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啸南疆 中越战争全纪实 正文 三十九 奔袭广渊城 我连当尖兵

巴夫 收藏 5 17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0.html[/size][/URL] 三十九 奔袭广渊城 我连当尖兵 我师完成合围高平,清剿克马诺地区之敌后,三月一日十二时奉军区前指的命令挥师东进,远程奔袭,攻打广渊,迅速歼灭该地区之敌,并打通广渊至复和公路,与友军一二五师会和。 师长李九龙在他的回忆文章《奔袭广渊之战》中写到:“我师在完成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0.html


三十九 奔袭广渊城 我连当尖兵


我师完成合围高平,清剿克马诺地区之敌后,三月一日十二时奉军区前指的命令挥师东进,远程奔袭,攻打广渊,迅速歼灭该地区之敌,并打通广渊至复和公路,与友军一二五师会和。

师长李九龙在他的回忆文章《奔袭广渊之战》中写到:“我师在完成参加围歼高平之敌任务后,即在高平地区肃清残敌,并受命随时准备协同兄弟部队攻打茶灵。正在此时,师于三月一日十二时忽然奉命东去攻打广渊。受令后,师立即东进奔袭广渊之敌。”“组织部队向广渊开进可以采取两种方式,一是战备行军,二是以强行军奔袭敌人。我们采取了后一种方式。因为我军攻下复和和高平以后,广渊敌人虽以作了战斗准备,但广渊西距高平约四十公里,南离复和约三十公里,地形多为峭壁石山,我如一夜之间兵临广渊,可收出敌不意之效。当时天正下雨,部队奔袭有一定困难,但雨天也可使敌人更麻痹,有利于达成突然性。”“组织奔袭更要做到定下决心快,部署开进快,部队行动快,途中处置情况快,慢了就失去了奔袭的意义。我们受令后两个半小时就开始出发,在这一百五十分钟时间内,完成了了解任务、判断情况、定下决心和传达决心等一系列工作,调集了建制内汽车五十五辆,编组了一个团(欠一个营)的快速纵队乘车前进,组织了全师人员强行军。由于当时部队正在高平地区清剿残敌,所以采用了边收拢部队,边组织开进的方法。按奔袭的序列,先走的部队先交代任务。有的部队开始只告知方向、路线和时间,然后途中再当面具体交代任务。这样就争取了时间。考虑到奔袭途中可能受敌阻击,部队还做了相应的战斗准备。”

广渊是越南广河县县城,位于高平以东四十多公里,南邻复和,北接重庆、茶灵、东与下琅相连,既是高平地区的交通枢纽,又是复和、下琅、重庆敌人的后方,是越军固守的城镇之一。守敌有越军567团4营、567团后勤机关和广河县武装部、县中队以及从复和、高平逃往广渊的残敌一部。我师接受任务后,决心以乘车和徒步开进相结合,乘夜暗奔袭广渊,并采取穿插迂回包围,南北夹击的战术手段全歼广渊之敌。四八五团配属师八五炮营沿广渊公路前进,由南向北攻击广渊;四八六团沿无喧、班管、朗冷迂回至广渊,由北向南攻击,形成南北夹击分进合围之势。四八四团为师预备队。

三月一日我四八六团在高平附近,经过短暂休整和战场动员后,下午两点半奉命从高平附近出发,向广渊挺进,奔袭广渊。

奔袭广渊是军区前指赋予我师的一项新的战斗任务,师、团非常重视,接受任务虽然紧急,但部队战斗情绪饱满,士气旺盛。我连奉命担任全团的尖兵连,其实在我们这个方向上,师指和师的预备队四八四团都在我团的后面。我连实际是这个方向上最前卫的一个连队,担负着全师尖兵连的重任。三排为尖兵排,排长是孟宪祝。七班担任尖兵班,尖兵班班长是陈和平。我前出到尖兵排,并紧随尖兵班后面。陈和平战友回忆了他们班当时担任尖兵班的具体情况:

