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依梦归故乡(长篇连载三)

yicongzhu 收藏 4 189
导读:[原创]依梦归故乡(长篇连载三)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左图为我父亲

依梦归故乡

----活着的纪念碑

(三)

爸爸刚当八路军时,连长李学久和爸爸是同一个村庄徐楼的,爸爸还叫他叔呢,有一天连长派他和一个叫刘欣荣的战士去侦察敌情,侦查的地名叫梁堤头,还给的他们钱买吃的,他俩一边假装吃着东西一边站在那四处望,来了一辆商车,烧的不是汽油,烧的是木炭,“呜呜”地从远处开过来了,爸爸就喊:“快看敌人来了!”,他俩以为是敌人的车,赶快就跑回去报告了部队,爸爸他们的连队就赶紧往后撤退了,后来还果真来敌人了,爸爸他们撤到了一个叫朱赵庄的村庄,爸爸他们就在那停下了,刚做好的饭还没来得及吃,撂下碗就跟汉奸打上了,记不得那是几班的班长挺勇敢,冲到敌人那边去了,到敌人那还得了一支枪,这个连长李学久他滑头,一看敌人来了,他领着队伍就撤退了。人家区部的区长段乔通领着区部的人就跟敌人打上了,连长李学久却带着队伍撤退了,打了一阵子,区部就把敌人打退了。区部的人对连长李学久意见很大,段桥通气得骂他:“你们还他妈正规军呢!一枪不打见了敌人就撤退了。”,那个意思就是说你还是正规军呢,应该领着我们地方的人跟敌人打才对呀。爸爸这才知道,区部的区长段乔通是地下党员,以前光知道他在住着的那个段庄是教书的先生,那时候他们就在曹县东南那一片活动,那一片地带都归爸爸他们六连打游击,任务是保护那一片的地盘。过后指导员史相礼就汇报连长李学久不好好领着部队打仗,后来就把他调到延安学习去了。

爸爸说他们团有好几个指导员,一个他们六连的指导员史相礼,小伙子小白脸子长得挺好,还有一个警务连的指导员叫刘奔义,那小伙子长得细高挑大高个子白白净净的也是很漂亮,他人不但长得好而且作风很正派,还有一段有关他的故事被传为佳话。

他过去住在连部里,连部就设在曹县西北刘岗的一个大地主家,地主家的姑娘长得非常漂亮,二十团里有个特派员也在刘岗住着,看见这地主家的两个姑娘后,就看着迷了,就被迷住了,得了单思病,他想人家姑娘,人家姑娘不想他,害病后没办法就住到了医院,后来不久就病死在了医院里。而地主家的姑娘却看上了指导员,指导员刘奔义生得浓眉大眼很好看,小姑娘喜欢上指导员也是于情于理很正常的。人家指导员刘奔义就不是和特派员一样的人,有一天部队的其他同志都上军事课去了,指导员一个人就留在家里写文件,这家的姑娘就掂个茶壶上西屋去了,指导员就住在西屋里,她进去以后就给指导员倒茶水,指导员一口水也没喝,他就说:“我在这里办公,你快回去吧!以后你再别来了。”,说完眼睛看也不看这家漂亮的姑娘一眼。这站岗的小士兵亲自看在眼里,对指导员很是佩服,他就往外说开了,这事一时被部队传为了佳话。

后来他们二十团走了以后又回到团里,部队又组建了十三团和十四团,六连的指导员史相礼又被派到十三团去当教导员,有一个通讯员跟着他走了,从那以后爸爸就再没有见到过史相礼。 那还是1944年的事。

一直到1947年春天部队又打到了曹县,爸爸跟随大部队从那路过,指导员史相礼带着几个八路军战士一直站在路口等爸爸来看爸爸,跟爸爸说了几句话,他想把爸爸领走,他还想领几个混熟的老兵回去,爸爸没跟他走,继续跟随急行军一黑天就过黄河北了。

部队的司务长是陕北人,说话跟他们不一样,他们盛干饭的时候不小心掉地下了也不捡起来,他看到后就问:“这是谁洒的米饭?”,谁也不吱声,他就说:“你们不吱声,那就是我洒的,我吃了啊!以后你们得注意,不要随便把粮食洒地下啊!”,说完捡起米粒就放在嘴里,他很会教育人。这个司务长很有意思,有一次他做完饭后正和一个警务员坐在那凉快呢,来了一个飞子弹正好打在了他的胳膊上,他说:“他妈的,人家挂花光荣,我挂花不光荣。”,他的意思是说人家在前方拼杀打仗受了伤那是很光荣的事,而他在后方正凉快呢飞来了个子弹正好打中了他那算啥呀。

