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骨柔情 正文 第四十六章 哥哥妹妹

msbinghe 收藏 4 13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64.html


李政回到了座位上,看着两个还没从刚才的事里缓过神来女孩,笑着说道:“别傻坐着了,快吃吧,都凉了。”

“你不怕他找你麻烦,他可是个外国人啊。”蒋心担心地说道。

“没事的,对付日本人,我们全国人民一条心,刚才你也看到了,大家都是支持我的,要是师长知道今天的事,说不定还得在大会上表扬我呢。”

“那就好,那就好。”蒋心不住地说道。

过了一会儿,蒋心和杨云都说吃好了,三个人收拾东西准备结账走人,这个时候,服务台上的服务员说道:“你的餐费1号桌的先生已经合到他的桌上了。”

“啊”李政回头找了一下一号桌,那是一个靠窗的位置,一家三口正在那吃饭,男的大约有四、五十岁的样子,自己并不认识。

李政又转过头对服务员说道:“我们总共消费了多少?”

“980元”

李政立即从包里取出了十二张100面额的人民币递给服务员说道:“不用找了,替我给一号桌的人上份龙虾,再说声谢谢。”

服务员拿着钱不知道如何是好,这时从后面走出了一个中年的胖子,服务员一见,连忙叫了声“经理”。

“这位朋友,你今天的餐费我给你免了,以后有空长来坐坐。”

“经理客气了,下次再免吧,再见。”

“那好吧,下次来我再给你免,经常来啊,你的两位朋友真漂亮。”经理笑呵呵地说道。

“谢谢”李政冲一号桌上的人笑了笑,和蒋心二人一起出了门。

在车上,蒋心问道:“一号桌上的人你认识?”

“不认识。”

“那他为什么要替咱们付钱?”

“也许是看我打了那个日本人,比较解气,想鼓励一下我。”

“你以前不这样的,以后可不能这么冲动,记住了。”蒋心以命令的口气对李政说。

“没事,只要不是日本人,我一般还是会顾忌一下我们的国际形象的,只是我看到日本人就感到特别可恨,尤其是他说的那句“八嘎”让我想起无恶不作的日本鬼子,今天就是你们俩在这,要是就我自己,我非打得他满地找牙不可。”

“我也觉得那个日本人可气,该打,我要是个男的就也上去揍他了。”杨云在后面说道。

“你就别在那给他鼓劲了,他这个人你不知道,脑门一热什么事都能干出来。”蒋心一听杨云的话,连忙纠正。然后又对李政说道:“以后你要是跟人打架的话,必须跟我解释清楚,要找一个非打不可的理由,要是说不服我的话,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李政一听,笑了,这证明蒋心还是关心自己的,看来今天的人没白打。

李政先把杨云送回了师部,然后就送蒋心回家。到了蒋心家楼下,蒋心说时间还早,想到海边走走,李政便把车开到了最近的海水浴场。

虽然海水浴场的边上有灯光,但是海边还是很黑。李政停了车,和蒋心一起来到了沙滩上,并排向前走着。

“你在家里最小是吧?”蒋心突然问道。

“对呀,我还有两个姐姐。”

“那你收我作个妹妹好不好,我认你当哥哥,这样以后我有什么事,就有你这个作哥哥的帮我出头了。我可想有个哥哥了,好不好?”蒋心说着,两只手抓住了李政的胳膊,摇了起来。

李政以为他只是说着玩的,便笑了笑说道:“当然好了,以后要是有人敢欺侮你,告诉我,当哥的决不让他好过。”

“太好了,我有哥哥了。”蒋心双手依旧抓着李政的胳膊,将头靠在了李政的肩膀上高兴地说道。

李政心里虽然不明白蒋心这么做是为了什么,但还是很高兴,我们的关系似乎更近了一步,虽然并不能改变结果,但毕竟为自己以后接触她多创造了一个借口,而且很多爱情故事最初都是从“哥哥、妹妹”的叫声中开始的。

“那以后我就叫你哥哥了。”蒋心一脸认真的说道。

“好的,那以后我叫你什么,小心?心心?对了,你的乳名叫什么?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起过呀。”

“小心和心心都不对,也都不好听,我没乳名。”

“那你爸妈都叫你什么?”

“我的乳名不好起,所以爸妈在我小的时候叫我“宝宝”,大了就直接叫我的大名了。”

“啊,这样啊,其实也没什么不好起的,只要再加上一个字就好了。”李政想了想说道。

“加什么字?”

