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放:在台湾过大年三十节日气氛十分浓烈。。。。

李华梅 收藏 0 673
导读: [img]http://img3.itiexue.net/1252/12520671.jpg[/img] [img]http://img4.itiexue.net/1252/12520672.jpg[/img] [img]http://img5.itiexue.net/1252/12520673.jpg[/img] 我也来烧烧 [img]http://img6.itiexue.net/1252/12520674.jpg[/img] [img]http://img7.itiexue.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回放:在台湾过大年三十节日气氛十分浓烈。。。。


回放:在台湾过大年三十节日气氛十分浓烈。。。。


回放:在台湾过大年三十节日气氛十分浓烈。。。。

我也来烧烧

回放:在台湾过大年三十节日气氛十分浓烈。。。。


回放:在台湾过大年三十节日气氛十分浓烈。。。。


回放:在台湾过大年三十节日气氛十分浓烈。。。。


回放:在台湾过大年三十节日气氛十分浓烈。。。。


回放:在台湾过大年三十节日气氛十分浓烈。。。。


回放:在台湾过大年三十节日气氛十分浓烈。。。。回放:在台湾过大年三十节日气氛十分浓烈。。。。



当我在台东知本的火车站候车厅里写下这些文字时,郭伯伯已经乘坐飞机从台湾回到上海,此刻,估计已经降落在上海虹桥机场了。


决定到台湾过春节,就意味着今年的春节不能同自己家人共度,心里没有一丝丝酸楚么?当然有了。年30中午正是外婆家吃团年饭的时间,打个电话给家里人拜拜年,外婆正坐在妈妈身边,爸爸正代我喝过年酒,大姨妈在端菜,大厨五舅一如既往的在厨房里忙碌,舅舅、舅妈们,姨妈、姨父们,姐妹们, 连小侄子也可以开口打电话了,其乐融融。


“我们吃鱼哟,就你没回来……”太知道姨妈和舅舅的厨艺了,现在连胃也开始流酸水。


一切都源于一个固执的愿望:感受台湾家庭的春节。这可给台北的郭伯伯和家人添了不少麻烦。心里一面感到庆幸,找到了春节收留我的家庭,另一面又感到惭愧,原本人家一年一度的家庭聚会,突然增加一个“不速之客”,恨不得自己精通隐身术,藏在一个角落里不被人发现。我暗暗对自己说,我一定要装作像隐性人一样,不要让大家操心。

话虽如此,台湾人会怎么过春节呢?会和大陆一样充满了团聚的意味吗?

春节的台湾像是候鸟回家,在大陆工作的台湾人纷纷回到故土,而北上工作的南部人又匆匆忙忙的赶着回到更温暖的南方老家。和北京一样,大年30的台北较之往日的喧哗,像座空城,捷运月台上候车的乘客寥寥可数。外面冷清,家里可是忙得团团转。在郭伯伯家里,他的母亲,也就是阿婆是虔诚的佛教徒,一大早就要起床开始拜菩萨,台湾人统称叫拜拜,一看是听起来觉得“拜拜”是个挺有小朋友语言风格的词,可是在台湾男女老少都这么叫,连著名龙山寺旁的路标上都写着:拜拜免费停车处。入乡随俗,也跟着说拜拜啦。(注意:两个拜都是四声,不是我们打招呼的轻声哟)







通常,除了出嫁的女儿,所有子女都要回到父母身边。但是上午却是成家后的子女先在个人家中拜拜,供奉家中的神灵。午饭后,才纷纷回到父母家中。此时厨房里,母亲、媳妇或是女儿已经开始忙碌准备晚上年夜饭以及第二轮拜拜的食物,男人们通常不进厨房,各自做些别的事情。下午三四点钟,就要将饭菜摆上桌,开始第二轮拜拜,祭祀神龛上的各家祖先。准备满满一桌丰盛的饭菜供奉祖宗,佛跳墙、素鸡、素火腿、香菇、年糕、长寿菜、芋头、糖果、绿豆糕……以及各国“货币”都整齐摆好,孝敬过时的老人家。父母、儿孙依次磕头、作揖自是必需,最重要的是要耐心等待祖先吃好吃饱。可是怎么样才算是吃好吃饱呢?

这可是一门技术。家中的长辈,也就是阿公便用两块腰子状的占卜工具询问祖先,吃好要说是,没吃好就说不。大家知道怎么算是,怎么算不吗?




这种腰子状的占卜工具十分常见,几乎所有的大小寺庙中都有,有木质,也有塑料制的,不怕摔。许多人遇到困难时,便会到寺庙中烧香询问神灵,提出自己的困惑,再虔诚的摔下两块板,连摔三次,一定要连着三次结果一样,才算是神灵的回答。如在寺庙中抽签,抽出一支,询问神灵此签对吗,便用的这种方式,如果不对,再换一支签,一定要当三次结果都一样,才算是正确。

吃好饭菜,再给祖先烧钱和衣服。每家每户几乎都有一个专门用来烧纸钱的桶,有的为了防止烧后的纸灰四处乱飞,还专门设计了一种带烟囱的烧纸炉,在马路上常会看到。“金元宝”、“台币”、“人民币”和“美元”是祖先们常用的“币种”。烧纸钱活动,是一道遍布全台的活动,尤其在寺庙中,虔诚的信徒们把成堆的“金元宝”送到寺庙中烧给神灵,我在很多寺庙中都能看到香炉边堆得如小山一样的“金元宝”,填满整个房间,春节假期过完估计也烧不完。祖宗们用“货币”尚可理解,难道神灵们消费也需要“货币”吗?还是直接烧张“信用卡”可以减少志工(寺庙中有很多志愿者义务投入在繁重的春节工作中)的工作量,还能使污染小一些?










