纷争年代:我所认识的第一个日本人倍感深刻

李华梅 收藏 1 453
导读: [img]http://img0.itiexue.net/1252/12520632.jpg[/img] [img]http://img1.itiexue.net/1252/12520633.jpg[/img] (在国外最怕遇到的问题就是网速,抱歉剩下的图片只有晚些上了..... 那是我到达日本后认识的第一个人。 抵达日本关西机场时,已是下午四点半。大阪靠海,夕阳将整片西天都染成了桔子的颜色。 我就是在这时认识了miyoko西村小姐。 买好从大阪到京都的火车票,正排队等车。日本的火车分为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纷争年代:我所认识的第一个日本人倍感深刻


纷争年代:我所认识的第一个日本人倍感深刻

(在国外最怕遇到的问题就是网速,抱歉剩下的图片只有晚些上了.....

那是我到达日本后认识的第一个人。

抵达日本关西机场时,已是下午四点半。大阪靠海,夕阳将整片西天都染成了桔子的颜色。

我就是在这时认识了miyoko西村小姐。

买好从大阪到京都的火车票,正排队等车。日本的火车分为预留席和自由席,像我这样临时才买票的人,只能坐自由席,即没有固定座位,而通常自由席是统一分配在某几节列车里。那时miyoko在我前面候车,正热烈的和她的一位女同伴聊着什么,两人都是一大堆行李,典型日本家庭主妇模样。

为了防止上错车,还是决定打断她们,拿着票向她问路。

她回过头,反复的看了几次我的票。肯定的回复我没有站错。

“我也是去京都呢!到时候你可以和我一起下,我的朋友在新大阪下车。”我们一边上车,她一边回头跟我解释。

接着便开始向我介绍她的行程。“我们刚从约旦、黎巴嫩旅行回来,这个是我的朋友,我们在旅行团里认识的,现在是朋友。”她的朋友谨慎的向我点点头,她却对向我这个陌生人吐露行程细节没有感到丝毫不适,我开始觉得这位西村小姐有点意思。

她看上去四五十岁的模样,不同于常见的日本女性那般画着精致的妆容,反倒有些马大哈的模样,一顶帽子斜带在头上,大包小包的行李,每找一次东西都要把所有包翻一遍。

还未坐定,她便开始向我介绍起自己的家庭。

“我其实不住在京都,我家在宇治。你知道宇治吗? 对了,你有一个十元的硬币吗?”我赶紧从包里掏出一块十元日元。

“宇治有一座很著名的寺庙,对了,就是这个硬币上的平等院……你在京都呆几天,有什么安排?”

我于是简单的叙述一下最初的计划,大致是三天时间在京都,另外还有许多工作要完成,却没有具体的行程计划。

她停顿了一下,说出了一句让我至今也觉得难以置信的话。

“我因为长途旅行,所以明天比较忙,要收拾整理一下。后天如果你没有安排,我开车带你逛京都。我家到京都也就半个小时车程。”

我大感意外,连连说好。她于是和我交换了联系方式,又抱歉的说:“不好意思,我的朋友等下就要下车了,我先和她说一会儿话,等下再和你慢慢聊。”

大阪的房屋在高速列车外飞速向后奔跑着,整个世界都已被染成了西瓜红,泛着红光,感觉不再真实。

突然想起树上春树在《1Q84》里的一些故事,某个瞬间开始,这列列车开始驶向一个陌生的我从来不曾到达的世界。

……

前一日晚上,miyoko如约给我打电话。

连宿舍里的姑娘们听到也觉得不可思议。就这样遇到一个好心人?

“我们明早七点见面好吗?一起吃早饭。”

“七点?”我一想起晚上还要熬夜写稿,心中生出无限恐惧。

我们最终达成一致意见,七点半在京都火车站旁的邮局门口见面。

……

前一夜工作到半夜,第二日六点半从床上挣扎着爬起来时,姑娘们还在睡梦中。

我俯身系鞋带,却看到窗外飘起了飞雪。

关西的雪是那种鹅毛一般白生生的雪片,当它在京都这个古老的都城中飞舞时,时空仿佛回到了现实之外。

我如约而至,看到miyoko穿着一件浅紫色的羽绒服,顶着满身的雪从远处小跑过来,心里的某个地方隐隐的感到颤动。

“你想去什么地方?”我们一边吃早餐,一边闲聊。

雪国,白雪飘飞的京都,此刻我心里只有一个地方,便是金阁寺。

“ 从照片或教科书里,我经常看到现实的金阁,然而在我心中,父亲所讲的金阁的幻影,远胜于现实的金阁。父亲绝不会说现实的金阁是金光闪闪之类的话。按父亲讲述,人世间再没有比金阁更美的东西了。同时,我内心里从金阁这个字面及其音韵所描绘出的金阁,是无与伦比的。”

—— 《金阁寺》三岛由纪夫

因为这篇小说,金阁寺已不再是现实中的寺庙,我不知道它被放置在一个什么样的心理时空中,它在某种意义上,已经成了美的代表,以至于当你看到现实中的它时,依然会固执的认为那不过是个幻影,而真实的它却依然是你心中的那个它。

