告知,对德国的反攻可以不必考虑代价,因为艾森豪威尔麾下的十万大军很快就会跨越大西洋在地中海沿岸登陆。而此时,纳粹德国在西非和北非的驻军有12个师,大约10万余人,主要部署在埃及北部濒临地中海、红海的边缘地带,防御着从地中海沿岸至卡塔拉盆地之间的狭长地带,司令部就设在埃及北部风景如画的小镇阿拉曼。


1942年10月23日,蒙哥马利的军队在德军阵地两翼同时发动进攻,拉开了阿拉曼战役的序幕。经过了 12 天浴血奋战,在付出了伤亡1.35 万人的重大代价后,德军非洲统帅隆美尔被击溃,英军取得了阿拉曼战役的胜利。阿拉曼战役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北非战场的转折点,是丘吉尔眼里“命运的关键”。用丘吉尔首相的话说:“在阿拉曼战役以前我们是战无不败;在阿拉曼战役以后,我们是战无不胜。”


但是阿拉曼战役只是英国表面上的胜利,德军的主力并没有被消灭,号称“沙漠之狐”的隆美尔不愧是机动作战的行家里手。在蒙哥马利的前后夹击下,隆美尔以主动撤退代替被动防御,将陷于被动作战的德军非洲军团从沙漠中撤出来,转移到北非的阿尔及利亚和突尼斯,并在那里与德意军团会师,成为一支威胁盟军的有生力量。



巴顿“在北美海滩,我不成功,便成仁!”


在阿拉曼战役打响的同一时刻,美军坦克部队的指挥官小乔治·S。巴顿将军离开加利福尼亚的沙漠训练中心,提前结束了他对第二装甲师的训练。根据艾森豪威尔的命令,他将指挥美军第7集团军,执行在北非登陆的作战计划,盟军总部把这个计划称为“火炬”计划,寓意很清楚,美英盟军将点亮北非,从而给整个地中海地区带来新的希望。在“火炬”计划报给总统批复之前,巴顿将军以个人身份积极向艾森豪威尔请战。他的请战书很简单:“艾克,要是能投入战斗,我他妈的愿意当一名少尉。”


大军开拔前,巴顿来到了医院,向自己的老上司--美军唯一一位特级五星上将潘兴告别。这位一生戎马倥偬的将军已经老态龙钟,但是见到身着戎装的巴顿后,将军“仿佛年轻了25岁”。对于自己曾经的副官能够统帅美军最精锐的部队赴欧洲作战,潘兴将军很高兴。他抚摸着自己赠送给巴顿的那把手枪--枪柄上镶嵌着一颗巨大的蓝宝石,嘱咐巴顿说:“我希望你用他打死几个德国人。”


和老上司告别后,巴顿回家收拾了一下行李,给妻子留下一封遗书,要求妻子承诺“只有在确信我真的死了”之后,才能打开这封信。然后,他前往白宫,向罗斯福总统辞行。和总统告别时,巴顿敬了个军礼,庄重地说:“总统阁下,我只想对您说,在北非海滩,我不成功,便成仁。”


1942年10 月 23 日夜,位于美国东海岸弗吉尼亚州的诺福克军港笼罩在薄薄的雾霭中。凌晨2点30分,巴顿少将登上了由海军少将休伊特亲自指挥的“奥古斯塔”号驱逐舰,向舰队下达了“开拔”的命令。由36 艘运输舰和油料船组成的特混舰队,在68 艘军舰的护卫下,满载着第7军的全体将士,浩浩荡荡地驶入大西洋,开始了这次行程达5500海里的征程。


根据“火炬”计划的总体部署,巴顿率领的美军第7军是北非登陆的西线军团,他们将在摩洛哥北部海港卡萨布兰卡登陆。东部和中部特混舰队由16艘航空母舰、7艘战列舰、9艘巡洋舰以及其他各类650艘舰艇组成,分别由一位英国海军少将和一位英国海军准将指挥。他们的登陆点,则是阿尔及利亚濒临地中海的两个城市:西北部的海港城市奥兰、东北部的海港城市阿尔及尔。



“万事皆备,该锁上办公室了。”当三支舰队从美、英两地分别前往北非预定登陆点时,坐镇伦敦的盟军最高长官艾森豪威尔也飞赴前线。在5架B-29空中堡垒轰炸机的护航下,艾森豪威尔飞抵了西班牙南部城市直布罗陀。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在这里,艾森豪威尔就可以清晰地看到三支从大西洋驶来的庞大舰队,通过狭长的直布罗陀海峡进入地中海,然后完成在法属北非的登陆。虽然西班牙的统治者佛朗哥早已经投靠了希特勒,但是当艾森豪威尔把他的指挥部设置在直布罗陀时,马德里居然保持了罕有的沉默。


