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82.html


此时李良他们转坐西北军区陆航团的直升飞机正在横越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寒冬的漠北,上空的空气干涩阴冷。冷嗖的空气在机窗上刻出了厚厚的冰棱,机舱内温度低的要命,几个人裹紧大衣,缩在一起,与李良通行的都是些文职军官,北方恶劣而又陌生的环境让他们感觉实在遭罪….李良虽然在国外时受过冬季作战训练,但这实在冰冻的天气也让他倍感不适….

不过这里作为隐秘基地倒是不错的选择…俯视着陆上起伏不断的沙海他默思。

忽然。他怀里的接收器发出鸣响,众人顿时精神大振,聚拢过来。机长,李良挥挥手,示意就在此地降落。片刻后,经验老道的机长在一处坡度稍缓的陆上做悬停,几个人跳下飞机。螺旋桨巨大的扭力刮起了大风,地上更显冰冷刺骨。李良朝飞机做了个再见的手势。机长敬礼告别,飞机渐渐驶离地面在盘旋了一圈后,逐渐消失在视线中……

李良裹紧大衣,沙地里要显得暖和些,随行几人都是中年男性军官,两个少校,四个中尉。看体态都不是作战分队,倒像久坐办公的是文职人员,屁股硕大。有两个一路都在不停地擦拭着被冰霜模糊地眼镜。一路上,李良与几人都不曾交谈,几人也不主动示好。但毕竟都是老兵,路途上配合倒也是默契。几人换好行头。朝着信号源走去,

大漠的冬天是最纯粹的冬日,昼夜温差极大,,强烈的气温起伏使石头崩碎成砺石,砾石散落成沙粒…..踩上去,厚实的鞋底也起不到什么保护,磨的生疼…..

路途远比想象的要艰苦些,一个戴眼镜的中尉开始抱怨太早下机。李良没有解释,其实他也在疑问为何主席坚持飞机不准许离目的地太近,一旦发现信号源就换乘步行,并且不能人为接近巨塔…

他不愿多想,考虑原因不是他的任务。接收器显示信号源越来越近,几人也加快了脚步,前方露出稍高的沙丘,几人相互搀扶着攀爬,幸好天公作美没为难他们,天气还好。越过沙丘,地势突然见平,宽阔平坦的土地像一个巨大的广场般占据了所有人的视线,所望之处就好像是雪原上被扫开了一片平地,尽管四周被堆积了高耸的沙山,但惟独此地却丁点不被沙海占据,在平地的中间一座宽坐尖顶的高塔高高耸立,上面满是斑驳的磨痕,塔尖甚至已经被磨秃,看样子年代久远。在阳光下,他像是一个破旧的印章扣在地上…… 一少高个胖上校走在人群前面,眼前的奇异让所有人好奇新鲜,他迫不及待的加快脚步,就在即将踏上平坦时,

李良喝了一声,站住,别动。众人满是疑惑回望。先别太近,等总部下一部命令。

胖上校困惑的收回脚,一行人停在沙地边缘……

胖上校不知此时在塔尖处,一只纤细的银针正对准他们,只待那一直不安分的脚步开启它…..

鹏飞在监狱的生活确实难受,军事监狱作息时间几乎与部队生活无异,只是每天的例行军事训练换成了紧张枯燥的上工,但好在鹏飞所在地由于犯人较少,军区下达的劳动任务相比起其他单位要少的多,但每天枯燥单一重复式的缺乏刺激的生活让鹏飞难受不已。

整个下午,鹏飞都独自坐在床上,在国外时,这样的待遇倒也不算最坏,他回忆着曾经出生入死的战友,杀机四伏的雨林,酒吧里艳情的往事。一幕幕往事似连贯的片段,涌进他的回忆。事实上从误杀蝎子到现在他一直保持着莫名的平静,除了对蝎子的愧疚,他察觉不了自己还有别的什么感觉。从十四岁被地方武装从孤儿院买出来到现在,生死搏杀已近二十年。二十年!鹏飞自言着…..心中唏嘘不已,从哥伦比亚的丛林到突尼斯的沙漠,从雨林深处的土著部落屠杀到旧金山的黑帮火拼。他就像一株在枪林中扎根被弹雨灌溉在硝烟中成长的野草,在灵魂的深处自己早已只是一台杀戮机器,一杆锈迹斑斑的老枪,一块冰冷的顽石。他知道自己是个中国人,但雇佣兵是没有国籍的,他们不效忠于那面国旗,却拥有多个国家的公民身份….祖国,他觉得那只是老板的代名词…..

他环视着四周,这里就是祖国了。他自嘲的笑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