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半岛鹰与龙的搏击 第四章 中国人的介入——清川江战役 第八节 后悔的梁兴初 01

六脉神剑5377 收藏 0 11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size][/URL] 第八节 后悔的梁兴初 敌机摇着翅膀得意洋洋地飞走了,梁兴初气得直咬牙…… “这是咱38军的出国第一仗,又是彭总回来指挥。无论如何要打好,别让老子在彭总跟前丢人。” 而防守军隅里的美2师第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



第八节 后悔的梁兴初


敌机摇着翅膀得意洋洋地飞走了,梁兴初气得直咬牙……

“这是咱38军的出国第一仗,又是彭总回来指挥。无论如何要打好,别让老子在彭总跟前丢人。”

而防守军隅里的美2师第5团团长约翰﹒希莫克默顿上校也稀里糊涂地交了个好运,被沃克夸奖为“岩石般的约翰”。


38军在东北地区驻防时,指挥员们最着急的是地形不熟和翻译人员的问题。吉林省和延边地区政府把军队的需要告知当地群众之后,许多朝鲜族基层干部和青年教师纷纷踊跃报名参加抗美援朝,38军司令部前去挑选了570多人,加上东北军区派来的翻译人员,共计735人,于是,从机关到连队都配备了朝鲜语联络员,算是解决了语言不通的问题。

入朝时,38军是紧随42军之后从满浦铁桥和临时搭建的“水下桥”上跨过鸭绿江的,按照志司总部原定的作战方针,他们将作为志愿军的总预备队,在江界休整三个月,改换苏式装备后再投入作战。

可是一入朝情况就变了 ——敌人疯狂开进,其前锋甚至已抵近鸭绿江畔。于是,毛泽东、彭德怀审时度势,改变了部署,决心集中三个军于西线作战,各个歼灭南韩第6师、第7师、第8师,并急令38军迅速进至熙川地区,配合39军、40军作战。

军情紧急,军长梁兴初让大家八仙过海,逮着什么就坐什么,火速向熙川前进。

过江后,大部队开始过着在山林里夜行晓宿的日子。冷天露营是很艰苦的,战士们乐观地说这是“铺着地盖着天,枕着石头蹬着山!”白天,战士们身上盖着蒿草或树枝,看着敌机从自己头上掠过,或者边吃着饭边坐在山上往下面看飞机。敌机贴着山梁,掠过树梢飞来飞去,机翼带起的强风吹得树枝直摇晃。战士们都感到,敌人的飞机可比国内战争时国民党的飞机疯狂多了!

朝鲜战场上的美军飞机大体分为侦察机、校正机(预警机)、战斗机和轰炸机四种类型:

侦察机因为其头部为红色,后来志愿军战士们称其为“红头苍蝇”。

校正机是专门为炮兵侦察和校正方向的一种机型,因为它总是吊在半空中跟踪目标,故志愿军战士们把它叫做“吊死鬼”。

战斗机主要有两种,一种是F-80“流星”式战斗机,因其两翼各挂有一个副油箱,故而战士们称其为“油挑子”;另一种是海军舰载型的F-51“野马”式战斗机,机身大部为黑色,噪声尖锐刺耳,战士们把它叫做“黑寡妇”。

而B-29“超级堡垒”式轰炸机则大多是集群出现,且机身庞大,噪音轰鸣,战士们就称其为“黑老鸹”。

入朝之初,我军防空力量极弱,因此敌人的飞机嚣张之极,它们常常超低空飞行,见到什么就炸什么,加上侦察、校正、轰炸、扫射成龙配套,因此对地面目标构成了巨大的威胁,大部队在白天竟然寸步难行!

那时候战士们没有和敌机交过手,自然也就没有什么经验,怕暴露目标不敢用轻武器打,只能冲着天上飞来飞去的敌机恨恨地骂:

“他娘的,纸老虎也咬人!”

“妈啦个巴子,有种下来和老子单挑!”

