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混编世所罕见!揭秘以色列“拧猫”步兵营(图)干活不累

哭泣的泪眼煞星 收藏 2 126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男女混编世所罕见!揭秘以色列“拧猫”步兵营(图)干活不累

以色列国防军“狞猫”营正在进行实弹演练

男女混编世所罕见!揭秘以色列“拧猫”步兵营(图)干活不累

以色列国防军中女性战斗人员的增多及男女平等意识的增强,使女兵在社会交往中更加自信。


在以色列南部的内盖夫沙漠,上百名身穿土黄色军服的土兵在荒凉的沙漠上呈散兵队形向高地发起冲锋。十儿名战士冲过小十坡,扑倒在一片沙砾上,瞄准,射击,曳光弹拖着亮红色的尾巴飞向50米开外的目标,掩护后续部队冲锋,飞溅的碎石在士兵们的手上、脸上划出道道血痕。


震耳欲聋的枪声间,一个嘶哑的女声高喊“卡迪马!(希伯来语:前进)”


这是以色列国防军“狞猫”营正在进行实弹演练。


“狞猫”营成立于2001年,是以色列军队仅有的一支男女混编的步兵营,其中女兵占总人数的70%。


沙漠“狞猫”


狞猫是一种生活在沙漠地带的野猫,身手矫健,以猎捕跳鼠、沙兔等动物为食。“狞猫”营如其称号一样,长期在埃及以色列边境的沙漠深处执行巡逻任务,“猎捕”那些意图危害以色列安全的渗透者。


萨拉·奥登海姆是“狞猫”营的一名下士,今年20岁,她说自己从小就一直梦想成为一名战斗英雄。


“小时候,大人经常给我讲祖国的英雄们为了保卫家园,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我希望能像他们一样报效祖国。这里(‘狞猫’营)是女性能够参加的高级战斗部队之一,”头发中沾满沙粒的萨拉说。


以色列是目前世界上唯一要求女性必须服兵役的国家。根据以色列的强制兵役制度,女性满18岁后必须服兵役21个月,只有已婚、已育女性和极端正统派犹太教徒才能免服兵役。目前在以色列的常备军中,女性占了约三分之一。


21个月的强制兵役结束后,女兵可以自愿延长服役期限。而在“狞猫”营,女兵们会像她们的男兵战友一样服役3年。


像“狞猫”营这样的战斗部队会平等地对待每一名战士,没有人会因为性别受到额外优待,而女兵在训练中也习惯于像男兵那样的粗犷方式讲话行事。记者参观的这次“狞猫”营实弹演练进行到当天下午5点时,天色渐黑,也许是考虑到夜间实弹演练的危险,参训部队指挥官下达厂停止演习的指令。


一名年轻的女中尉满脸沮丧,对着指挥官吼道:“为什么要停?只剩最后一个山头了!”


“什么都别说了!训练结束!”指挥官大声命令。


中尉“无礼”顶撞上级军官,正是粗犷自信的以色列人的一个传神写照。在这个国度里,可以看到学生质问教授、雇员挑战老板、地方官员攻击总理。


在军队中,这种“不拘礼节”使普通士兵可以毫无顾忌地对上级长官的决策提出看法。当地人普遍认为,这种风气和习惯可以最大限度避免决策者个人失误给集体带来损失,更是以色列军队高效、准确运作的重要基础之一。


性别困扰


在训练间隙,记者看到一名女兵掏出粉红色的时髦手机,面带微笑地发短信;几个女兵在一起嬉笑聊天,谈论着特拉维夫的时尚生活。如果换掉军装,她们看上去更像是一群出外郊游的大学生。


但严苛的野外环境和艰苦的军营训练也在这些少女身上留下了鲜明的印记:有的女兵效仿好莱坞电影经典硬汉形象,在头上绑着红色方巾;有的几口就能抽完一根烟,还很有男子气慨地把烟头扔到地上再用脚踩灭。


尽管这支混编部队的女兵们在各种方面表现得坚强、硬朗,但性别差异还是给她们带来了一些困扰。


“我们和男兵的起居生活是分开的,但还是会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中士莉亚特-法迪达说,“就像在边境附近执行任务时,由于没有厕所,男兵们走开几米远就可以就地方便,但女兵则需要走开很长一段距离。”


