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从军衔论功谈起

三拐两拐 收藏 14 2108
导读:从军衔论功谈起 在整个抗战时期,在国军的战斗序列中,包括各杂牌军在内的各级军官都有军衔。而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第十八集团军)和新四军虽然都在国军的正式序列之中,但八路军和新四军的所有军官都没有国民政府授予的正式军衔。 一面不给共军的各级军官授衔,一面却又要拿军衔说事,说国军在抗战中牺牲了二百多位将军,共军除了副参谋长左权以外,就没有高级军官牺牲,以此来证明共军在抗战中保存实力。而实际上左权也是只有职务没有军衔的,就更不用说东北抗联中牺牲的杨靖宇、赵尚志等人了。 网上曾有网友列出共军在抗战时期牺牲的团级

从军衔论功谈起

在整个抗战时期,在国军的战斗序列中,包括各杂牌军在内的各级军官都有军衔。而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第十八集团军)和新四军虽然都在国军的正式序列之中,但八路军和新四军的所有军官都没有国民政府授予的正式军衔。

一面不给共军的各级军官授衔,一面却又要拿军衔说事,说国军在抗战中牺牲了二百多位将军,共军除了副参谋长左权以外,就没有高级军官牺牲,以此来证明共军在抗战中保存实力。而实际上左权也是只有职务没有军衔的,就更不用说东北抗联中牺牲的杨靖宇、赵尚志等人了。

网上曾有网友列出共军在抗战时期牺牲的团级以上军官的姓名、职务、牺牲的时间和地点,共有三百多位。国军牺牲的将军中有许多是在团长任上牺牲后被追认为少将的,如果按照国军的做法,来追授军衔的话,共军在抗战中牺牲的将军就要比国军多一百多。按照双方兵力比列来算的话,国军到抗战胜利时有四百万,牺牲了二百多将军,平均每两万人中牺牲一个将军;共军在抗战胜利时有九十万正规军,牺牲了三百位将军级的军官,平均每三千人中牺牲一个将军,按照蒋粉们的逻辑,是不是国军也在保存实力呢?

明知共军没有军衔,却又要拿军衔来说事,国军的团长战死刻意追授将军,共军没有军衔也就无法追授将军。既如此,要公平的来看待此事,对比国共双方谁在抗战中做的贡献大,就应该按照职务来对比而不是拿一方有而另一方没有的军衔来对比。如果硬要拿军衔来说事的话,是不是太无耻了一些?

指责共军游而不击,没有很好的配合国军的正面战场作战,也同样是无耻的谰言。因为造成正面战场压力大的根源正是国军自己,是国军自己造成的,怨不得别人,你想,他们指使几十万国军 和官员“曲线救国”,投降日本侵略者,变成伪军、伪官,和日军一起进攻抗日根据地, 帮着日军巩固占领区,维持占领区的治安,对付活动在敌后的八路军和新四军,使得日军能腾出兵力用于正面战场,难道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自食恶果吗?反过来又说是共军不配合战面战场作战,是不是很无耻呀。

自从蒋委员长发动政变,屠杀共产党开始,就为自己制造了一个强有力的对手,一个国民党政权的掘墓人。如果4.12以后,有人对蒋委员长说,二十二年后,他和他的国民政府将会被赶到一个海岛上去的话,相信当时正在春风得意的委座,一定会把这个人拉到大街上开刀问斩,大卸八块的。4.12使得国共两党结下了血海深仇,国民党对共产党的屠杀使得共产党被迫拿起武器,来捍卫自己的信仰和生存权。

当中华民族面临亡国灭种的危险的时候,共产党出于民族大义,捐弃前嫌,主动提出和国民党联合抗日,共同来捍卫中华民族,而蒋委员长却仍然坚持“攘外必先安内”。直到蒋委员长被部下的手枪顶到了脑袋上的时候,才勉强答应了联合抗日的要求。

因为蒋委员长的抗日是被部下用枪逼出来的,所以委座的联合抗日也就是心不由衷的,委座的真实用心也就是要利用抗战消灭异己,特别是委座一直视为心腹大患的共产党。对委座的真实用心,共产党是心知肚明,那共产党就不可能把自己辛辛苦苦拉起来的武装,拱手交给国民党。国民党其实也明白这个道理,毕竟每次都是国民党先下的黑手,自己不仁就不要怪别人不义。而事情的发展证实了共产党的警惕并非杞人忧天和空穴来风。当武汉广州沦陷以后,抗战的战略防御阶段结束,抗战进入到相持阶段,国军的正面战场相对稳定下来以后,国民党的老病开始发作,一连发动了三次反共高潮,都被一直提防着得共军所击退。

