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特种兵之冲出阿富汗 第十一章 疯狂死亡日 第十一章 疯狂死亡日(63-64)

sdrzdl 收藏 5 8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1.html


63

我从冰冷的石阶上跳起来,跟着冰块分开下面的人群挤向拳台,常龙勉强支撑起身子,他使劲晃着脑袋,似乎在努力清除遭到重击后的眩晕。“怎么样?”我拍了拍他的脸,他看着我笑了笑,用拳套擦了擦鼻角的血,“没事儿!我还认得出你,这家伙的拳还真是很重!”

“我说伙计,别打了!这里的人都是他妈的疯子,打下去,也许你真会丧命。”我使劲拽住常龙的手。

“不用担心,他再也打不中我了!”常龙轻松地跟我挤了挤眼,从地上爬了起来。

拳台上,岩石向台下大呼小叫的拥揼们挥着手,帝王一样接受着喝彩,但当看到常龙挣扎着站起来的时候,脸上爬上了一丝阴影。

两人就这样对视了一番,足足有二三十秒钟,而后似乎是听到了同一声命令一样迎面向对手冲上去。还是岩石先出拳,一个重拳紧接着两个摆拳,又是一个重拳,但真象常龙说的那样,岩石所有的拳都落空了。他瞪大了眼喘了口气,又是一轮连续的组合拳,但依然是拳拳落空。岩石恼怒了,他放缓了节奏,举着双拳不断滑步,一双大瞪的眼睛里满是不解。

此前木桩似的常龙仿佛此时才进入状态,他开始跳动起来,虽然双拳仍然垂着,但竟也来了一个标准的蝴蝶舞步。这显然是带有挑衅性的动作更是让岩石无法忍受,脸转而涨得通红,他集起全身力量,闪出一记重拳,那拳带着风声冲着常龙的面门扑去,看那力量足能把一摞砖头砸得粉碎。

沉重的打击声,沉重的倒地声,沉重的惊呼声……

以后,那一拳成了我记忆里的诸多困惑之一。在眼看着岩石斗大的拳头就要砸在常龙脸上的那一瞬间,我闭上了眼。

沉重的打击声,沉重的倒地声,沉重的惊呼声……

然后周围便突然安静了下来,出奇的安静。

常龙的脸瞬间变形、皮肉撕裂、面容扭曲,而后飞起,重重倒地,昏厥、鲜血……连想象都惊心动魄,所以我很理解自己当时何以闭上眼、低下头,当然,那也就直接造成了以后的困惑不解。

周围很安静,那种极其纯粹的安静,似乎世界也随着我的眼完全关闭了,以至于我重新打开它的时候,它的真伪都足以令人怀疑。

常龙站在那里,木桩似的站在那里,而岩石仰面躺在拳台上,感觉是睡着了,嘴微张着,露着腥红的牙托。

周围的人也大多都微张着嘴,我想那一刻他们同样也充满了困惑,包括西尔维斯,我很清楚地记得他当时端着那杯啤酒的模样,表情被冻住了,举到嘴边的杯子也被冻住了,还有拳台上的毒蛇,目瞪口呆地盯着躺在面前的岩石,手臂伸着,样子很滑稽,感觉他本想在岩石倒下时拽住他,或许本想直接举起岩石的手,宣布挑战者的惨败。

当然还有我自己,我也被冻住了,我无法理解眼前的一切,我想肯定是谁把眼前的东西搞错了,就像是一个调皮的孩子拆散了他的玩具,而后把巴比娃娃的头按到了小熊的肩膀上。

我摇醒旁边的冰块,我想问问他所看到的,想问问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但冰块一如既往的沉默,我又摇醒后面的小黑,小黑此时正浑身打着哆嗦,几乎语无伦次:“哥们儿…哥们儿…我…我发了…上帝啊…真不敢相信…我发了…”


64

其实小黑最终得到了不过300美元,那让他非常失望,按照他的计算,他本至少应该得到几千美元的,不过,那也让他大富翁似的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他几乎每天晚上都要给我们捎几瓶啤酒,然后我们便就着窝里昏暗的灯光和牛肉罐头喝啤酒、侃大山。

我还是急于从每个人的嘴里得到那场拳赛最后的真相,以解开心头的困惑,但似乎没有一个人真正看清了当时发生的一切,所以每个人给我的回答都不一样。

小黑说常龙躲过了岩石的那一拳,而后用右勾拳打中了岩石的下巴;大头说是右手摆拳打中了岩石的脸颊;书生说他没看清楚,他只看见岩石飞倒下去;卷心菜说其实岩石的那一拳打中了常龙,不过常龙的迎击也击中了岩石的面门,而且更加有力;冰块习惯性的沉默。

当然,当事人是问题最好的答案,但是我知道从常龙那里很难得到让人清楚明白的答案,他只会回答你“一招制敌”,鬼才知道一招制敌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对,常,你是怎么回事儿?你为什么大部分时间都在躲闪,为什么不主动出拳打他!”小黑虽然十分感谢常龙,但当时他也紧张得要死,大概因为他在常龙身上压了100美元。

“也许他会告诉你,他很乐于挨打!”我半是调侃半是认真地说,想他收起拳头,象木桩一样站在对手面前,不就是在甘心挨打吗?也许他已经习惯如此了,在一品香时,常龙常说他当兵时训练的事儿,其中一项就是练习挨打,教官把你一个大背跨一个大背跨狠狠地摔在地上,而后一拳一拳地砸在你脸上,一脚一脚地踹在你身上,而你却绝不能还手,甚至连一丝一毫的怨言都不能有,非但如此,训练到一定程度,你还得自己打自己,比如用木板朝背上砸,直到把木板砸裂,拿砖头、啤酒瓶朝头上拍,直到应声而碎,据常龙说,特种兵第一年的格斗训练全是这些内容,教官告诉他们,不先学会挨打,就别指望打人。

可现在,当他再次穿上军装后,他却很少提那些以前的事情了,他认真地喝啤酒,专心擦那一尘不染的皮鞋,无休无止的拆枪,好像所谓特种兵的一切都跟他没有关系。

“什么是一招制敌?你到底是怎么做的?”但我必须搞清楚这个问题,因为收到了燕子的来信,她对那场拳赛和“一招制敌”也很感兴趣。

“一招制敌就是一招制敌,最经济、最简单的制胜之道,一下子,干脆利索!”常龙连续一百个俯卧撑。

那不会让燕子满意的,我不得不再次在信里自由发挥。一招制敌,特种兵的擒拿格斗术,不是拳击,不是武术,是夺命的一招,在最短的时间内给敌人最致命的打击……写到最后,我自己也糊涂起来。

还好,有啤酒喝,我会暂时忘了那个让人恼火的家伙。我爱那金黄色泛着泡沫的液体,特别是在寒冷的阿富汗的夜晚,它会让我温暖地想象到纽约的夜色,莽莽群山不是一个寻找问题答案的地方,不过你可以胡思乱想,所以有时候生活也不是那么令人沮丧。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