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头,你乖乖的! 丫头,你乖乖的! (二十七)岁末闲聊,被雷劈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57.html

年终的三元桥终于少了些许拥堵,从身后的落地窗望去,十八层楼下的车流划着整齐流畅的弧线,像一只只红绿银黑的小盒子般朝通州驶去。剩下这两天公司倒也没什么事,偏偏就是不让提前放假。与往年着急回家的心情不同,小叶现在一点儿也不想放假,一想到要半个月见不到阿东,她心里就难受。像这样,事不多,瞎聊聊,日子就挺好的。

“我比较喜欢 BENZ 的 G55,巨好看的越野车,还有 PORSCHE 的 911TURBO。两年后换辆长城的哈佛,还是不错的。回头去网上 GOOGLE 一下,懂得用 GOOGLE 是成熟的表现。”阿东是喜欢车的。

“哦,没看过哎,你专挑贵的说,当然好看了。CRUISER 咋样?”小叶问道。

“外观不错,也不便宜。可是太像玩具了,缺乏越野车应有的沧桑感。对了,丰田的 LAND CRUISER 是绝对的好车!太可靠了,久经考验啊,真是好车!我想有钱了,要买辆手动档的放在成都或者西安,专门留着跑西藏、新疆。这个是梦想,否则嘛……”

“你想跑多少次啊?在外面车坏了咋办?很多地方没啥人烟呢。”不等说完,小叶便急了,对于没有人烟的地方她还是心存畏惧的。

“呵呵,不知道。车坏了找地方修啊,放心吧,西藏的修车师傅手艺都很好的。尤其是巡洋舰,在西藏是个修理厂就会修。真要碰到没人烟的地方,要是有卫星电话就最好,没有就得靠体能了。所以,出发之前尽可能带多谢零件,尽量自己搞定。不过,那边有个村庄,一般就有修车的,尤其是路边。”阿东倒是一点不担心,“我告诉你个秘密,你可千万别说出去,其实我不是人,我是来自于人马座的人马,我的秘密使命是拯救宇宙,在地球卧底的。”

“到底是人还是马?差别大着呢。我会保密的。能不能先拯救一下我,把我那堆工作先消灭了?”小叶偷偷地抿着嘴笑。

“人马!这个啊,俺的命令里没有这一条。要想俺消灭工作也可以,你得给俺找 3 碗立冬的霜水,3 碗冬至的雪水,3 碗立春的雨水,3 碗夏至的露水。”阿东开始出难题了。

“干嘛,还想做冷香丸不成?”

“呵呵,真是聪明啊,是个文化人。俺还是前一阵听俺 LP 说的,俺 LP 巨喜欢红楼梦。俺看的时候可没留神这个,知道俺 LP 最近在看啥吗?《猫和老鼠》,她一直有童心的,你也是啊,更有!”阿东或许没发现,每次无论说起什么他总是下意识地联想到他媳妇。

“我有童心那是自觉无趣,去中山陵的时候,在半山腰看蚂蚁看了一下午。”小叶说。

“啊????!!!!佩服的。我要是你 LG,肯定天天给你暴栗!喜欢胡思乱想的姑娘。”

“呵呵,阿弥陀佛。干活先,快点做完再去烦你。”‪

“OK”,阿东简短回道。

“啊?你真觉得烦你呢!”

“胡说,我是说你先去干活,挺喜欢跟你聊天的。”阿东斥道。小叶居然发现,被人训斥“胡说”也是甜蜜蜜的。

“新的一年又要开始了,有什么企盼没?”还没做完事情,小叶忍不住开始神游。

“发财,然后养海狮!有了钱,就可以享受人生了,就可以去做想做的事情。”阿东毫不思索地快速回答。

“还有么?出息真大咳!就让铜板把你压在五指山下不得翻身吧,阿门。”

“哈哈,我刚收到你的明信片,这个是今天最高兴的事情。”

“嘿嘿,很好玩吧?老鼠滑雪的,早知道这年头还写明信片,就该花几个月练练字,不好意思了。”

“呵呵,谢谢。看见了小老鼠,很温馨。我的字写得更难看,不对,是很难看,打字错误,女孩子的字,不会难看的。

“算了吧,你心里就那么想的,哼哼”,小叶不饶,“还是很喜欢好看的字呢,法源寺里的碑帖,真美的字”。

“真是说错话了,不过真的很高兴,能看出字写的好不好,才是字写的好的人,像我,其实根本没觉出谁的字好、谁的字不好,从小就不会看这个。还有美术,我看不懂别人画的东西好在哪。”阿东忙说好话。

“你那不都想着发财去了么!还有心思看字?不一定画的好在哪,而是作者的心思跟你通不通——共鸣。”

“始终通不了。”

“嗯,拿通条通通好了。”小叶开了个玩笑。

“呵呵,你现在说话也可以俏皮起来了。”

“是吗?贬我呢?一向觉得自己说话很深沉的啊”,小叶故意反着说。

“呵呵,是夸奖。午饭吃什么?你们的这个食堂还不错,吃过两次,哪天要能吃到你自己做的菜就好了。”

“这算不算新年的一个期盼哪?”

“算是吧,呵呵。”

“嗯,比发财梦容易实现多啦”,小叶说。

“呵呵,未必。这个要有合适的机会的,还有,不能让你 LG 吃醋。”果如阿东所言,一晃三年过去了,这个再容易不过的新年期盼终究没有实现,小叶也不知何年何月还会有这个机缘了。她暗自思索的时候,阿东继续掰乎。

“其实我念书那阵挺能装酷的,但是没有胆量去跟 MM 接触。”

“不就想吸引 MM 眼球嘛,脚趾头都想得到,有什么心没什么胆的,哼。”小叶呼哧呼哧地说。

“呵呵,有什么胆又如何?”

“那就祸害大罗。”

“其实,那时候,我很单纯,造成不了啥实质性的祸害。”阿东慢吞吞地说。

“逆反命题:的确,现在,我很不单纯。”小叶不饶。

“不对,这叫成熟,觉得我成熟伐?——可能,距离远,你还感觉不到。”

“阿弥陀佛,幸好远,否则还不被雷劈到?!嗯,新年礼物就是去买个避雷针。”小叶喃喃自语。

“我给你买一个?”阿东主动请缨,“也说不准,等我见了你,就轮到我被雷劈了。”

“你买的还能避雷?不导电就不错了。各买各的吧,阿弥陀佛,买了后念百八十遍的就能避雷。”小叶认真地念了两遍阿弥陀佛,可是,她隐隐觉得自己已然被雷劈到了——这个阿东是无法知晓的。

“嘿嘿,好。我说,你先消灭工作吧,我可不想你今晚太晚回家。总依靠拥抱你来安慰你可不是啥好办法,拥抱多了会出事的。”

“还是抱你的海狮去吧,哼哼”,小叶看着手头的活,脑袋跟浆糊一般,怎么也安不下心来。这样的情况还是第一回碰到,当年在大学里谈恋爱的时候,功课不也没落下吗?她觉得人生的不幸大概就要开始了,心头沉甸甸的,却仍硬撑着回话:“还多着呢,主要是脑子进水了,被海水呛了。怎么也做不完,拿回去做吧。”

“同情一下,海风会让你清醒,所以把脑袋露在水面外会比较好。从这点来说,养海狮是很必要的,必要的时候可以骑。”阿东的心情显然轻松。

“海风有啥用?咋不海啸?海啸就不用干活了。”

“能啸到北京的海啸还不曾有过,所以你的说法不科学,正确的说法应当是地震。丫头晚上别做到太晚了。”

阿东的预言很准,零八年果然有一场大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