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无常 正文 第二十章 倒霉的情报课长(上)

胶东大刀 收藏 15 6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3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31.html[/size][/URL] 萧峰带着石牛和段云鹏一伙人一路飞逃,四马车大洋、美元、日元早已换成一大本厚厚的本票,总金额达两千多万大洋,还是这东西带着轻松。 一连逃了两天,已经跑出了日军的势力范围,这才停下。段云鹏和十个小喽罗已经累得不行,刚一停下,就蹲在地上象狗一样呼哧呼哧直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31.html


萧峰带着石牛和段云鹏一伙人一路飞逃,四马车大洋、美元、日元早已换成一大本厚厚的本票,总金额达两千多万大洋,还是这东西带着轻松。

一连逃了两天,已经跑出了日军的势力范围,这才停下。段云鹏和十个小喽罗已经累得不行,刚一停下,就蹲在地上象狗一样呼哧呼哧直喘。

萧峰对段云鹏道:“老段,前面就是岔路口,往西走就到伏云山了,我们就在这里分手吧。”

段云鹏一惊道:“无常爷,你要到哪儿去?你不要我们了?我还想跟着你杀小鬼子呢。”

萧峰歉意的笑笑道:“老段,我们要往南走,去上海,真的很抱歉,不能带你们。一来我们的行事方式不同,你们和我在一起会有很大的危险,再则如果你走了,你手下那百多个弟兄们怎么办?”

说着掏出一本本票递给段云鹏道:“这个给你,老段,这是二百万大洋,本来应该多给你一些,可是萧某想办一件大事,需要大量资金,这些钱还远远不够,并非是萧某贪财,还望段老大理解。”

段云鹏喜滋滋地接过本票道:“那我就不客气了,无常爷,我们只是跟着跑了点腿,就给这么多,已经不少了,你无常爷说要办的事肯定是有道理的,我老段大力赞成。”二百万大洋在那个时代,够东北军一个师过上两年衣食无忧的日子,他伏云山百多号人,有了这二百万,那还不阔得要命?

萧峰又从怀里取出一个小本子,递给段云鹏道:“我看你的部下好像没有经过多少训练,这样下去会吃亏的,我抽空写了一份训练手册,你拿回去照着试一下吧,但是千万不要落到外人手里,尤其是日本人。”

段云鹏不好意思的道:“我想大家都是苦哈哈的穷兄弟,到了这山寨图的就是个自由自在,所以就……”

萧峰严肃地道:“老段,你的想法我理解,可你这是在害他们,无论谁掌权管事,都不会容忍你们长期存在下去,日本人更不会,所以,你们要有自保的本事。”

段云鹏点头道:”我明白了,回去我就训练他们。”边说边接过小册子继续道,“你放心,我老段就是命不要,也绝不会让它落到别人手里!”随手把册子翻开,一看之下,段云鹏的眼睛立刻瞪大了,册子上头几条关于队列、纪律之类的倒没什么,一支队伍注重的就是这些。可看到体能训练,段云鹏就开始吃惊了:第一条就是负重四十斤,越野跑二十里,每天早晚各一次,最后五名没饭吃。

段云鹏看看萧峰,吞吞吐吐的道:“无常爷……你看这……这么大的运动量,弟兄们……呃……受得了么?”

萧峰道:“要想练真本事,就不能怕吃苦,我这个手册,还是根据你的弟兄们的实际情况减了量的。”回头看看石牛道:“你知道他是怎么练的吗?负重一百斤,越野跑四十里。”

段云鹏大吃一惊:“一百斤?四十里?这……这还是人吗?”脸色一整道,“无常爷,你放心,石牛兄弟行,我们也一定行!”

