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人啊 被捕后奇迹般巧妙逃出台湾的特工

杀倭灭日 收藏 3 1141
导读:海峡两岸由于历史原因,长期处于军事对立状态,彼此之间的情报侦搜及反侦搜工作也热火朝天。虽然一般人不大了解,不过海峡两岸不论大陆特工或者台湾特工,因为失事(注一)而被捕的都不在少数。双面间谍李志豪(注二),潜伏特工殷伟俊(注三),潜伏间谍刘连昆(注四)记者特工董维(注五)等等。在两岸秘密战场曾有很多次看不见的交锋,对很多特工来说,被发现就意味着“失事”。很多人的一生也因此被改变。不过有那么一位特工,却能在被捕后潜逃出境,真是堪称“奇迹”,这一故事还要从2003年说起……   东窗事发   2003

海峡两岸由于历史原因,长期处于军事对立状态,彼此之间的情报侦搜及反侦搜工作也热火朝天。虽然一般人不大了解,不过海峡两岸不论大陆特工或者台湾特工,因为失事(注一)而被捕的都不在少数。双面间谍李志豪(注二),潜伏特工殷伟俊(注三),潜伏间谍刘连昆(注四)记者特工董维(注五)等等。在两岸秘密战场曾有很多次看不见的交锋,对很多特工来说,被发现就意味着“失事”。很多人的一生也因此被改变。不过有那么一位特工,却能在被捕后潜逃出境,真是堪称“奇迹”,这一故事还要从2003年说起……


东窗事发


2003年8月,台湾情报机关发现台湾“中科院”工作人员陈士良、美籍华人许希哲、科技公司负责人叶文渊 (本名叶裕镇)等人泄露台湾评估TMD战区飞弹防御等多项军机文件,并为大陆搜购美制红外线夜视摄影机、飞行员夜视镜等战略性高科技管制品。这一间谍案震惊了岛内的高层。


台中科院在1990年从美国引进“冲压发动机”技术后,在导弹火箭研究所成立“擎天计划室”,针对已研发十年的液体燃料冲压发动机载具的相关技术进行系统组合,同时也设计「擎天」MK-1载具,验证冲压发动机远程、高速的巡航性能,并先后完成了四次飞行试验验证。


在研发中程导弹方面,政府采取相当严谨的保密措施,除了先于一九九一年在中山科学研究院设立了「航天与太空工业技术研究中心」外,每年也拨款二十亿元作为研发中程导弹的费用。


为掩人耳目,参与中程导弹研制的工作人员,身分也都严格保密,有一部分核心技术员不是挂名在行政院国科会太空计划室任职,就是在经济部的航空太空工业发展委员会或中央大学太空科学研究所挂名,并不在中科院挂名。


但是中共对于部分参与「擎天计划」研发工作的人员却了若指掌,甚至部分载具飞行试验的时间、飞试内容及飞试结果也都相当清楚……莫非所有的保密工作统统是做白工?情报机关疑心中科院存在内鬼,开始暗中调查


从2001年起,情报机关发现一个叫叶裕镇的台湾商人有替大陆刺探情报嫌疑,开始监控此人。


2003年8月5日,随着各方面证据线索一一到位,台检调机关正式逮捕叶裕镇等一干人犯。


“巨大的损失”


叶裕镇曾在台中科院第三所 (电子系统)设计中心受训,后转往中国参与显示测控仪器投资设厂,后于民国八十八年(1999年)在台设立艾尹喜科技公司;陈士良则是中科院电子所地面雷达组约聘人员;许希哲曾任职美国波音公司,专长航天科技,也经常往返中国及台湾地区,叶、陈两人很早即结识。


民国八十(1991年)年间,叶在中国结识总装备部一名徐姓情报人员,对方要求叶为中国刺探台湾国防机密及购买欧美管制输出中国的战略性高科技货品,叶随即透过陈自民国九十一年(2002年)十月起,收集中科院内部设施及机密研发计划等文件,包含台湾评估战区飞弹防御的文件,制成光盘亲自带去中国,前后获利两万六千美金。


叶裕镇在九十一年(2002年)二月通过颜锡文的介绍介绍认识许希哲,由于许希哲正向中国官方推展机场航管系统,希望叶能协助推展业务,因此答应为叶搜集美台相关军事数据,许先后根据中国交付的「技令列表」、「海军舰队司令部图书清册」,搜集海军有关反潜、鱼雷等重要建军计划。


叶裕镇与中国解放军总装备部高级科技委员杨燕生相识,他以台湾中科院代理商为掩护,多次替中国航天工业部所属的「六一二研究所」向翠德、翎德、佑霖公司代购美国第三代夜视装备PalmIR50型「红外线夜视摄影机」、AN/NVS-6飞行员用夜视镜,带往大陆,随后以伪造中科院「最终用户证明」的方式,为上海航空电器厂购买同属美国管制的NVISFilter Lamp28 V型夜视灯,相关货品皆为美方对中国进行管制的高科技军品,有些则是用于F-16战机的夜战装备。由于叶近三年出入中国次数高达七、八十次,推估由他携入中国的情报难以估计。


