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应大胆参与开发北方四岛

销魂刀  收藏 2 530
导读:环球网刊登北京师范大学国际关系研究所所长李兴的文章说,自去年年底以来,俄罗斯与日本围绕南千岛群岛(日方称“北方四岛”)的主权归属问题展开激烈争吵。俄罗斯态度非常强硬,不仅总统、第一副总理、国防部长等高官先后视察南千岛群岛,还表示将邀请东亚周边邻国如中韩参与开发。昨日据日本官方电视台NHK报道,中国大连一家水产公司已与俄罗斯水产公司签署在南千岛群岛合作开设水产养殖场的备忘录。如果此事属实,那对中国企业参与南千岛群岛的开发应是一个很好的开端,此后中国企业应该更大胆地参与开发南千岛群岛。   首先,南千岛

环球网刊登北京师范大学国际关系研究所所长李兴的文章说,自去年年底以来,俄罗斯与日本围绕南千岛群岛(日方称“北方四岛”)的主权归属问题展开激烈争吵。俄罗斯态度非常强硬,不仅总统、第一副总理、国防部长等高官先后视察南千岛群岛,还表示将邀请东亚周边邻国如中韩参与开发。昨日据日本官方电视台NHK报道,中国大连一家水产公司已与俄罗斯水产公司签署在南千岛群岛合作开设水产养殖场的备忘录。如果此事属实,那对中国企业参与南千岛群岛的开发应是一个很好的开端,此后中国企业应该更大胆地参与开发南千岛群岛。


首先,南千岛群岛拥有丰富的自然资源、能源和稀有金属,其开发工作主要是土木工程,道路、桥梁、港口、码头等基础设施建设,而这些正是中国的强项。中国一有资金,二有技术,三有劳动力,距离又近,运输成本较低,中俄各得其所,互利双赢,既谈不上某一方为另一方“埋单”,获取经济利益,又加强了战略协作和政治互信,有利于中国显示在远东的存在和影响。


其次,中俄之间的能源合作和地方合作已经发展到相当水平,尤其是中国东北和俄罗斯远东、西伯利亚地区,协调发展已经进入到国家战略高度。双方签署《俄罗斯远东及东西伯利亚地区同中国东北地区间合作规划纲要》,2010年9月梅德韦杰夫总统再次访华,两国元首就二战胜利65周年和全面加深中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签署两项联合声明,同意加强两国在“核心利益”上的合作。中国参与开发南千岛群岛,是中俄远东地区经济合作合乎逻辑的延续和发展。


第三,中国参与南千岛群岛谈不上得罪美国。南千岛群岛归属苏联,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后一系列国际条约所规定的,包括雅尔塔协议、波茨坦公告、旧金山和约等等,美国都是当事方。现实中美国在此问题上保持中立,明确表示《美日安保条约》不适用于南千岛群岛。所以,中国作为一方,受邀请参与南千岛群岛的开发和建设既不是针对美国,也谈不上得罪美国。


日本对此肯定会不高兴,甚至反对,这是可以理解的。问题是,我国制定对外政策,是根据自身的利益,而不是根据别人高兴与否。何况南千岛群岛与钓鱼岛的主权归属问题具有不可分割的相关性,即它们的归属安排都是二战胜利的果实。如果改变其归属,就意味着对二战历史安排的篡改,对二战结果的否定。这正是日本所希望的,也是中俄所共同反对的。因此,在两岛主权归属问题上,中俄之间有共同语言和利益相关性。


钓鱼岛问题的背后有美国因素,美国已经明确表示《美日安保条约》适用于钓鱼岛。中国不参与开发南千岛群岛,不团结俄罗斯,以一己之力,未必有利于钓鱼岛问题的解决。相反,中国参与开发南千岛群岛,显示坚决的态度,对日本施加一定的压力,回归中国倡导的“搁置争议,共同开发”轨道上来,反而会有助于问题的解决。


无论俄国内政治生态发生什么变化,俄实际控制南千岛群岛、掌握着主动权的事实不会改变,俄在南千岛群岛主权问题上的立场也不会发生根本变化,这是由俄历史传统和民族性格,以及当前东北亚国际格局决定的。据调查,南千岛群岛90%左右的居民愿意归属俄罗斯。因此,日本难以改变现实,也无力改变。中方参与南千岛群岛开发虽然不能说完全没有风险,但其实远远没有想象的那么严重。


当然,在具体做法上,我方应根据现有情况,实行渐进原则,可以策略一些,甚至谨慎一些,资金、规模由小到大,工程、项目先易后难,人员由少及多,路径先民后官,先地方后国企,争取经济利益的最大化,为开展经济外交和解决东北亚安全问题做出自己的贡献和尝试。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