“3月1日下午我们团奉命向广渊县城开进,团里命令我们连担任全团的尖刀连。接到命令后,连部命令我们七班担任尖刀班。于是,我就在全班进行了简单的战斗动员,强调了这次任务的重要性和荣誉感,随即带着全班出发了。入越作战使用的军事地图是1:100000的,比国内1:50000的图难看一些,虽说78年夏季我在师教导队学干部指挥时全面的学习过军事地形学,心里还觉得不踏实,生怕带错路,贻误战机。途中遇到一些岔路,我也问过我们的老连长王荣生(他原来是团作训参谋出身)路带的对不对,他很相信我,笑笑说:“老七(我们部队有个习惯几班班长就称老几),你看着办吧”!这也坚定了我的信心。拂晓前,按原定时间,我们提前进入到广渊县城的外围班管附近。实际上这段时间连指导员许科元一直在跟随我们尖兵班一起行动,也及时的鼓舞了我们班的士气。我们班当时的尖兵组我指定的是军事素质比较高、头脑比较灵活的杨常明担任尖刀组的组长。……”

部队出发时大雨如注,但走的是公路,部队浩浩荡荡连绵不断,就像在国内搞拉练,一派威武得胜之师。此时,战场的主动权完全掌握在我军手中,我们不但不怕越军进攻 ,担心的是越军不进攻,怕找不到越军。雨虽然很大,但部队士气高昂,行军速度很快也很轻松。天黑以后,为了隐蔽意图,部队奉命避开大路,抄小路向广渊挺进 。这下可苦了我们尖兵连了。山路崎岖,刚下过雨的羊肠小道又陡又滑。雨虽然下得小了 ,但漆黑的夜晚 ,伸手不见五指,加上山区夜雾厚重,能见度非常低。我们在夜暗中摸索前进,为了给大部队带路,连滚带爬,不知摔了多少跤。每个战士都一身泥巴一身湿透,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汗水。

下半夜,群山静寂,天地混沌。沉沉夜雾之中,脚下是黄泥巴夹着的怪石,一步一滑,一步一跤,稍一不慎就与前面的人掉了队。团指挥所不时通过电台催促我们加快行军速度。我带着尖兵排在前面找路,心急如火,连滚带爬不知摔了多少跟头。受苦受累摔跟头都不怕,怕的是带错路,路一错,后果就不堪设想。因此尖兵排、尖兵班不知要比其他部队多走多少路,多吃多少苦。

七班长陈和平是河南省潢川人,57年2月生,76年3月入伍,78年5月入党。是一个军事和政治素质都非常出色,人才也非常帅气的小伙子。他拿着地图和指北针,带领尖兵在前面带路。“带路”是尖兵的军事名词,实际是“找”路。因为在国外作战,唯一的依据就是一张地图和一个指北针,而发给部队的越南地图是一比十万的,不是一比五万,更不是一比二点五万。图上标示与实际地形差距太大。再加是晚上,无法对照图上标示与实际地形地物,只能按图上标示的大楷方向靠人员现地找路。遇到岔路口,尖兵班就分头去探,来回跑。那是连排都没有通讯工具,班一级就更没有了,只能靠徒步通讯。困难是不可想象的。

到处都是羊肠小道,到处都是森林密径,稍一不慎就不知前面的人走到哪里去了。雨后的南方丛林中有无数的流萤,土名叫亮火虫,在荒草中发出忽闪忽闪一明一灭的光芒,给紧张肃穆的战场增添不少幽灵般的氛围。不知哪位战士突发奇想,将这发着亮光的小虫固定在前面战士的背上,借着它微弱的闪烁不定的光芒作为联络信号。这真是一个绝妙的办法!战士们群起而效之,有的把它固定在前面战士的背上,有的将它半握在手掌之中,瞄着前面一闪一闪明明灭灭,若明若暗的萤火光芒,在漆黑的夜晚中,向广渊县城挺进。一是功夫不负有心人,二是也靠些运气,我们居然没有走错一步路,也没有一个战士掉队,

早上五点多钟,厚重的夜雾被黎明刺破,群山渐渐地显出了轮廓。从地图上看,离广渊县城不过五六公里了。团指挥所通过电台催促我们加快行军速度,并做好战斗准备。我们拉大距离,用强行军的速度向前疾进。

五点半钟左右,天还没亮,但依稀可以看见人影,我们来到一个叫班管的村庄前面,尖兵班刚一进村就发现有越军活动,并向我报告:“前面发现越军!”……



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