为了最大限度地迷惑希特勒,当艾森豪威尔已经在直布罗陀潮湿的地下指挥所排兵布阵时,美国总统罗斯福亲自出马,导演了一个艾森豪威尔正在华盛顿访问的骗局。罗斯福的努力看起来煞费苦心,但实际上收效甚微。因为三支庞大的舰队早已进入大西洋,要把这样庞大的船队掩蔽起来其实是不可能的。柏林和罗马都得到了消息,都在猜测这三支船队开向哪里。


11 月 7 日下午 7 时,离盟军预定的登陆时间不足12小时之际,希特勒走进了设在专列上的会议室,参加每晚照例举行的军情汇报会。会上,德军最高统帅部的作战部长约德尔上将报告了最新的情报。根据约德尔在8个小时前得到的情报,盟军至少有5个师正在前往直布罗陀的船上。看起来穿越直布罗陀海峡进入地中海已经不再是问题了,问题是进入地中海之后,这三支舰队将在哪里登陆呢?


“看来,他们极有可能在昔兰尼加登陆,以加强蒙哥马利第8 集团军的力量,”约德尔上将对希特勒说,“英国人显然是冲着隆美尔元帅去的,他们的目的是巩固阿拉曼的战果,加速陆军元帅隆美尔部队的彻底覆灭……当然,这次行动也可能还有一个平行的目的,即要收复克里特岛,为同盟国在东地中海建立一个强大的堡垒。”


“最后,同样重要的是,不能完全排除他们要在马耳他,或在的黎波里,甚至在西西里登陆的可能性。但这些可能性似乎不大。”在对敌人的行动作了多种可能的推测后,约德尔上将最后得出了一个毫不含糊的结论:“进攻北非的法属领地,是根本不可能的。”


几个小时后,约德尔上将所说的“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发生了。


1942年11月8日凌晨3时,满载着美英士兵的登陆舰突然出现在阿尔及利亚的首都--号称白色山城的阿尔及尔,这正是约德尔上将所说的“法属北非”。4个小时后,巴顿将军率领的美军第7集团军也在摩洛哥滨海重镇卡萨布兰卡登陆,这也是约德尔所说的“法属北非”。由于约德尔上将根本不相信美英盟军会在“法属北非”登陆,所以登陆的部队,几乎没有遭到有效的抵抗。


当整个欧洲都为美英军队突然出现在法属北非目瞪口呆时,贝当元帅的维希政府被推到了一个尴尬的境地。根据与希特勒达成的协定,纳粹德国承认维希政府可以领导法国的条件,就是维希政府事实上必须和希特勒坐在一条船上。根据这个逻辑,美英盟军就是法国的敌人。很显然,驻守在北非的法国士兵,就有义务履行政府与希特勒达成的协定,把登陆北非的美英士兵赶回到大海里去。


美英盟军的确遭到了一定的抵抗,但是这种抵抗真是糟透了,因为没有人给法军下达抵抗的命令,是否抵抗,或者抵抗到什么程度,基本上都是由驻守阵地的低级军官自行决定。本来就不想与盟军为敌的法国士兵,纷纷以最快的速度找到放下武器的借口,盟军很快就肃清了法军的抵抗。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颇具讽刺意义的一幕,而这一幕,正是艾森豪威尔的杰作。


在确定“火炬”计划的登陆地点之后,艾森豪威尔就已经决定分裂敌人。作为马歇尔眼里“卓越的统帅”,艾森豪威尔的洞察力相当惊人,他早就看出了法国维希政府与希特勒之间貌合神离,加之戴高乐将军领导的抵抗运动如火如荼,艾森豪威尔大胆地判断,法国并不想真正与盟军为敌,法国只是在等待时机,等待向盟军和纳粹的决战中胜出的那一方靠拢。法国既然骑墙,盟军自然就可以在法国和希特勒之间砌上一堵墙。


于是在盟军登陆前,艾森豪威尔就写信给法军驻守卡萨布兰卡的军事长官基罗,要他跟盟军合作。基罗见有机会扩大权力,就向艾森豪威尔漫天要价,要求盟军登陆后全部军队归他指挥。艾森豪威尔软中带硬地拒绝了他,理由是盟军中没有一个是法国人,一个法国军官怎么可能指挥美英两国的军人呢?


