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记者:中国对韩国的歧视从古至今未曾改变!

朝鲜日报中国专门记者 池海范


“对韩国中国一直好言相劝,但如果韩国任性胡来,严重威胁到半岛的和平稳定,中国也应视情采取相应行动。中国可以触动韩国的杠杆很多,一旦使用其中的某一个,短时间内会激起韩国社会的反弹。”


这是中国《环球时报》去年12月23日发表的社评内容。只要是一个负责任的媒体,就不会对邻国说要“采取行动”,这也反映了在过去数十年里隐藏不露的中国人内心想法。中国人的这种歧视性韩国观可追溯到封建时代的“朝贡-册封”关系。1393年,明太祖朱元璋向朝鲜太祖李成桂写了这样一封信。

“百战之兵,豪杰精锐,四方大定,无所施其勇,带甲百万,舳舻千里,水繇渤,陆道辽隙,区区朝鲜,不足以具朝食,海何足以当之!”


14世纪末的朱元璋的口气和21世纪初《环球时报》的口气惊人相似。根深于中华思想,把韩国当作小国的中国人的优越感最近呈现出再次抬头的迹象。2011年初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访美后,中国在国际社会正式奠定了G2的地位。中国向韩国摆出三种面孔。第一张面孔是1992年韩中建交后相互合作的“笑脸”。第二张面孔是袒护北韩的武力挑衅,不顾国际社会谴责的“厚脸皮”,第三张面孔是恐吓和无视韩国的“威胁面孔”。两国建交后近20年来中国一直把第二张、第三张面孔很好地隐藏起来,但去年3月发生天安舰爆炸沉没事件后,中国公然向韩国露出獠牙。


中国凭借迅速发展的国力,向韩国肆意施加威胁。2010年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超过了日本。英国《经济学家》预测,到2022年中国GDP将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面对像黑洞一样不断吸收世界资本、技术、商品的中国威势,韩国人面临着“在中国时代如何生存”、“如何应对中国”的课题。


“中国时代”的影响已经在韩国社会所有领域开始显现。进军中国的韩国企业达到3万多家,几乎所有企业都与中国有着或多或少的联系。两国每年的贸易额高达2000亿美元,比建交时增加了30倍。中国持有的韩国国债接近4万亿韩元。中国的经济政策就会对韩国产生巨大的影响。两国间每周有840次航班起飞,每年约有600万人次互访。此外,每年有150万名中国游客到韩国旅游购物,也有不少中国人在韩国购买高价房地产。在韩国大学留学的中国留学生多达6万人,很多韩国人在中国工作或与中国进行贸易。


“中国时代”的到来还在韩国掀起了汉语学习热潮。在小学和初高中学习汉语的学生不断增加,针对大学生和上班族的汉语培训班已人满为患。过去大企业把职员派到中国将其培养成专家,但最近直接招聘精通汉语的新职员或干脆招聘中国人。汉语幼儿园陆续问世,甚至华侨幼儿园也大受欢迎。


民间领域正在积极应对“中国时代”的来临,相比之下政府方面的反应还很迟钝。尤其是韩国的对中外交力量严重不足。如果中美在亚洲展开霸权竞争,韩国将成为最大的受害者。


在这种格局下,与中国的决策人碰头解释韩国立场,并将其拉到韩国阵营的外交力量就显得格外重要,但在外交通商部局长级以上干部、青瓦台外交安保首席中看不到“中国专家”的身影。中国外交官抱怨说“李明博政府只重视美国,而轻视中国”。韩国国内专家指出,中国从去年开始动员媒体和军方“打压韩国”,公开“袒护北韩”,与韩国“轻视中国的外交”不无关系。


此外,对以“网络民族主义”武装起来的中国4亿网民的“反韩情绪”也要给予足够重视。中国新一代的“反韩情绪”一旦点燃,就会对两国政治、经济、文化产生致命影响,但韩国政府对此束手无策。


汉阳大学国际研究生院中国学教授文兴镐指出:“中国与美国共同组成了G2,但韩国是否具有睿智解决这一情况的‘宏伟战略’?”在政治、外交上韩国要立足于韩美同盟,在中美之间展开均衡外交和对北合作外交,在中国施行霸权时要坚持外交原则。政府和企业要制定在已成长为最大市场的中国维持“韩国制造”竞争力的长期产业战略。21世纪前半期的韩国未来取决于如何解开这一复杂的“生存方程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