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齐英主高演因毒杀亲侄后竟被自己活活吓死

政战教官 收藏 1 734

高演,字延安,高欢第六子,也是高洋同母弟。“幼而英特,早有大成之量”。成年后,“身长八尺,腰带十围,仪望风表,迥然独秀”。


高洋为帝昏暴,高演常“忧愤表于神色”。高洋也知这个皇弟忠心,便说:“但令你在,我能不放心纵乐吗?”虽如此,数谏之下,高洋也怒。一次,高洋酒醉,把数位从前东魏皇宫的美女赏给高演。转天,高洋酒醒不记前事,认为高演是自己“擅取”,下令卫士们用大铁刀把乱敲高演,差点把这位常山王敲死,“月余渐瘳,不敢复谏”。


幼主高殷继位后,汉臣杨愔等人想夺高演与其弟长广王高湛的兵权,两人先发制人,在娄太后支持下杀掉杨愔诸人。公元560年九月,娄太后下令高演继位,改元皇建。幼主高殷废为济南王。娄太后不放心,登基典礼过后,还嘱咐儿子高演:“可别让济南王出什么事!”意思是禁止高演杀掉侄子。


高演明君,“既当大位,知无不为,择其令曲,考综名实”,尽废高洋弊政,加之他少居大位,明习吏事,勤勤恳恳,不酗酒,不好色,实是高齐最好的一位君王。此外,高演又属极孝之人,娄太后患心痛病,他数十天衣不解带,成日成夜侍奉于前,亲自煎药尝药,极尽人子孝心。“友爱诸弟,无君臣之隔”。同时,高演又“雄谋有断”,值其国富民强之际,将欲与宇文氏一决雌雄,以毕其父高欢一生未竟的事业。


高演生平最大的一件错事,就是杀了侄子高殷。高演巡行晋阳时,其弟高湛在邺城。有占卜者说邺城有天子气。古人迷信,高演也不例外,怕侄子高殷被人拥立复辟,就派人带毒药给侄子喝。高殷挣扎不从,兵士便把这位少主活活掐死。


为此,高演事后频为“愧悔”。做此亏心事后,高演常常精神恍惚,在晋阳宫常“见”到兄皇高洋带着杨愔等人忽来忽去,鬼魂们恨恨扬言要复仇。成日被这些幻觉折磨,高演身体越来越差,“遂渐危笃”。因此,他又广请巫师神汉,“备禳厌之事,或煮油四洒,或持炬烧逐”,但一切皆无济于事。幽幻之间,高演仍可“看见”他兄长高洋以及被他杀害的杨愔、燕子献等人骑于皇宫梁栋之上,向他吐舌嗔目,大作“鬼”脸。


由于天文有日蚀,俗称天狗食日,迷信的高演强撑病躯,率军队于校场“讲武以厌之”,想以张弓射箭互相练习砍杀以为“厌胜”之法。半途之中,草丛中有野兔跑窜,惊其坐骑,高演一头栽下,肋骨骨折。在古代,肋骨骨折很要命,可能骨茬会挫伤肺或别的脏器,内部感染,他很快就至于弥留之态。


娄太后探视病情,忽然想起多日未见孙子高殷,便问高演:“济南王何在?”


高演愧惧,阖目不答。


老太太问了几次,见儿子转脸均不回答,心中已经明白。她大怒道:“你把那孩子杀啦?不听我的话,你死也活该!”言毕,娄太后起身拂袖便出。


高演临终,幻觉不断,一直是在床上整衣跪伏,叩头求哀,估计是向他想像中的高洋等人的鬼魂求饶。公元561年底,高演病死,时年二十七。临死前,他遣使召其同母弟长广王高湛入继大统,并亲手写下数字:“宜将吾妻子置一好处,勿学前人也”。意思是嘱托弟弟别学自己杀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