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越战亲历

adercl 收藏 31 61366
导读:越战轶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越战亲历——抓俘虏之二


本人亲自参加了这次抓俘虏的行动

一天我们接到上级指示,派出各小分队去抓俘虏,经过挑选那天我们去了十一个人,我就是其中的一员,当时十一人实际划分为三个小组,第一组是捕俘组由四人组成个个都是傍大腰园,动作快,劲大的战士这样为的是能制服俘虏;第二组是佯动组由三人组成,以吸引敌人引诱敌人上当便于我们抓到俘虏的小组;第三组是掩护组由四人组成,我们这四人是作为掩护第一组、第二组顺利完成任务,安全撤退,第三组四人的装备堪称精良,每人配备了全自动冲锋枪。这样我们三个小组就开始出发了。

大概在下午的四、五点傍晚的时候我们来到了一个村庄,首先我们的第二组佯动组开始了行动,而我们的第一小组捕俘组悄悄的来到了村的西边埋伏了起来,这时只听见佯动组“哒。哒。。。。哒哒”的不连贯打了几枪,这样打几枪的目的是为了迷惑敌人,敌人只知道有人在打枪,但是不知道具体有多少人,这时村子一下子炸开了锅一样哗的一片嘈杂声非常的乱,这时就看见村的西边也就是我们的第一小组埋伏的地方出现了二个越南特工拿着枪在指挥,我们的第一小组的捕俘组的四个战士看见机会来了一下子冲了过去,那二个越南特工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被我们捕俘组给抓了二个,四个战士将二个越南特工的嘴一封,就往麻袋中一塞,四人扛起麻袋就跑,这时我们掩护组一看人抓到了后,其中的一个人就跑到村口打枪,给敌人造成我们在村口行动的假像,将敌人吸引过去,掩护捕俘组安全撤退,那捕俘组的四名战士力气可真够大的,撒腿就跑,等捕俘组跑了一段距离后,佯动组说我们也赶紧撤吧,我们第二组和第三组也一起跑,开始越南特工可能没发现他们的人已经被我们抓了,这就给了我们与敌人对峙中一个有利的机会,让我们的第一组捕俘组有时间安全撤退,可是过了不久他们发现他们的人被我们抓了发现中了计,就立马追了过来,这时我们十一人也发现敌人追上来了,哈~这时我们跑的比兔子还快,这可苦了我们的扛麻袋的战士了,我们只有轮换着扛。

面对后面的追敌,我们十一个人还不能跑在一块,十一人要统一朝大致方向三个点的方向跑,那天我们一口气跑了七、八里的路程,当时真的快要跑不动了,却发现后面传来了炮火的声音,回头一看是我们的炮火在阻击后面的追敌,原来这次行动上级布置的非常非常的周密,你说要是在我们抓到俘虏后撤退的过程后,遭到敌人的追击反而被敌人给逮着了,那不坏事了吗! 我军开了二炮,敌人不敢追了,我们也知道没什么情况,

跑了七、八里后咱终于可以松口气歇会了,就将二个俘虏放了下来,一打开发现其中的一个越南特工脸色发青已经没气了死了,大概是闷死了,还一个活的一看还是一个当官的瘦瘦的,这下我们就对不起了,谁还愿意背着这俘虏跑了,我们二话没说将这越南俘虏绑了起来,跟着我们一起走,回来后一审问是一个排长,这次行动也真够险的,我们所有的部队出击后就是我们这组抓到了二个死了一个,回来后我们还立了战功。


战前闯祸


记得那是在战前,我们还未进入前线,只是在边境的一个村庄作战前的适应,那天轮到本人的哨,当时是按排一个流动哨和一个暗哨,我被按排了暗哨,还一个战友站流动哨,那天晚上月黑风高,我倦缩着身子,倚在垒着砖头的墙脚下,感觉四周静悄悄的,只有不远处的树林中传出几声不知名的鸟叫声,那叫声有点掺人,我不知道怎么心血来潮(大概想起来小时候用弹弓打鸟),突然轮起了身边上的砖头投向了树林,刹那间寂静的树林飞起了一群受惊的鸟儿,鸟的飞翔声音及鸣叫在深夜显得是那么的刺耳,我也不由的一阵紧张,当我还没回过神来,马的嘶鸣彻底打破了沉静的夜晚,只见养马的战友跑着喊着说啊不得了有人要来杀马了(本人估计他是在梦中被惊醒,狼狈之相真有点可笑),当时我还真觉的好笑,根本就没意识到自己闯下了大祸,结果由于本人的莫名其妙的冲动,惊动了部队,部队立刻紧急集合,进入了战斗状态,连首长也来到了我们哨卡询问发生了什么情况,这时我才意识到自己闯祸了,但是当时我实在没勇气承认自己的错误,就报告说不知道怎么回事,后来连长在我们哨卡前做了分析,是不是有阶级敌人搞破坏啊,或是砖头不小心掉下来惊动了什么,可这砖头怎么会跑到树林中去的了,这一连串的提问,我是无颜以对,只有我自己知道这砖头是怎么一回事,随着时间的推移并没有发生什么战况,一切又恢复了平静。呵~今晚的紧急集合只当是战前的一次突发性演练(呵~不过不是首长制定的,是由一个普通的战士我一手操纵的,看来我已经初步具备了一个基层指挥官的指挥才能),长话短说,本来这件事,也只有天知地知我知,谁曾想在后来的一次班务总结会中,我的那位养马老兄却在总结会上,就那晚惊马事件,给了自己一个沉着、冷静、处事果断避免了更大的损失的总结,我当时根本就没有考虑自己闯祸给当时造成的不良影响和严重后果,脱口而出“好你个!!!当时你抱头说有人要来杀你的马,吓的屁滚尿流的你忘记了,今天你还来这吹牛,你的马是我的砖头拍出来的知道不”这话一说出口,我成了众矢之的,啊~原来那晚的事你这小子干的啊!!!


虚惊一场


那是我们进入前线的一个晚上,闷热而又潮湿的夜晚,在整装待发时,不知是哪位仁兄打开了防蚊子的药水,顿时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怪味,当时很多人虽然配备了防蚊叮咬的药水,但是对这味还不是很熟悉,这突如其来的怪味,让处于战时高度紧张的我们想起了敌人化学武器,顿时响起了“快!快!快!全体人员戴上防毒面具,敌人施放毒气”,这时我们的防化部队立刻承担起了防化任务,经过紧张的预防措施,人人戴上了防毒面具,一个个面目狰狞,如果真是毒气弹那可比真枪实弹要可怕的多,化学武器是一种超常规的武器,它的杀伤力是何等的威力我们虽然没有经历过,但也略知一二。我们的担心并不是多余的,时间在忐忑不安中一分一秒的过去了,这时有几个胆大的人,偶尔将头伸出来,感觉味道已经散去,这时那位制造“紧张空气”的仁兄也意识到了,可能是这蚊子药水招来了麻烦,结果打开瓶,终于发现这瓶让我们如临大敌原来竟是我们的装备之一“防蚊药水”。虚惊一场,给我们带来了在面临超常规武器时我们应该如何去应付及面对。

本文内容于 2011/2/18 11:13:16 被小编N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8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你跟本没参加过。越战的时候解放军大多是炮战,最后才是士兵冲,越南村子里基本没有人,因为全部被杀了,谁叫他们全民皆并

3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