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贲铁军 卷一 无名小卒 第一章 悍卒 第七节

韭菜煎鸡蛋 收藏 10 12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8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88.html[/size][/URL] 第七节 1937年9月1日凌晨。 淞沪会战随着国军、日军的不断增兵,此刻已进入了最为关键的焦灼时候,这片区域的每一寸土地,都被炮火所覆盖,敌我双方的每一次前进与后退,都裹着殷红的鲜血。 3连的官兵没有等到第51师与第58师合并为第74军的消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88.html


第七节


1937年9月1日凌晨。

淞沪会战随着国军、日军的不断增兵,此刻已进入了最为关键的焦灼时候,这片区域的每一寸土地,都被炮火所覆盖,敌我双方的每一次前进与后退,都裹着殷红的鲜血。

3连的官兵没有等到第51师与第58师合并为第74军的消息,在来到这片战场第二天后,前线的失守让他们终于直面了日军的进攻。

老孟神情凝重的趴在壕沟边上,努力的瞪大着眼睛看向远处,不过,或许是因为年纪太大的缘故,他总感觉眼前蒙着一层灰纱,这让他的视线在黑夜中无法延伸,只在几米之外,便彻底迷糊了,甚至连远处的小镇,在这个时候都一点也看不出来了。

在老孟的附近,小山东、周伍、铁头、罗方、焦远一字排开,在稍远一点的地方,机枪手柱子与副机枪手陈大斧正端着手里的轻机枪,凝神静气,在靠近2班的位置处,一班长许强,更是一边关注着前面黑夜中的动静,一边聆听着不远处连部的情况,随时等候着攻击的命令。在这种情况下,惟一空闲的人,似乎只有在老孟旁边壕沟中坐着的石头了,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这个时候尽然还倚靠在壕沟壁上呼呼大睡,对于身旁的一切似乎都默不关注。

小山东撇了一眼石头,然后有点紧张的吞咽了一口吐沫往四周看了看,阵地上面静悄悄的,几乎没有一点声息,近百名兄弟,在血战来临之前,愣是没有一个人发出丝毫的声音。

或许是因为小山东的年纪实在太轻,始终沉不住气吧,半晌之后,他狐疑的朝一旁的老孟问道:“孟叔,前面……真的有鬼子?”

小山东压抑的声音在这个时候显得有些尖锐,还没有发育完全的声带,让他的声音中少了一份男性的浓厚,外加上有点哆嗦,听起来,就更加的别扭了。

老孟毫不在意,看了看四周,然后凑近小山东的耳畔小声说道:“别出声,鬼子摸过来了,把刺刀上上。”

一听说还要上刺刀,小山东的脸就绿了,这一年来,他虽然也练过劈、刺、砍等招式,可一想到要跟那些凶神恶刹般的鬼子正面肉搏,他的全身就抖的更加厉害了,如果此刻是天亮的话,老孟或许可以发话,此刻的小山东,嘴唇都有点发紫了。

连指挥部中,3连长郑浦生略显不安的从射击孔中看向远处,鬼子不知道是刻意还是什么原因,他们这个方向上的炮火,这个时候已经消失了,失去了炮火的照耀,天空又有厚厚的云层的遮盖,这让大地显得暗沉无比。

一只手搭在手枪套上,一只手摸着下巴,钢针一般的胡茬成了他此刻惟一的目标,而那不断从下巴上传来的疼痛,就像可以刺激他的脑袋,让他保持清醒一般,成为他这个时候惟一的动作。

看着连长在屁大一点的地方转来转去,一边的连副王宝不由有点担心的看了看张参谋,这可是一位连团长级别的高官都敢正面喝斥的主,要是连长的某些动作惹怒了这位大爷的话,那可真就完蛋啦,像张参谋这样的上官,想要弄他们的话,不比捏死一只蚂蚁麻烦多少。

不过让王宝有些庆幸的是,张参谋此刻正就着光线非常暗淡的煤油灯仔细的查看着桌上的地图,那副专注的样子,完全将周围的情况当做无物了。

掏出怀表看了看,郑浦生停止了拔胡茬的动作,皱着眉头对依旧在看地图的张灵甫说道:“张参谋,已经有10分钟了,要不要动手?”

“沉住气,放鬼子进来,不放他们一点血,还当我们是好捏的软柿子。”张灵甫淡淡的说着,眼睛根本没有离开地图,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

一旁的王宝像是想到了什么,刚想开口说,又似乎感觉有点不妥,顿时重新闭上了嘴巴。

而张灵甫却诡异的像是看到了这边的情况,开口问道:“王连副有不同的看法?”

