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史上最愚蠢攻城战:53个倭寇对一万明军

京沪杭警备司令 收藏 0 1227
导读:研究中日关系史的南京作家王浩最近推出《五十三个暴走族引发的战争》一书,披露了明朝时期五十三个倭寇攻打南京的故事。他形容这段故事为“剽悍之极”。嘉靖三十四年(1555年)夏天,有五十三个倭寇,流劫浙、皖、苏三省,攻掠州县二十余处,悍然进犯留都南京,历时八十余日。 这段故事很有名,几乎每本有关倭寇的书上都会提及,不过,故事主角的身份和作战动机一直是困扰中日史学家的疑案。 野猪一样的战斗力 中国有一个成语,叫“狼奔豕突”,意思是像狼和猪那样乱冲乱撞,到处骚扰,这是完完全全的贬义词。日本也有个成语

研究中日关系史的南京作家王浩最近推出《五十三个暴走族引发的战争》一书,披露了明朝时期五十三个倭寇攻打南京的故事。他形容这段故事为“剽悍之极”。嘉靖三十四年(1555年)夏天,有五十三个倭寇,流劫浙、皖、苏三省,攻掠州县二十余处,悍然进犯留都南京,历时八十余日。


这段故事很有名,几乎每本有关倭寇的书上都会提及,不过,故事主角的身份和作战动机一直是困扰中日史学家的疑案。


野猪一样的战斗力


中国有一个成语,叫“狼奔豕突”,意思是像狼和猪那样乱冲乱撞,到处骚扰,这是完完全全的贬义词。日本也有个成语叫做“猪突猛进”,却是褒义的,在日本文化里,野猪是勇猛、刚强的象征。如果你在日本的公园里,说一个调皮的小男孩像“猪”,他的妈妈多半会微笑道谢。


看到这段历史的时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野猪一样的生命力。


这股来自日本的倭寇是从浙江上虞登岸的,时年为嘉靖三十四年(1555年)6月7日。上岸后,他们没有像一般倭寇那样热衷于奸淫掳掠,而是直截了当的“猪突猛进”,沿途遇小县城则攻打纵火,遇官兵则搏杀。《明史》记载,这伙人“突犯会稽县,流劫杭州,突徽州歙县,至绩溪、旌德,屠掠过泾县,趋南陵,至芜湖。烧南岸,趋太平府,犯江宁镇,直趋南京。”


这伙倭寇给人印象最深的,是他们犹如特种部队一样的战斗力。《筹海图编》里惊呼:“盖此五十三人者,滑而有谋,猛而善斗,殆贼中之精选,非常贼也!”


我们回头来看看明朝正规军的战斗力。明朝初期,军队还相当强大,但到了明朝中叶,这部巨大的军事机器已千疮百孔,克扣军饷谎报军员的将领,不堪重负的士兵,使得军户的大量逃亡现象司空见惯。到嘉靖年间,军户逃亡率已高得吓人,大量卫所形同虚设,有的卫所只剩下一个人!士兵战斗力低下,上阵一触即溃。前线官员章焕曾上疏皇帝,痛心疾首地描绘前线官兵说:“上阵如同儿戏,将无号令,兵无纪律,往往隔着敌人老远开完火、放完箭就算完事,临阵脱逃、杀民报功数不胜数。”


一方是“贼中之精选,非常贼”,一方是“上阵如同儿戏”,难怪这区区五十三个倭寇能横行一时。


史上攻打南京城之最


最令人瞠目结舌的一幕还在后面——这股倭寇开始攻打南京了!


南京是明朝留都,守城兵力不下万余。但就是这样几十个倭寇,居然能够大张旗鼓地进攻,上演了一幕以寡凌众的闹剧。“贼遂直趋南京,其酋衣红乘马,张黄盖整,众犯大安德门,我兵自城上以火铳击之,贼沿外城小安德、夹岗等门,往来窥觇会城中,获其所,遣谍者,贼乃引众由铺岗趋秣陵关而去。”


事出仓促,而且对敌情一无所知,南京举城鼎沸,军民皆惊。当时在南京最大的官员——兵部尚书张时彻匆忙下令关闭城门,并命令市民自备粮械,登城守卫。


此事的目击者,时任南京翰林院孔目的文人何良俊在笔记里,愤愤不平地挖苦道:“贼才七十二人耳。南京兵与之相对两阵,(被)杀二把总指挥,军士死者八九百,此七十二人不折一人而去。南京十三门紧闭,倾城百姓皆点上城,堂上诸老与各司属分守各门,虽贼退尚不敢解严。夫京城守备不可谓不密,平日诸勋贵骑从呵拥交驰于道,军卒月请粮八万,正为今日尔。今以七十二暴客扣门,即张皇如此,宁不大为朝廷之辱耶?”


这段话大意是说,几十个倭寇来侵略南京,守军竟然被杀死了八九百人,而对方竟无一伤亡。南京十三座城门紧闭,百姓都上城守备。南京城市的防备不可谓不严密,平日里军费开支也很大,没想到区区几十个倭寇来袭,守军竟表现得如此仓皇,实在是大耻辱。


当时,著名学者归有光也在南京城内参加科考,同样的感慨不已:“平昔养军,果为何?”


用“以卵击石”来形容


关于这伙倭寇的人数,史料记载不一,有称“五十三人”,有的称“六七十人”,有的称“七十二人”,考虑到持“五十三人说”的《筹海图编》作者郑若曾在抗倭总督胡宗宪幕中,其战役记载都是出自军方“塘报”,应该比较准确。


不过,对于这五十三个“暴客”来说,南京城实在显得太大太结实了。笔者也是南京人,对坚固复杂的明城墙熟知一二,对于冷兵器时代的士兵,城墙简直是怪兽。湘军围攻太平天国十年而不破,炮弹打到城墙就被弹开,实在有赖坚固的城墙。


明朝初建时,南京有16座外城门,大安德门是其中一座,和高大厚重的内城门不同,它们是利用南京郊外的天然岗垄建筑而成,是城砖和土混合筑成的。但就是这样的土城头,仅凭几十人和冷兵器就贸然发动进攻,只能用“以卵击石”来形容了。


不管怎么说,这股倭寇创下了史上攻打南京的两个之最:最小的部队,最不自量力的进攻。


这段史实值得反思


“猪突猛进”到最后终成强弩之末,八月十二日,离开南京的五十三个倭寇在大批官兵追击下,越过武进县境,抵达无锡慧山寺,一昼夜狂奔一百八十余里。”


这伙倭寇最终落入官军的包围圈。苏松提督曹邦辅、副使王崇古率领数千官兵布下了天罗地网,最终,这伙倭寇被悉数擒杀,没有一人逃脱。


五十三名倭寇行程数千里,杀伤明朝官兵伤亡四五千人,杀死明朝一名御史、一名县丞、两名指挥、两名把总,最后全军覆没。区区五十三个倭寇的翻江倒海,不论在当时还是在后世,一直使中国人深深警醒。这一小股倭寇如入无人之境的长驱直入,就好比一柄锋利的尖锥,刺进了明王朝这头臃肿懒散的巨象的中枢神经。


从五十三个倭寇“犯南京”之后,时隔近400年,南京第二次被倭寇所犯,历史有时巧合得让人泪下。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