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82.html


鹏飞由于误杀战友,被军区法院判处终生监禁,服刑地在西南军区某军事监狱,

判决下来后,众人表现复杂,有欣喜,幸灾乐祸,有伤心,依依不舍……

事发后林少龙动用了所有关系,使尽浑身解数,去为鹏飞解脱,但无奈事关人命,罪行太重,鹏飞依旧难逃法网….

鹏飞临行前,林将军将自己反锁在办公室里。像受委屈的孩子般,任外面门声擂的天响,门内却无动于衷。两天后警卫员在司令员的授意下撞开门,才看到林少龙一身戎装整齐打扮呆坐窗前,面色憔悴。痛失爱徒,他心情伤痛万分…


南方的雨季漫长的让人绝望,重叠的山峦下,片片水洼布满泥泞的小路,一辆绿皮的军卡晃悠的驶过,泥水四溅…

在无序的摇晃中,鹏飞睡得依旧。十几年的雇佣兵生涯,让他习惯了这跌宕起伏,生死难料的人生。因此,对于一切,他沉默而坦然…铁栅栏外,几名持枪的哨兵也是昏昏欲睡旅途漫长,外面密布的雨丝砸在车顶上,节奏的撞击似催眠曲让人入眠更深…..

鹏飞在被押送的途中,一般情况下军事监狱直属军区管辖,属于师级单位,最高长官往往是大校军衔,少数也有少将的,底下依次是政委,教导主任以及各管理科室,另外还会有约一个营的兵力配合守卫。为以防万一,守备营一般半年轮换一次…..

他服刑的单位隶属于西南军区,对外编号71599部队,当然编号只是个幌子,内部却是高墙电网,保密森严的监狱系统。

车缓缓驶近大门,随行军官递上文件后,哨兵见是熟人,在车的上上下下检查一番后便利索放行,从外观看监狱隐藏在丛林深处,稍显破落,高墙上苔藓铺满,里面是四列三层灰白色楼房,整体环境陈旧潮湿,院落的中央是个小操场,周围是些低矮的松树…..整个监区空无一人,寂静的很,,,,,,,

鹏飞在两个年轻士官的押送下来到监区地下室,这里是重监号,阴冷的走廊滴答着漏水,鹏飞不禁打了个寒颤,在经过一处监房时,里面一个身着破旧军装的中年汉子朝他讨好的笑笑。到了自己的单间,两个士官送他进去,便锁上门出去,空旷的走廊皮靴声回响。他环视左右,阴冷压抑,凹凸的红砖上湿漉漉的水渍,一张锈蚀的铁床上面裹着团霉味的铺盖横卧在墙边,中间低矮的木桌子上已经起了苔藓。

他娘的,鹏飞使劲唾了口。


李良下午接到总部的命令,尽快赶去东郊机场。据说是国防部办公厅的直属命令,他不敢怠慢,简单收拾下,便乘车而去。东郊机场,是隶属于空军总后的专用机场,平日起降机次不多,只是偶尔重要出访时作为后备机场待用。

首都的冬天,干燥寒冷,街面上,行人众多,错落有致的大楼沿街整齐排列,精致到晦涩的装潢表于其上,猛看像是某个暴发户刻意炫富的门楣….但毕竟随着国门外事端突起,民众也敏感的意识到战争临近,大街上多了些抢购物品的长队,但还好物资准备充分,加之此前未雨绸缪的政策调控,屯物抬价的现象倒也鲜见。整个首都城生活秩序井然。但是街上巡逻的武警要多与平日,战备气氛也开始凸现….

机场上,十几人已先到,李良下了车,一个中等身材的高个中年军官过来递上一个公文箱和一封牛皮纸包信。李良疑惑,这是…...还未等李良说完。

这是军委办公厅送来的。信是主席亲自交给我的,要你务必过目…军官说话干净利索又不容置疑。虽说只有上尉军衔,但威严十足…李良点点头正欲拆开信,上尉按住他的手,快上飞机吧…李良这才发现机场上一群人已经开始登机。好吧,李良虽然心中疑惑,但也无可奈何。二人互敬军礼,就此分别。路上李良偷偷回望一眼身后,他发现这个上尉走路有些跛,但身体正直的似雕塑般….

机场上寒风愈烈,原本耀眼的日头被灰色的乌云掩去了半边,尽显风雨即来之势…..


各位乘客,请记好安全带,我们要起飞了。飞行员转过来,笑着看了一眼众人,一口洁白的牙齿,让这个俊俏的小伙子更显精神。

大家笑笑,狭小的机舱暖和些,一行人寒暄着,看得出,他们大多不认识。言谈颇显拘束。

李良堵在倚在窗前,撕开信封,一行苍劲有力的钢笔字印入眼眸,是主席的亲笔!

;李良,此去路途遥远,事关重大,望你凡是切身而为.一切尽力。当下日军步步逼紧,朝鲜与巴基斯坦两大门户相继倒戈,而深藏于隐处的基因病毒随时爆发,中华民族正是利刃悬颈。你虽然在国外成长,但毕竟留着华夏民族的鲜血,此次灾难不分国籍党派,如若爆发,所有炎黄子孙恐难幸免,论谁也是无法独善其身。对于C4文件你已阅过,暂不多说,此去的目的地是我们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在西北沙漠建立的秘密军事训练基地,它将为我们培养一支特别的作战部队,这支部队将会在未来的对日防御作战中起到不可估量的作用。基地自建成以来就一直对外高度保密,相比而言核武器的试爆也不过是为了掩其面目,在建国之初,共和国的第一代领导人就已经意识到会有今天,便斥巨资修建这座秘密基地,他的用处此时不便多说,待你开启时自会明白,当年为掩人耳目,基地修建以后再无人进出过,封闭至今,此次前行,望你能尽早开启,以为战后不时之需。我托张文上尉带来的公文箱里面是基地的定位仪和开启电子匙。望你务必妥善保管。信中还附有一个名单,基地开启后,你要讯速建立起一支特别的作战队伍,代号C4。他们将会成为他日对日作战的锋刃。备选人员在名单中已列明。这些人员全部来自一线部队。言尽于此,具体事宜,待基地开启后另行通知。再次祝君一帆风顺!

电子匙!C4部队!李良心中拂过一丝兴奋,这究竟会是怎样一所基地呢!

但随后他又安静了些,看得出主席信中语中心常。当下大敌当前,战争迫在眉睫。如今敌人已是剑在弦上,只等时机了。

李良此时心中忽然起了些异样的崇高感觉。

祖国!母亲!

与此同时,在全国大多数地区各大城市,部队与地方武装也再加紧进行战前准备。各大民防系统也在修建加固,重要的工业系统大多已经迁移。虽说战争并未打响,但是近段时间所发生的一切,迫使中央提前发布了紧急战时命令,全国已全然是战备状态。事实上,对于战争当下的大多数中国人都是陌生的,惶恐惧敌的气息像深埋的腐尸恶臭般依稀透出!自进入战时以来,在很短的时间里,大量资产的转移和巨额外资抽逃国外使中国经济雪上加霜,偷渡事件也越发猖獗,国际蛇头利用国民的恐怖心理煽动边民外逃,乘机牟利。来自民间的不安情绪也再折磨着普通老百姓的神经,在这种情况下不少地方政府也处于半麻木状态,更有甚者,在靠近边境的偏远地区,一些地方权贵势力抓住机会控制政府,妄图自立山头,以便战后谋取一杯羹。巨龙在战争的狂风中不安的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