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牛写了一篇大作,叫《爱国要真心应当于黄帝陵前自裁谢罪》,其中历数了我的诸多罪状,末了强烈要求我这个爱国主义、民族主义者去黄帝陵前自裁还谢罪——理由很简单,因为我的老祖宗没有在崖山之战中以身殉国。

崖山的具体地理位置在哪里,我现在还没有搞明白,相信我的和大家的老祖宗就更很少有人知道了。可按照糯米牛的逻辑,他们是必须知道的,并且也是必须死在那里的,既然他们没死,那么就是当然的汉奸了。以此类推,我们这些不肖老祖宗的不肖子孙也必须跟他们伪民主人士一样去当汉奸而不应当坚决反对,否则都应该去黄帝陵自裁谢罪。

为了找出能够继续活命的理由,我当然必须强调崖山战后中华文明仍继续存在,但糯米牛却不依不饶,这就较上劲了。

[作为中华民族的一分子,理应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努力奉献,而你糯米牛却在这里替小日本的史学家宣扬“崖山之后,已无中华”的仇华论调,不觉得可耻吗?]——爱国要真心 在第14楼的发言

[仇华言论? 我的天呐!阁下真的是中国人?嗯,当然,民粹主义者需要一个纯洁的邪恶假想敌,所以他们往往可以无视历史事实,他们无法理解一个落后民族在面对自己膜拜学习了一千三百多年之后轰然倒塌的圣地时的感受。东京大轰炸时,收藏《黄州寒食帖》的人家中挨了颗炸弹,他冲进火海,什么也没抢救,就抱了《黄州寒食帖》出来。日本上下得知他这一行为后,对他大为赞赏,认为他这一行为值——“即使炸毁了半个日本,而《黄州寒食帖》犹存,也是很值得这群毫无文化素养的民粹主义者,由于无法接受由于自身的颓败落后而导致这个学生在七百多年之后后来居上继而痛扁一顿的事实,所以他们需要一个2300多年前便一直十分邪恶的存在来抹去自己的错误,所以他们无法或者说不愿去理解这个历来缺乏文化的学生对文化的尊重和惋惜。] ”——糯米牛在18楼的发言

看到糯米牛的“民粹主义者需要一个纯洁的邪恶假想敌,所以他们往往可以无视历史事实,他们无法理解一个落后民族在面对自己膜拜学习了一千三百多年之后轰然倒塌的圣地时的感受。”这段话,不由人笑了起来——是的,中国人无法理解被小日本在“七百多年之后后来居上继而痛扁一顿”的原因,倒是你糯米牛理解了—— 你的“皇军”看到他们仰慕了一千几百年的中华文明被崖山之战消灭,看到可亲可敬的中国人已经不复存在或都成了汉奸,便开始了为重建中华文明而进行“皇化教育”,为了给崖山死难者雪恨而进行“三光政策”的“伟大壮举”,而我们这些坚持自称是中国人的“汉奸”、“蛮夷”却不想引颈待戮而不识时务地负隅顽抗,结果使你们的“皇军”出师未捷身先死,也让你愤恨不已了 ——因为我们太没眼光没学识,竟然毫不理会小日本“这个历来缺乏文化的学生对文化的尊重和惋惜”。

糯米牛啊糯米牛,如果你是日本人,我会骂你一声鬼子,但你不是,所以我只能把你当作中国人的败类来看。

本文内容于 2011/2/19 0:13:55 被爱国要真心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