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地2032 正文 No.21 反叛?谍中谍(下)

狼群海狼 收藏 0 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1.html


“这件事,不是我干的……”他放低了语音。

“不是你?”电台瞪着刺客,“那是谁?我吗?”

“不是的,你听我解释!”刺客对着电台叫着,“解释?”电台一拳挥了过去,打在了刺客脸上,刺客没有躲藏,而是正中挨了那一拳。“你为什么不闪避?”善不罢休的电台伸长了脖子,看着刺客。“没有必要,我知道我错了……”刺客斜着个头,看着地面,“但,你能不能听我说完?”

“说吧,看你能说出个什么道道来。”电台退了回去,坐在了一边等待刺客张嘴。

“这枚窃听器不是我的,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被银狐安在我身上的。”刺客一脸无辜的说。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这枚窃听器不是你的?”电台好像有点趁胜追击的样子,像是把枪顶在了他的心脏上。

“那你有什么证据证明刺客是无辜的呢?”我对电台说到,“刺客帮助过我们,他也是中国人!如果不是这样,他为什么帮助我们?为什么?他为什么在我们的车被撞后他干嘛来帮助我们?”

“也许是他想活命!”电台狡辩说。

“活命?他为什么不逃跑?”我让电台哑口无言了。

大家都沉默了一会儿,我们忽略了和我们“同房”的大家。

沉默的这会儿,电台终于低头认错了,他说到:“好吧,算我错了……”

“算了,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吧,接下来,就要看警方怎么做了。”我说。

接下来的时间,我,和我的同伴,和我的“车友”,就在这个鸟不生蛋的地方度过了一个凄凉的夜晚,在这个漫长而凄凉的夜晚里,我想了许多,许多许多事情。什么事情,我漫长的岁月,说是岁月,而是不堪回首觉得好笑的我以前的往事,往事……

我的爸爸,他离开了我,这该死的政府…..居然骗我我爸爸死了!还有这个眼镜蛇,他总是显得那么奇怪,枪战,又是枪战……我杀了多少美国佬,一个、两个……该死,记不清了,但第一次开枪,是在那辆失控的阿斯顿马丁上。那是我第一次用皓的武器,只是在书上见过,我看过皓所有的武器,也看过他武器所有的数据,只是没有用过。又蹭想用过他的武器,但那次使用他的武器,可能是出自求生的欲望,又可能是出自……下意识,但结果都是——皓死了。我真的搞不懂属王八的眼镜蛇到底看重了我哪里——共和国,也许,胆小的我听见这三个振奋人心的字也会变得坚强吧……我又开始胡思乱想消磨时间了。

往事,都是可笑的。这整个拘留所已经熄灯了,我看见大家都睡了,只有我睁着眼,看着这堵高高的墙。

“墙!”我的脑袋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这座看似不起眼的墙。

墙是不起眼,但高高的墙上有一处透光的地方,那里是生锈的铁栏杆,我猜凭借我的力气,应该可以破坏它。

我跳了起来,没有够着,多尝试几次,把我可爱的Ivan给惊醒了。

“Ivan,你……你怎么醒了。”我看见Ivan有些蠢蠢欲动。

“怎么,不是你醒了吗?”Ivan对着我说。

“我……”“想逃出去?”她立刻知道了我的举动。“是的……”我没有隐瞒她,而是如实的告诉了她。

“那你想怎么出去,欣海?”她对我说。“欣海……”这是我我第一次被女孩子叫得如痴如醉。但我很快摆脱了这种感觉,我对她说到:“我想从那窗口出去。”我用手指着那扇窗口。

“好吧,我帮你。但你要替我保密!”她小声的对着我说,“好吧。”我答应了Ivan,接着问到:“那,我怎么出去?”

Ivan说:“你踩在我肩膀上,我送你出去。”我听到这个回答大吃一惊:“这怎么能行!”我差点叫了出来,忽然,睡着的电台翻了个身,把我们吓着了。“我怎么能踩在你的肩膀上?”我把声音放低了。

“怎么?怜香惜玉?”Ivan小声地说到。

“那……好吧。”

Ivan走到了墙边,我突然感觉,Ivan不是一般人。我踩住了她的肩膀,她熟练的把我递了上去,我用力把那几根生锈的铁栏杆给弄断了,扔在了外面的草坪上,还好没有发出声响,我爬了上去,在上面做了一个“高难度动作”,把身子对着拘留所里面。然后双手撑着平台,问Ivan。“你呢?跟我一起走吧。”

“不了。”她婉言谢绝了我的邀请,“你还是先走吧,我呆在这。”

“好吧,我不强求你。”我立刻跳了下去,脚有些刺痛,毕竟我又不是训练有素的军人。

我一拔腿就跑了。

还好进来的时候大概熟悉了这里的地形,我估计八成不会被抓住。

我不知道,lvan为什么这样做,她为什么帮我……等我冲出这该死的地方后,再说吧。还好这里是香港,要不然我根本不知道往哪跑。

此时的lvan其实正趴在那窗口注视着我的一举一动,然后,跳了下去,躺回了原来的地方。

次日……也就是2032年3月31日,三月份的最后一天。这时,已经是早上的八点了。

拘留所内……

“起来起来!”一名看守人员来到了那扇铁栏面前,打开了铁门,敲了敲门,把大家惊醒了,“都起来都起来,有人来看你们了。”他朝着昏昏欲睡的大家说到。

“嗯……什么情况……”刚刚睡醒的电台睁开了朦胧的双眼,“啊……谁来了?”

那名看守人说:“你们的长官,他来见你们了。”电台突然跟大脑通了电一样,马上站了起来,站得直直的,打扮的很整齐。

接着,电台听到了齐刷刷的脚步声,走进来的果然是眼镜蛇,穿着一件黑大衣,带着眼镜和黑色皮手套。后面跟着两名特种队员,人手一支ChristinaTRG-25突击步枪。

“蝮蛇,早呀。”眼镜蛇带着一种嚣张的口气与电台说话。“早…...早……长官早……”大家看到这架势有些吃惊。

“长官好!”一旁的刺客站了起来,给眼镜蛇敬了个礼,然后自我介绍说:“我叫……”

“张陇·幻。”眼镜蛇摘下了墨镜,一脸自信的说到,“代号:刺客,原香港联合军第七师直属信息营营长。现任身份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共和国敢死队特遣一队情报组,潜入银狐所属的特种部队多年。对吧,刺客。”

“你怎么这么了解我?”刺客有些疑惑不解。

“了解?你的资料在我们的榜单上是榜首,你的身份被我们调查的非常清楚,还有什么要问的吗?刺客?对了,我还知道一件事,是关于你的女朋友。”眼镜蛇说到。

刺客听到他女朋友就突然很敏感:“我女朋友!他怎么样?!”

眼镜蛇说道:“我知道她的一切情况……”

刺客说:“你……”

“想知道吗?”眼镜蛇问?“废话”刺客回答到。

“好吧,跟我走?怎么样?”眼镜蛇用大拇指指指自己。

“我?”

“是的。”眼镜蛇说到。

“嗯,好的,刺客、电台,跟着我来。”眼镜蛇扭头就走。但电台叫住了眼镜蛇,说到:“我们好像……忘记了谁?”

“对呀,谁?”刺客说。

“欣海不见了!”他们异口同声的说。

“大家快看。”江靓天指着我逃跑的窗口说,“他,会不会从这里跑了!”

“快点,追!”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