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国徽 正文 第三章 阴云重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82.html


南海形势始终不甚明了,危机四伏,争议不断。世界都在注视着这个古老大国。国家主席李铁军刚刚放下手中的文件,上有一行字,佩!刀!出!鞘!文件是“炎黄小组”送来的。“炎黄”小组是国民党政府利用当年百万日军战俘大遣返的机会潜伏在日军决策层的秘密间谍。解放后该小组被策反,成为中央对日最高级别谍报人员。一直以来只与军委最高首脑单线联系。自46年潜伏至今只发回两次信息,都是在民族危难之际。 偌大的办公室,主席消瘦的身影寂寥万分,他注视着墙上的全息地图,心中五味俱杂,他当然明了着四个字的份量。开国至今,经济发展迅速,国家日渐强盛,虽说国内矛盾突出,各方势力盘根错节,困难重叠,但至少百姓富裕,民心向党,亡国之忧暂无,但如今家里和睦,门外确始终隐藏危机,尤其是隔海相望的那个邻居,虽然中华民族从不惧怕任何敌人,但倘若战争爆发,几十年十几亿人辛苦奋斗积蓄的那点家底,还能存留几许?

正想着,房门轻响。

进来。是李良。

说实话,对于这个洋军官,主席始终爱愁交加,此人是西点军校军事指挥学博士,哈弗大学政治学硕士。前海豹突击队上校。精通七国语言,文武双全。办事果断坚决,凡是直击要害,常常有出人意料之举,但皆能事半功倍。若不是已入军籍,此等人才他日绝对是留己重用的。但他就是舌如锋刃,口无遮拦。也因此得罪不少军内老帅,要不是他执意留用,估计廖军部长早就用大炮把他轰回家了…..

想说什么,直说。主席知道李良的习性。

主席,您了解我,我直言就是。李良嘴抽搐下。

主席心中愕然,这个李良…从来未如此过。他摆摆手,

别担心,咱们俩之间谁跟谁呀。

主席开起了京味儿玩笑

李良心头放松稍许。但立刻回复严肃。

日本亡我之心始终未死,我估计未来两年,中日之间必有恶战。

会议上为何不说?

都是军政要员。不敢妄言。况且我所说对他们判断形势会有影响。

主席默思片刻。你何出此言?

来,先坐下。主席示意。

李良未动。继续说。国盛,必开疆拓土。忘战必危,!这是千古不变的真言,也是人性贪婪的写照。我在美国国防部工作时接触过一些关于日军的军事情报,虽说你们也大多掌握,但却大多停留在军事层面,而未曾涉及根本。大和民族隐忍性极强,为达目的,忍辱负重,屈从仇敌,借敌之势,战后迅速崛起跻身强国之列。其野心可见一斑。但其领土狭小,四面环海,灾害不断,地震频发。天然条件始终是他发展至无法逾越的障碍。对于大陆的渴望已经编码到每个日本人的DNA里。作为近邻,日本对我们垂涎已久,他就像一直疗伤的饿狼,当它痊愈之日正是中日大战之时!现今日本军事实力亦可与我匹敌,加之核武在手,其必会抓此机会与我纷争。此时日本就如弦上利剑,正待疾发!

主席面带笑意,不愧是李良,分析有理有据,字字珠玑。

这些我们早已想过,军委一般人早有打算,别以为我们这些老头子凡是不懂。

李良笑笑,脸微红。

我们该作何因对?据我所知各大军区均为有任何动作。

主席神秘的笑笑,摆摆手。

你先出去吧,让我这个老人家歇息一下。

是!

李良无奈,敬了个军礼,退了出去。

哼,入职半年,敬礼还像个美国大兵。

主席暗笑,他回望墙上的地图。深深地叹口气,紧闭双目。

战争又要降临到中华民族头上了吗?

回忆飘到五十年前,当时他被应征到越战前线当通讯员,虽说只是个谎报年龄才当上兵的小鬼。但还是矜矜业业,不敢马虎。记得在老山前线,一场恶战下来,战场上抬下许多伤员,他眼见一个面容俊俏的小战士怀抱着被削掉的断腿嚎啕大哭….不久再回医院的途中,小战士抢过哨兵的手枪自杀了,而他是连里唯一的的幸存者。那场面,终生难忘。对于经历过战争的人而言,深知战争的残酷。撇下党派之争,正义邪恶,战争既是无情的,像一根流淌鲜血的蜡烛,燃烧的是生命。79年对越自卫反击到现在不过五十年年,不论面对何类挑衅,几代领导人顶住压力,始终紧抓经济建设,未有变数。但忍耐终归有个限度,此次别人已在门前架炮,我们还能安坐钓鱼台,充耳不闻吗!

李良回到办公室,秘书送来一个灰色的牛皮纸袋。

李参谋,办公厅刚送来的,说是主席交待的一定要你过目。

李良奇怪,主席送来的,接过细看,无什异样,

右角红色绝密字样,普通的样式,灰色的牛皮纸袋,封面上没有任何标注。只有巨大的C4字样印于其上。奇怪……

.翻过背面………

黑! 色! 五! 星!

一股凉气瞬时渗进李良的脊背,他感到从未有过的恐惧突入袭来!

军内早有流言:民族存亡时,黑色五星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