“加个“可”字,这样你的乳名可以叫“可可”,也可以叫“可心”,大名不用变,这样不挺好。”

“可可、可心,确实挺好听的。我更喜欢可可这个名子,那以后你就叫我可可吧。”

“好吧,那以后我就叫你可可了。”

“还有一件事你得答应我。”蒋心突然又对李政说道。

“什么事你说吧,我都答应你。”

“我认你作哥哥的事先不要告诉别人,在此这前,哥哥和可可这两个词只属于我们两个人,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秘密,好不好。”

“好的。”李政不知道蒋心今晚是怎么了,他又是到底想干什么,但是,只要是他要求的,李政都会答应。

“那我们击掌为定。”

“好的。”我心想,这都是小孩过家家的一套嘛。

就这样,我和蒋心站在沙滩上,击掌三次,建立了一个属于我们两个人之间的秘密。

蒋心就这样靠在李政的肩膀上,两个人一直沿着沙滩向前走着。李政多希望时间就此凝固,或者让我们就这样一直地走下去,永远都不要停下,直到一生一世。

“挺晚了,送我回去吧。”蒋心拉着李政转了一百八十度,也将李政拉回到了现实中。

到了蒋心下的楼下,蒋心并没有急着下车,而是转过头来对李政说道:“能认识你真的很幸运,谢谢你对我的关心和照顾。”

“咱们还客气什么。”

“王伟就要回来了,他一回来我们就要订婚了,明年我们可能就要结婚了。”李政看得出,蒋心是犹豫了很长时间才说出这句话的。

听了蒋心的话,李政的心里咯噔一下,好像整个人从天堂一下跌进了十八层地狱,怎么会这样,这变化也太快了吧,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但李政还是强压住了自己的心情变化,笑了笑说道:“那先恭喜你们了,到时你看我需要送点什么贺礼提前说啊。”

“谢谢你啊。”说这话的时候,蒋心的声音似乎有些哽咽了。

“谢什么,我不是你哥哥吗,咱们之间还用客气了。”

“杨云很不错的,家庭条件也挺好,人长得比我好看,你没事的时候多跟人家亲近亲近。”

“那要看我们有没有缘分了,这你就不用管了,快上去吧。”

“那我下去了,你回去的时候慢点开,到师里给我打个电话。”

蒋心上楼了,李政看着他站在阳台上向自己挥手后,便开车出了小区。

来到了外面的马路上,李政将车停在了路边,一下子趴在了方向盘上。李政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一个什么感觉,好像失去了一切,整个世界都变得没有意义,更不知道自己不能做些什么,虽然从一开始自己就知道这一天迟早会到来,可是真正到来的时候,自己却不能面对。

李政下了车,在路边坐了下来,摸出了一支烟点上抽了起来,烟雾缭绕中,不知不觉地流下了眼泪,不知道是烟呛得还是因为伤心。这是李政第一次喜欢一个人,没想到却是这个结果,他不知道自己以后还能不能再喜欢另外的一个人。

马路上很安静,偶尔会有一辆出租车经过,没人注意到这个寂静的夜里有一个伤心的男孩独自坐在马路上。

李政忽然感到,自己就你这路上的街灯一样,孤零零地站在那,默默地注视着自己的最爱,却无法靠近半步,或许,现实就是这样残酷。

李政不知在路边坐了多久,直到一盒烟被全部抽完,才开着车回到了师部。

第二天,李政一直睡到中午才起来,洗脸的时候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这还是那个从毒贩手里死里逃生的人吗,还是那个纵横在原始森林里和边境雪山上的狙击手吗,不行,我得振作起来,要是我就此消沉,可可会于心不安的。

于是,李政对着镜子笑了笑,哼着小曲下了楼。

可能是我感觉出了错

或许是我要的太多

是否每个人都会像我

害怕相见的人已走了

也许从未曾出现过

怎样去接受才是解脱

是否爱情都会有折磨

可我不承认这么说

注定等待我已足够

所以放心才能更快乐

等你有一天对我说

我依然会在这里等着

你在听吧

也许早该说

你说什么

难道真的不能

等你爱我

真的只有一次才能永久。

不知道为什么,这首歌听了这么多次,第一次感到他是这么地适合自己现在的心情,就好像给自己唱的一样。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