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贲铁军 卷一 无名小卒 第一章 悍卒 第五节

韭菜煎鸡蛋 收藏 16 6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8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88.html[/size][/URL] 第五节 [各位书友元宵节快乐!] 前方奔跑的黑影,已经有很多冲过了那片堪称“死亡地带”的空地,在这两三百米的范围里面,一切的障碍物都被清除掉了,四下里光秃秃的,找不到任何的遮挡,在这种宽阔的射击视界上,前面的所有人都是一具具移动的靶子,不会有任何的例外。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88.html


第五节

[各位书友元宵节快乐!]

前方奔跑的黑影,已经有很多冲过了那片堪称“死亡地带”的空地,在这两三百米的范围里面,一切的障碍物都被清除掉了,四下里光秃秃的,找不到任何的遮挡,在这种宽阔的射击视界上,前面的所有人都是一具具移动的靶子,不会有任何的例外。

这种原本用来对付日本鬼子的手段,如今让他们一路奔逃回来时损失严重,那些躲在罗店边缘的敌人,很轻易的便能瞄准锁定目标,然后轻松的将目标放倒,一路上有不少人被后面射来的子弹击中,在一声声嚎叫中,用颤抖的双手深深插进泥土呢,一点一点的往回挪动,想要回到友军的阵地……

3连长郑浦生这个时候紧盯着远处的空地,双拳不由自主的捏的“嘎吱”作响,那副急切的表情,似乎在为远处的袍泽担心,那些逃命的人毫无疑问便是第153旅第306团从罗店撤出来的弟兄,与他们同在第51师的旗帜下,没想到在第51师以战斗力超强号称的第306团,只不过上去一天的时间,便已经顶不住了。看着他们如今的惨状,郑浦生就像是感到了自己也在其中奔逃一样,整个人都被烈火所包裹,显得痛苦无比。

而就在他的情绪悲恸至极的时候,身旁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立即开火。”

“等等,张参谋,还有弟兄没有撤回来。”郑浦生瞪着一双大眼,惊骇至极的看向张灵甫,从他嘴里发出来的声音,在这个时候显得声嘶力竭、刺耳无比,实际上,他怎么也没法相信,这么冷酷的军令尽然是从身旁这个儒雅的上校口中发出,在白天一排长刘远达那件事后,他一直认为张参谋并不像普通的上官那样冷血无情视人命如草芥,甚至一直认为像张参谋这样的人,才称得上书中所说的“儒帅”。

然而,就是这个被他视为偶像,称之为“儒帅”的人,在这一刻下达了让他几乎疯狂的军令。这完全就是在屠杀自己的兄弟啊。

两把卡宾枪毫不留情的顶到了郑浦生的头上,那是师部派出来保护督战参谋的勤务兵,这些特务连出来的士兵,对于师部参谋的命令保证有着绝对的服从,用他们话说,哪怕就是死,那也得死在参谋的前头。

眼睛根本就没有在意连部里面发生的事情,张灵甫的目光始终放在壕沟外面的那片空旷地带上,看着罗店那漆黑的身影似乎是恶魔张开的嘴巴,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这个时候反倒不急不忙的说道:“郑连长再不下命令,恐怕鬼子的大部队就要跟着逃兵一起冲进来了,郑连长难道现在就想跟鬼子拼刺刀?”

一语惊醒梦中人,郑浦生只顾着关注回逃的友军,却似乎忘记了敌人的存在,再看看四周忙于安置友军而混乱不堪的壕沟,冷汗顿时从身上冒了出来,这种情况下,别说是拼刺刀了,各班能否成建制的保证战斗力都是一个大大的疑问,尤其是在初次接战的情况下,他们这些还没有经过战斗热身的人,若是碰到从一路冲锋的敌人,毫无疑问会被碾成碎屑。

郑浦生能爬到连长这个职位,显然也有不少真本事,这个时候便没有再多的心思去关心那两把顶着脑袋的卡宾枪了,立即拔出腰间的手枪,对着外面大喊道:“吹号,让弟兄们开火,立即清出阵地前面的空地。”

早就等在连部外面的司号手,听到连长的命令之后,近乎机械般的吹响了攻击的号角,这夹杂在火炮声、枪弹声、嘶响声中的号声,似乎别有一种特殊的穿透力,轻而易举便穿透了重重嘈音,清晰的响彻在阵地上每个战士的心头。

几乎在同时,几个排长毫不犹豫的大声喊道:“开枪,开枪打鬼子啦。”

“嗒嗒……嗒嗒……”一道道火舌毫不留情的从黑暗中喷吐出摄人心魄的火焰,一条条闪耀着光芒的细线以肉眼难及的速度奔向远处,然后一头扎进黑暗之中。

前方惊恐的响叫声四下响起,那些还没有撤进壕沟的306团官兵,魂飞魄散的看着向他们这里倾泻着子弹的友军,顿时手足冰凉,这一刻,所有人的逃生念头都已经放弃,所有生存的可能,似乎都被关闭。