这个夜晚,基罗将军辗转难眠,他有两个选择,一是和盟军合作,但是艾森豪威尔说得很清楚,他只能带着自己的军队接受盟军的指挥。二是抵抗美英盟军,如果准备做盟军的敌人,基罗有一个现成的优势,他的顶头上司达尔朗将军此刻就在卡萨布兰卡。达尔朗是法国著名的军事将领,而且还担任着维希政府的副元首,是仅次于贝当元帅的法国第二号人物。基罗将军只要向达尔朗将军报告美英盟军的登陆计划,他就可以和达尔朗将军一起,连夜组织抵抗,让艾森豪威尔付出沉重的代价。胜利了,他是基地司令,自然功不可没;若是失败,则把责任推到达尔朗将军身上。


经过反复思考后,基罗最终作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与盟军合作。这个决定背离了普通的逻辑,但是符合法国人的性格。这个决定意味着基罗将军可以继续拥有对法国军队的指挥权,但是却不能让达尔朗将军知道盟军将要登陆的真相。于是,基罗将军派卫兵守卫在达尔朗将军卧室的门前,以免任何人影响他继续睡觉,等艾森豪威尔的军队来了再说。


凌晨4点,达尔朗将军被枪声惊醒,准备与盟军合作的基罗将军假装跌跌撞撞地跑过来报告说,美国人从大西洋那边打过来了。恼羞成怒的达尔朗气急败坏地要求组织抵抗。但为时已晚,守卫阵地的法军军官和士兵,此时已经和美军士兵打成一片,正在兴高采烈地分享美国人的罐头呢。


同一时刻,美国总统罗斯福正在华盛顿郊区一个隐蔽的别墅里度周末。当陆军部部长的电话打过来时,罗斯福盯着电话机一阵子,好像是不敢接听这个电话,最后,他颤巍巍地拿起听筒,手还有点发抖。但是等他放下电话时,已经笑逐颜开了,他对一起度周末的总统助理说:“感谢上帝!感谢上帝!伤亡较轻--比估计的数字低得多。感谢上帝!”


罗斯福“感谢上帝”的同一时刻,卡萨布兰卡的广播电台里,响起了他的声音,那是根据艾森豪威尔的建议,由总统提前录制好的录音讲话。在讲话中,罗斯福对法属非洲人民说:“我的朋友们……我们来到这里,是帮助你们击退侵略者……永恒的法兰西万岁!”


没有和法国政府打任何招呼,9万名美军士兵就突然登陆了法国人在非洲的殖民地,而美国总统却在广播里大言不惭地称法国人民是“我的朋友们”,还煞有介事地呼喊“法兰西万岁”的口号,这可真是让维希政府的首脑贝当元帅感到难堪。他立即写信给罗斯福:“今晚获悉你军进犯,我深感震恐与不安。你采取的行动,竟如此残酷无情。”



三足不鼎力:英、美、德抢占先机


艾森豪威尔在北非的突然登陆,让希特勒恼羞成怒。他的第一个想法,就是立即派出一位高级军官前往维希,和贝当政府组成最高统帅部,共同阻击盟军。但是就在他指定的将军准备动身前往法国的一刻,希特勒从震怒中清醒过来,他改变了主意。因为希特勒意识到与被自己打败的法国联合作战是不切实际的,在德国人的刺刀下,法国人会觉得自己的和平是靠不住的,必须迫使法国人进行自觉的抵抗。如果法国人拒绝与德国合作,德国别无选择,只能占领法国。


美英盟军在北非登陆的当天,希特勒立即照会法国维希政府,声称要给法国提供军事援助,以帮助在北非的法国军队抵抗艾森豪威尔的军事占领。正在与盟军眉来眼去的维希政府避而不答,这种保留态度更加引起希特勒的猜疑。11月10日,也就是盟军在北非登陆两天后,希特勒终于忍不住了,他致电维希政府,要求它的政府总理立即赶往东普鲁士的狼窟大本营,参加轴心国的军事会议。会上,希特勒命令法国向轴心国军队开放突尼斯的全部港口和机场。突尼斯是法国的殖民地,夹在利比亚和阿尔及利亚之间,从突尼斯的基地出发,是反攻盟军的最佳地点。


