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明冲突之中国地缘

立石000206 收藏 4 1016
导读:文明冲突之中国地缘 同质文明与异质文明的冲突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将是长久的,残酷的,不注重这一问题的研究与解决,本土文明有异化变种的危险,因为同质文明与异质文明的冲突不可调和,除非一方自甘异变,不然,美国不会发生911事件,不会发动阿富汗、伊拉克战争,或许人们会说,不过是美国想控制中东能源,称霸全球的需要,借口而已。固然有此因素存在,从深层次考量,美国自誉为白人社会的老大,同种同文明的欧洲正在受到穆斯林的侵袭,出于同病相怜的感情与削弱***势力的需要,文明的冲突占主要因素。1993年亨廷顿在美国著名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文明冲突之中国地缘

同质文明与异质文明的冲突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将是长久的,残酷的,不注重这一问题的研究与解决,本土文明有异化变种的危险,因为同质文明与异质文明的冲突不可调和,除非一方自甘异变,不然,美国不会发生911事件,不会发动阿富汗、伊拉克战争,或许人们会说,不过是美国想控制中东能源,称霸全球的需要,借口而已。固然有此因素存在,从深层次考量,美国自誉为白人社会的老大,同种同文明的欧洲正在受到穆斯林的侵袭,出于同病相怜的感情与削弱***势力的需要,文明的冲突占主要因素。1993年亨廷顿在美国著名的《外交》杂志上发表了《文明的冲突》一文,引起了国际社会的普遍关注和争论。不久,又在《外交》杂志上发表了后续文章《如果不是文明,那是什么》。1996年又在《文明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一书中,又对他的理论进行了更深入更系统的阐述。

亨廷顿老先生过世已经三年了,他的理论正在被文明大国逐步接受并加以实践,从最初的质疑批评到如今的付诸实践,认知过程产生了一个飞跃,其间不排除911之后的美国政府的造势渲染,其实在《文明的冲突》一文发表前的前南斯拉夫的波黑战争、科索沃战争,俄罗斯的车臣战争,以及以后在俄罗斯发生的针对平民的恐怖袭击,都是文明冲突的表现,不过911事件把亨廷顿的理论冲抬高到了理论的高度。不可否认,亨廷顿是为美国主流政治服务的,但也要明白亨廷顿首先是一位政治理论家,学者,他在哈佛从教58年的经历说明了一切,其间虽然曾在卡特政府做过外交顾问,那也只是对研究的理论的探索与实践,与夸夸其谈的政客沾不上边。一项理论的问世,时间检验了一切,过去的已经明了,时下的苏丹南部独立运动,实质上也是文明冲突。

一 中华文明与***文明

讲文明首先要讲民族,民族与文化密不可分,民族文化的高级形式就是文明,民族又是民族文化的载体,民族消失了文化自然消失,更上升不到文明的高度,反之,没有文化的人群谈不上民族,充其量部落民而已,注定要消失,因为他们一片空白,注定要被先进的民族文化填充。历史上强大的匈奴人曾经使大汉帝国、罗马帝国头疼,由于没有民族文化,早就沉寂在历史的长河中,或许在世界的某一角落里有遗传基因存在,在现今文明体系中根本没有位置。犹太人失国两千多年,犹太人流散到世界各地,民族与文化始终存在,顽强地坚守了两千多年,终于等来了复国的机会,如果犹太人失国失文化,结局也将和匈奴人一样。故此,保存民族与保存文化同等重要。

中华民族源远流长,生生不息,与先进丰富的文化内涵分不开,虽然也曾经历过异族的侵略与殖民,不但没有被外来异族同化,外来异族反而被中华同化了去。众所周知,犹太人最难同化,但是,早期流落到中国的犹太人早被同化了。中华文明孕育于三皇五帝,成熟于夏商周,绵延至今,涵盖东亚,是世界上唯一的不间断的文明体系,但是,还应该看到,中华文化也有一定的局限性,是随着中央帝国汉族的强大而强大,衰弱而衰弱,两汉至盛唐达到顶峰,涵盖面积从中亚以北到北冰洋,以东到大海,以南到大海。

