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婪末日 外传 第73章 只得屈服

sjhexcrvug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size][/URL] 王文桐知道后,动用自己的关系网,交了些治安罚款,当天,王大庆便大摇大摆地走出了公安局的大门。王大庆觉得这次是栽了大面,发誓一定要报这几拳之仇,他和几个哥们到处寻找何金强,终于找到何金强的车,便派人跟踪,变着法暗地里整治何金强,何金强的车今个儿车轮胎被轧,明个儿车挡风玻璃被砸,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


王文桐知道后,动用自己的关系网,交了些治安罚款,当天,王大庆便大摇大摆地走出了公安局的大门。王大庆觉得这次是栽了大面,发誓一定要报这几拳之仇,他和几个哥们到处寻找何金强,终于找到何金强的车,便派人跟踪,变着法暗地里整治何金强,何金强的车今个儿车轮胎被轧,明个儿车挡风玻璃被砸,一连出了好几回事,何金强都不知道咋回事。可修车得找领导签字,车队领导问原因,他一时无话可答,鉴于他平时的工作表现,领导没有为难他,只是告诉他今后注意点。

然而事情并没有平静下来,最使他恼火的是,有一次,他在外地饭店吃饭时,汽车两个后轮胎不知被谁给卸走了,问谁都说不知道。没有办法,何金强只得自己花钱买来换上。没有敢对任何人说起这件事。不然,领导如果知道了这件事,对他又会有了其它看法。他再解释也无济于事,一连出了几码事,是无论如何说不过去。

这事被何金刚知道了,那是在一次和王大庆几个哥们喝酒时,王大庆炫耀地告诉大家,谁和他作对就没有好果子吃,那一次有一个姓何的小子敢和他叫阵,竟敢和他动手,绝没有好日子让他过,如果不服,就跟他试试,他妈的,在街面上谁敢惹他,他也不想想老子是干什么的,把他着惹急了,便找人废了他。王大庆得意地跟大家说了所干的几件事,但他不知道何金强是何金刚的哥哥,那几个哥们一听。都奉承他有手段、办法绝、解气,只有这样才能使人信服,纷纷表示赞赏。

这使王大庆更加有些得意忘形,说:“只要大家和我好好干,我决不会亏待哥们弟兄。”大家伙儿听了很是激动,众星捧月般的站起来,敬了王大庆一杯酒,其实大家伙儿心里都明白,这只不过是看在他爸爸王文桐的面子上,王文桐才是他们的衣食父母,他们得靠着王文桐吃饭,没有王文桐,他王大庆算个屁,这样的人不学无术,整日里像个公子哥一样,一点真本事没有,没有他爸爸恐怕连裤子都穿不上。

何金刚当时没有说什么,因为他不知道具体情况,何金强也没有和他说过,所以跟着大家伙儿随声附和。事后,他找到金强问明情况原委,何金强感到奇怪问何金刚怎么知道这些事,何金刚没有正面回答,只是告诉他以后注意点,看在亲哥哥的情意上,他想帮何金强一把,把事情解决了,这样下去总不是个事,最后吃亏的还是何金强。但他没有十分的把握,他不知道结果会怎么样,所以也就没有直接说。

何金刚找到王文桐,把情况跟他说了,王文桐一听,觉得王大庆做的确实有些过火。在街面上不能太霸道了,他深深地知道,现在是讲法制的社会,无论干什么事都必须有个度数,不能依照权势为所欲为,超出这个范围就会激起人们的公愤,因为某件事没有想到或者没有办到,一个小小的老百姓就会掀起层层大浪,搞得你身败名裂不说,还得接受法律的制裁,到那时候,任凭你有多大招数,也无济于事,俗话说得好众怒难犯,把人逼急了,什么事都会做得出来。

“大哥,我没有别的意思,第一,何金强是我的亲哥哥,您必须帮这个忙,这是要是让他知道了,不骂死我才怪,说我白在社会上混了。第二,大庆这样做影响太坏,有些太出格了,搞不好要出大事情。第三,为了您的名声,您可是我们大哥,万一他出了事,对您影响不好。”何金刚说。