从法国的殖民地对盟军发动进攻,就意味着法国再也不能骑墙。法国政府总理含糊其辞,推脱说,法国对意大利有意见因为1940年意大利对法国不宣而战。,法国不能允许意大利的军队进入法国领土,这其实就是顾左右而言他。法国总理的东拉西扯让希特勒忍无可忍,轴心国军事会议刚一结束,希特勒就命令德军和意大利军队一道,占领了法国全境,同时武力夺取了突尼斯原法国的海空军基地。


希特勒对法国的防范性入侵,让本来就是傀儡政府的维希政权失去了立足之地,也让身在北非的法国军官大为震怒。本来,达尔朗和基罗这样的高级将领并不打算与盟军全面合作,至少达尔朗他们还不想与希特勒翻脸。但是希特勒占领了法国,德国就在一夜之间成了全法国的敌人。在这种情况下,达尔朗、基罗等法国将领与盟军合作还有什么障碍呢?


洞悉这一切的艾森豪威尔趁热打铁,立即从直布罗陀来到卡萨布兰卡,亲自批准了盟军与法国军队的合作计划,委任达尔朗为盟军占领区的高级专员兼海军总司令,原驻军司令基罗将军则任地面和空军部队总司令。就这样,艾森豪威尔不费一枪一弹就解除了敌人的武装,还凭空得到了原本可能抵抗的法国军队的指挥权。刚刚登陆北非的盟军部队立足未稳,却意外地得到了和平,罗斯福和丘吉尔自然乐观其成。艾森豪威尔对达尔朗的任命报告一到华盛顿和伦敦,就立即得到了批准。


艾森豪威尔虽然顺利地完成了北非登陆,然而纳粹军队并不是外强中干的。“火炬”计划虽然使他们措手不及,但是德军的反攻行动之快,的确出乎艾森豪威尔的预料。轴心国军队占领突尼斯获得港口和机场的控制权之后,马不停蹄地从西西里岛运来了大批的部队和装备,向盟军展开了卓有成效的反扑。最新型的斯图加俯冲轰炸机从云端里突然冒出来,在盟军头顶上俯冲轰炸,而盟军的飞机在德军面前似乎无所作为。最令盟军士兵胆寒的,还是克虏伯88型大炮,用美军士兵的话来说,你都可以听见它的呼啸声,但是请上帝保佑你千万不要听到它的呼啸声,因为你一辈子只能听这一回,只要你听到炮弹的呼啸,就已经晚了。


到1943年2月,反攻的德军势如破竹,一路把美英盟军赶到了突尼斯西南部的卡塞林隘口。在这个名不见经传的突尼斯小镇,盟军得到了喘息的机会。卡塞林隘口,也因此成为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一个常常被忽略的转折点。卡塞林隘口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在这里,同盟国军队的统帅艾森豪威尔上将和轴心国军队的统帅隆美尔元帅,真正遭遇了。



隆美尔拿下卡塞林隘口让希特勒昏了头


1943年2月4日,隆美尔元帅巡视了战场,他意外地发现艾森豪威尔的美军和蒙哥马利的英军之间,有一个相对开阔的中心地带。隆美尔敏锐地意识到,这就是所谓的“阵地真空”,也是联军作战中最容易出现的漏洞。隆美尔觉得机不可失,他迅速拟订了一个作战计划,那就是立即填补这个真空阵地,先是从背后包抄艾森豪威尔,然后突然掉头攻击蒙哥马利。


应该说,这是一个大胆而出色的作战计划,但是这个计划遭到了阿尼姆上将的冷落。阿尼姆是第10集团军群的指挥官,指挥着德意两国驻扎在突尼斯军队的主力。他出身于德国贵族,比隆美尔大三岁,军衔却比隆美尔要低,在军队的威望无法与隆美尔相提并论。但是他坚持自己的那一套,不去招惹隆美尔,他手下的参谋军官也被禁止与隆美尔的参谋们来往。阿尼姆上将想按照自己的打法指挥第10集团军与盟军作战,他不想为了隆美尔的计划而分散自己的兵力。隆美尔是非洲军团的指挥官,没有权利指挥阿尼姆的第10集团军,他只好将作战计划提交德国最高统帅部定夺。


