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乱大陆 第一卷 少年先生 17洞里乾坤(下)

netflyhawk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5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56.html[/size][/URL] “啊,头好痛,这是哪儿。” 萧瑟终于醒来,眼神迷离,头痛欲裂。 他两肘撑地,想坐起来,右手臂连着半边胸膛猛然传来一阵生疼,几乎喘不过气来。 他一动也不敢动,等到终于可以正常呼吸了,才艰难的用左臂半撑起身子,打量着身下的环境。 身下似乎十分平整,硬,好像还有点点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56.html


“啊,头好痛,这是哪儿。”

萧瑟终于醒来,眼神迷离,头痛欲裂。

他两肘撑地,想坐起来,右手臂连着半边胸膛猛然传来一阵生疼,几乎喘不过气来。

他一动也不敢动,等到终于可以正常呼吸了,才艰难的用左臂半撑起身子,打量着身下的环境。

身下似乎十分平整,硬,好像还有点点荧光光点。

光点?

他头脑清醒了些,怎么会有光点呢?光点非常细小,发着莹莹的蓝光。

他左臂用力,脖子后仰,想抬起头仔细看看。

嘭,后脑勺结结实实的装上硬物,又结结实实的全身着地,天旋地转。

奶奶的,这是什么鬼地方。怎么头顶还压着一面墙?不要把老子后脑勺给撞破了。

摸索着伸手一摸,除了一个鼓包,到没有粘湿的感觉,知道没有流血,心放下了大半。

到底怎么回事呢?我怎么会在这里?不是打蛇么?他想起来了,自己被那条可恶的长蛇给撞飞了。寒毛顿时一根根直竖,蛇呢?

周围静寂一片,能听到的,只有自己的呼吸和砰砰砰的心跳声。

全身仿佛虚脱了一般,没有一丝力气。

四周是深沉的黑暗,除了身边的地面发出的点点荧光,再没有别的光亮。而那荧光液十分的暗淡,勉强能感到有光而以,比荧光表发出的光还弱。

难道自己要困死在这里?原来我就是这么条烂命。嘿。

死?莫非我死了?这,这里是地狱?

要不是地狱,怎么会有这么诡异的地方。

下意识的,萧瑟将手指伸入口中,哦,好痛,知道痛就没死哈。

没死怎么会在这么个鬼地方呢?


咦,好像哪里有点不对。

当萧瑟慢慢恢复点力气后,伸手四处打探,终于确定,自己是在一个狭长的通道内。通道高不过一米,左右宽也就是能两人并排。

萧瑟大力的吸了口气,空气是新鲜的,可自己怎么感受不到空气的流动。而且,分明的感触到,这里的元素非常纯净。是,就是纯净。

萧瑟努力的躺了一个自己最合适的体位,闭目凝想,让自己进入空冥状态。

这个时候,恢复是第一位的。

果然,纯净的,不带任何属性的元素正在和自身元素进行中海量的交融,随着交融的继续,似乎受伤的地方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

竟然有这个功效?

萧瑟全力运功,一时进入物我两忘的状态。

又不知过了多少时候,当萧瑟再次清醒的时候,他感到一切都不一样了。

身上的伤早就好了,浑身又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这里的元素竟然有治愈的作用。

眼睛也适应了周围的光线。确确实实是处在一个下场的通道中。通道截面呈一种扁长的椭圆形。四周洞壁点点闪闪,明明暗暗的,都是荧光点。

而且,一头光似乎亮些,另外一头,光似乎暗些。

他想了一会,便朝着光亮的地方爬起。因为,根本站不起来。

越往前爬,光点越大,也越来越多,到后来,光亮已经足以让人看清周边的环境的细节。

他竟是在一个狭长的石洞中,洞壁上的光点,很明显是一种玉发出来的荧光。

然后他突然就发觉,越往前方,洞似乎越变越大。从一开始只能爬行,到慢慢可以离地爬行,再后来可以猫着腰前行,到最后竟然可以直立行走,且伸手都够不着洞顶了。

而这时,四周的洞壁已经没有了光点,蓝莹莹一片的,都是玉石,光滑如玻璃的玉石。

这,这竟然是一个玉石凝成的大洞。

一个笔直的,越来越大的大洞。


突然,他看到一个年轻人迎着他走了过来,上衣破成了布片,耷拉在身上。

“喂,你好,这是哪儿。”

萧瑟顾不得别的,忙开口问道。

年轻人没有应答。洞里面倒是嗡嗡嗡的一阵回音。

“我叫萧瑟,请问你……”

萧瑟尴尬着,问不下去了。这时候他已经看明白了,原来前面就是洞的尽头,光滑如镜的洞壁,映照着他自己的身影。

原来是我自己在镜子里的影子。

呃,这么说前面的洞壁不发光呃,发光的话怎么会有我自己的影子?

萧瑟趴在洞壁钱,又举手,又摇头,终于确定,这洞壁真的不发光。

此路不通,难道要我再回去,爬回到那个狭窄的另一头去另寻出路?

奶奶的,你杀了我吧。

“这是个什么鬼地方。是谁把老子放这儿的?”萧瑟怒火不可抑制的迸发,他已经忍受的够能忍了,再不爆发,就憋死了。

这儿的……

儿的……

的……

回音阵阵,终于停歇。

“靠,去死吧。”萧瑟抬起脚,转身侧踹,对着不发光的镜面狠狠一脚蹬了过去。

咚……

这什么声音?萧瑟弯着中指敲来敲去,终于确定,不发光的洞尽头处的镜壁发出的声音是那么的不同。

难道后面是空的?

奶奶的,给我开,开,开……

萧瑟一连踹了十几脚,镜面纹丝不动。看到镜子里的自己两手撑住膝盖汗淋漓的大喘气的样子,萧瑟愤愤的骂了一句,“猪。”

可不是猪么?只想着踹墙,为何不运功发力?只凭着一口气,却连十分之一的力气都没用上。

萧瑟挺立身躯,深深呼吸,全力运功,四周的元素一齐涌入。我吸,我吸,我吸,吸,吸。

当全身再也不能容纳元素的时候,萧瑟觉得自觉地肺都要爆裂了。这个时候,压缩的元素急需一个宣泄点。

“开。”凝聚着全身力气的一脚猛然踹出,全身的元素也随着那一脚汹涌倾泻。

哗啦,镜面破裂,萧瑟收不住脚,直接就穿过镜面,飞了出去。

哇……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