“我知道你是好意,这个我自然明白,我会妥善处理,这样咱们和平解决,把你哥哥约好,一块坐坐,把大庆也叫上,让他好好向你哥哥陪理道歉,他的损失由我负责全部赔偿。具体什么时间、地点由你们来定,都是社会上混的人,不要把事情弄得太复杂了。”王文桐说。

“谢谢大哥对我的关心,我代表哥哥向您表示感谢,以后大哥的事就是我的事,我赴汤蹈火、粉身碎骨在所不辞。”何金刚说。

按照王文桐的意图,何金刚找到他的哥哥。

“哥哥,我有事找你。”何金刚说,并把他的意思说了。

“我早就怀疑是他干的了,但就是没有抓到他,不然,我可以到公安局去告他,真是个可恶的家伙。”何金强气愤地说。

“哥哥,我跟你说不是这个意思,你没有证据无法告他,就是告了他,这没有多大的罪过,进去不了几天他又出来,公安局跟他家开的一样,常来常往。我是想缓和一下你们之间的关系,这对你今后有好处。”何金刚说。

“他不就是王文桐的儿子吗?有他妈的什么了不起,我就不相信,他再有本事还大过法,再有我的拳头也不是吃素的,我就不信制服不了他。”何金强说。

“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你的思想还那么保守和呆板,榆木脑袋一点不开窍,法律是为谁服务的,这你应该清楚。那是来衡量普通老百姓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你应该明白这个道理,就拿上次你和他打架的事来说吧,表面上是你占了大的便宜,但是你呢?还不是白挨了一刀,只不过赔了你点医药费。可他呢?当天天就出来了,你能有什么办法。”何金刚说。

“公安局不是对他进行了罚款处理。”何金强说。

“我的傻哥哥,你可真是傻到家了,他在里面简直跟住姥姥家一样自在,花点钱就把事了了,钱对于他家来说,比你喝水还容易,他家的钱你我根本没有可比性,没有钱他能这样横行霸道,看来你对社会上的事你真是一点不知道,跟土老冒没啥区别,要是真在社会上混,恐怕你连饭都吃不上。”何金刚说。

“我就不信,钱能大过法?他还能反上天去!”何金强说。

“你真是一根筋,臭拗到家了,怪不得在外面总是吃亏。”何金刚说。

“社会不像你想象的那么坏,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会轻易放过他们,他们作恶多端早晚会受到法律的制裁。”何金强说。

“得了吧!我不跟你讲法,咱们只说眼前,简单的说,自从你和他打过架以后,你咋样?还不是到处吃亏,你在明处人家在暗处,要整治你还不容易,对于他来说还不是一句话的事,而你呢?怕领导说你,同志们笑话你,还不是自己花钱把轮胎换上。即使想你告他可你没有证据,公安局没有证据也没有办法。这可是事实,现在谁也没有办法。”何金刚说。

“这。”何金强说:“你说该咋办,我可实在没有一点办法。”

何金刚说的也是实话,现在他整天提心吊胆,生怕再出些别的事情,每次出事领导都要问原因,具体原因他也实在没法说,再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挣的那点工资不够赔的,万一再有什么事,何金强不敢在想下去了。

“这事我跟王文桐说了,他也说王大庆这小子实在是太混了,无论干什么事都得有个度数,想把事情缓和了,让我找个时间一块聚聚,大家伙坐在一起,王大庆不知道你和我是亲兄弟,这是场误会,权当玩笑一说不就齐了。”何金刚说。

“你说是我和他,那我不是和他同流合污了,我不去,这是不可能的事。”何金强说。

“我说大哥,你就别犯拧了,我这可是好意。王文桐都没有说什么,你还怕什么,什么同流合污,这根本挨不上边,你想得也太多了,况且还有我呢?他们也不能把你咋样。”何金刚说。

“你看着办吧?只要能把事平息了就成。”何金强说。

何金强此刻也没有了主意,如果再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社会上的好些事情本来就无法说清楚,这他心里明白,没有办法只能听弟弟的话。

“这不就结了,以后的事情有我来办,你就瞧好吧,这一点面子他们还是给我的。”何金刚说。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