在隆美尔请示作战计划的过程中,盟军情报部门获悉了隆美尔的这个计划,迅速采取措施填补了这个阵地真空。隆美尔的作战计划失去了战机,自然也就没有了意义,只好胎死腹中。


两星期后,隆美尔接到报告,被德军穷追猛打的美军已经走投无路,正在炸毁燃料和弹药库。“这是美军神经紧张的明证。”隆美尔知道反扑时机到了,他热血沸腾,要求阿尼姆的机械化部队和他的非洲装甲兵团一起,立即发起一场联合攻势,拿下卡塞林隘口,从而阻断盟军的后勤补给线。在给阿尼姆的电话中,隆美尔大声喊道:“只要这么干了,英美两军部队将不得不回阿尔及利亚。”--如果真的发生了这种情况,意味着盟军北非登陆的全部战果付之东流,而这正是艾森豪威尔最为担心的前景,也是他下令死守卡塞林隘口的主要原因。


但是,手握重兵的阿尼姆没有隆美尔那样的魄力,他无意进行大规模军事行动。眼看战机又要被错过,隆美尔无计可施,最后他只好把自己的建议电告意大利最高统帅部,隆美尔以为向墨索里尼求援能够见效。可是两天过去了,罗马没有回复隆美尔的电报。但是隆美尔已经不能再等了,他不想第二次失去战机。


2月20日早上7点,隆美尔向自己率领的非洲军团下达作战命令,要求他们猛攻卡塞林隘口。德军第10和第21装甲师从隘口两侧突然出击,袭击美军第1装甲师。从天而降的德军让第1装甲师猝不及防,损失惨重。但是令隆美尔不解的是,盟军发现隆美尔占领卡塞林隘口的企图后,并没有按照隆美尔预想的那样派大部队前来争夺阵地,而是继续有条不紊地调兵遣将。实际上,艾森豪威尔不相信攻击卡塞林隘口的就是德军主力,这一方面是隆美尔进攻前的隐蔽工作做得太过出色,盟军不相信攻击卡塞林隘口部队居然有两个重型装甲师之多。另一方面,在艾森豪威尔看来,在卡塞林隘口攻击前进的两个装甲师是佯动,真正的主力是阿尼姆的第10军团。


的确,当隆美尔的装甲师猛攻卡塞林隘口的时候,阿尼姆的第10军团真的对盟军形成了另外的包围。阿尼姆本来只是不想按照隆美尔的意见行事,刻意调走了第10军团,但艾森豪威尔并不知道他和隆美尔之间的摩擦,注意力始终放在阿尼姆身上。就是说,阿尼姆的内耗和艾森豪威尔的谨慎,给隆美尔带来了意外的收获。


当天下午,已经攻入卡塞林隘口的隆美尔见抵抗的敌军数量有限,决定主动扩大战果,他命令第10 装甲师冲上公路,直接进攻英军第26装甲旅--那是盟军可能救援卡塞林隘口的最近的部队。猝不及防的英军26 装甲旅在连绵的山脊上边打边退。傍晚时分,第26装甲旅退入自己的阵地,准备等待救援。但是尾随而至的德军紧追不舍,他们使用一辆缴获的英制坦克打头阵,在苍茫的暮色下,已经被打得昏了头的英军以为是自己的增援部队赶到,立即前去接应,越战越勇的德军抓住机会冲入英军阵地,又击毁了不少英军车辆。


根据事后的统计,卡塞林隘口争夺战中,德军打死美英盟军3000人,俘虏盟军4000人,击毁击伤盟军坦克 200 辆,缴获60 余辆,而德军的全部伤亡,不超过1000人。值得一提的是,隆美尔的这一战果,是在他没有得到意大利军队指挥权的前提下取得的。卡塞林隘口的突击战,是隆美尔军事生涯中一个经常被忽略的亮点,但却是美英盟军的一个黑色记忆。正如艾森豪威尔的副官所描述的那样,“骄横一世、不可一世的美国人今天蒙受了耻辱,这是历史上我们最惨的败仗之一。”


2月21日,已经占足了便宜的隆美尔见好就收,他决定趁艾森豪威尔还没有组织有效反击时全身而退。被隆美尔打得晕头转向的美军,此刻真的昏了头,防守阵地的美军第2军军长,完全没有察觉隆美尔的撤退意图。更加不可思议的是,23日凌晨,美军发现了正在撤退的隆美尔军团后,第2军军长还是拒绝下达追击德军的命令。直到25日深夜,恍然大悟的美军第2军军长才下达了反攻的命令。这时,隆美尔大军早已越过卡塞林隘口,安全撤退。


