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情归何处[蓝剑军团]

准芯 收藏 25 2408
导读: [img]http://img4.itiexue.net/1250/12508384.jpg[/img] 这是个不愿说起的故事,并不是难以启齿,而是不屑说起。有时候总是纠结于人性的本质和价值的取向。没有答案,因为人有万种,个性迥异。于此谈一谈就当是一种探讨也好,有个参考的空间。 不要见笑,我的话题总避不开男女,抑或是婚姻。如今可以用伦理道德诠释几分也仅有此一条途径了。看看历史,说不清道不明;看看国内国外,纷争不息;即便是上下左右,也三缄其口,莫衷一是。说到底,百姓话题,不过不是蜗居。 某男,暂称为


情归何处[蓝剑军团]

这是个不愿说起的故事,并不是难以启齿,而是不屑说起。有时候总是纠结于人性的本质和价值的取向。没有答案,因为人有万种,个性迥异。于此谈一谈就当是一种探讨也好,有个参考的空间。

不要见笑,我的话题总避不开男女,抑或是婚姻。如今可以用伦理道德诠释几分也仅有此一条途径了。看看历史,说不清道不明;看看国内国外,纷争不息;即便是上下左右,也三缄其口,莫衷一是。说到底,百姓话题,不过不是蜗居。

某男,暂称为林,因为有些关联所以熟悉之余而且特别理解。提到林,说心里话自小一起长大就没觉得他是个听话的善茬。强悍的躯体,暴躁的脾气,还有些所谓江湖的义气。所以每当看到他肆无忌惮地淘气,就断定这是个令父母丧气,妻子哭泣,孩子无依的主。

情归何处[蓝剑军团]


用他的话说少年时最风光的那一阵,自己感觉活在云里。还很小的时候,抽烟喝酒赌博泡妞都学会了。整日里,骑着老式摩托飞奔在大道上,后座上死死搂住腰的妞发出撕心裂肺的尖叫•••无所事事就惹是生非,有朋友受气简直就是最好的消遣,因为可以为朋友两肋插刀。见过他的躯体,伤痕累累,惨不忍睹。他说那是一个没有约束的年代。最近仍见过他当年的一位盟哥死党,头顶挂着刀疤长得像屠夫一样的中年男人。这位仁兄有些传奇;当年为了救林,一个人拿着把三八刺冲进十几个拿着大砍的人群;林救出来了,自己也成了血葫芦••••••

有时候是报应,有时候却是因祸得福。林酒后飞车直接和电线杆拥抱了一把,看着那开裂的头盔以及和他额头缝了十几针的模样,心中直呼:额的那个神!他的眼神分明还射出桀骜不驯!母亲的眼泪,父亲的叹息也唤不回他野性的心。可是近三个月的医治和静养让习惯于江湖的他生不如死。可是这一次分明就是因祸得福!他的那一票江湖兄弟因为打架斗殴导致重大死亡案件:3死5重伤,轻伤十几人!虽然胜利了,几乎荡平了最大的对手,可是骨干的几人都被抓了起来••••除了刀疤和他,其他居然判了2个死刑4个无期!他说那就是命,刀疤为了救自己在医院,自己飞车出车祸在医院,不然那场屠杀两人一定是冲在最前面的;判死刑的一定也有他们•••那时候正流行严打!

这件事林想了很久很久,他去监狱见了哥们最后一面。一次他喝醉哭着说:活生生的就这样挨了枪子!想一想就后怕!林开始变了,变得沉默寡言,说实话是怕了!他从没有怕过死,记得我曾经问他和别人对砍不怕吗?他摇头:第一次会怕,拿刀的手会抖;可是一见血就不怕了,下手也就毫不犹豫了!可是这一次怕了,他经常抱着头低头不语,有时候会落几滴泪•••破天荒地搂着母亲撒娇,帮父亲做些力所能及的事。

那一年对林而言是漫长的一年,他努力克制自己去完全改变自己,像戒毒一样煎熬。终于有一天,林对父亲说:我要去当兵。父亲摇头,他拍拍儿子的肩膀:你一身刀疤纹身,部队是不会收的,不要忘了我就是个老兵。去学开车吧,到时候我早点退休,你去顶替吧。林第一次顺从的跪在了父亲面前。父亲因为儿子的顽劣不知道打断了多少皮带也得不到这服气的眼神,今天也不禁老泪纵横。

林过了三年平静的学徒生活,除了还抽烟,以前的恶习都不见了痕迹。喝酒也是我大学毕业后才看到。那时他已经是省委某处的专职司机了。父亲为此放弃了太多太多。

一日又去林家,发现这家伙带了女友回家。那女娃长的高挑俊俏,倒是与林般配。父母也高兴至极,因为那女娃也是司机,开的是一路公交。

这里的夏季是非常令人难以煎熬的,40度的高温很常见,没有风,太阳是白色的,柏油路软到有地毯的脚感。每年暑假都会常住林家,久而久之和林的女友也熟识起来,不过奇怪从未看过她穿过裙装,甚至连短衣裤也没有。那是不可想象的事情,可是这种破问题能够问谁。

情归何处[蓝剑军团]


一次偶然,我午睡起如厕,听到林房间有动静,于是伸头看了一眼,吓得不轻。林的女友穿着林的短衣裤(后来才知道她从不买短衣裤和裙装)正在整理房间,让人惊讶的是她的右臂和右腿完全是深度烧伤的疤痕,几乎没有一块好肉。浑身一阵鸡皮冷汗泌出。好在她并没有发现我,我蹑手蹑脚离去。

晚上,我们一起到广场纳凉。林辛苦一天,躺在凉席上酣睡入梦。这时的一缕凉风让人惬意舒适,昏昏入睡。林的女友吸烟这我是知道的,她一边吸烟一边给林扇着扇子,眼神里透着爱意和幸福!看得出只有包含真爱的女人才会有这样的眼神,令人羡慕不已!

