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想沙场之话说三野 第一卷 黄沙百战二十二军 第三章 五团传奇(二)

wgyj 收藏 0 3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9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92.html[/size][/URL] “土著”自从进了一一五师的帐下,罗荣桓就不断派人来。总政原联络部部长杨斯德少将时任苏鲁支队特务大队政委,他回忆道:“有些红军干部在一一五师时的职务比较高,到苏鲁支队后职务安排得比较低,如吴世安、王根培同志,他们本来都是团职干部,到苏鲁支队后只安排副职。由此一方面可以看出罗荣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92.html



“土著”自从进了一一五师的帐下,罗荣桓就不断派人来。总政原联络部部长杨斯德少将时任苏鲁支队特务大队政委,他回忆道:“有些红军干部在一一五师时的职务比较高,到苏鲁支队后职务安排得比较低,如吴世安、王根培同志,他们本来都是团职干部,到苏鲁支队后只安排副职。由此一方面可以看出罗荣桓同志加强这支队伍的决心;另一方面也可看出罗荣桓同志对地方同志的尊重,派来得力的红军干部当地方同志的助手,而不是取而代之。”

团长胡云生是江西吉安老表,胡云生抗战胜利后去了东北,在一纵一师二团当过政委,1961年授予少将军衔。而政委彭嘉庆和胡团长是同乡,但资格更老,二八年的兵,长征是五军团供给部政委,五军团被编入西路军,彭重伤后被俘,抗战爆发后经营救出狱。解放战争时也去了东北,在二纵五师当过政委,五师在东北可是鼎鼎大名的,被认为是东野最强的两个师之一,以后彭嘉庆任二纵政委。彭是五五年的开国中将,曾任总后勤部副政委。不知为何,文革中大祸临头,身陷囹圄二年之久。1972年11月恢复工作,任广州军区副政委。

说起彭政委,他在苏鲁支队的故事可不少。彭嘉庆是从“正规军”来的,要带来红军的作风,当然首先要加强政治工作,但政治工作不是放空炮,也要体现在部队的作风培养上。当过兵的人对出操肯定不陌生,不出操还叫兵吗?所以,一一五师来人之前,这支队伍也出操,但毕竟游击习气重,对干部要求不严。彭嘉庆来了就不客气了,抓部队的正规化训练可是“六亲不认”的。原六十军政委杨广立深有感触,他说:“我们的政委彭嘉庆就亲自喊操,早晨跑步谁晚了,不管科长、参谋、干事都要立正站在当中,直到跑步结束经批评后才能走。”一次出早操,民运科长渠维瑛晚到了一会儿,被彭政委当众罚站,当官的也不能例外,这在苏鲁支队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正是在这样严格的“调教”下,一支地方游击部队慢慢成长起来了。

彭政委平时对部队训练严格,战场上执行纪律就更不含糊了。一次二营打下一个日伪据点,彭政委见有老百姓的房子也冒了烟,六连战士说是副指导员下令的。彭政委火了,哪有八路军烧老百姓房子的,立刻把那个干部关了起来。一问,说是吴副支队长的命令。再查,吴说这是哪儿的话,我叫统统烧掉,是烧敌人的木寨,谁叫他烧房子了。

六连这把火烧得不是地方。不过,在后来打李庄的战斗中,六连又放了一把火,这火烧得痛快。打李庄开始很顺利,一下就突进了村庄。但敌人在高高的炮楼上顽抗,那时还不懂使用炸药,真拿它没辙。时间到了凌晨3点了,天快亮了,天一亮就真得没戏了。

六连长提出用火烧,教导员杨广立说好。他回忆道:“战士小王,小个头,黑脸蛋,战斗也很勇敢机灵。连长命令他用煤油泡过的棉花在火力掩护下,飞速冲到炮楼,在门口点燃了大火。经风一吹,熊熊大火飞速冲至楼顶,顽抗的敌人成了“烧鸡”。从此大家给连长起了外号叫赵二杆子。

苏鲁支队在鲁南威震一时。现经史学工作者考证,侵华日军秋山静太郎就是被张光中领导的苏鲁支队击毙的。据报载:“1940年1月13日,秋山兵团在山东诸王庄一带休整。张光中得到消息后,立即率领部队将其团团包围,双方发生激战。秋山骑马准备撤退,被八路军战士击中胸部。秋山从马上摔下后,立即被送到日军坊子野战医院抢救。1月23日伤势过重而毙命。”我们知道,阿部规秀少将被杨成部击毙后,全国影响很大,而秋山被我击毙的史实很长时间不为世人知晓。这也是被我八路军击毙的为数不多的几个日军将军之一。

1940年11月,苏鲁支队升级成了“正规军”,整编为一一五师教导二旅五团。有人说五团是六八六团二营的扩编,但我觉得此时与六八六团二营并无瓜葛。苏鲁支队是鲁南土生土长的抗日武装,其脉络是清晰的。但为什么会有这个说法呢?难道是空穴来风?这个话题还比较“学术”,留到后面再说吧。

1941年8月,五团与鲁南军区边联支队合编。在某种意义上说,还真是“不偏不倚”的合编,对内称教二旅五团;对外称鲁南边联支队。边联支队支队长万春圃坐上了五团的第一把交椅,贾耀祥为副支队长(副团长),曾明桃为支队(团)政委。

五团的参谋长叫王六生,组建八师时,王六生是这个团的政委,一度还兼任团长。在这些个团首长里,除支队长,个个都是老红军,曾明桃和王六生都是走过二万五千里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