萧峰道:“那好,我们就此别过,祝你们好运。”说着,冲段云鹏拱拱手,带着石牛朝南而去。


傍晚,沧州城内一座临街的酒楼里,一身商人打扮的萧峰和石牛要了点酒菜,正在悠闲的吃喝。一个报童在窗前走过,手里挥动着报纸,大声吆喝着:“卖报!卖报!《天津晚报》!无常强入民宅,杀人越货,强奸妇女,猪狗不如!卖报!卖报!……”

萧峰和石牛面面相觑,只觉得一头雾水,莫名其妙,石牛道:“爷,我去买份报纸。”转身跑下酒楼,石牛越来越机灵了,这让萧峰很开心。

一会儿,石牛就拿着一份报纸回来了,萧峰接过报纸,只见头版上的大幅标题就是:无常强入民宅,杀人越货,强奸妇女,猪狗不如十八个大字。下面不仅有文字介绍,还配了大幅照片。照片上是几处血案现场,每一处现场上,无常卡都清晰可见。

看完了报纸,萧峰把报纸放到桌上,轻轻一拍,笑道:“不错,小鬼子还不算太笨,会想到用这法子把老子引出来,不过这种小把戏,也太小瞧老子的智商了。”

石牛问道:“爷,怎么回事?”

萧峰道:“有人冒充无常的名号,到处杀人强奸,所做的案子全在通州与天津之间的地方,我猜鬼子一定在这一地区埋伏了大量的人手,只等我去抓冒充者的时候自投罗网。”

石牛急道:“那我们怎么办?爷的名号可不能让小鬼子给毁了!”

“怎么办?好办!暂时不去上海了,回天津!”萧峰阴阴笑道。“妈的,敢冒充老子的字号,败坏老子的名声,还伪造老子的无常卡,嘿嘿!老子会让小鬼子知道,这样做的后果不是他们所能承受得了的!”

* * *

天津,山田空手道馆,大门紧闭,馆主山田敏夫吃过晚饭,正兴致勃勃地看着徒弟们对练,不时的骂这个一句,踢那个一脚,有时还亲自上阵,给徒弟们做示范动作。正练得起劲,院墙上突然传来“啪啪”的鼓掌声,山田敏夫吃了一惊,循声看去,只见围墙上站着两个人,影影绰绰的灯光下也看不清是谁,但可以肯定,这两个人他不认识。

山田敏夫大怒,骂道:“八嘎!什么地干活?给我滚下来!”他的徒弟也都停下不练了,一起对着墙头大骂,有的就想冲过去打人。

这时,墙头上的两个人跳了下来,当先一个边走边朝山田敏夫笑道:“真看不出,你这个小鬼子还有两下子,我本来以为你是个骗人的家伙呢。”这两个人正是萧峰和石牛。

还没等山田敏夫开口,就冲过两个人来,一个出拳,一个出脚,朝着萧峰的要害招呼过来,嘴里骂着:“王八犊子活腻了,敢对我师父这样说话!”一口纯正的天津腔。

萧峰一听口音,眉头不由得一皱,轻轻闪身躲过拳脚问道:“你们是中国人?”

那两个人一击落空,也不再攻击,说道:“不错!老子是中国人,可是老子不久就要加入日本籍,就要成为光荣的大日本帝国的国民了。”说着又要上前攻击。

萧峰本来还想跟他们练练,可这一下子没了兴趣,闪电般的出脚,一人一脚,正中胸口,两人就像耍把戏似的,“嗖嗖”倒飞出去,“啪嗒”一声,落在六七米外的地上,嘴里鲜血狂喷,胸口凹陷下去,眼看着出气多,进气少,肯定活不成了。

山田敏夫和一众弟子大怒,挽起袖子就要上来动手,谁知萧峰一伸手,从腰里拽出两把装了消音器的盒子炮来,“啾”的一声轻响,一粒子弹飞出,把山田的右膝盖打了个粉碎,山田猝不及防,大叫一声,栽倒在地。

石牛一看萧峰动了枪,也从腰里把枪拔了出来,萧峰冷酷地道:“除了这个馆长,其余的全杀了!”

山田敏夫的徒弟本来气势汹汹,可一看动了枪,一下子都泄气了,连骂声也弱了很多。一个个拔脚想跑,用空手道跟盒子炮过招,谁也没有把握能赢,还是躲远点好,这点小事就让师傅处理吧。

可是,又有谁能跑过子弹?先跑的先挨枪,后跑的后挨枪,萧峰和石牛两个人手里的四枝枪,犹如四条喷吐着火舌的毒蛇,枪枪咬肉,弹弹夺命,一会儿工夫,山田敏夫的四十多个徒弟就全被打倒了,尸体横七竖八的铺满了院子。

山田敏夫都吓呆了,看着这一幕惨剧,伸手指着萧峰,语不成声的道:“你……你……你是谁?为什么下这样的毒手?”