“狞猫”营男女混编的形式给萨拉也带来了麻烦。身高不到1.6米、脸上未脱稚气的她来自于一个宗教家庭。犹太教义对未婚男女相处有严格规定,除了不能独处一室之外,‘传统犹太家庭甚至规定‘男性不能走在两名女性之间。


“我刚开始并不是很习惯。我是在一个很传统的环境中长大的,这里的男兵跟我小时候的一些男性玩伴很不一样。小时候他们都比较温和,但在这儿,连女孩都很刚强。刚来到这里的时候,这些差异甚至比高强度的体能训练还让我意外,”萨拉说。


对于男女混编的组织形式,以军中也有不同意见。一些军官认为这种形式会使男女士兵间产生不正常的对立情绪,或陷入男女情感,以至于影响整支部队的战斗力。


对于这个问题,莉亚特告诉记者,部队对男女士兵关系有严格规定,“我并没发现在我们中间存在什么不寻常的关系。这里禁止男女之间有过于亲昵的动作。当然,当遇到一些愉快的事情时,我们也会出于友谊相互捌抱。我们内部也有一些情侣,不过他们只有在休假并得到许可时才能约会”。


以军规定士兵须对自己的武器负全责,很多士兵不在岗时也枪不离身,士兵背着枪逛商场、喝咖啡的场景并不罕见,还有一些军中情侣穿着军装、身背长枪牵手逛街,成为以色列街头一道特殊的风景线。


名“狞猫”营的指挥官说:“每当有人对男女士兵混编的做法提出质疑时,就有同样多的人支持我们。这些士兵在埃以边境非常出色地完成了任务,不逊色于男兵部队。”


自1979年埃及和以色列签订和平协议以来,两国间一直没有发生过战事。但这段210公里长的国境线并不是平静乐土。“他们阻止了大量的非洲偷渡者越境,使一度猖獗的拐卖妇女犯罪销声匿迹,也显著减少了流入以色列的毒品,” 这名指挥官说。


“狞猫”营的支持者认为,“狞猫”营的存在,使以国防军能将主力部队部署于加沙边境、黎巴嫩边境等“热点”地区。


战功卓著


在竞争激烈、全民尚武的以色列社会中,军队履历是年轻人踏入社会的第一块敲门砖。以色列国防军中女性战斗人员的增多及男女平等意识的增强,使女兵在社会交往中更加自信。


2010年7月,一位名叫埃莉诺·约瑟夫的下士在“狞猫”营完成了入伍训练,成为历史上第一位在以色列国防军战斗部队中服役的阿拉伯女性。


以色列国防军素以勇猛善战著称,而女兵一度是其重要组成部分。在1948年第一次中东战争期间,犹太女性曾经在整个战场上与男性官兵并肩作战。在特拉维夫,女兵们用高射机枪击退了埃及的轰炸机;在以色列北部,由女兵组成的突击队与黎巴嫩、叙利亚部队作战;南部沙漠中,女兵曾与男兵并肩抵挡人数占优的阿拉伯联军。仅在第一次中东战争中,就有上万名以色列女性参加了战斗,数以百计的女兵在战场上献出了年轻的生命。


尽管在1948年中东战争中,以色列女兵为这个国家得以延续作出了突出贡献,但之后的大部分时候,她们在军队中承担的是一些文案、培训、技术支持等二线工作。


在2006年的黎以战争中,以色列女兵再次与男兵一起参加了野战。这是自 1948年中东战争之后,女兵首次直接参加战斗。她们发射火炮,驾驶军舰和战斗机,她们在每个岗位上展现着玫瑰的铿锵。也是在这次战争中,以军前线阵亡将士名册上又一次出现了女性的名字。


将女性投入实战在社会上引起了不小的争议。根据以国防军的一项研究表明,女性相对男性较弱的体质不适合战斗环境,她们担任步兵、装甲兵和工程兵时的生存率较低。此外,女兵在被敌军俘获时也更容易受到伤害。为此,以军特别为女兵设计了较轻便的靴、钢盔等装备,使她们在战斗中灵活机动。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