她看看我笑道:白天是你在偷窥我吧?我一时慌了手脚,方寸大乱,一时不知道如何措辞。她笑的更狂:紧张啥?我又不是没穿,你也不是故意的!我忙不迭给她又点上一颗。

说笑归说笑,她忽然正色道:我要和你个结婚,你不会反对吧?

我被一下揶揄住,忙摆手:不会,赞同还来不及!其实这不归我管!

她若有所思的低下头看看林,深吸了口烟:你哥是好人!虽然粗直了些,有些爆脾气,可是对我很好很真。他一点也不嫌我是个半残废••••••

残废?我不解。她没好气地说:你不是都看到吗?我身体的半边都是烫伤,没有一块好肉。那是小时候洗澡被蒸汽烫的,好在颜色没有变的太离谱。小的时候不太在意,可是长大了;裙子,短衣裤都不能穿,这个样子还有谁会要呀?简直郁闷死了!那时死的心都有了!

我指了指酣睡的林:他要你!她破涕而笑,甩手给了我一下。

你抽烟就是郁闷中学会的吧?我问。她点头:我酒量也不错的,不过你哥不让我喝。

为什呢?我有些明知故问。哪个男人愿意自己的女友是个酒坛子。没想到她羞涩的笑了笑:认识林就在一次朋友聚会上,几个男的和我斗酒,结果我倒了•••醒来发现躺在医院,林在一边守了一夜。医生说我的体制不适合大量饮酒,很危险!我借着月色在她脸上分明看到了幸福在荡漾!

忽然林醒来,迷糊中嚷道:谁说我坏话?我们大笑起来!

••••••


情归何处[蓝剑军团]

林婚礼如期举行,她我也改口叫了嫂子。不久他们有了个活泼可爱的女儿,嫂子说林好动,女儿取名一个“静”字。这是个充满幸福的家庭,三代同堂。

当小静长到五岁的时候,我和林联络已经不太多了,只有过年才会就时相约小酌。不过这些年彼此的情感如初。说心里话喜欢念旧的人都不会轻易放弃这种儿时的情感。这一年,林明显憔悴了许多,家庭的压力让他有些不堪重负!他像变了一个人一样,话语不多,酒量却陡增。

去拜望他的父母以及嫂子和静,这是每一年规律。但是进门的一幕令我大惊,她正在收拾自己的东西,像是要远行一样。这时我才知道林在和嫂子闹离婚。可怜的是静,一脸无助,哭肿的眼睛充满忐忑。林无助地依靠在门边,两眼无神地看着这一切。林的父母叹息着牵着静进了里屋,眼不见心不烦!

让我不敢相信的是婚变的是她,一个曾经对爱对婚姻充满憧憬的她。她在外面有人了,据说是位有钱的生意人。为了这种不齿的婚变她连女儿都没有顾忌,甚至没有说要自己抚养的意思。见我的出现,她尴尬的打了个招呼,我一脸漠视。

当她拎着大包小包出门时,对林淡淡道:下午两点,民政局门口见。我见林像被什么重击了一下,脸上痛苦地扭曲着:走好!希望你幸福!她闻言回头看了看林:我知道我这辈子欠你的••••••这时小静冲出房间拉住她的心里哭喊着不要她走,林搂住女儿,掰开女儿稚嫩的小手,她像逃也似的走了,身后留下女儿撕心裂肺的哭叫声••••••

那日我和林都喝得酩酊大醉,几乎没有吃菜,也没有说什么话,只是一个劲的碰杯•••林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岁。

这件事令我没有过年的好心情,一直淤积到我南下回到工作的地方。

约隔了一年左右,林忽然打电话说要来看我。我欣喜若狂,正牵挂林的心境是否调整到平缓的地步,也担心可爱的小静是否已经走出阴影快乐的生活!

当我在车站接到林的时候,大跌眼镜。他身旁玉立着一位与之年龄相仿却不失姿色的女人,打扮时髦,笑容可掬。心地感觉林已经恢复到了最佳状态了。这也是位离婚的经历者,不过性格的活泼,以及得体大方的处世为人让人感觉放心。

我趁恰当的时机问到她时,林瘪瘪嘴道:挨千刀的,和我办完手续不到一个月就被人给甩了。还好意思舔着脸来找我,被我赶出去了!斜视里林眼里含着泪。

我拍拍他的肩,却不知道从何说起!

有时候以为获得了真爱,其实失去只在一瞬间。林彻底变了,变得玩世不恭,变得放荡不羁。他不会再接触婚姻,而身边永远不失粉黛••••••


情归何处[蓝剑军团]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9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