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一个二野普通战士的回忆录(之六。鲁西南大捷)

六、鲁西南大捷

在刘邓首长英明指挥下一夜之间全军度过了举世闻名的黄河天险。过了黄河再不像过河前夜行昼宿了,而是日夜兼程大踏步地前进,尽管天上有敌机袭扰,我们可以利用青纱帐作掩护,敌机以一来司号员就吹起嘹亮的防空号,队伍马上就隐藏在大树下,庄稼地里。有时大炮辎重马车等来不及隐藏,敌机机关炮扫射,偶尔有些伤亡。但敌机袭击时间不能太长,长了他的油就烧完了,所以敌机一来我们就只当行军中的休息,敌机一去我们又继续前进。一路上战士们士气很高,在行进中大家还互相拉歌。特务连紧跟着卫生队,两个单位互相拉歌。特务连拉卫生队,我们看护排应着唱了个“青纱帐、绿茫茫,一片青海没有边疆,青纱帐里是战场,革命英雄里面藏,来!架好机关枪,蒋军来吧,叫你在这里灭亡。。。”连队互相唱歌,有的喊加油,团文工宣传队打着竹板,敲着锣鼓,鼓舞着前进的战士,看到好人好事及时编着快板表扬。

正在行进间,前面传来好消息:我友邻部队在昨夜渡河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解放了梁山,消灭了敌人一个工兵旅。大家又是一阵欢呼声,唱起了“打得好来打得好,四面八方传捷报,再来一个歼灭战,再来一个打得好。”

梁山离黄河只几十里路,不像水浒传上写的那么雄伟险要,周围也没有水泊。大家互相谈论着,水浒传上梁山英雄好汉,有的说前面就是梁山首领宋江的家——郓城县。

部队冒着酷暑继续前进。战士们个个都汗流浃背,脸上的汗像雨点般地向下滑,飞机还是不断来袭扰。新战士战斗经验少,一见飞机来就心情紧张,加上天热缺少水喝,有些战士中暑虚脱、昏迷,有的中暑过重昏死过去,卫生队组织收容抢救,把昏迷过去的病号搬到阴凉处,用凉水泼,有的经过抢救后清醒过来了。有的虽经治疗也没有挽回生命。在路上热死的人不计其数。

从寿张县过河到郓城一百八十多里。经一夜一天就赶到了。到郓城天已黑了,部队没有休息也没有埋锅做饭,只是吃了些带的干粮就投入了战斗,把整个郓城县城团团围住。

郓城守敌是敌整编第五十五师由师长曹福林率领,原来在黄河岸边守河。看我军渡河来势甚猛,退守郓城,固守待援。他没料到我军来的这样神速,一百八十里一天赶到。因此敌人除了依托城墙固守外,工事不是很坚固,致使我军能很快攻占城关进逼城下。

我们团这次又担负了主攻任务,当夜就发起了总攻。我们这次又是攻南关(当时我转了向,看着是北关),在炮火掩护下,突击队架起云梯,冒着敌人射来的枪弹登上了城墙。敌人曾组织了几次反扑,由于我军英勇善战、士气旺盛,把敌人压了下去。我们的战士靠着手榴弹刺刀与敌人展开巷战。团迫击炮连排长李福田,扛了迫击炮炮身,炮架、炮盘都没有跟上来,他就抱着炮身向隔一个院子的敌人射击,而且发发命中,对支援步兵助了威。战斗结束后他被命名为神炮手。