更加讽刺的是,在撤退途中,隆美尔收到了罗马的电报,这份以正式命令的形式发给隆美尔的电报说,意大利最高统帅部授权隆美尔元帅,全权指挥轴心国在突尼斯的集团军群。隆美尔苦涩地笑了笑,把这个迟到的电报揉成一团。可以预见,如果隆美尔在三天前就得到这个命令,那么卡塞林隘口的战果,将带给艾森豪威尔更大的震撼。


从卡塞林隘口撤离后,隆美尔乘飞机到达罗马和柏林。他向墨索里尼和希特勒报告说,卡塞林隘口的战争已经结束,部队必须立即撤出这一地区。隆美尔的理由是,艾森豪威尔的主力部队已经集结在地中海沿岸,蒙哥马利的第8集团军又在突尼斯的大陆腹地和艾森豪威尔遥相呼应,德军在战略上处于劣势。最重要的是,驻扎在这里的德军军团每月至少需要14万吨物资供应,但是地中海的出海口已经被盟军控制,德军的补给将产生严重问题。但是墨索里尼和希特勒这时却出奇地一致,他们说隆美尔是个悲观派。墨索里尼还得意洋洋地对隆美尔说,你看看卡塞林隘口之战吧,那些混血杂种的美军碰上轴心国军队,结果就是那样。


或许是苏联战场的僵持让希特勒和墨索里尼不安,这两位纳粹头子看起来真的被卡塞林隘口的胜利冲昏了头脑,他们不仅不接受隆美尔关于撤军的建议,反倒继续向这个阵地大规模增兵,这让隆美尔吃惊不小,但是他却无法改变元首的决定。


在希特勒向卡塞林隘口增兵的同时,艾森豪威尔及时检讨了卡塞林隘口失败的教训。第2军军长被要求卷起铺盖回家,巴顿将军接任了第2军军长。不久,第2军就夺回了卡塞林隘口。此时,被希特勒调来增援的轴心国军队加上阿尼姆的第10军团,总兵力已经达到25万之众。但是正如隆美尔预料的那样,他们根本就没有战斗力,因为他们基本上要饿着肚子打仗。这个军团原本每月至少要有14万吨的物资供应,但是随着盟军对地中海控制的加强,负责给这个兵团运送物资的意大利军队遭遇了越来越多的困难。隆美尔飞到罗马向墨索里尼建议撤军时,部队的后勤补给就从14万吨下降到2.9万吨了,这本来已经微如涓滴,但是到了4月份,这个数据又降为2.3万吨。5月份,25万大军的后勤补给竟然只有2000吨了。


轴心国的25万大军眼巴巴地等待补给时,美军第2军完全占领了卡塞林隘口,彻底封锁了德军的补给线,25万走投无路的德军只好举手投降。如果包括战场上的伤亡数字,卡塞林隘口一战,轴心国军队总共损失了将近35万人 。而美英盟军在这场战役中伤亡的人数,不过1.85万人而已。


盟军的胜利固然值得庆贺,但回首往事,如果不是希特勒性格中那些所谓的“元首特质”占了上风,如果不是墨索里尼这个奴才对希特勒太过唯唯诺诺,哪怕是隆美尔元帅更加执著一些,也许笑到最后的并不是艾森豪威尔,更不会是巴顿。说不定巴顿将军的遗书,真的要被拆开。


事实上,自从接替第2军军长以来,一直被隆美尔压着打的巴顿的心情就糟透了。曾经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立下赫赫战功的巴顿,无论如何不能接受被动挨打的战术,所以在那个时候,巴顿将军的脾气很是暴躁,以至于英军士兵对巴顿颇有微词。英军士兵对巴顿的意见又被巴顿的部下拿来做文章,本来是联盟作战的英美盟军之间就龃龉不断。巴顿手下的一名美军军官甚至骂一名英国军官是“狗杂种”。结果,这位英国军官把他告到了艾森豪威尔那里。艾森豪威尔勃然大怒,他一直都把联盟之间的团结视为胜利的保证,巴顿的手下公然破坏团结,必须严惩。所以艾森豪威尔叫人把巴顿将军和那位骂“狗杂种”的军官一起叫到自己的司令部,严厉训斥了那位军官。艾森豪威尔说:“你叫谁'狗杂种'都没关系,但我绝不允许你叫'美国狗杂种'和'英国狗杂种'。可是你现在却叫了。为此,我准备把你送回国--乘一艘慢船回国,并且没人护送你。”


叹曰:


自相水火 隆美尔受制于人坐失战机


刚愎自用 希特勒我行我素自废武功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