萧峰把两支枪都交到左手,示意石牛去屋里搜查有无漏网的,自己走到山田敏夫跟前蹲下身子,拿出一张无常卡,举到山田眼前笑道:“我是谁?这个你认识吧?”

山田敏夫一看到无常卡,脸色登时大变,结结巴巴的道:“你……你……你是无常?”

萧峰拍拍他的脸笑道:“不错,你知道我,说明我没找错人,好吧,问你个问题……”

“你休想从我嘴里问出什么东西,我什么也不知道!”山田敏夫怒气冲冲地打断他的话。

“我想知道的事,从来没有人敢不告诉我,你也一样!”萧峰笑嘻嘻地说道,只是这种笑在山田眼里贼兮兮的,说不出的讨厌。

山田敏夫哼了一声,把头扭到一边,不再搭理萧峰。

萧峰伸手拔出刺刀,把刀搭在山田的脑袋上,山田身子猛然一哆嗦,但还是不回头,也不吭声。

萧峰手里的刀一路下行,刀尖在山田脸上划出一道细细的血痕,刀尖继续下行,山田身上的肌肉越绷越紧。刀尖终于在山田的裤裆处停了下来,萧峰手腕一转,刀子把山田的裤裆连同里面的兜裆布一起挑开,蚕豆大的小鸡鸡就露了出来。

山田敏夫再也忍耐不住,转过头来,愤怒地瞪着萧峰道:“八嘎!你这个恶棍,你想干什么?”

萧峰用刀指着他的小鸡鸡笑道:“你若不回答我的问题,我给你两个选择,一个是割了你的脑袋,一个是割了你的小鸡鸡,你选哪一个?我猜你一定选割小鸡鸡,毕竟割了小鸡鸡还能活,脑袋割了可就彻底完蛋了。”

山田敏夫气得浑身哆嗦,他怎么也没想到:大名鼎鼎的无常竟会是这样的无赖。他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扬手朝萧峰脸上扇了过来,萧峰握刀的手一抬,刀锋竖起,刀刃正好挡上了山田敏夫挥动的手臂,“噌”的一声,山田敏夫的整个手掌被齐根切下,山田敏夫疼得大叫一声,晕了过去。

这时,石牛清理完山田的家里人,走了过来,萧峰让他把山田绑到旁边的椅子上,弄盆水把山田浇醒。

山田苏醒过来,疼得浑身发抖,看着萧峰,眼里露出深深的恐惧,萧峰还是笑嘻嘻地道;“现在改变主意了吗?”

山田瞪视萧峰半晌,叹口气道:“罢了,我山田敏夫一世英名,今日毁在你无常手上,反正我也杀过七八个中国人,死了也不算冤枉,有什么问题你问吧,只求你给我个痛快的。”

萧峰点点头道:“好,我问你,你是情报课的吧?”

“是。”山田有气无力的回答。这没有出乎萧峰的意料,日本人当时在中国开的武馆,基本都与情报科有关系。

“我想知道日本驻天津情报课的驻地,还有课长的名字。”萧峰道。

“驻天津城北七里庄,科长是大岛茂大佐。”山田敏夫回答。

萧峰再点点头,对石牛道:“剩下的活你干。”

石牛答应一声,拔出刀来,一刀切下了山田敏夫的脑袋。喷出来的血溅了石牛一身,要不是萧峰躲得快,也得被溅一身血。气得萧峰一脚踹在他屁股上,骂道:“你个混蛋不会小心点!弄得这么多血。”

石牛冲他做个鬼脸,就去切尸体上的脑袋,萧峰则悠闲的点上一支烟,欣赏起空手道馆的建筑来。

一会儿,石牛垒好了人头塔,四十多颗脑袋垒了好大一座塔。萧峰拿出一张卡片,甩手插在最上面山田敏夫的脑袋上,然后两个人再次翻墙而出,直奔七里庄而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