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在行动,中国在审视,西方操纵下的互联网时代

澳门韦小宝 收藏 4 321

现代西方民主派和上世纪相比,更加具有隐蔽性、危害性和病毒传播性。这主要是由于互联网将许多人隐藏的黑暗心理充分暴露出来了,应该说颠覆演变已经到了互联网时代。




据新华社电 伊朗官员宣布,伊朗首批互联网警察开始执行“网络巡逻”任务,以打击针对本国的网络间谍和破坏行为。 互联网向“某些人”提供了从事间谍活动和滥用公私信息的机会。



伊朗下手了,这点美国应该感到了一丝凉飕飕的寒意,因为这条路如果被堵死,那么美国对伊朗将失去一个最大的挑拨离间、煽动和遥控的机会,而实际上美国一直在这么干着,比如伊朗的核工业机密被泄露,比如伊朗的国家安全被泄露,这种事在中国也早就有了,只不过中国下手早些,但动作过于温和了,以至于让许多西方民主派到了肆无忌惮的地步。



网上警察的行动应该包括很多内容,涵盖了政治、经济、军事等一系列国家核心事物。



第一种,网络经济诈骗。这类事情现在花样翻新了很多,比如最近中国出现的假“银行信息”,通过网络通知的方式,让你“变更银行账号”,然后达到对你账户的入侵,昨天的新闻还播报了这件事。互联网是个百花齐放的事物,但同时也隐杂了大粪坑,许多“电子头脑们”,不把他们的头脑用在正事上,却走上了网络诈骗的道路。



第二种,网络的机密盗窃。这类的事情还真不少。网上许多人通过虚拟的网络表达自己的各种心理,所以在网上全都变成了“敢说敢做的男子**好汉”,而在生活中他们更多的是形色的人等,有的人在不经意间就泄露了机密,他们却赢得了快感,有种高人一等的感觉了。一篇文章说,泄密事件的发生有很多原因,其中一条重要原因,是部分掌握国家秘密的人不懂保密,极少数人政治上不过关。这就好像一颗颗定时炸弹,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爆炸。因此,要提高政审门槛,让国家秘密掌握在可靠的人手中,还要加大培训力度,使其掌握管理秘密的技能。当然了,泄密的除了“人”的因素,还有软件、诱惑信息等各种泄密方式。由于网上泄密归根结底是人的心思变了,还有人的警惕性降低等,因此加强机密管理十分必要,同时对泄密的打击也要利剑高悬。



泄密有时候会对国家造成极大的安全隐患,举个例子,一位参加了我国“歼十”战斗机的设计工作的人,先后两次被公派出国培训。后因长期旷工被研究所于1998年7月开除。此前,郭健曾擅自离开单位到成都四方信息技术开发公司工作,并担任了该公司主办的“威震四方”论坛版主。1999年5月 ,为了向网友显示其掌握的“歼十”战斗机的专业技术水准,在家通过169拨号上网在线编写了关于“歼十”战斗机的技术性能方面的泄密文章。1999年6月11日被成都市国家安全局成功侦破。根据我国刑法第398条之规定,其行为已构成泄露国家秘密罪,1999年10月9日,成都市武侯区人民法院依法判处郭健有期徒刑八个月。这个“泄密”的还是小鸟,那么还有一些大鸟他们的危害更加深。



第三种,利用互联网进行国家颠覆行动。这类人从他们变幻门楣的那天起,他们就走入了不归之路。例如电影《枪王之王》中的那位,在他第一次金融诈骗之后,他不能回头了,不停的填补他的“漏洞”,形成恶性循环,最终成为一个罪恶滔天的人。89年的时候,中国的西方民主派还处于一个直接煽动和暗中窜连的阶段,现在他们甚至可以在国外进行遥控煽动和国内进行网络组织了,其中利用网络“煽动民间情绪、拨弄是非”等屡见不鲜,一个中央电视台的报道显示,在十分钟之内,他们能通过网络组织起十万以上的“民意”,对某个社会问题进行疯狂炒作,他们已经完全让正常的是非观升级成了“社会主要矛盾”,这类事在***就有,而且他们就是以“民意”自居,然后再抛除西方民主破烂货,通过不停的网络轰炸,达到“先入为主”以及“谎言千遍成事实”的效果,而其中利用事实“进行网络别向引导”的更是极度阴险,他们利用互联网放大了个别的、局部的事情,造成一片黑暗的“既定幻觉”,然后丑化党和政府,对立群众和政府关系,利用一定时期以来中国贪腐等系列社会问题把矛盾推高,一时间“内幕派、嚎叫派”四处“开花”,并蛊惑了很多富有正义感的人为他们吹喇叭。看过《雍正王朝》的人都知道,八王爷是如何利用“民意”让主要官员的王储推荐集中到八王那头的,那或许是康熙的唯一一次“民主”试验了。



互联网监管势在必行,让大家有话说,想说话,通过网络进行民意监督,这些都无可厚非,但是对于那些煽动是非的人,网络是不是监管的过松了?为了点击率而失去政治根基的做法是自掘坟墓的,当那笔钱赚到了的时候,和受贿的人有什么区别?和那些黑煤窑老板的赚钱方式有什么区别?都是:不择手段的赚钱,却放弃了根本的东西,某些政府要税收,于是对黑社会的盈利大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等于他们要了税收忘了群众,等于放弃了其立国基础毛泽东思想和社会主义,反而变成了金钱奴隶,从而循环恶化了社会问题,换取了自己的“开放名声”和“前途”,而在网上“唯点击率”的出现,让许多人只顾要耸人听闻的、博人眼球的帖子,却忽视了其背后的政治含义,降低了政治警惕性,这是一种放弃根基的做法,这样的人往往就是嘴巴上说着的“言论自由”之徒。



伊朗的互联网监管是到了一个内外交困的地步了,到了矛盾比较突出的地步了,是伊朗面临西方军事、政治和经济绞杀时不得已的做法,而中国的互联网监管也应该到了不得不加强的地步了,否则杀人犯成了梁山好汉之类的事情就会越来越多,真的黑白就要被颠倒。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