沿着历史的脉络,追溯到公元八世纪,阿拉伯帝国崛起,与大唐帝国争夺中亚地区的控制权,出兵染指中亚,抢先占领了中亚名称怛罗斯{今吉尔吉斯斯坦境内,李白的出生地},公元751年,大唐名将右羽林大将军高仙芝率领两万精锐唐军及西域土军一万五千人,从安西出发,长途奔袭七百里,围攻本属于大唐的怛罗斯城,大食国闻报急派十万穆斯林兵救援,激战于怛罗斯城下,西域土军一看穆斯林军势大,部分将士哗变投敌,唐军乱了阵脚,导致唐军大败。高仙芝突围单骑逃走,福将李嗣业、段秀实率一千多人跟进突围,路上遇到溃逃的联盟土军堵塞道路,难以快速通行,段秀实唯恐穆斯林军追击,对堵塞道路的土军大开杀戒,斩杀一百多人快速撤往安西。期间,李嗣业、段秀实、高仙芝回合,高仙芝还想再战,被段秀实劝止。高仙芝,高句丽遗民,大唐名将,天宝六年被任命为行营招讨使,率一万人西征,攻陷吐蕃一万兵力扼守的连云堡{今阿富汗境内},并乘胜深入,越过险峻的坦驹岭,平定小勃律国,俘虏小勃律国王和吐蕃公主。此役之后,大唐在西域威名远播,高仙芝被提拔为安西四镇节度使,统兵49万。天宝九年{750},高仙芝再次奉命出征,击破依附吐蕃的车师国,俘虏国王勃特没。同年,石国国王无番臣礼,高仙芝率兵讨伐,灭其国,屠其城,俘虏其国王,公元751年献俘于长安,唐玄宗斩之,高仙芝被封为右羽林大将军。至此大唐控制了克什米尔以北的中亚地区。怛罗斯战役的失败不等于与大食穆斯林争夺中亚控制权的失败,盛唐的恢复也是很快的,仅仅过了两年,公元753年,安西节度使的封常青,率兵攻打受吐蕃控制的大勃律{今克什米尔西北的巴勒提斯坦},大破之,受降而还。收服了大勃律,唐军对入侵中亚的穆斯林军形成合围之势,正当唐军向穆斯林殖民军发起进攻之时,公元755年杂胡安禄山在范阳起兵反叛,大唐无力西顾,反而又抽调了驻守西域的驻军,逐步失去对西域的经营。但是,大食穆斯林也没彻底控制中亚,大唐的势力退出了,吐蕃接着跟进,与穆斯林势力在西域继续较量,持续了五百年左右,此后,吐蕃接受了异域佛教文化,又没有与吐蕃的本土文化进行有效的链接,战斗精神锐减,逐步衰落,在与***文明争夺西域的过程中逐步衰落,穆斯林全盘绿化了西域,代表汉族文化的中华文化才被穆斯林文化取代。

怛罗斯战役在华夏民族的战争史上无足轻重,与汉击匈奴、唐击突厥、唐击吐蕃相去甚远,以纯战争的角度而论不值一提,却具有里程碑的警示,至今仍为史学者扼腕叹息,编写《中国通史》的回族学者白寿彝也认为怛罗斯只是一仗,谈不上什么战役,不是紧接着的安史之乱,大唐必定重新控制中亚,因为中央帝国控制中亚是大国的标志,可以阻断游牧民族的往来迁徙,对于国家安全至关重要。自从汉武帝北击匈奴,进而控制经营西域,东汉继承之,虽经魏晋南北朝的内乱,汉族中央国家的行政权力时通时断,由于此一时期内没有外来的异质文明的侵袭,汉族遗民仍然占主导,中华文明依然存在。大唐帝国建立,北击突厥,又进而控制经营西域近百年,但是,由于大唐内政的原因,怛罗斯一役的失败,大唐失去了五百万平方公里的领土,之后至清末,代表中华文明的中央帝国政权的行政权力再未进入,遗留的汉族遗民自生自灭,以致承载的中华文明在此一地区渐进消亡,文明的扩展受到了极大限制,退却退却再退却,富有进攻性的***文明绿化西域,进而从其控制区渗透到中华腹地。辛亥革命,汉族中兴,汉族势力重返西域,经营西域,可是,今西域非彼西域,一则面积大大缩水,二则面目全非,已经大部***化,麻烦事不断,重树中华文明难上加难。

一条陆上丝绸之路,一条海上丝绸之路,穆斯林商人往返其间,滞留不走的大有人在,中华腹地滞留繁衍了大批的穆斯林,由于宗教信仰的原因,中华文化实难同化,至今仍在繁衍生息,发展壮大。贸易是双向的,穆斯林能够千里迢迢来中国贸易,汉族人也能去中亚、中东贸易,滞留在中亚、中东的也不少,可是,在中亚、中东各国从没发现汉族先民的遗民存在,可能被***文明同化了去。故此,中华文明能够同化没有宗教信仰的蛮族,却不能同化有宗教信仰的民族,再者,中华文明是世俗文明,不以宗教的形式传播,而以丰富的仪礼传播,局限正在于此,容易被具有进攻性的宗教文明侵袭,单个个体被同化在所难免。