雪后的金阁寺。它几乎没有任何征兆或是提醒的就出现在你面前,丝毫没有遮挡与掩饰,没有欲语还休,没有故作姿态,一眼便望见湖水上座落的它,平静而精巧,有一种空灵而沁人心脾的美。它的金不是现实的金,是一种超脱凡俗的光芒。在它的对岸挤满了慕名而来的看客,奇怪的是,所有人都压低了声音,没有人愿破坏那份静谧。






后又去过银阁寺,实际上银阁寺的庭院陈设更为精巧,细节之处更值赏析,但银阁更像是真实中的庭院,而金阁却被置放在真实之上了。

上一次来金阁,对Miyoko来说,似乎是二十年前的故事了,“什么没有改变呢。那棵立在水中支撑建筑的木头依然还在,只是多了一些栅栏。”

坐在龙安寺的方丈庭院里,Miyoko 再次对我讲起上一次到来的情景,我想起一位姐姐与我讲起的方丈庭院,竟然与miyoko说的一样。

走在二条城将军府的莺歌步道上,咿咿呀呀的声音在脚下响起,三百年前,德川家族的将军也正走在它的上方,准备拜谒天皇。

京都是日本人心灵的故乡,却也让我感受到了中国的影响与痕迹。日本以木质建筑闻名,京都更是一所木质建筑博物馆。它体现了日本文化中贴近自然的气质,亲和而自然。而在这许多建筑和庭院中,可以清晰的看到中国建筑的影子,尤其是大唐时代建筑风格对京都建筑的影响不言而喻,沉静而内敛,形态优美而充满力量。在另一个国土上看到中国文化的承继和发扬光大,在故土上却不断的在拆除历史的痕迹,顿时有种莫名的伤痛袭来。

我一直觉得三天时间可以大致感受一个城市的气息,建立一种联系,但是在京都的三日却一直感觉自己仍然漂浮在它真正的气息之上,成为我的一大遗憾。如果您有机会到京都,请多给它,也多给自己一些时间,它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龙山寺




我和Miyoko坐在京都车站的顶楼吃晚饭时,眼皮已经快合上了,却又不愿意让时间流走,撑着脑袋和她聊天。在日本,大多女性结婚后就自然成为家庭主妇,尽管现在越来越多的女性开始选择婚后继续工作,但是大致的情形还是如旧。我曾以为在日本家庭中在家做主妇的妻子都没有发言权与自主权,事实上也不完全如此。miyoko的丈夫曾经是一位投资顾问,现在已退休在家。

“以前他上班时,有钱,但是没时间。现在退休了,有时间,没钱。”说完她哈哈大笑。

她喜欢巧克力,喜欢西式早餐和皮萨,也爱吃拉面。她热爱旅行,大部分都是和先生一起,已经去过四十一个国家。曾经在摩洛哥旅行时,一位服务员给她写情书,她先生在一旁勃然大怒,说来竟然都是二十年前的故事了。她去过中国很多次,第一次独自到北京时,还是个19岁的小姑娘。

我一直好奇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世界观带给她如此不同的个性。直到快分别时,才知道原来她和先生都是世界语爱好者,年轻时便参加了一个世界语组织,这个组织在日本各地均有分布,大家经常见面组织活动,而同国际上许多国家的同类组织和机构间也建立了密切联系,各国人士间经常互访。

我不仅想起台湾的郭伯伯与我提到他年轻时便加入的国际青年商会。这是一个国际组织,宗旨是为青年人提供发展领导才能,培育社会责任感及增进友谊之机会,为全球社会发展做出贡献。这个商会不仅让郭伯伯结识了许多台湾朋友,例如我此前提到的台湾女孩冠桦的爸爸陈伯伯,就是因为这个组织和郭伯伯成了多年好友,同时,还结识了许多世界各地分会的同龄朋友,他们经常组织友谊活动,去各自国家拜访,增进相互的理解,加强友谊与协作。在郭伯伯的博客中,写道:“我們在這裡共同成長、互相鼓勵,從服務人群中訓練自己、發展才智。“

这正是这些国际组织或机构成立的初衷:建立民间联系,消除国别陈见,消除交流不通,增进互访,建立完整的世界观,才可以博爱与相互尊重。在评论我的博客中,常有许多异议的声音,我自觉这正是此行的一个目的,希望我们大家都可以抛出陈见和偏见,抛开不同媒体的引导,用自己的眼睛去体验和认识一个真实的世界。

我猜测正是这样一个宽阔的世界观给了miyoko开放的视野和博大的胸怀。也让我十分惭愧的是,在我们的京都一日的旅行中,她坚持要支付所有费用,并且不停的用她还不太流利的英文说道:”两个月,两个月,你还要走两个月,要去那么多地方,路上随时都会花很多钱,不要和我争了…..“

今年她的梦想是和先生以及自己的父母去加拿大旅行。

分别前,她说了一段让我极为伤感的话。她说已经来过中国很多次,估计以后不会再会来中国了,因为还有很多地方要看。但是她希望我能再回日本,到她的家乡宇治来做客。

可我却是多么多么的希望能在中国见到她,让我也可以像她对我的那样好好对她啊……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