我们卫生队看护排也紧跟着部队救护伤员,我第一次为受伤战士擦血、裹伤、喂米汤。

郓城之战,从拂晓攻进城到第二天上午十点钟就结束了战斗。全歼敌整编五十五师,活捉了敌师长曹福林,敌人无一漏网。这是我参军以来看到消灭敌人最多的一次。虽然脚磨起了血泡,日夜兼程行军,忍饥挨饿,困得睁不开眼,边走路边睡觉,这时却高兴地一点疲劳痛苦都没有了。对战争的恐惧也打消了,对战争有了进一步认识,觉着并不可怕,也不难打,对大反攻打到南京去活捉蒋介石有了信心。刘队长向大家传达了胜利战果,号召大家准备再接再厉。仗会越打越大,更辉煌的胜利等待我们去争取。纷纷表决心,争取战场立功,火线入党。为了纪念郓城之战的胜利,我编了几句顺口溜:郓城一战敌胆寒,一条毒蛇向东窜,刘邓挥起常胜剑,嘉钜公路敌被歼。

郓城歼敌取得胜利暂且搁下,下面再谈谈嘉钜路歼灭敌三十二师、七十师。三十二师是整编师,七十师是在四六年龚堂战斗中被我们消灭了大部,现在又经过抓兵补充重新开上山东战场,已是被我们打怕了的惊弓之鸟。这两个师原来是奉蒋介石之命增援郓城的,由于胆战心惊,行动迟缓。当到了独山时,听到消息知道55师已被全歼,就吓得龟缩在独山。又看我军来势凶猛,扯起沟子就往东向兖州方向逃窜,想与敌新五军靠拢,逃脱被歼灭的命运。沿着嘉钜公路成混乱队形,分不清路数,也分不清三十二师和七十师,你挤我撞的溃逃。步兵阻碍了汽车、辎重、大炮的机械化性能,汽车又挡住了步兵的路,为了逃命互相咒骂着,当官的在驱打着士兵,士兵们不满意坐车的,有的愤怒的士兵把挡在路上的汽车给掀翻在路旁。

我军向来有连续作战的特点,这次奔袭嘉钜公路更是速上加速,天气热上加热,敌机这一批刚去,下一批又来了,飞得相当低,几乎擦着高粱穗儿和树梢飞,想依靠他的空中优势迟缓我军的前进速度。为了歼敌争取为人民立功,对敌机袭扰也不去理它,我们利用青纱帐继续前进。往常行军每行进一小时休息几分钟,现在完全打破了常规冒着盛夏的酷暑和敌机轰炸扫射,前进!前进!战士们的水喝完了,汗流干了,脸上的汗水和灰尘交互粘结,都像唱戏的“花脸”。战士们不埋怨,不掉队,拼命地向前追击敌人。在中午的时候,前卫部队已追上敌人。刘邓首长下令拦腰截头歼敌于运动之中,友邻部队拦住敌人的头,我们团切断了敌人的腰,打运动中立足未稳之敌,要求冲锋迅猛。我军像饿虎扑食一样,冲向敌行进中的嘉钜公路。敌人的队形本来就乱,经我军一冲乱上加乱,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乱成一团。敌军官指挥失灵,士兵们只顾着逃命,哪里还有心抵抗,有几个顽抗的当场击毙。我军是在白天冲击敌人,看得清打的狠,轻重机枪、步枪、手榴弹都能充分发挥作用。步兵都端着上了刺刀的枪向敌人冲击,我们的骑兵更发挥了它快速威猛的风格,骑士们挎着步骑枪,举着马刀像砍瓜一样砍着逃跑的敌人的头,聪明一点的趴在地上或把手举起免去死亡,傻头傻脑只顾跑的就丧了命。

在战场上我看到了同我一个村的一连战士淮迎秋,他是个机关枪副手,这时他在追击敌人,汗流满面、气喘嘘嘘的给我讲了两句话,告诉我他缴获了敌人一挺机枪,问我有没有水,我把水壶中仅有的水给他喝了。他赶快又向敌人冲去。说起淮营秋,我又想起他参军时的情景,他是个独生子,他父母爱他爱得像宝贝一样,离家时刚结婚不到一年。他父母不忍心让他出来当兵,给村干部说:“只要不让我孩子去当兵,我把家里的骡子、大车全部拥护给军属”。当然村干部不能同意他的请求,在“挑选”时还是选上了他,但到部队后经过学习,他表现了作战勇敢,不怕吃苦的好作风。