后来有些年轻战士忍耐不住,就偷偷地用机枪和步枪向低飞的敌机射击。嘿!没想到还挺管用,打下了几架飞机后敌人也害怕了,再也不敢低飞,这才稍微主动了一点儿。

刚入朝一天,前卫连3连的车就全部被炸毁,一辆也没剩下。

有一天,第112师师部人员在一个隧道里面隐蔽防空,被几架敌机发现空袭,结果造成重大伤亡,牺牲二百三十二人,在112师跟进指挥的江拥辉副军长也险些遇难。

朝鲜北部大部分都是山区。山岭、沟壑纵横交错,山路崎岖,常常一侧是险峻的高崖,一侧是万丈深渊,加之蒙蒙细雨下个不停,使得山路更是难行。

好不容易熬到晚上,公路上却挤满了人和车。从平壤撤出的朝鲜政府、外交使团、人民军北撤部队,还有逃难的老百姓,把本来就很窄的公路给挤了个水泄不通。最后人家终于搞清楚是入朝参战的中国人民志愿军部队时,便热烈欢呼,主动让道,甚至把自己的车给掀到沟里,部队才总算有了点速度。

第二天部队还是慢慢腾腾挪不动窝,把梁兴初急得下了汽车亲自去指挥交通。还没指挥十分钟呢,就有参谋跑来报告说军部的一辆卡车翻了车,作战科长王乾元不幸牺牲,军部机关的科长们几乎全部负了伤!这和敌人还没照上面呢,堂堂一个军部就差点儿给报销了!

梁兴初赶到担架旁,默默地凝视着死者熟悉的脸 ——王乾元,抗战时期入伍的老科长,从滨海地区打到东北,四战四平,三下江南,参加了无数次大仗恶仗都没有牺牲,没想到现在刚刚入朝,一仗未打就光荣牺牲了!

梁兴初沉重地低下了头,长叹一声:“出师未捷,先折大将,唉!”

正在懊丧之际,突然天空中飞来了四架美军夜航机,投下几枚照明弹后,对着公路就是一通轰炸、扫射,又有几辆车被炸毁,连军长梁兴初也不得不趴在路边的草丛里躲避空袭。

敌机摇着翅膀得意洋洋地飞走了,梁兴初气得直咬牙,这位烟瘾极大的虎将随手抽出一支烟来,还没来得及点上呢,却被政委刘西元给一把抢走了:“马虎不得,小心防空,刚死了王科长别又死了梁军长。”梁兴初无奈地望着老搭档苦笑道:“命令部队,想尽一切办法加快行军速度,注意防空,小心翻车……”

这38军别看是林彪麾下的王牌军,可真要排起族谱来,却是彭德怀的老部队 ——第112师334团就是当年红三军团的老底子,彭德怀、滕代远平江起义带过来的部队。梁兴初心想,不管怎么说咱也不能给彭总丢人吧,一出国,他就对大家说:

“这是咱38军的出国第一仗,又是彭总回来指挥。无论如何要打好,别让老子在彭总跟前丢人。”

可事情就是这么怪,你怕什么,它偏偏就来什么。

10月24日晚23时,志司来电,命令38军配合42军125师,迅速集结于熙川以北的仓洞、文明洞地区,准备围歼韩8师。38军司令部经迅速研究,决定让113师担任主攻,112师迂回熙川以东断敌退路,114师为预备队。只等112师一迂回到位就立即动手。

当112师师部跨过鸭绿江到达朝鲜的满浦后,碰到了朝鲜人民军的一个师部。

当晚,112师师长杨大易请人民军师部的干部们吃饭,顺便让人家介绍与美军作战的经验。当时,杨大易已经得知敌人已占领了熙川,就顺便问了问熙川是什么样的敌人。

一个人民军干部回答说:“是美国鬼子,一个黑人团。”

“有多少人?”

“千把人吧!”