1945年春天,在曹县东南的河南虞城县,有个汉奸聚集的寨子叫杨庄寨,八路军包围了三天都没攻打下来,寨子的门朝南,周围挖的都是海壕,外围楔的都是竹签子,里面都是水,八路军攻打的时候只要一冲上去,只要一进攻战壕,汉奸们就从上面放大木滚子把八路军都砸到带水的壕坑里,掉下去之后全身都扎在了竹签子上,必死无疑,这帮日本鬼子汉奸研究的攻势没少费心思,几天下来使八路军伤亡惨重,死伤无数。

军区五分区的司令员李老头就动员司令部的警务连:“今天桃园让我李老头承包了,叫警务连都过去随便吃随便装!都给我吃得饱饱的!”。 当地的老百姓有一个桃园,李老头问值多少钱,他全给包了,把钱都给老百姓付清了。他们警务连的指导员正纳闷人怎么一下子都上桃园去了,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呢,跟李老头说这不是违反纪律么,李老头说:“桃园被我包下了,我用钱买下了,让同志们随便吃吧。”。

接着又跟警务连开会喊话:“同志们!你们知道让你们干啥去吗?”,

“知道!打仗!打汉奸!”,

“对,打汉奸!打日本走狗!已经过了三天了二十团都没打开杨庄寨,今天咱们要打杨庄寨,你们上去一个排,我就跟着上,我是五分区党政委的,我是司令啊!有几万人呢。”,他是在说他够勇敢的啦。

战士们都说:“司令员,用不着你上!你有这个心我们领了,不叫你往上冲,有我们就行了。我们全连上去后你再上也不晚,我们坚决把杨庄寨拿下来!”

“好!”,说完又传命令把二十团团长叫了过来,跟团长喊:“我今天给你讲三句话,你们二十团今天要是再打不开杨庄寨,取消你们二十团的幡号!不准你们回鲁西南根据地!叫你们另行上敌战区重新开辟新战区!”。

团长回去以后立刻就把通讯班长、警务连叫来开会:“今天李老头发话了,下令无论如何让我们二十团一定要拿下杨庄寨!”,说完急得围着屋子团团转,这就是急中生智,人急了,就一定会有办法,团长接着说:“过去我们八路军打生产庄时夺过来日本鬼子一个迫击炮还连带三发炮弹,日本鬼子为此跟着我们后屁股光撵我们二十团就撵了两三个月,这三发迫击炮弹啊,一直存放着都没舍得打出去。去!把射手给我叫来!”,团长掂着匣枪随即跟俘虏过来的日本射手说:“今天我给你两发炮弹,你非得把城门给我打开!我先给你一发预射,如果打不开......”,眼睛瞪得溜圆,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枪“啪啪”地敲着桌子:“就拿这个跟你说话!”,日本射手腰一躬说:“你放心团长!我用一发炮弹就能把它城门楼子炸塌!”。

这家伙用手比划比划瞄好以后就开始了,人们都不知道他打得有那么准呀!这一发炮弹“哐”地一下子就从楼门进去了,一下子里面就炸开花了,把炮楼子一下子就掀塌了,就听里面乱作一团,人翻马叫的,汉奸就放吊桥准备往外逃跑,跑走了有十几匹马, 趁敌人放吊桥往外跑时,一营八路军也趁机攻了进去,就跟敌人拼上了,进去以后一营跑出来一部分追撵往外逃的汉奸走狗,抓住汉奸恶霸的狗崽子“去你妈的”就往墙上摔,杀急眼了,这场战斗残酷得很,因为部队攻了三天都没打开这个杨庄寨,牺牲的八路军非常之多,而且伤亡的惨状还很令人揪心!目不忍睹!司令员眼睛都红了,下令:“一个都不留!”,指导员说:“交枪不杀这可是我们一贯的政策呀,这样做违反政策呀。”,司令员李老头说:“管他妈的!少废话!一个也不留!”,最后一营营长让投降的汉奸立正向后转,架起机枪“噗噔噗噔噗噔”全把他们打死了。

这一仗打得把从单县到曹县多少岗楼子里的汉奸都吓跑了。老百姓送鸡蛋、送肉、送羊专找二十团,别的团都不给,哈哈,分区还有十八团呢,他们二十团把送来的东西也分给了十八团一部分,光老百姓送来的东西二十团在清谷集就吃了有半个月。

这河南杨庄寨的汉奸有一千多人马,他们和日本鬼子一样无恶不做,民愤太大了,为什么民愤如此极大?那一片谁家闺女要是长得好看,谁家要是有闺女结婚,他们都得先霸占了,方圆多少里的老百姓都纷纷徒步找到他们二十团告状打官司,都哭声一片,给司令员李老头下跪,要求八路军给他们做主,为他们除害把汉奸走狗消灭掉。司令员李老头听后气得不得了,决定攻打杨庄寨。