说起来国军的士兵们也是可怜,碰上了一位特级上将步枪指挥官作统帅。委员长虽然也是科班出身的海归人士,实际上的军事才能也实在让人难以恭维。在抗战初期,委座自己也知道,国军的装备、训练等和日军差着一大截,却硬是要和日军摆开架势打阵地战,以己之短去击敌之长。却对共军的游击战不屑一顾,虽然也曾邀请共军给国军的高级将领们讲过游击战术。

遇到这样的统帅,国军的士兵们自然也就跟着倒霉了。本来当兵来到军营以后,平时长官们并不把士兵当人看,到了打仗的时候,却要士兵们拼命。

仗打胜了,是长官指挥有方,功劳是长官的,几百万国军士兵的英勇作战和流血牺牲,造就了国军的抗日名将满天飞,瘸子拐子都成了抗日名将,连委员长都成了民族英雄。全面抗战的八年,可有谁听说过几百万国军士兵中出现过战斗英雄、杀敌模范?

仗打败了,长官们自顾自先逃命去了,抗战初期长官们有马,后期有车,实在跑不了,哪怕是妓院也能藏身,何曾想过士兵们的死活?南京沦陷时,十几万国军士兵被长官们抛弃,成了日军的刀下冤魂。这时候,却怎么没有人提一下只顾自己逃命的将军有多少了呢?如果当时有几个后来被称为抗日名将的坚持下来,带领十几万国军进行坚决抵抗,就算五个国军士兵换一个日本兵的话,即使南京城最终守不住,即使十几万国军士兵全部战死疆场,也得让日军付出几万人的代价吧?可是这些名将们那里去了?

至于那些搞所谓曲线救国、投降日寇为虎作伥的将军们,在抗战胜利后,又有几个受到了争议的审判呢?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1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一将无能,累死三军

 以下是引用wangzeguo 在第13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pzkpfw4111 在第10楼的发言:
......

一遇交战,即令所谓的杂牌往前,中央军居后。到底是谁贪生怕死?

淞沪会战的时候,中央军在后?

中央军在后那抗战时期毕业的那些黄埔生超过八成的伤亡怎么来的?自己没事抹脖子的??

想起来了,不知道参加长城抗战的17军,算不算中央军嫡系?

 以下是引用三拐两拐 在第1楼的发言:
从军衔论功谈起

在整个抗战时期,在国军的战斗序列中,包括各杂牌军在内的各级军官都有军衔。而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第十八集团军)和新四军虽然都在国军的正式序列之中,但八路军和新四军的所有军官都没有国民政府授予的正式军衔。

一面不给共军的各级军官授衔,一面却又要拿军衔说事,说国军在抗战中牺牲了二百多位将军,共军除了副参谋长左权以外,就没有高级军官牺牲,以此来证明共军在抗战中保存实力。而实际上左权也是只有职务没有军衔的,就更不用说东北抗联中牺牲的杨靖宇、赵尚志等人了。

网上曾有网友列出共军在抗战时......


“在整个抗战时期,在国军的战斗序列中,包括各杂牌军在内的各级军官都有军衔。而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第十八集团军)和新四军虽然都在国军的正式序列之中,但八路军和新四军的所有军官都没有国民政府授予的正式军衔。

一面不给共军的各级军官授衔,一面却又要拿军衔说事,说国军在抗战中牺牲了二百多位将军,共军除了副参谋长左权以外,就没有高级军官牺牲,以此来证明共军在抗战中保存实力。而实际上左权也是只有职务没有军衔的,就更不用说东北抗联中牺牲的杨靖宇、赵尚志等人了。”---------


楼主上面所说有误,事实上红军改编成八路军和新四军时,纳入国民革命军序列,部队编制、机构设置、人员配备和服装、标志基本都与国民党军队相同。国民政府给高级中级军官都授予了相应的军衔,下级军官和士兵则由八路军和新四军自行授予。但八路军和新四军向来以职务为主来确定级别高低,本来就不理会军衔,所以官兵从上到下,都不真正授予和佩带军衔。只有高层人士和国民政府方面办理交涉事务时,才会佩带军衔。但这不等于国民党没有授予我们军衔。