“孟叔,孟叔,前……前面是306团的人,孟叔……”小山东目瞪口呆的望着四周发生的一切,曲折的壕沟中,激烈的枪响宣告着他们正式开始了与日寇的血战,然而让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这大战的第一次接触,尽然便是无情的屠戮着友军。

“打吧孩子,再不开枪,鬼子就要跟着后面冲上来了,到时候得死更多的人。”老孟毕竟经历过数次战斗,虽然没什么文化,但见识却是不凡,对于眼前的形势,倒也看得透彻。在简单的安慰完小山东之后,老孟摸着手里的汉阳造,开始一枪一枪的朝远处开着火,谁也没有发现,这个老人的眼角,凝聚起来的泪珠,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掉下来。

阵地前方奔逃的黑影渐渐的减少,能够活动的身躯也渐渐的消失不见,在经过一阵短促激烈的交火之后,明显可以看到不远处的一道道身影缩回了罗店的漆黑建筑群中,就像是隐藏在各个阴影角落的恶魔一般,随时都有可能冲出来吞噬着一个个鲜活的生命。

枪声渐渐的稀落了下来,3连的阵地徒然间便变得沉默了起来,与先前的激烈战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哆嗦着嘴唇的小山东,似乎直到这个时候还没有从刚刚的战斗中回过神来,抱着那杆让他的身躯显得格外瘦弱的汉阳造,一屁股便坐到了壕沟的底部,嘴里用蚊吟的声音颤抖着说着:“那里还有我们的人,那里还有我们的人……”

这次没有人再过来安慰小山东,铁头斜靠在壕沟壁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班副周伍将头埋在两腿间,似乎想要钻进地下,机枪手柱子和副射手陈大斧,正近乎麻木的收拾着弹壳,清理着属于他们俩人的机枪阵地,而远处的班长许强,直愣愣的挺着身躯正看着远处,谁也不知道他在想着什么,也根本没有人关心他此刻的状况,只有老孟抽着烟斗“吧唧吧唧”的声音成了这里的惟一旋律,随着烟雾的缓缓升起,像是给这段壕沟增添了一点生气。

在这种情况下,谁也没有注意到那个一直被他们称为石头的家伙,他的眼睛直愣愣的盯在小山东怀抱着的枪身上,脸上露出沉思,似乎心中在思考着什么问题,而他蠕动的嘴巴,也像是要说些什么,但脸上的神色挣扎了片刻之后,便终究没有出声,身躯缓缓的缩了回去。

“王八蛋,连部在哪里,那个狗日的连长在哪里,老子要毙了他,狗日的东西……”远处粗旷的喊声让沉寂下来的阵地,荡起了一道道涟漪,有人好奇的伸长脑袋看了看,隐约可以看到一道洪流涌向了连部,人头攒动间,似乎那道洪流的人数还不少。

心情沉重的众人,正在恼火之中,听到有人尽敢指着鼻子骂连长,顿时心中火起,尤其是一排长刘远达,那副本就火爆的脾气,拿里还受得了,提着枪就朝那边冲了过去,一班的铁头、焦远他们几个也想动弹,却听到了班长许强的喝声:“都老老实实待着,长官们的事情,少掺和。”

连部指挥所,远远的听到喝骂声,郑浦生便迎头冲了出来,说实在的,他此刻的心情也极度的郁闷,没想到就这种情况下,还有人指名道姓的冲着他来了,再好脾气的人,恐怕也安静不下来了,立即就迎了出去,隔着一段距离便冷声喊道:“我是郑浦生,谁在阵地上闹事。”

一道粗壮魁梧的身影就这样毫不客气的扑了过来,尚未等郑浦生有何反应,“啪”的一声脆响,随着一个重重的耳光,郑浦生被扇的一头撞在了一旁的壕沟上。

“你……”

“哪个王八蛋敢打我们连长……”

“不要命的混蛋尽然敢在这里闹事……”

……

一连串的骂声从一旁第3连官兵们的嘴里冒出来,四周涌上来的身影,似乎冲上去就要动手。

面对着四周众人的喝骂声,打人的家伙似乎心头火气更大,毫无顾忌的大喊道:“端枪,谁敢动,给老子毙了他。”

随着他的喊声,跟他后面而来的手下,顿时毫不留情的拿起枪指着四周的众人,从他们毫无顾忌的动作来看,似乎只要这人一说开火,他们连丝毫的犹豫都不会有,这种强悍霸道的气势,顿时让一旁的众人有点莫名的畏惧起来。

感受到先前那些家伙的退缩,这人反倒是凶悍了起来,一把冲到郑浦生的面前,抬手又是一巴掌,嘴里愤然骂道:“妈的,你个王八蛋,尽敢朝老子的手下开枪,当我们306团的人都死光了?他娘的,今天不扒了你的皮,老子就不姓邱……”

四周众人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听他那副口气,面前这个家伙,除了第306团的团长邱维达,还会有谁?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