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方曝光:中国大陆特工被捕后竟奇迹般逃出台湾

srpzhang 收藏 0 1094

东窗事发

2003年8月,台湾情报机关发现台湾“中科院”工作人员陈士良、美籍华人许希哲、科技公司负责人叶文渊(本名叶裕镇)等人泄露台湾评估TMD战区飞弹防御等多项军机文件,并为大陆搜购美制红外线夜视摄影机、飞行员夜视镜等战略性高科技管制品。这一间谍案震惊了岛内的高层。


台中科院在1990年从美国引进“冲压发动机”技术后,在导弹火箭研究所成立“擎天计划室”,针对已研发十年的液体燃料冲压发动机载具的相关技术进行系统组合,同时也设计「擎天」MK-1载具,验证冲压发动机远程、高速的巡航性能,并先后完成了四次飞行试验验证。


在研发中程导弹方面,政府采取相当严谨的保密措施,除了先于一九九一年在中山科学研究院设立了「航天与太空工业技术研究中心」外,每年也拨款二十亿元作为研发中程导弹的费用。


为掩人耳目,参与中程导弹研制的工作人员,身分也都严格保密,有一部分核心技术员不是挂名在行政院国科会太空计划室任职,就是在经济部的航空太空工业发展委员会或中央大学太空科学研究所挂名,并不在中科院挂名。


但是中共对于部分参与「擎天计划」研发工作的人员却了若指掌,甚至部分载具飞行试验的时间、飞试内容及飞试结果也都相当清楚……莫非所有的保密工作统统是做白工?情报机关疑心中科院存在内鬼,开始暗中调查


从2001年起,情报机关发现一个叫叶裕镇的台湾商人有替大陆刺探情报嫌疑,开始监控此人。


2003年8月5日,随着各方面证据线索一一到位,台检调机关正式逮捕叶裕镇等一干人犯。


2004年3月,在这个案子正式进入起诉的流程后,台“高院”法官林勤纲传讯叶裕镇等人到庭做调查,结果陈士良、许希哲都到庭,只有叶裕镇没有踪影,法官才认为事情不太对,紧急告知调查局追查此人的行踪。台湾调查局出动大批干员在台北、桃园等地追查,但都没有叶的下落,这位大陆特工竟然在事发被捕后下落不明?究竟是怎样逃出生天的?

原来,在2003年8月6日被检方收押后,叶裕镇在看守所内就开始装病、并通过结识监狱内的黑社会分子,打听偷渡到大陆的管道。


2003年12月,就在案发后四个月后,台湾高检署检察官吴慎志在让他以三十万元新台币交保后假释在家。但是但检方仅将叶交保、限制出境,却没要求调查局派人监控,而调查局人手不足也不向检察官反映,要求警力支持之类,两边都当作这件事不存在一样……


发现自己并未被监控后,我们的叶裕镇叶大特工,先是给自己改了名字,改成了“叶文渊”(此时检调机关发现有不妥,但居然没有太大反应,只是派人核实了一下),然后他用这个名字申请了信用卡,再用信用卡刷卡透支买了汽车等贵重物品,然后再把买来的汽车转手卖掉,换到大笔金钱,当然他的信用卡会透支,不过他根本不在乎。


就这样,改名叶文渊的叶裕镇,于2003年三月份左右用这笔透支信用卡换来的钱带着自己在台湾的老婆和儿子,大摇大摆的从新竹市南寮渔港用偷渡的方法跑路回了大陆,而这时检调机关还一无所知,在跑路被发现后,调查人员到桃园的叶家才发现其妻吴荣兰和儿子失踪;查知叶有刷爆信用卡的纪录,发现叶竟刷卡买车等举动,怀疑他借刷卡买汽车等贵重物品脱手换现金筹跑路费,之后又耽搁了大约四个月,直到2004年7月6日高等法院才正式发布通缉,这时候哪里还找得到他……


情治人员透露,因为有些国安案件还须叶文渊说明,所以调查局高层对叶文渊失踪震怒,下令封锁消息外,并全面动员“一定要找到叶!”“由于叶插手中山科学研究院电子所、飞弹所许多采购案,情治单位一直怀疑叶是中科院内不少官员收黑钱的‘白手套’,叶脱逃后,将让检调单位无法追查其他共犯、收钱的贪官,中科院后续弊案也不用办了。”




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