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中共劳改十二年的“国军”下士陈小斌,昨天获准回到台湾。台湾陆军司令亲自迎接

一九五五年一月十八日,浙江外海的小岛一江山遭到共军攻击,三天激战后国军失守。战后政府宣称,岛上国军七百廿人全部战死五十六年后,国防部终于打破“全体官兵壮烈成仁”的历史记载,承认当时有官兵被俘。

在战斗中失去右眼,被中共劳改十二年的国军下士陈小斌,昨天获准回到台湾。陆军司令杨天啸上将代表国防部长高华柱,到桃园国际机场迎接。陈小斌抵台后,先到三军总医院住院体检,已七十八岁的他在台没有亲人,将由退辅会安置到荣家就养。

一江山是大陈岛的门户,拿下一江山,大陈岛形同失守,也是逼蒋中正的国民政府退出在浙江的最后据点。一九五五年一月十八日,共军对一点二平方公里的一江山炮轰一万多发,飞机空袭,随后共军五千多人两栖登陆,一直打到第三天下午,岛上的枪声才完全沉寂。

军方在台北替一江山殉难烈士举办盛大追悼会,蒋中正总统亲临致哀。政府宣称一江山守军七百廿名无一生还,“正好是黄花岗烈士的十倍。”

但战役结束后,共军就宣布岛上的“蒋匪军”有五百多人被俘,部分被俘官兵,后来还写文章叙述战役经过。

近年来台湾政治情势改变,一江山战役逐渐被淡忘,纪念活动规模一年比一年小。二○○五年一月,战役五十周年,国防部在军史馆举行特展,连当时部长李杰都未到场,直到二次政党轮替,军方才再度重视一江山,去年五十五周年纪念,马英九总统亲自出席。

一九九一年前后,就有当初被俘生还的官兵陆续申请返台,根据国防部资料,总数达一三一人。虽然军方依据“国军在台期间作战被俘归来人员人事处理作业要点“,发给退休金与补偿金,但对外始终不曾公布消息。

联合报最近透过管道得知此一消息,便向国防部查询。军方一直到昨天陈小斌返台,才正式证实此项消息,军闻社接着发布新闻,破解两岸对峙时期的文宣神话,还原历史真相。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2楼tkli

昨天中午桃园机场,七十八岁的陈小斌坐着轮椅,踏进中华民国土地。已等待多时的陆军司令杨天啸趋前自我介绍,代表国军欢迎陈小斌归来,也感谢陈为国家的牺牲。见到三名将军,右眼虽盲的陈小斌起身回礼,左眼早已泪水盈眶。



陈小斌是浙江省临海县人,一九三三年生,隶属「西方公司」(美国中情局驻台机构的化名)一江山特勤大队情报组。


一九六六年一月十八日共军进攻时,陈小斌负责操作机枪,但被炮弹炸中,右眼当场炸瞎,双腿也受伤,无法动弹。战友将重伤的他拉到一旁,继续与敌激烈交火,等共军攻陷据点,发现还倒在一旁未死的陈小斌,将陈送回大陆救治。


陈小斌坐了十二年牢,获释后转任矿工,直到退休为止。瞎了一眼、「政治成分」又不好,陈毕生未成家,晚年生活孤苦。


去年初陈小斌透过先前已来台的战友楼子香代为申请赴台定居,国防部透过海基会,查验大陆当局核发的各项证明文书后,确认陈小斌作战被俘身分,批准来台养老的要求。


依国军抚恤相关规定,陈小斌可依照年资计算退休金,阶级以被俘时为准,在大陆坐牢的时间,可以并计年资。另外会依滞留大陆期间,发给慰助金,最高五十万元。


当初国军指挥官王生明之子王应文,现任「一江山烈士遗属协会」会长,近年多次前往大陆,打听父执辈牺牲的经过。


王应文说,自己与多位返台定居的老兵讨论,认为真正被俘的守军数字,绝对不到共军宣称的五百六十七人,因为至今中共拿不出五百六十七人的名单,现有的战俘照片里,也从未一次出现十几人以上。


王应文说,一位被俘的士官提起,自己被炸昏醒来后,搞不清是否还在人世,回神一看发现在医院,旁边躺着副指挥官王辅弼中校,头盖骨被削掉一截。王辅弼问:「你还看到谁关在这里?」士官说没看到其他人,王辅弼叹气说:「我现在这样不能动,想自杀也没办法了!」两人只能流泪。


王应文强调,包括王辅弼以下被俘的官兵,都尽了全力,且在被俘后遭受了十年以上的牢狱之灾,有些特别「顽固」的甚至被关逾廿年,「我认为王辅弼不是孬种」。对国防部终于不再将战俘「继续看得不堪」,他相当肯定。


军方在台北替一江山殉难烈士举办盛大追悼会,蒋中正总统亲临致哀。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