杨大易一听大出意外 ——志司通报的是一个营的伪军呀,怎么变成了美军黑人团啦?这可是重大军情!嗯,咱没跟美国鬼子单挑过,得慎重,让军里先把情况搞搞清楚再说。于是,杨大易一封急电飞到38军军部。

10月28日,113师前锋第338团进至熙川附近与敌遭遇,毙伤敌两人,337团也在熙川西北之馆岱洞与敌人接触,毙伤俘敌17人。如果此时这两个主力团猛扑熙川,那伪8师的番号恐怕就要被中国军队给拿掉了。

然而由于那封电报的影响,加上一心想打好的心态,使素来勇猛果断的梁兴初稍稍迟疑了一下 ——112师还没有到位,是否等他们到位后再发起攻击?

29日拂晓,112师到达了预定位置。又经过一番准备后,直到下午17时才对敌发起攻击。但伪8师已发觉熙川附近有我军大部队活动的迹象,敌人也不是傻蛋,见势不妙,早已于凌晨4时向南撤逃。

根本没有什么黑人团。

只有彭德怀的老部队 ——第334团比较走运,在肃清熙川外围的战斗中,零零星星抓了一百多个俘虏,总算没有考零蛋交白卷。

“叫梁兴初给我追!”在大榆洞志司的彭德怀气的直骂娘,“什么主力,鸟主力!像个小脚婆娘,慢慢腾腾走不动路。”

第一次战役已近尾声时,毛泽东还是没有忘了38军这个头号主力,他在给彭德怀的电报中勉励38军:


“我38军对当前之伪7师部队似尚有机会歼灭其一二个团,望令该军尽可能争取之。”


那意思好像就是说:38军在前面没打好,没关系,以后还有歼灭伪军一少部分的一丁点儿机会,希望38军加把劲儿,努力争取吧 ——别再让敌人跑了,连骨头渣儿也捞不着啃喽!

梁兴初这个后悔呀,别提了,肠子都悔青了!他在电话中痛骂杨大易:“你谎报军情,好大的胆子,你给老子找出个黑人团出来,老子就要这个黑人团!”

骂了一阵,梁兴初也觉得自己责任不小,杨大易上报军情并没有错,自己为什么不抓个俘虏亲自审问一下呢?唉,现在只有将功补过了:“杨大易,不要再找客观,这一仗丢尽了38军的脸,再丢人连裤子都没得穿了!你给我立刻向飞虎山攻击,拿下飞虎山马上攻击军隅里,切断西线敌人的退路,告诉335团范天恩,让他主攻飞虎山,拿不下飞虎山提头来见!”

当日,志司总部致电梁兴初:向新兴洞、球场、军隅里方向攻击前进,向敌侧后实施迂回,配合第39军、第40军歼灭潜至温井、云山地区之敌,以打开战局,造成继续歼敌的有利态势。毛泽东也来电指出:此战只要我38军全部及42军一个师,能确实切断敌人清川江后路,其他各军、师能勇敢穿插至各部敌人之侧后,实行分割敌人而各个歼灭之,则胜利必能取得。毛泽东认为此役的全局关键,在于38军能否割断清川江南北敌之联系,并歼灭北援的美2师。他还特别指出:


“只要此着成功,即是战略上的胜利。”

“望坚决歼灭北进的美军第2师,此是第一紧要事,其余都是第二位的。”


电报发到志司,同时也发到38军。

梁兴初不敢怠慢,立刻让副军长江拥辉拿着毛泽东的电报赶到前卫113师督阵。

可还是晚了一步,敌人的主力跑掉了。

后卫114师反倒捡了个意外的便宜。11月2日拂晓,342团到达熙川和球场之间的檀峰界宿营。住在沟口的团炮兵连炊事员刚刚做好饭,门外闯进了一伙人,揭开锅就盛饭吃。

“你们是饿死鬼投胎呀,抢什么抢?”炊事员以为又是连里那几个调皮捣蛋的士兵。

那伙人头也不抬,只顾抢饭吃。炊事员急了,怎么不讲一点规矩呢?!仔细一看之下,原来是李伪军!

