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陕革命根据地——浴血五龙寨 正文 尾 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64.html


尾 声


爷爷死了,他的故事应该完了,可还有一件事没给读者说,那就是我父亲是谁。

张占明爷爷在西渡黄河前就左手负伤,住进了医院。爷爷知道,只要没过黄河的人,就有可能被徐海东和彭得怀的救援部队救走。爷爷回到郑家碥时,春香的儿子都到处跑了。他见到爷爷,没人教就喊爹,于是,半年后,在祖祖的主持下,爷爷改姓牛,与春香婆婆园了房。再后来,土改时,家里突然收到张占明爷爷在朝鲜阵亡的通知,才知他果然没过黄河。马婆婆没有后人,在大办食堂时,她差点被饿死,还是春香婆婆的要求,爷爷才将马婆婆也并到了自己家中,到底他们是否有夫妻之实,外人不得而知。但我小时跟春香婆婆一起睡时,爷爷就没在春香婆婆的床上。

爷爷姓牛是没有来由的。听了他讲的这个故事,才知道:他欠郑家碥一头牛,也正是因为有牛,才使缺奶的梅儿姑姑熬过了最艰难的时期。可他对外虽然称姓牛,但没有多少人喊他牛占荣,人们还是习惯叫他张占荣。只有我父亲,上学后就用牛姓,到了我这代都还是姓牛。但我们还是从老人们口里得知,自己其实姓钟。那位姓钟的红军爷爷让春香婆婆怀上后怕被军法从事就一直不敢露面,差点让婆婆一辈子为他守寡。

香港报纸刊登本县用财政资金追星的消息不久,省纪委就进驻县里调查,果然不出所料,钟书记的儿子从演出公司分得了一百三十万元的中介费。不出一周,钟书记停职了,并被双规到了省里。到底如何处理,不得而知。

2010年5月15日一稿于万源

2010年10月24日改于万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