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者 第六章 战火重生 5、铁牛班长

子弹2010 收藏 1 3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04.html


5、铁牛班长

尽管班长的严苛训练已经在班里犯了众怒,但班长依如顾我,根本不理会大家的不满,这天在战术训练匍匐前进时,崔小炮因为动作错误一遍遍被罚重做,手臂都磨破了皮,钢铁的翻跃障碍训练因为时间达不到要求也是一次次重来,摔得浑身青一块紫一块,我则因为全班训练成绩较之前两天退步,担了失职之责,被罚倒吊在单杠上做了200个屈体向上,累得腹部肌肉抽筋。

就这样,全班还是全体被罚持枪站了两小时军姿。

那天晚上,天下了小雨,空旷的训练场上只有我们班十大员直挺挺站在雨地里,南方冬天的雨冻骨伤髓,不一会儿,大家的牙齿就象发报机似的上下打架“发起报”来。

大家双手平端,浑身是水站在雨地里,疲惫不堪加上又冻又饿,对班长的怨气也到了顶点。

“这这这……条疯牛,想想想……整整整死人啊……”崔小炮哆哆嗦嗦地开口骂道。

“是是是……不是班班……自己心里不痛快把气都撒咱哥们儿身上了了…啊啊啊欠…”董健边着喷嚏道。

“班……班副,我……我快支持不住了……”小四川的枪不住颤抖,显然体力已到极限,其实我们每一个又何尝不是如此狼狈呢。

“兄弟们,再坚持一会儿,班长说,如果谁先放下枪,全班都得挨罚,今晚咱们可能就睡不成觉了。”我皱眉道,班长临走确实是这么交待的。

“过……份,真不明白班长这是怎么了,”武书文也忍不住颤声道:“他这是’连坐’,秦始皇那一套。”

“他他……妈给谁当皇帝,他这说好听了……是……啊嚏……加大训练强度,说不好听就是……虐虐……待,我们可以告他。”崔小炮的炮筒子又着了。

我不知该怎么回答,极力稳住手中的枪,和几个少数民族一起不吭声,沉默一会儿,杨军说道:“傅云,你是班副,跟班长能说上话,也帮哥儿几个说两句,这零下的天气,又下了雨,再站一个小时,还不冻成冰棍了,到时候别说上战场,出操场都困难了。再说,后天大比武,咱班全病趴窝了,还比个屁呀。”

我心里一动,皱眉想了想,觉得这倒是个说得过去的理由,四下一看抖得一蹋糊涂的枪,横横心,下口令道:“枪放下——稍息——大家先找个避雨的地方躲躲,我去找班长说去。”

兄弟们哼呀嗨呀地坐倒一地,我背着枪向宿舍楼走去,刚走没两步,正碰上班长拿个手电筒迎面而来。

他看到我,微微一怔,再看看坐倒在地的全班战士,立刻火冒三丈。

“集合——”只听他一声吼,不亚于八级地震,吓得大家都是一激灵,兄弟们几乎是本能跳了起来站得溜直,全都不敢回头,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呀,我只好重新归队站在排头。

“谁让你们休息的,谁给你们下休息的命令了,啊?”他直着嗓门儿嚷。

全班兄弟都眼巴巴看向我,好嘛,刚才的能耐劲都没了。

我一咬牙,目不斜视踏上一步道:“报告班长,是我下的命令。”

“你?!”他两步跨到我面前,跟我近得鼻子差点碰上鼻子,“理由?!”

我忍受着迎面飞来溅了一脸的唾沫星子,定定神道:“报告班长,我认为一天的训练量已经很大,大家的体力都到了极限,为了不影响后天全连大比武的成绩所以……”

“大比武?你倒想得倒远啊(冷笑),那你不妨再往远处想想,再过二十天军训就结束了,结束了你们会去哪儿,你现在放他们的假,好,我问你,你能替他们上战场吗?上了战场,你能给他们挡子弹吗?你能保证所有人在战斗中安然无恙吗?”

我愣了愣,一脸茫然地看着他,兄弟们也都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班长转向大家,目光如刀地扫视着每一个人,“你们想过啥叫打仗,我告诉你们,战场上每分每秒都会死人,敌人不会管天下不下雨,不会管你吃没吃过饭,不会按作息时间向你发动攻击,我要求你们从现在开始,一切从实战出发,冷、饿、苦正是军人的光荣,我宁愿你们现在受伤,生病,也不想你们在战场上丢了性命,这点苦你们都受不了,到战场上怎么办?好,现在我给你们机会选择,如果有人受不了的,可以打报告离开我的班,我可以明白告诉你们,我这么要求这么训练并不是为了你们这些混小子,是为你们的父母、为日夜盼你们回家的亲人,我的兵要勇敢,要战斗,没错,但也要活着……只有强者才能在战场上生存下去,你们懂吗?”

惊讶,震动,感激,豪情,在这一瞬间,我们麻木的心突然被一种强烈的感情冲击着,大家不约而同静默地望着班长铁塔般的高大身躯,谁能想到这个看似性始野牛般凶猛粗横的人,竟然会有一颗最温柔体贴的心,他突然变得如此凶狠,为的是要让我们体会战争的残酷无情,为的是让我们活着离开战场,为的是父母不因我们的牺牲而难过,即使象我这种无家可归的人,也不禁为之感动。

不知谁先打破了沉默,低低喊了一声:“懂了。”

大家这才回过神来,参差不齐地喊道:“懂了。”

“说什么听不见。”班长没好气地吼。

“听—懂---了”全班齐声响亮答道。

班长正要开口,这时,傅晴突然出现,“李班长,炊事班让我来告诉你们一声,你们班的姜汤熬好了。”

“知道了。”班长回答,然后转向我们,“傅云,围操场跑20圈,一千个俯卧撑,其他人去炊事班喝姜汤,解散。”

大家都愣了,我一怔,随即高声答道:“是。”便向操场跑去,杨军略一迟疑,也跟在我身后,接着其他人也跑了起来。

“添什么乱啊你们,班长罚我一个,你们该干嘛干嘛去。”我对跑在身边的杨军说道。

杨军不紧不慢地跑着,闻言回了一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是吧兄弟们。”

“对。”大家在身后齐声笑答。

雨仍然下着,这阴霾寒冷的大凉山夜晚放射的咄咄逼人的寒意,却因为每个人胸中突然燃烧的热情而迅速退却,所有人似乎都活了过来,浑身有使不完的劲。

大家跑得意气风发,这20圈,连体质最弱的何文华也挺了下来,但接下来的1000个俯卧撑可不是人人都能做下来的,做到最后只剩我、杨军和钢铁三人还在坚持,但即使没做完的也没有早走,冒雨站在一旁为我们数数儿打气,我们三个则比赛看谁先做完,我一直领先两人,但做到最后五个时,肩膀处突然一阵剧痛,一下扑倒在地,竟自挣扎不起。

“傅云,傅云……”战友们都扑上来扶我,我咬牙撑起身,笑道:“没事,还有4个,做完了……咱就去喝汤……”我一边说一边撑,这时杨军和钢铁都已经完成,大家都围在我身边给我打气,不料傅晴却拨开众人一把拉住我,“你不能再做了,否则你手臂就废了,快跟我去医务室。”

医务室里,我不情愿地接受着傅晴的“摆布”。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