从1938年3月八路军120师给中央军委参谋长滕代远的关于营以上干部履历的报告中可以看出,当时八路军的高、中级干部均有军衔。师长、副师长为中将,师参谋长、旅长、副旅长一般为少将;师参谋处长、旅参谋长、旅政治部主任、团长、支队长一般为上校。如120师师长贺龙、副师长萧克均为中将;120师参谋长周士第,三五八旅旅长卢冬生、副旅长张宗逊,三五九旅旅长陈伯钧、副旅长王震,三八五旅旅长王宏坤、副旅长王维舟等,均为少将;120师参谋处处长彭绍辉、三五九旅参谋长郭鹏、三八五旅政治部主任谢扶民、七一五团团长王尚荣、七一六团团长贺炳炎、七七0团团长张才千、支队长宋时轮等,均为上校。1938年12月13日,八路军一一五师给中央军委和八路军总部关于少校以上干部战绩的报告中也提到,六八五团团长杨得志、六八六团团长杨勇等均为上校。


1955年的海军少将卢仁灿,曾回忆自己在担任八路军一二九师三八五旅政治部主任时有过上校军衔:“当时,三八五旅共有3人分别被授予少将的军衔,他们分别是旅长陈锡联(1938年6月继王宏坤之后任)、旅政治委员谢富治以及担任副旅长职务的民主人士赵辉楼。我和旅参谋长曾绍山、政治部副主任赵月舫被授予上校军衔,为旅里仅次于3位少将的最高职衔。”


开国中将廖汉生将军曾回忆:“我当时任八路军一二0师三五八旅七一六团副团长,上校军衔,没有佩戴军衔标志,只是在对外联络的名片上印着‘上校副团长’一行字。”当时八路军一些干部为了工作需要,确实印了带有军衔的名片。


当时八路军、新四军干部的军衔,主要见于《履历表》、《报告》中,本人一般也知道,但干部的军衔并未普遍实行,而且只是在抗战初期有过记载,以后就逐渐不再提军衔了而只提干部的职务。我军在这一时期佩戴过军衔的只是少数指挥员。如叶挺出任新四军军长,并被授予中将军衔。我们现在还能看到许多当年叶挺将军身穿呢子军服、佩戴中将领章的照片。


曾任十五军参谋长、志愿军三兵团参谋长的张蕴钰将军在其2002年回忆陈赓的一篇文章中提到,当时张任十一旅三十三团副团长,1940年在太行某军政学校首次见到闻名全军的陈赓将军。陈赓当时挂中将军衔,其他旅长一般都是少将。张觉得奇怪,后了解情况后,认为陈曾救过蒋的命,又是黄埔一期,挂中将军衔并不奇怪。


另外,根据一些回忆史料,这一时期我军的一些初中级指挥员也佩戴过军衔标志。开国少将王直在新四军成立之初任新四军第二支队三团四连指导员。“在任指导员期间,最让我头疼的工作就是佩戴国民党军帽徽和军衔。我当时被授予上尉军衔,不是我嫌这个军衔低,而是在感情上难以接受。” 国际友人爱波斯坦在《抗日战争中的新四军》一文中写道:“改编为新四军后,游击队员们必须识别不同的军衔,服从他们不认得的人的命令。他们的日常生活受到严格的军事纪律的约束,这是他们以前不习惯的。”


由于是第二次国共合作,我党派出部分干部参加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工作,他们也曾有过军衔。如周恩来就曾有过中将军衔,享受上将待遇,即中将军衔的人月薪为160块大洋,而周恩来却被特准享受每月240块大洋的上将待遇。另外,受国民政府之邀,郭沫若于1937年9月出任军事委员会政治部第三厅厅长,军衔少将。叶浅予在回忆录中写道:“1938年我在武汉参加郭沫若的军委政治部第三厅,我的军衔是中校,郭沫若和田汉都是少将。”也有不少资料说郭沫若此时的军衔是中将。


抗战初期,为了与国民党军打交道方便,在蒋管区的八路军、新四军办事处的工作人员也戴过军衔。如1939年6月12日“平江惨案”中被国民党军杀害的新四军平江通讯处主任涂正坤、副官罗梓铭,军衔分别为上校和少校。


附:国民政府抗战后授予中共党員國軍將領(根据公幵資料整理)

中將:

01. 郭沫若 1937.9 軍事委員會政治部第三廳廳長

02. 周恩來 1937.9 軍事委員會政治部副主任。

03. 葉劍英 1937.9第十八路集團軍參謀長、1946.1軍事調定執行部中共代表團參謀長、首席代表。

04. 賀 龍 1937.9第十八路集團軍120師師長。

05. 劉伯承 1937.9第十八路集團軍129師師長。

06. 葉 挺 1938年任國民革命軍新編第四軍軍長。

07. 朱 德 1937.9第二戰區副司令長官兼總司令。

08. 宣俠父 1937.9第十八路集團軍總參議。

09. 彭德怀 1937.9第十八路集團軍副總司令。

10. 林 彪 1937.9第十八路集團軍115師師長。

11. 蕭 克 1937.9第十八路集團軍120師副師長。

12. 羅瑞卿 1946.10軍事調定執行部中共代表團參謀長。

13. 饒漱石 1946.1軍事調定執行部駐沈陽中共代表。


少將:

01. 左 權 1937.9國民革命軍第十八路集團軍副參謀長。

02. 聶榮臻 1937.9國民革命軍第十八路集團軍115師副師長。

03. 周 昆 1937.9國民革命軍第十八路集團軍115師參謀長。

04. 陳 光 1937.9國民革命軍第十八路集團軍115師343旅旅長。

05. 周建屏 1937.9國民革命軍第十八路集團軍115師343旅副旅長。

06. 徐海東 1937.9國民革命軍第十八路集團軍115師344旅旅長。

07. 黃克誠 1937.9國民革命軍第十八路集團軍115師344旅副旅長。

08. 周士第 1937.9國民革命軍第十八路集團軍120師參謀長。

09. 盧冬生 1937.9國民革命軍第十八路集團軍120師358旅旅長。

10. 張宗遜 1937.9國民革命軍第十八路集團軍120師358旅副旅長、旅長。

11. 彭紹輝 1938國民革命軍第十八路集團軍120師358旅旅長。

12. 陳伯鈞 1937.9國民革命軍第十八路集團軍120師359旅旅長, 129師385旅副旅長。

13. 王 震 1937.9國民革命軍第十八路集團軍120師359旅副旅長。

14. 徐向前 1937.9第十八路集團軍129師副師長。

15. 倪志亮 1937.9國民革命軍第十八路集團軍129師參謀長。

16. 王宏坤 1937.9國民革命軍第十八路集團軍129師385旅旅長。

17. 王維舟 1937.9國民革命軍第十八路集團軍129師385旅副旅長。

18. 陳 賡 1937.9國民革命軍第十八路集團軍129師386旅旅長。1946.1軍事調定執行部太原執行小組中共代表。

19. 陳錫聯 1937.9國民革命軍第十八路集團軍129師386旅副旅長、385旅旅長。

20. 項 英 1938年國民革命軍新編第四軍副軍長。

21. 李克農 1946.1軍事調定執行部中共代表團祕書長。

22. 張經武 1946.1軍事調定執行部中共代表團副參謀長、參謀長。

23. 宋時輪 1946.1軍事調定執行部中共代表團執行處長。

24. 李聚奎 1946.1軍事調定執行部中共代表團執行副處長、處長。

25. 耿飙 1946.1軍事調定執行部四平執行小組中共代表。軍事調定執行部中共代表團交通處長。

26. 黃逸峰 1946.1軍事調定執行部中共代表團交通處長。

27. 許光達 1946.1軍事調定執行部本溪執行小組中共代表。

28. 韋國清 1946.1軍事調定執行部徐州執行小組中共代表。

29. 趙爾陸 1946.1軍事調定執行部張家口執行小組中共代表。

30. 伍修權 1946.1軍事調定執行部

31. 方 方 1946.1軍事調定執行部

32. 黃 鎮 1946.1軍事調定執行部處長。

33. 段蘇權 1946.1軍事調定執行部

34. 陶希晉 1946.1軍事調定執行部

35. 黃 華 1946.1軍事調定執行部新聞處長





12楼ch7252

LZ

花公公泉下有知,会来找你的

 以下是引用wangzeguo 在第9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pzkpfw4111 在第7楼的发言:
......

杂牌何辜?

理论上讲,桂系之流都是杂牌,这是大的杂牌,底子扎实,实力大,这些部队还是不错的,我说了贪生怕死的以小杂牌居多,这些部队实力弱,后台不硬,长年在夹缝中求生存,是非观比较单薄。当然,中央军里贪生怕死的也不是没有,但纵观伪军的组成,还时以战前的那些小杂牌居多。

一遇交战,即令所谓的杂牌往前,中央军居后。到底是谁贪生怕死?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