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91.html


(425)

白俄罗斯。维切布斯克。

隆美尔在莫德尔上将配合下,完成了对波罗地海第二方面军的围歼,抓到16万俘虏。又用斯摩棱斯克缴获的物资油料进行了补充,但在反身突击奥尔沙陆桥作战中严重受阻——大片沼泽,使他的装甲部队无法施展。

他一点也不喜欢那种没有机动感的攻防作战。

不到半个月,四面八方的红军一起向隆美尔集群所在的维切布斯克压过来,危机日益深重。这一时刻,“弗拉索夫的救赎”来得十分宝贵。

隆美尔吸取非洲教训,赶在补给线被切断之前,匆匆肃清了包围圈内的残留苏军,然后无视元首命令,不停顿地将主力迅速西撤。为避免可能的干扰,他居然杜撰电台被敌机炸毁的理由,4天里不向大本营发出电报。

元首对失踪的隆美尔一会儿大发雷霆,一会儿满心忧虑。

……

明斯克。白俄罗斯方面军朱可夫元帅却察觉了隆美尔的动向。他及时严阵以待,将坦克集中到别烈津纳河沿线,准备策划一场伏击。

然而隆美尔再次表现出狐狸般的狡诈。

他没有和苏军迎面相撞,而是从上游北侧迂回。并祭出了退却中突然反击的非洲沙漠惯技。虽然这对徒步行军、追击不猛的苏军,战术效果不那么明显。

8月,放弃维切布斯克的隆美尔集团军群,撤回到拉脱维亚境内。朱可夫没实现抓住沙漠之狐的愿望,但基本完成了解放白俄罗斯全境的战役计划。

损失是巨大的。对双方都是如此。

“巴格拉季昂”与“鲁登道夫”两个巨人拳击手,两个月里互相打击对方后脑的疯狂精彩表演,使各自留下55万和33万的伤亡。战后统计表明,这是双方一次相当典型的伤亡比——5:3。无意中竟吻合了战争结束时的两国总体统计数据。

而6月22日进攻发起时刻,双方曾各自拥有190万和110万人的兵力。

史学家把它列为东线几大经典战例,写出了连篇累牍的讨论文字。并以此作为衡量朱可夫和隆美尔两大名将的战役组织、实施能力的某些依据。还喋喋不休地多年争论、质证、演绎。尽管其中不乏荒诞之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