蛮族蒙古帝国崛起,东征西讨,南征北战,征服广大疆域,为了统治的需要,为了阻止蒙古人的汉化,征调了大批色目人做为帮凶,色目人大多为穆斯林,共同统治被征服的汉人,又是一场文化浩劫,蒙古人没有文明,只是破坏杀戮,对整个中华文明体系来说,影响不大。穆斯林的加入加剧了中华文明的衰败,好在蒙元帝国的寿命不长,明朝立国后拨乱反正,滞留在汉区的蒙古人被汉族文化同化了,明帝国也曾出台了律令,亦即禁止色目、钦察人自相嫁娶,却收效甚微,以致到了无能为力的程度。反观蒙古人,统治穆斯林的人变成了穆斯林,统治东正教教徒的人变成了东正教徒。逃到草原的人继续游牧。不难看出,汉与匈奴,唐与突厥、吐蕃之间的战争,是同一文明之内的战争,无论谁胜谁负,差异肯定有,但对于整个文明体系影响不大,不过先进与落后的问题,先进的文化总要平复落后的文化,历史上进入中华文明圈的匈奴人、鲜卑人、突厥人等杂胡早就没有了踪迹,不是他们不存在了,而是被中华文明熔化了。古人云:胡虏无百年之运。正是如此,胡虏入主中原,拒绝融和,撑不了百年,哪来哪去,不拒绝融和,自身也就不存在了。鉴于此,民族文明起主要作用。五胡乱华只是昙花一现,蒙元帝国的统治不足百年,满清帝国的统治虽然经历了将近三百年,这三百年可以分为两个阶段,一百年之前是满清的部族殖民统治,一百年之后就面目全非了,虽然统治形式还在,其实是一个汉化了的共同体,自身也便没有了,时下**的鼓噪说明不了问题,所幸的是中华文明本部没有被异质文明统治,依然可以保留与延续,复兴与光大,如果被异质文明统治了,必然面目全非,小亚细亚半岛的局面必然在东方重现。大秦帝国统一了汉族本部,又势力南迁,汉族文明的影响拓至中南半岛,之后的汉唐宋明,逐步把中南半岛纳入到中央帝国的宗藩体制,又随着汉族的南迁和汉族帝国权力的延伸,中南半岛的文明随之一变,由原始的蛮荒快速过渡到文明,这个文明就是汉族文明,亦即中华文明。前文说过,中华文明史世俗文明,不是宗教,对人的控制相对宽松,容易被异质的宗教文明侵袭。随着穆斯林商人的进入,族群的扩大,致使受中华文明的影响不深,处于原始状态的马来人接受了***教,逐步绿化,虽经长期的西方***国家的统治与殖民,始终改变不了现状,以致在西方的殖民终结后出现了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文莱三个***教国家,中华文明的涵盖范围进一步缩小。

***文明在公元七世纪兴起于阿拉伯半岛,创始人穆罕默德,与原地域的古埃及、姑巴比伦文明没有传承关系,脱胎于蛮族游牧文化,后世又没有经过宗教改革,游牧民族单一的政治军事体制残存于经文之中,军事统帅即为布道者,集政治军事领袖和宗教领袖于一身,亦即哈里发。宗教政治化,政治宗教化,当然了,失去军权的哈里发不在是神,被新的统治者挖去双眼丢弃街头的比比皆是,一下子从神的地位沦落为残疾的乞丐,其残酷性可见一斑。穆斯林一词在阿拉伯语中是顺从者的意思,自然人一旦成为穆斯林,必须顺从真主的意志。真主是无形的,真主的使者是有形的,在游牧文化盛行的民族中,谁兵强马壮,谁就是统治者,宗教又是为统治者服务的,军事统帅就是当然的真主的使者,有着无限的权力,从精神到肉体。所有穆斯林大军的征服之地,原居民必须皈依***教,成为穆斯林,成为真主的皈依者,不愿皈依者将被课以人头税,强迫皈依,波斯、中亚、北非等地区的被绿化说明了问题。不难理解,被大唐帝国击败了的突厥人,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投靠了穆斯林,自觉不自觉地成为穆斯林,又反客为主成为穆斯林的统治者,此中奥妙不言自明。蒙古人征服了穆斯林,在穆斯林的废墟上重建帝国,为了统治方便,也皈依了真主,从异教徒摇身一变成为穆斯林的统治者和宗教领袖。故此,在穆斯林世界,权力主宰一切,《古兰经》宣扬的和平、穆斯林皆兄弟。不过是骗人的鬼话,其核心意图是顺从,以真主名义的征服,美其名曰的圣战。***文明与发端于农耕文明的中华文明大有不同,中华文明是世俗的文明,虽有微统治者服务的因素,但却神权从未凌驾于政权之上,讲究仁政与和谐,与***文明征服的顺从不相容,两大文明一接触即与战争相伴,相互之间的融合微乎其微。[待续]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