叶裕镇与台南一家曾制造空军F5E战斗机后段喷气口,以及C119运输机材料公司的负责人熟识,由于该公司到中国上海设厂生产假牙材料,深获北京、上海高层人士好评,叶经该公司介绍而结识中国航天工业部退休人员成立的「北京天宇公司」董事长杨燕生。


杨燕生表面是「北京天宇公司」董事长,实际是中国解放军总装备部高级科技委员。杨了解叶经常替中科院的飞弹火箭研究所,以及电子研究所向美方代购光电方面关键性零组件,杨又引荐叶结识中国国务院负责航天科技的吴姓官员,在吴的利诱,叶开始为中国搜集情报以及代购美国光电零组件。


本来,此案到此为止,接下来就是只剩下法律程序,但是如果真是如此,本文也就到此为止了。叶裕镇这位大陆特工的成绩到此为止,根据间谍世界的法则,“失事”的特工才能扬名立万。但是……


“大事不妙了!”


2004年3月,在这个案子正式进入起诉的流程后,台“高院”法官林勤纲传讯叶裕镇等人到庭做调查,结果陈士良、许希哲都到庭,只有叶裕镇没有踪影,法官才认为事情不太对,紧急告知调查局追查此人的行踪。台湾调查局出动大批干员在台北、桃园等地追查,但都没有叶的下落,这位大陆特工竟然在事发被捕后下落不明?究竟是怎样逃出生天的?


原来,在2003年8月6日被检方收押后,叶裕镇在看守所内就开始装病、并通过结识监狱内的黑社会分子,打听偷渡到大陆的管道。


2003年12月,就在案发后四个月后,台湾高检署检察官吴慎志在让他以三十万元新台币交保后假释在家。但是但检方仅将叶交保、限制出境,却没要求调查局派人监控,而调查局人手不足也不向检察官反映,要求警力支持之类,两边都当作这件事不存在一样……


发现自己并未被监控后,我们的叶裕镇叶大特工,先是给自己改了名字,改成了“叶文渊”(此时检调机关发现有不妥,但居然没有太大反应,只是派人核实了一下),然后他用这个名字申请了信用卡,再用信用卡刷卡透支买了汽车等贵重物品,然后再把买来的汽车转手卖掉,换到大笔金钱,当然他的信用卡会透支,不过他根本不在乎。就这样,改名叶文渊的叶裕镇,于2003年三月份左右用这笔透支信用卡换来的钱带着自己在台湾的老婆和儿子,大摇大摆的从新竹市南寮渔港用偷渡的方法跑路回了大陆,而这时检调机关还一无所知,在跑路被发现后,调查人员到桃园的叶家才发现其妻吴荣兰和儿子失踪;查知叶有刷爆信用卡的纪录,发现叶竟刷卡买车等举动,怀疑他借刷卡买汽车等贵重物品脱手换现金筹跑路费,之后又耽搁了大约四个月,直到2004年7月6日高等法院才正式发布通缉,这时候哪里还找得到他……


情治人员透露,因为有些国安案件还须叶文渊说明,所以调查局高层对叶文渊失踪震怒,下令封锁消息外,并全面动员“一定要找到叶!”“由于叶插手中山科学研究院电子所、飞弹所许多采购案,情治单位一直怀疑叶是中科院内不少官员收黑钱的‘白手套’,叶脱逃后,将让检调单位无法追查其他共犯、收钱的贪官,中科院后续弊案也不用办了。”


叶成功脱逃后,检、调都不敢面对责任,承办检察官吴慎志在接受媒体记者查询时不愿多说,台湾高检署襄阅主任检察官陈追仅说:“检方会依法办理。”而当初承审此案的法官林勤纲(现为北检主任检察官)则表示“事涉国家安全机密”,不愿多说。时任调查局局长的叶盛茂(后卷入陈水扁贪腐弊案)在国外不归,负责督导政治侦防的副局长崔升祥则不愿表示意见,调查局最后由联络室主任吴莉贞说:“对此事很遗憾,调查局已经尽一切能力去找人了。”


由于案情重大,美国当时也曾派检察官及两位FBI特工来台听取调查,但这时主犯跑路,查也没的查了……


尾声和余波


其一:叶裕镇


他跑路回大陆后的情况我们并不清楚,但应该还活的好好的。因为他一度还经常和台湾的朋友联络,2005年在台湾检调机关追查下,发现叶裕镇常与台湾的陈文瑞、汪士毅等多位过去生意上的朋友联络,不时询问中科院有关天弓、巡弋飞弹的研发技术问题,更发现叶裕镇透过友人与中科院三所人员取得联系,似乎想再干一票的样子,但这次被情报机关阻止了……


顺便一提,这位大陆解放军特工在2003年8月刚刚被捕时,叶家曾申请冤狱赔偿,并成功拿到了101万元的赔偿金……


叶裕镇曾结婚3次,离婚2次,下落不明时已然55嵗了。他的元配是台湾籍,另两位妻子则都是大陆人士。


其二:许希哲


被他利用帮他买东西的许希哲,虽然他并不知道叶裕镇的身份,但因为涉嫌向大陆出口军用管制设备,仍然被美国联邦政府以违反美武器输出法起诉,西雅图联邦地区法院在2006年2月23日正式宣判他缓刑2个月,并处罚款1万5000美元。


