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军女兵喋血缅北:花开血途 第五章 死尸路标 第57节 站着死

江南麦地 收藏 0 10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5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59.html[/size][/URL] 队伍的建制更加混乱了。 有掉队的,有从后面赶上队伍的。 大家已经在丛林里迷失了方向,军心更加动摇。 李亚男见着从后面赶上来的队伍就问他们是否看见一个叫李胜华的连长,但每个被问的人都摇头表示不知道。 有时候,李亚男望着丛林密集的枝桠上空,常常在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59.html



队伍的建制更加混乱了。


有掉队的,有从后面赶上队伍的。


大家已经在丛林里迷失了方向,军心更加动摇。


李亚男见着从后面赶上来的队伍就问他们是否看见一个叫李胜华的连长,但每个被问的人都摇头表示不知道。


有时候,李亚男望着丛林密集的枝桠上空,常常在想:也许,那个棱角分明的脸庞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了?那些美好的记忆就这样永远地留在了心底,空留下这无尽的思念和牵挂……


因为见过太多人死去,杜群英已经麻木得不再害怕死亡了。她不再去想是不是能够走出野人山,是不是还有生的希望,她只是在一种生命本能欲望的驱使下机械地向前走着。


只是偶尔,她会想起那个曾经俯身给自己吸毒的连长。


路上的死尸越来越多。


死尸已经成了前进的路标,只要哪里有死尸,大家就朝哪个方向走;偶尔半天不见死尸,大家的心里就会涌起一阵失望:是不是迷路了?为什么没有死尸了?


路边的尸体,呈现出各种各样的姿势和状态,其中给大家印象最深的,是一具站着的尸体。


在一块约十来平方米的乎坦地面上,仰面躺着一具取立正姿式的尸体,他双腿并拢伸直,两臀垂直平贴在大腿两侧,头部正直,仰面朝天。一般尸体的衣服都是褴褛的,他却穿着全身整齐的毛呢军服,扣子扣得根整齐,头戴军帽,帽花在阳光下闪亮,肩背武装带,腰拴佩剑,脚穿球鞋;如果站立起来,就完全是一个严谨军人的立正姿式。他虽然肤色惨白,但面容宁静,看来死去不久,不会超过两天。


时当盛夏,又跋涉在深山密林中,谁也不会穿冬天才穿的毛呢军服,更不会带武装带,佩佩剑的。看来,他是自知要死,在死前穿上这一身军服的。他为什么要这样死去呢?人在临死前身体又是何等的虚弱?他又是以怎样的毅力来穿戴整齐的呢?没有别的解释,唯一的解释是“他要以一个中国人的祟高民族气节和军人的严谨气概死在这异国他乡,因为他是一个中国人,中国军人,中国军官,死也要死得像个样子,不能丢了中国人的脸。”


人们初见他时,感到奇怪,继而一想就肃然起敬,向他三鞠躬后才继续走路。可惜他没有佩戴领章符号,不知道他的姓名,也不知道是哪个部队的哪一级军官和职务。


这天傍晚,李亚男实在无法忍受对李胜华的思念了,她对杜群英说道:


“群英,你们先走吧……”


看着已经饿得奄奄一息的李亚男,杜群英惊讶地问道:


“你到哪里去?”


“我……走不动了……你们走,别管我……”


杜群英深知在这样的环境下,独自一人行动的危险,她拉着李亚男的手:


“不,你不能独自一人,跟我们一块走……”


李亚男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苦笑,说道:


“你们先走……别管我……我要去找他……”


听到这里,杜群英的心猛地抽紧了。


是的,她爱着的那个人,也是自己爱着的人。


在与李胜华分离的这些日子里,杜群英又何尝不在思念和牵挂着他?只是,她一直把这个秘密埋藏在心底,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说起过。


现在,听见李亚男要去找她,杜群英退缩了,她无法阻止另外一个女人,去找自己心爱的男人。


就这样,李亚男脱离掉队了。


她依然如此,逢人就问:


“见着一个叫李胜华的连长吗?”


但她说得到的,依旧是摇头。


在李亚男看来,现在,她最大的愿望,不是走出这片丛林;事实上,她对走出这片林子已经不抱有任何希望了;她只希望,在临死之前,能够找到自己心爱的人,能够死在心爱的人的怀里,也不枉此生了。


就在李亚男脱离几个女兵,独自一人去找寻李胜华的下落之后的第五天,杜群英和其他几个女兵正在埋头朝前赶路的时候,忽然,身后响起了噗通噗通的脚步声。


奇怪,这时候大家都饿得有气无力了,谁走路还这么有精神?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