“长官,我部官兵虽然整训了一年之久,但其中大部分都是初次上战场,恐怕战力难以完全发挥。”王宝有点不安的说道。

“好钢就得千锤百炼,悍卒个个百战余生,没有面对面的拼杀,光是隔着老远放枪,不会有太大的长进,我就不信我们第51师的部队,全些是一触即溃的孬种,鬼子既然敢来,我们就得有照单全收的豪气。”说着,张灵甫抬头看了看指挥部中的两位,重新将脑袋埋进地图中,间或着还用一支笔在地图上划拉出线条,似乎在比划着什么。

在这种尴尬的气氛中等待了大该五、六分钟的样子,安静的阵地上,终于传来了一声闷吭,紧接着,根本不需要他们这里指挥,密密麻麻的枪声,蓦然响起。

眼睛盯着地图的张灵甫,徒然间抬起头来,语气坚定的喊道:“预备部队不要动,后面的3排掷手雷,你们留在这里指挥,小周,小徐,跟我出去杀鬼子。”

面对着斩钉截铁般的张灵甫,郑浦生与王宝根本没有开口的机会,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拔出手枪的张参谋,已经带着两个勤务兵冲出了指挥部。

此刻的阵地上,终于撕开了安静的伪装变得热闹非凡,不知道哪位兄弟率先发现了冲到面前的鬼子,大骇之中,近乎本能的将早已挂上刺刀的步枪伸了出去,那些摸来的鬼子似乎还在为他们的夜袭行动而得意,心中想着马上就可以进入支那人的阵地展开屠杀,哪里知道,屠杀还没有开始,死神便已降临,长长的刺刀,毫不留情的顺着肩膀扎进了身体之中,徒然间传来的剧痛,让他发出了刺耳的哀号。

“嗒嗒嗒嗒……”这阵号叫声,就像是战斗的导火索一般,已经等待的几乎不耐烦的国军将士,在这一刻同时火力全开,一道道猩火的火舌,汇聚起一张巨网,凡被网中者,便预示着死神的降临。

小山东在这个时候已经疯狂了,在刚刚的一刹那间,他发现了一具凌空扑来的巨大身躯,漆黑的环境下,他看不清楚对方的表情,但那魁梧的身影明显要比他蛮横强壮的多,而且隐约间可以看到对方枪尖上传来的冷芒。

那是刺刀,鬼子枪上的刺刀,感受着刺刀不含任何情绪的朝自己身上刺来,小山东傻了,愣了,这个时候他完全忘记了自己手里还有枪,自己的枪上也同样有刺刀,惊叫了一声,完全是一个十五六岁孩子的本能朝后面退去,想要避开那死亡一击。

可刚刚退了一步,他便发现,壕沟狭窄,只有一步多宽的距离,他这一退,已经退到了另一面的壕沟壁上,再也去处。

小山东疯狂的喊叫了起来,尖锐的童音刺耳无比,一下子就让四周的一班众人疯狂了起来。

“小山东,开枪,开枪啊……”

“小豆芽,跑啊……”

“嘣”在一个个焦急声音响起来的时候,一直关注着小山东的老孟已经调整好了姿势,在鬼子即将扑进壕沟的时候扣下了扳机,随时一声沉重的枪响,那凌空扑来的身躯徒然一颤,蓦然开始不由自主的蜷缩了一下,这让那柄要命的刺刀往左偏了不少,随着身躯的落下而出现在了小山东的身旁。

小山东整个人都快瘫了,刹那间的生死存亡,让他的身体一下子冷汗如泉涌般冒出,夏季交替的时间,尽然一阵阵打着冷颤,一双平常充满灵气的眼睛,此刻尽是恐惧。

“轰轰轰……”

在一排后面的一层层壕沟中飞出了一颗颗手榴弹,在第一线火力全开的情况下,这阵手榴弹成了完美的纵深打击,威力强大的手榴弹纷飞而出,顿时在阵地的前方爆破出一阵阵刺眼的火光,借着爆炸,他们可以看到前方空地上,四散飞散的身躯,以及随着爆炸而起的痛苦喊叫声,更有倒楣的鬼子被手榴弹砸中身侧,随着爆炸响起,身躯都被撕裂开来,断肢碎肉横飞而出。

在这一阵攻击起到了非凡效果的同时,3连的官兵们也不由自主的倒吸了一口凉气,借着爆炸的火光,他们看见了一道道身影从黑暗中涌出,飞快无比的朝他们这里冲来。

“柱子,扫射,开火!”一班长许强急了,近在咫尺的鬼子,让他瞪大了眼睛,手下兄弟有什么实力,他可是清清楚楚,说句难听点的,这老的老,少的少的,跟凶残无比的鬼子相比,那就是给人塞牙缝都不够,一旦混战起来,哪里还有丝毫的胜算。

“嗒嗒嗒嗒……”柱子的轻机枪几乎在班长开口的同时响了起来,一阵疯狂的扫射中,可以看到冲过来的鬼子就像是被割的韭菜一般,成片的倒下,在这种威力强大的机枪面前,人类的躯体显得脆弱无比,只是一个瞬间,机枪阵地的前方便被彻底的扫清了出来。

而老孟先前的一枪让小山东避免了被一刺刀扎穿的命运,但也因为如此,将注意力放在小山东身上的一班众人,对于正面的拦截比其他地方薄弱了不少,那些紧跟着突前尖刀冲过来的鬼子,哪里还会放弃这种突破阵地的机会,顿时如狼似虎一般的冲进了壕沟之中,一个个让人毛骨悚然的狞笑声,让众人一阵倒吸凉气。

小山东也在这个时候稍稍恢复了神智,抬起手里的枪,想要开火,但看到一条条模糊的身影扭打在一起,非常容易伤到自己人,一想到孟叔慈祥的面容,铁头等人熟悉的身影,小山东几乎急哭了起来。

心中痛苦的想着:“完了,都完了,因为自己一个人,一个班的人都完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