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血脉 正文 第四十二回

南庄隐士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6.html[/size][/URL] 奇兵把头低到膝关节上,不敢吱声。 牌友异口同声地说:“警察同志!你看他那个腼腆样,哪点像个国家干部,如果他是干部的话,全国人民都能当干部。” “你们还挺风趣的,少油腔滑调,你们是认罚,还是继续在这里蹲着。” “认罚,我们认罚。”四个人把身上的钱全部掏出来,交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6.html


奇兵把头低到膝关节上,不敢吱声。


牌友异口同声地说:“警察同志!你看他那个腼腆样,哪点像个国家干部,如果他是干部的话,全国人民都能当干部。”


“你们还挺风趣的,少油腔滑调,你们是认罚,还是继续在这里蹲着。”


“认罚,我们认罚。”四个人把身上的钱全部掏出来,交给那位警察。


“好吧,看你们态度还算老实,今天就放你们一码,每个人写一份保证书,出去后绝不能再赌了,千万别再让我碰上。如果那样的话,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那是的,有你这句话垫底,我们不会再进局子里了。”


“走吧。”


四人走出派出所,各自回家。


奇兵神情恍惚地走进楼梯,他的腿显得十分无力,鞋底与楼梯的磨擦发出粘连的声音,平时半分钟就能走到三楼,今晚整整走了三分钟,当丹玫为他打开屋门时,发现他垂头丧气的样子,就没敢再问,知道他出事了。


奇兵惊吓得几天没缓过劲来,生怕传到领导和干部职工的耳朵里,如果那样,他真是吃不了兜着走。过去那些尊重他的人,仰慕他的人,欣赏他的人,都会在暗地里对他指指戳戳,因为他背后有无数个手指头,他始终被一种莫名的恐慌噬咬着。仕途上刚有点希望,厄运就接踵而至了,或许这就是命啊,压不住,突然有一种四面楚歌的感觉,顿时心如刀绞,“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


丹玫看在眼里,急在心里,生怕他急火攻心,急出一个病来,便开导他:“事情都已发生了,就让他过去吧,以后不打了就是。”


“唉!真是丢人现眼,今后我怎样去教育别人啊。”奇兵垂头叹气。


“呃!你不能太自责,一生一世谁能无过,正如毛主席他老人家所说,犯了错误,改了就是好同志。”


“你说得很对,这些道理我也懂,就是心里有点乱,什么也不想干,什么东西也不想吃。”他眼神里留露出难以形容的忧愁和空旷。


“你还像个男人吗?心眼像个针鼻大,遇到点事就六神无主,你干不了什么大事业。”她使出激将法,这一招还真灵。


“我哪点不像个男人,这几年,我不是把集团搞得红红火火。”奇兵陡然提高了音量。


“这才是第五奇兵!”她“噗”的笑出了声。


“噢!你耍我。”奇兵身体涌动起了滚烫的激情,拥住了妻子,把她抱到大床上,开始ML,一种从没有感受到的激情撞击着两人的心灵,丹玫急促地、焦渴地呼喊着奇兵的名字……他们一起进入一个极乐世界。


事情过了十几天,警察并没找麻烦,奇兵才释放了十几日的那口气,打那过后,他还真改过自新,再也不去动那玩意儿。


为了赎回他生活中的那次罪过,奇兵开始重操他的老本行,利用业余时间打打篮球、乒乓球,一来陶冶情操,二来减减肥,增加体质。你别看他身材只有1.72米,但当年是学校主力前锋。


记得每逢放暑假,他经常带着一伙部队子女到司机班前面的篮球场上练球,时不常的把人按父亲所在的单位分成司令部(因司令部队人少,政治部划归该队)和后勤两个队,进行对抗比赛,他领着司令部队,同将帅和及第带领的后勤队展开激烈的角逐,每次比赛都打得难分难解,不亚于“美国的NBA和中国的CBA比赛”,有时为一个争议球,吵得脸红脖子粗。


“你打手再先。”奇兵把手中的球拍得老高。


“不是的,你走步再前。”将帅把篮球当成足球踢得老远。


“你赖皮。”


“你才赖皮呐。”


