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南老兵回忆2(心)

依然张信雨 收藏 1 171
导读: 接上次任务后,我们半年多没出过任务,或许太平盛世了吧,我们那么闲,真希望如此,这样我们这些当兵的就不用那么辛苦了,那么玩命了。闲的时候也会想如果自己烈士了,家中独子的我,爸妈的眼泪的憔悴,我的想象是那么么的多,多的已经不像平日里冷漠了,才发现我也有感情,有自己的,那天真的的想了很多,要不是刚回来的小队讨论新闻南海不明国籍军人尸体,喜欢凑热闹的我可能会一直胡思乱想下去的,。 可是对于他们的话题我是听不了几句的,凑了下还是自己一人就在那想,想象自己没有当兵,想象自己还在读书都是什么样,是懵懂无知,还

接上次任务后,我们半年多没出过任务,或许太平盛世了吧,我们那么闲,真希望如此,这样我们这些当兵的就不用那么辛苦了,那么玩命了。闲的时候也会想如果自己烈士了,家中独子的我,爸妈的眼泪的憔悴,我的想象是那么么的多,多的已经不像平日里冷漠了,才发现我也有感情,有自己的,那天真的的想了很多,要不是刚回来的小队讨论新闻南海不明国籍军人尸体,喜欢凑热闹的我可能会一直胡思乱想下去的,。

可是对于他们的话题我是听不了几句的,凑了下还是自己一人就在那想,想象自己没有当兵,想象自己还在读书都是什么样,是懵懂无知,还是稚嫩下去。?家是很穷的,从我很小的时候就记得的,那是我们县还是贫困县,我们家当时吃的什么呢,可能现在的很多人永远体会不到,就是养猪的那种玉米磨的,大米很少见,爸妈总是起早晚归的忙着农活,已至于后来读书快高考时,爸的高血压发作,读书就没有继续了。

在想姑娘啊,突击组的老耿拍拍我的肩膀,一下从想象走回了现实,眼眶那么湿,“想家了”,“不是”。“那你怎么眼红呢,不像你啊”“…”,“我们去镇上走走”。收拾了自己的眼睛,营房里穿着自己的常服,都多久没出去了。唉,部队在大山深处,很少接触外边的世界,说起的外边,也只是4十多公里外的小镇,小镇不大的,最多半个小时就逛完了,每次出任务回来可以出去放松放松,突击组的老耿他们也可以去找找乐子,他们不像我,他们是职业军人,都30多了,一年仅有1次的探亲就只有半月左右,出去玩玩部队上也不会对他们怎么的,这都是不公开的秘密,军人也得发泄下自己吧。

每次到小镇来,我不外乎上网与给家里打电话,女朋友给我都快两年了,是上次回家,相亲找到的,我们就这样确定了飘忽遥远的恋爱关系,我是很在乎她的,我的兵种很特殊,给她讲过好多次,可她说愿意等,每次我的信寄到家,或者打电话回家去,老爸总是会说,人家村里谁谁谁当兵是什么什么部队的,我不但没部队不说还是什么后勤兵,部队有条例,信也的中队长看后才能寄出去,当然包括我写给她的情信。

我们死了没人认领,或者没人知道,国家却培养了我们,“我是一个兵,我要忠与我的祖国”,当兵多年,这句话自己被刻在我的内心深处,…有的时候有些任务让我们做了以后很费解,今天还有事,写点私人事情,慢慢的告诉你们我们一线“影子”部队的事,一些默默付出的人

(这篇帖子是通过手机发表,请参与手机体验 wap.tiexue.net)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