炊事员一看大事不好,趁敌人没反应过来,赶紧跑出来找到司号员,“滴滴答答”的调兵号声立即响了起来。

342团团部刚刚安顿好,团长孙洪道还没来得及躺下,就听到了调兵号声。孙洪道大喊:“哪里吹号?”说话间已是枪声四起。

2营营长曹玉海,就是我们前文中曾经提到过的战斗英雄 ——听到急促的调兵号声,立即命令两个部下一人带一个连向团部靠拢,与此同时,1营也抄后路对敌人形成了前后夹击。听到枪响,敌人也反应了过来,开始拼命顽抗。志愿军战士们冲进敌群,与敌人短兵相接,杀成一团,场面十分混乱。

激战一个上午,韩军不支,扔下一大堆尸体和伤兵溃退了。342团自己也没搞明白怎么就把敌人一个步兵营和一个机枪连给歼灭了。全团共抓了四百余名俘虏,缴获了大量枪支弹药,还解救了五名朝鲜人民军女战士,活捉了五个美军顾问。一审问才知道,原来这是韩6师第19团从温井抢大炮没抢到,反而被韩先楚指挥的第40军给揍得鼻青脸肿、往回撤逃的部队残部。

这是38军入朝一周以来取得的最大战果 ——仗打得稀里糊涂,胜也胜得稀里糊涂。

11月3日,112师追到了飞虎山下。飞虎山位于军隅里和价川以北,敌人北上或南逃,都必须经过军隅里。控制了飞虎山,就控制了敌人南来北往的咽喉。

占领飞虎山的任务交给了第335团。335团是112师的拳头,宝刀的刀刃,利剑的剑锋。团长范天恩,外号“范老虎”,原任38军军作战科长,38军一入朝参战,他说什么也不干作战科长了,非要带兵打仗不可,梁兴初只好让他当了团长。对这个团长,梁兴初是非常了解的,连范天恩的爱人还是梁兴初介绍的呢。

打熙川时,全军上下都没捞到什么油水,只有335团缴获了五汽车物资。团长范天恩一看上面全是饼干、罐头、方糖、威士忌什么的,就让管理员别声张,悄悄地把它分给了各营。结果不知怎么给师长杨大易知道了,把他狠狠的训了一顿。谁知打到飞虎山下时,全团断了粮,还幸亏了这些东西救急。

已经四天四夜没有好好睡过一个囫囵觉的范天恩亲自率人侦察了飞虎山敌人的布防情况,随后,4日拂晓,在蒙蒙的雨雾中,担任主攻的第2营不到两个小时就击溃了南韩军第7师的守军,拿下了飞虎山主峰622﹒1高地,1营、3营也占领了东西两侧山头。

占领飞虎山后,范天恩立刻派出第1营乘势攻击军隅里。

1营2连首先冲到公路上,截获了一百多辆汽车,眼看着就要发一笔洋财了,可敌人反扑上来了,铺天盖地的炮火把1营压在公路上无法抬头。后来才知道,沃克已经发现了军隅里和价川这边巨大的缺口,为了保证这里的交通、补给枢纽,沃克紧急集中了第8集团军在军隅里附近能够掌握的所有炮兵。

范天恩一看不行,决定把3营投入战斗,攻击军隅里。5日,当范天恩做好攻击部署,只等天一黑就发起攻击时,师部的新命令到了:“停止攻击,就地防御。”

原来,第8集团军司令沃克发现右翼已被全部击溃,同时一支身份不明的军队正向左翼的美英军背后包抄过去,吓得赶紧于11月3日凌晨急令第8集团军全线撤退。4日,我军已先后前出至博川、苎岘、花田里、修隅洞、龙登里、飞虎山、深井站地区,并占领了德川。而由于38军主力下决心犹豫,行动迟缓,未能及时拿下军隅里,并向安州和新安州方向攻击前进,切断敌人的后路,致使敌军主力已经大部撤至清川江以南,我军歼敌机会已失,范天恩团的行动已经失去了意义。

而防守军隅里的美步兵第2师第5团团长约翰﹒希莫克默顿上校也稀里糊涂地交了个好运,被沃克夸奖为“岩石般的约翰”。

在大榆洞志愿军总部,彭德怀正在构思一个新的战略计划,而这个计划还需要范天恩的335团坚守飞虎山,顶住敌人的进攻,从而为志愿军西线主力重新部署赢得时间……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