这时场上比分是50比50,离比赛结束不到一分钟。


“将帅,你我别争了,听裁判的。”奇兵把矛盾焦点交给了丹玫。


“这个球,我没看清是怎么回事。”丹玫那方也不想得罪。


“嘿,真是的,连个裁判都当不好。”将帅对她摔了脸子。


“我本来就不想当,你们偏让我吹,我还不伺候了。”丹玫一生气把哨子抛到地上。


“别生气,都是我的不好。”将帅从地上捡起哨子,递给了她。


“我们不吵了,服从你的判决。”奇兵也过来劝说。


“那好!双方争球。”丹玫重新吹走哨子。


奇兵不仅篮球打得漂亮,乒乓球和田径也很出色,同学们称他是体育全才,特别乒乓球是学校球队的绝对主力队员,左手横握球板,两面攻打法,以快攻为主,结合旋转。那时,会拉弧圈球的选手很少,会点旋转就很占优势,所以,他多次获得县少年甲组男子单打第一名和地区少年甲组男子单打冠军,曾代表地区队参加过全省的分区比赛,但没取得好名次。分析一下失利原因的话,主要是没有好教练的指点,他的教练是位篮球教练,在这方面执教水平很高,奇兵和将帅、及第他们对他很尊重,但他对乒乓球的技战术一知半解,所以导致该县乒乓球整体水平不高。如果有个好教练,他说不定可以获得世界冠军。


奇兵从小就好胜,做什么都要出人头地,打球也不例外,为了改进技术,他找来集团乒乓高手,教他练弧圈球和防弧圈球的技术要领,每天中午没外出活动,他就练上一二个小时。


“总经理,有人找你,说是你的同学。”秘书小张推开乒乓球活动室的门,轻声说道。


“他没自报家门吗?”奇兵用毛巾擦去脸上的汗水。


“他没说。”


“噢。你去忙吧。”奇兵穿好衣服,离开活动室,在走廊里碰到找自己的人。


“你真闲情意静啊。”


“嗨,我当是谁哪?原来是拉稀老弟,怎么样打两盘?”


“你想看我的笑话,多年不打了,一点手感都没有,那像你这么休闲。”


“你找我有事吗?”


“没事就不能找你吗?”


“我不是那个意思,走!去办公室坐坐。”


“办公室就不去了,今晚想请你到咖啡馆小叙一番,你看如何?”


奇兵想了一下,满口答应。


夜色咖啡馆一派灰色调,除奇兵和拉稀这一桌是清一色的男士外,其它桌都是男女搭配,在半暗的灯光下,谈情说爱,奇兵和拉稀掺和在这种气氛之中,有一种同性恋的嫌疑。


“拉稀,你真会选地方,两个大爷们来这儿找乐,你说有意思吗?”如果眼前换成依娜的话,那情调就变了,那叫浪漫加咖啡,沁人心肺。


“我是让你从枯燥的办公室走出来,开开洋荤。”拉稀哪里知道奇兵的隐私啊?这种地方,奇兵没少光顾。


“可不是吗?这种地方我是第一次来,这男男女女的亲昵劲还真饱眼福啊。”奇兵顺着话杆往上爬。


“怎么,也想找个情人?如果哥感兴趣的话,这事包在老弟的身上,三天内送个美人给你。”


“哈哈,我可没那个艳福,让你嫂子知道了,还不扒我的皮啊。”看来人或多或少的都具有两重性,公开的一面和隐私的一面。奇兵在这里没说实话。


“这事好办,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没有第三个人知道。”


“拉稀老弟,你肚子里的墨水有多少,我一清二楚,有屁快放,别憋着捂着,小心憋出屎来。”


“还是大哥心计多,那好吧,我开门见山,听说你集团修建码头,有这事吗?”拉稀终于露出找奇兵的目的。


“有啊,网上都发布招标公告了,怎么了?”


“我想承包修建码头工程,想请你帮帮忙。”


“噢,绕了这么大的弯,原来是为这事啊,好说,谁让咱们是兄弟呐。”


“真的,没想到大哥真痛快,我以咖啡代酒,敬你一杯!”拉稀高兴的从座位上跳了起来。


“你高兴的太早了,我的话还没说完,如今所有工程都实行招投标,你首先要参加投标,只要你能中标,工程就让你来做。”


拉稀此时的心情,像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爬到山顶又掉下深渊似的,从头凉到时脚。


“大哥,你......”下面的话,咔在喉咙里,难受极了。


“兄弟,别怪大哥无情无意,当前有多少高官因工程建设问题犯罪,成为罪人,你不希望哥入狱,让他嫂子守活寡吧?”


拉稀不知如何回答?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