老百姓们都听说八路军大部队要出发去消灭汉奸去了,都宰猪宰羊送鸡蛋支持二十团,千叮咛万嘱咐让八路军一定要把害人的钉子帮他们拿掉,都说要不然他们没法活了,老百姓们纷纷议论:“二十团气得眼睛都发红了,要打仗了!急眼了!”。

这一杀一打岗楼里的汉奸走狗都没影了。打完以后,一营营长孙少英说机枪点名检查,用刺刀挨着一个个地戳,那里面所有的人就活了一个,他们发现高粱剁怎么一动一动哗哗啦啦地发出响声,扒开以后一看,原来一个人藏在高粱剁里,吓得抖抖擞擞,一看是个16、17岁的男孩,他抱着指导员的腿就使劲地喊饶命饶命,总算他的命保住了,很遗憾还是让汉奸头子骑马跑掉了。

打完那一仗后,营长孙少英一下子就解劲了,往地下一躺就不会动了,他太累了,战士们赶紧用担架抬着他回了营地。他多年来养成了个习惯,一打仗就来精神,几天几夜都不合眼不睡觉,什么时候打完胜仗了,他才像瘫了一样往地下一躺就昏睡了过去。这个人也是勇敢得很,他当过侦察连连长,他穿着敌人的衣服腰里别着双匣子敢上敌人的阵地,站岗的敌人士兵问:“谁?!”,他扯大嗓门就骂:“他妈的!你说谁!我是来检查你们的!”,接着履着阵地骑着车子从东门进去顺着西门就遛出去了,谁也不敢动他,敌人根本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他一溜烟就跑掉了。出去以后,一会儿他用笔把敌人阵地的地图就绘好了,他有勇有谋而且还很聪明。

汉奸一千多人被除掉了,全部被端窝了,从那以后二十团大大出名了,就从那开始上曹县西北打古轮集,东北角三区,他们往哪一去敌人闻风就害怕,把附近岗楼里的汉奸都吓跑了。

消灭杨庄寨汉奸这一仗,部队给五分区的司令员李老头下了通报批评,批评他们二十团枪杀俘虏的做法是不对的。

冀鲁豫的司令员杨得志当时辖有十几个分区,李老头是五分区的司令员,他是河北人,李老头作战非常勇猛,战功显著,是有功之臣,李老头是很有个性很有意思的一个人,要是谁的仗打不好他就发脾气,爱骂人。

以前在1944年时,有一次他率领十八团打曹县西南岗楼子那一仗,攻打的是国民党邵宏基的杂牌队伍,十八团没有打开岗楼子,李老头急眼了,就骂:“他妈的,这个岗楼子要搁二十团来了早给它拿下来了!”,把十八团骂了一顿,正骂着,一会儿敌人的援兵日本鬼子来了,日本鬼子是他们花钱买的援兵,走一里地付给日本鬼子多少钱多少钱,不给钱日本鬼子不出来,出来怕吃亏,日本鬼子不白帮他,日本鬼子和汉奸一块来的,援兵一来 ,十八团就撤退了,那不撤不行了,你看把李老头气得老骂三七,骂骂吵吵的:“他妈的,这仗打得真窝囊!没打开,你们这些吃干饭的玩意!结果敌人援兵来了,你说亏不亏!”。

十九团打仗最厉害,下来是二十团,十八团比较弱。

前面已提到过曹县西北靠大张集附近有个安陵谷堆,那有个司令员就牺牲在了那里埋在了那里,他也是五分区的司令员,在1942年日本鬼子大扫荡那一次,就在郑庄北面朱店,那有一个大苇坑,八路军都被日本鬼子就包围在了那个地方,他们整个一个团都被日本鬼子全打死在了那个地方,日本鬼子的火力太猛了,而八路军的武器弹药装备太落后且又不足,21团就没保护住那个司令员,后来那个21团不知弄哪去了,再没听说过,可能就是那一次大扫荡被日本鬼子全打光了那个团,那死了不少八路军,好大的一个山坡,埋的都是八路军烈士,爸爸跟着连长和营长上那去开过几次大会。爸爸现在回忆说,安陵谷堆很有纪念意义,应该现在还存在着,而且永远都会存在着。

也是有一次他们准备攻打李家集那一回却没有打起来,李家集四周都被包围着呢,父亲他们就在城墙底下离李家集不太远的村庄,连队里不准脱衣服睡觉,都得抱着枪,以便敌人来了起来就能跟敌人打,做好了随时战斗的准备,那一仗也是正准备打,敌人的大部队援兵来到了,他们的部队就撤走了。


(待续)


本文内容于 2011/2/17 2:27:51 被yicongzhu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