敌人经不住我们冲击,有的举手投降、有的四处溃逃,他哪里逃的了呢?在我军“缴枪不杀”的命令下,纷纷缴械投降,活捉了敌32师、70师师长,看到敌师长吃的肥头大耳个子不高,脸上的汗珠像黄豆一般的往下掉,可能是一来天气热、二来当了俘虏官,心情紧张。可惜我没有照相机,没有能把他们的狼狈样子照下来。

经过一场战斗后敌人很快被歼灭,把抓到的俘虏官送到后方学习,当兵的老弱病残和不愿意干的发给路费遣散回家,年轻力壮的、家在蒋管区的、愿意留在我军的编入班排当战士,不歧视,不虐待。我们不叫他们俘虏,叫解放战士。热心帮助他们提高阶级觉悟,为谁当兵,为谁打仗的道理,这些都是个别谈话中进行的,因为战斗情况紧迫,没有时间给他们上课。这些人军事素养好,都出身在贫穷家庭,都有一段辛酸的历史,所以稍加启发教育就能打仗,有好些人补入我军几天,打仗就立了功。至今我们好多干部还是解放入伍的呢!我军把补充解放战士入伍作为我军兵力来源的主要来源,不但用老将的子弹打老蒋,而且用老蒋的兵打老蒋。

嘉钜公路歼灭敌32师、70师后,我们又没有休息,部队指向羊山之敌66师。真是:“猪(独)山过后复羊山,杀猪宰羊如过年。”

羊山为敌66师占据,师长宋瑞柯。在我们攻打嘉钜公路时,友邻部队(陈再道的二纵)就包围了羊山,羊山敌人接受了敌32师、70师被歼灭的经验,不敢轻举妄动而固守待援。我友邻部队连攻几次均未能得手,也是“天不助曹”,这时已是七月下旬正值三伏,天热雨多。这天夜里雷雨大作,闪电雷鸣,倾盆大雨下了一夜,真是下的沟满壕平,平地起水战壕无法利用。我军正在这里抓住天赐良机,在炮火支援下,一鼓作气冲上羊山,敌人还想负隅顽抗,哪里还来得及。我军从四面八方冲了过来,敌人顿时乱作一团。敌师长待援未到,阵地又为我军破,32师、70师的命运又落在了他的头上。宋看着守不住了,三十六计走为上策。这时他想突围出去,组织了能控制在手下的部队向山下突围。

当我军冒雨赶到羊山时,敌人已经突围了。突出重围已是精疲力竭,人马伤亡过半。在东方还没有发白时,又进入了我们的伏击圈。这一来敌人哪里还能招架得了,纷纷钻入了高粱地,我军就在高粱地里大捉俘虏。我们卫生队也还抓了很多俘虏呢!这时的敌人已失去了指挥,只要你喊几声缴枪不杀!就有几个敌兵把枪举得高高的,从高粱地里走出来,嘴里还说着:“不要开枪,我们投降。”就这样我们没有费多大力气就结束了羊山战斗(担任主攻的陈再道部是出了大力的)至此我们连续作战十多天共消灭敌人四个师部、共九个半旅、约五万六千余人。缴获了敌人全部武器装备,我军的装备为之一新。战争期间的文艺工作者歌曲编的真快,部队学得也快,在庆功祝捷追悼会上我们唱起了“运输队长蒋介石,工作热情又积极,一天到晚出主意,送给咱们好武器,排起队伍一二一,一齐送到解放区。。。”

鲁西南大捷给我们大反攻、外线出击、把战争引到蒋管区去打,创造了条件,为我中原野战军挺进大别山打下了基础。


(上节:黄河天险 下节:千里大跃进)



[铁血读书]一个二野普通战士的回忆录

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90.html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