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陕革命根据地——浴血五龙寨 正文 第七十五章 巴山英雄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64.html

第七十五章 巴山英雄兰

通过几个月的休整,廖震的部队又扩充到了三千多人。几个月来,肃清了万源境内东南边的红军,才腾出手来对付西边的。西边有两股实力比较强的独立营,一支是驻守在西北竹峪方向的万源苏维埃地方部队,有三百多人,直接威胁着万源城,所以不得不派多数人马对付。还有一股就是驻守在正西的张占荣的红胜县苏维埃独立营,虽然人数不足一营,但其狡猾程度胜过一团兵力。不但自己吃过他的亏,就连刘邦俊的第二师都在毛坝吃过他的大亏。可怜曾经独占川东北五县的23军,经过红军的宣达战役和万源保卫战,到现在已不敢主动出战,还被一个当长年的人打得东奔西跑,想起都窝囊。好的是,自己料定张占荣缺粮,便堆些沙子,并放出风声长坝有粮,才诱使他来抢粮。可他猜不透张占荣会从哪个方向来,要走哪条路,会是什么时候来,所以,只好在长坝四周到处布置兵力,没法打埋伏,只好放进长坝打包围战。不想张占荣果然中计。但没料到的是,他们朝东边反方向突围,结果没被围住。廖震是在万源城得知张占荣已经中计的消息的。他快马加鞭,赶到长坝时张占荣已经突围了,于是便跟着他们。见他们到了高鼻寨,就料想连盖坪方向一定空虚,这才轻而易举地拿下了连盖坪、宝鼎寨和罗家寨。占领宝鼎寨后,廖震便让李本道去四周动员民团的人,好一同围困五龙寨。几天后,到处的民团来到了宝鼎寨,加上他带来的千多人,共有一千五百来人。人马到齐后,廖震决定先将五龙寨围起来,他不急,这是他的地盘,他可无限期地等,看张占荣能在上面坚持多久。

只围不攻,这一招还真灵。不到三天,张占荣就开始突围了。也是料定的方向,红军果然向西突围。钟家安作前锋,在半夜突然向乌龟石坪的守敌发起了攻击,很快就冲破了敌人的包围圈,张占荣背着梅子,和县苏维埃的非战斗人员一同就突了出去。红军从一个方向突围,很快,四周的敌人就全跟了过来。赵黎明在后面打掩护,刚突出来,就在周英兰原来住的地方被追来的敌人给缠住了。没有办法,张占荣只得让袁儒章带领一个排去接应。可敌人越来越多,张占荣只得指挥大队人马赶快渡过山下的利秋河,向西边的魏家方向撤退。敌人从上而下冲锋,不但人多,而且士气正旺,虽有两个排的兵力阻击,三挺机枪打得敌人像倒麻杆,可他们还是充满希望地勇往直前。周英兰见张占荣背着梅儿还没过河,就折返身来帮助赵黎明打阻击。敌人越来越多,有的已冲破了阻击阵地。周英兰一看,利秋河对岸已建起了阵地,红色的子弹在夜空中划出一道道射线洒向敌人,她才同赵黎明、袁儒章一起撤退。可在过河时,齐腰深的水冲力太大,周英兰一不注意,就滑倒下去,将拉着她的赵黎明也拉翻在河里。袁儒章抓了几下没抓住,就顺着河往下撵,可刚走几步,脚就悬空了。他扑腾了好一阵才抓住一根刺藤爬上岸来。坐在岸上,吐了一阵喝下的水,喘上气后,袁儒章才发现自己的枪也不见了。定下神来一看,河对面的敌人已开始渡河,再一看,张占荣背着娃儿带着几个战士正沿河大声喊叫周英兰,而梅儿正哇哇地大声哭叫。袁儒章翻身爬起,就冲到张占荣面前:

“别找了,敌人越来越多,你还是快撤吧!”

“可英兰不见了,还有教导员,他们被河水冲走了。”

“管不了这么多了。”袁儒章说着,就叫几个战士架着张占荣就往西撤,而他则下了张占荣的枪留下来依靠小河进行阻击。

天要亮时,驻守魏家的红军一个反冲锋才将追击的敌人打了回去。撤到魏家的插旗山,张占荣一清点人数,才发现袁儒章也没撤下来。他站在山顶,朝着利秋河的方向一下跪了下去,放声大哭起来。

周英兰被河水冲走后,由于她不会水性,呛了几口水就不省人事了。而会一点水性的赵黎明拼尽全身力气才将她托到了岸边,自己却被淹死了。

当周英兰醒来时,发觉自己被反绑了双手双脚,丢在一间黑屋子里。她仔细观察四周,才渐渐辨别清楚,屋角上还坐着一个人。

“哪个?”她问。

没有回音。她反复问了几声,才听见一个微弱的声音说:

“是我。”

“你是袁大哥?”

“是。”

“你咋啦?”她问。

“我受伤了。”袁儒章说:“敌人抓住我又打了一顿,肋骨好像被打断了。”

周英兰挪动身子,慢慢朝袁儒章移去。“张占荣他们撤出去没有?”

“撤出去了,是被魏家的红军接应出去的。应该没事。”

“我落水后,听见梅儿在哭。没有我,她咋活得下去。”说着,她也哭了起来。

“别伤心,只要突出去了,张营长一定会想办法的。”

敌人从袁儒章口里得不到任何东西,就想从周英兰口中打开缺口。问了半天,回答的只是些咒骂,廖震不相信这么个女娃子就不怕死,就将袁儒章提来,当着她的面枪毙了。

“廖屠户,你还有啥本事就使出来!不就是死吗?从当红军那天起,我就打算为革命献出一切。”

“共产党厉害就厉害在给人洗脑。”当天晚上,廖震给李本道和王永庆说:“这么个猎户的女儿,当了几年红军竟与政府水火不容,连死都不怕。”

“她是张占荣的婆娘。”王永庆说。

“难怪。”廖震说,“干脆枪毙算了。”

“师长,”李本道说,“这个女人长得算可以,我那老婆又不生,也正想报张占荣抢夺我三弟妹的仇,要是她愿跟着我,就留她一条命吧!”

“我看悬。”廖震说,“只要她愿跟着你,你领回去就是。”

第二天黎明时分,周英兰被押到了五龙寨下的乌龟石坪悬崖边执行枪决。行刑队就位后,李本道来到周英兰面前说:

“周英兰,我知道你是张占荣的女人,但现在他逃跑了,扔下你不管。看在他曾经是我家长年的份上,我救你一命。我都给廖师长说好了,只要你不再去找红军,跟我到万源去享清服,他们就可放过你。”

周英兰看了李本道一眼,十分坦然地说:“捆绑不成夫妻,象这样绑着谈什么条件?”

李本道一听,悬着的心一下落了。于是连忙上前松绑,边解绳子边说:“你该早点说嘛!何必吃那么多苦头呢?”可他刚把绳子解开,周英兰一抬手,“啪!”地一个耳光扇在了李本道脸上。

“你不知道我是一个堂堂正正的共产党员吗?跟你走,做梦吧------”

李本道当众挨一耳光,恼羞成怒,转身走了。他刚离开,“砰砰砰!”三声枪响,红四方面军的女神枪手、红胜县苏维埃宣传队的山歌妹,带着对丈夫和女儿的思念,血染五龙寨。每当山上的兰花开放时,大巴山的人们就会想起红军女英雄周英兰的名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