其三:陈士良


替叶裕镇收集情报的陈士良则没有搜集到相关报道。


其四:颜锡文


替叶裕镇许希哲两人牵线的颜锡文则因为不知道叶裕镇是特工以及证据不足等原因被免予起诉。


●注一:指特工在敌方控制区执行任务失败被捕。是岛内情报部门的术语。


●注二:大陆特工。中国解放军退役,在香港由台湾「特情室」吸收,后被军情局香港站聘用。但李志豪同时也是中国国安部派驻广东的反情报人员,身分被怀疑后,香港站曾切断与他的连络。


但军情局六处在不知李为中国国安部人员下,又吸收他为少校特工。熟知内情人士指出,当年军情局六处副处长庞大为进入中国与解放军少将刘连昆见面,取得九六年台海危机的相关军情时,曾将军情交给李志豪带回台湾,但双面谍李志豪却拿着情资向中国国安部密报,使刘连昆身分曝光遭中国处死。此后军情局费尽心力,将李志豪诱捕到台湾。


大陆国安部过去曾透过遭中国逮捕而后释回的军情局前退役特工叶炳南带回口信,表明要以「换俘」方式救回他和殷伟俊两人,遭台湾拒绝。


●注三:此人以香港华侨身分,考进台湾的情报局专修班,在情报学校任职时,利用见习机会偷取军情局二处(情报处)的情报遭逮捕。


大陆国安部过去曾透过遭中国大陆逮捕而后释回的军情局前退役特工叶炳南带回口信,表明要以「换俘」方式救回他和李志豪两人,遭台湾拒绝。


●注四:曾任中共军械部长,是台湾在大陆的目前已知在军内级别最高的潜伏特工。


民国八十一年,台湾军情局军六处副处长王宝元上校(化名),以「王树元」少将名义入陆,与刘连昆晤面。


当年十一月廿七日上午十时,透过替军情局工作年余的大陆解放军大校邵正忠介绍,在「交通」张志鹏陪同下,刘(连昆)王(宝元)二人于广州越秀公园见面。这次晤面,军情局给刘二万美元做为见面礼,刘则「回赠」十二件中共军委机密文件。这次见面后刘连昆正式成为台湾的高级特工,为民国政府工作。刘连昆的正式化名是「高至明」,代号是「少康二号」。刘连昆策反案,是军情局首度打入中共军委层级,而且是现役将领。以往内线,层级最高止于军区,军衔最高是大校。


刘连昆向台湾传递情报,乃是由台湾方面派出“交通”每次到事先约定的旅馆,和刘接头(刘连昆本人出卖情报,并不假手他人),由于和他接头的台湾特工每个月住进同一个旅馆,每次住半天,既不打电话也不逛街,什么事也不办,到点就走,因此引起大陆情报机关怀疑,最终牵出刘连昆这尾大鱼。


刘连昆当年的特工待遇比照国军少将,每月薪给三千五百美元,情报奖金另发,退休后由军情局照顾生活与福利。截至1999年他被大陆处决,这笔钱还剩余三十多万美元没有领取,这些薪水奖金全部被上缴国库,他的牌位则被摆在台湾军情局内部所设「忠烈祠」的二楼角落。


●注五:美籍华人,一九五二年五月生于重庆,曾是中国某知名媒体驻四川记者站记者。一九八六年七月自费赴美留学,次年获得绿卡,一九九五年加入美国国籍。代号“天仁一号”,化名“关宇”。是国安会副秘书长王西田的直属部下,国安会副秘书长王西田曾任军情局担任处长,主管东北亚情报,在日侨李X天(原文如此)的安排下,王西田特别飞到新加坡与董维晤面,此后,董维即由王西田「单线」指挥,策导情报工作。


一九八七年以来,他先后为台湾军情局和国安局搜集大量情报,包括中国外交机密;大陆对台工作及对美政策大陆每次召开对台工作会议,董维都会动用自己的关系网,不断挖掘有关领导人的内部讲话精神。此外,大陆对国民党和民进党的看法、对李登辉过境美国的反应以及中美对台湾大选结果的反应等,都在董维搜集情报的范围内。


一九九三年董维以扩大信息搜集渠道为由,提出设立一个专项基金会,台湾军情局同意出资一百万美元,在美国纽约圣约翰大学设立「海天基金会」,并指派董维作为监事。以「海天基金会」为掩护,董维着手在大陆寻找对台湾有情报价值的人员,然后送他们到美国留学并进行策反。


由于受到前国安局长殷宗文的赏识,王西田也由军情局调往国安局,并把「天仁一号」这条线,带到国安局,之后,王西田担任国安局驻美特派员,董维也协助他做美方活动,直至王再调回国安局主任秘书,董维一直做到2003年,遭中共国安部「诱捕」,于大陆「失事」。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