到了六七点,在外的子女儿孙都已到齐,饭菜上桌,团年饭就算正式开始了。在我们四川的家庭里,每年的春节团年饭更像是一次全家大聚餐,无论是爷爷奶奶家还是外公外婆家,都是“大内高手”们纷纷展现厨艺的时候,往往家中都有一两位打主力的高手,而其手下则有三四位高手协助,各位高手们使出浑身解数,把最拿手的菜和今年自创的独门菜送上桌,等待全家“美食家”们的点评。而这些“美食家”也是从小吃美食长大,阅菜无数,经验丰富,尤其数小朋友们最会挑菜,小炒牛肉、麻辣鱼、小炒鸡杂、小炒肥肠、活水兔、活水鱼……凡是好吃的菜总是最先送到他们桌前,吵吵闹闹,锅在沸腾,酒桌上划拳声音此起彼伏,听不见电视声音的人则大声嚷嚷……而在郭伯伯的家里,则是另一种祥和而文雅的气氛,饭菜上桌,阿公举筷开头,大家都温和的拿起碗筷吃饭。不到两分钟,话题就开始了。



满满的冰箱







厨房中的阿婆和婶婶



准备中







晋纶弟弟亲手做的三种口味的蛋塔


“这份是素的佛跳墙,那份是荤的。”

“这个你吃过没有,吃一下。”

“这个你一定要试一下,只有在我们台湾才吃得到。”

“这个猪蹄是台湾特色,尤其是你到了南部一定要吃。”

等一下,这个,不是说要像隐性人么……大家都不由自主的关心起我来,让我十分不好意思。众人又聊聊其它,过一会话题又开始回来。

“台湾的鸡比大陆的鸡要大只很多,你吃一下。”

“我听说你们那边把猪蹄叫猪手是吗?”

“你们吃东西都很辣吗?”

“听说你们那边不能叫年轻女孩子小姐?真的么?为什么?”……

这时第二轮“民间访谈”正式开始。郭伯伯在大陆工作多年,对大陆情况很了解,而他的弟弟郭叔叔曾在金门当兵,也去过大陆不少城市,说起来故事一大堆。

“话说在两岸关系紧张的年代,我们那时和大陆轮流放炮,一三五我们放,二四六你们放,心中都有数……”

接着他便说起自己去大陆北方的故事,说到东北有一家餐厅老板,听说他来自台湾,立即帐单全免。后还专门为他做狗肉,他连连解释自己不吃狗肉。心里却想怎么会如此热情。

怕是很多年前的故事了吧。

可是,听到叔叔讲起这些故事时,心中依然禁不住激起涟漪。我对大家解释,很多大陆人提到台湾时,总有种莫名的亲切,我们从小学过一篇课文叫做《日月潭》,至今仍清晰的记得当时读这篇文章时心中浮现的对日月潭的想象。这成了台湾人的一大疑惑——“日月潭比你们的西湖小多了,不知道你们大陆人为什么都爱去看日月潭?”那是他们不知道这篇小学课文的缘故。而后来很多大陆游客回来后连连称被骗,“就那么大一个湖,特别小”,也是拜这篇文章所赐。

“你们于我们,是同胞,如手足。”听起来有些冠冕堂皇,说出来时,胸中竟然有些许哽咽。从香港到台北,仅仅一个多小时的飞行路程,到达这里却用了这么多年,苦苦让我们想象了日月潭这么多年。而此刻,我竟然坐在一个台湾家庭中,与他们谈谈我儿时听说的台湾故事。

20:00,在四川家中时,全家人一定已经围坐在电视机前看春晚(虽然不是每年都让人激动,但却已经成了一种家庭习惯),今年在台湾则有不一样的习俗,小朋友全上了麻将桌,大人们有的看电视,有的聚在房间里聊家常。







22:00,郭伯伯、叔叔婶婶、阿公、姑姑开始给小朋友发红包,小朋友不仅仅包括未成年的孩子们,连郭伯伯也会得到阿公发的红包,而我这个外人,也得到了一堆红包。这些红包我一直贴着背放在背包里,每次行走时总想起郭伯伯全家的爱,心里是如此温暖。

23:00,在大陆时,家长们已经要催促我们洗漱,准备12点放完烟花就要睡觉了。而在这里,重头戏还在后面。我跟着阿公、阿婆、叔叔婶婶和姑姑一起去台北最有名的龙山寺和行天宫里拜拜,台湾人叫烧头香。在行天宫里,烧香前寺庙中还有隆重的仪式,人头攒动,大门一开,人流便一齐涌进大厅,许下新年愿望,高高举起的香烛在空气中释放着迷糊的催泪剂。







人头攒动







电视台的摄影师也出动了







寺庙中发香的志愿者

台湾人新年都许什么愿望呢?年级越大的老人家大多都是期盼全家平安,父母辈的希望小朋友学业进步,少操心,而小朋友们,我只清楚的记得晋纶弟弟的新年愿望,在学习外再多打一份工,今年买一辆新机车。


凌晨一点,从龙山寺里出来时,大门外,流浪汉已经进入了梦乡,小朋友仍在快乐的玩烟花,想起儿时的春节,想起过时的爷爷,恍惚感觉仍在家中。


而新年,就在不知不觉中到来了。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