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决战岛链,军事小说,02

dycdmc 收藏 0 888

414舰与不明潜艇越来越近了,双方相距不足50公里,也就是说任何一方都早已在对方的打击范围之内,对方显然早已经发现了414的位置和参数,所以在靠近的过程中,双方一直在作着各种战术动作。

“副长,我们是不是给他一下?”414的武器官小心的提示着,

“不行,我们的任务是,三舰反潜不能我们一个人来,所以我们先期只是和他玩,不断占据有利位置,给他点压力,当然武器入仓可以定向,但不要开保险,以防走火。”

“好”各战位闻风而动。

“副长,对方一直在收集我舰参数,”

“收就收吧,没有什么好保密的了,那次出去不被人收集,对他们这已经不是秘密了。对方信息怎么样了?”副长一边说一边询问。

“声纳信号正在收集中,”声纳兵回答。

“电子信号正在收录到数据库,”信息员也回答

。。。。。。

“各岗就位,28节向东后退15公里”副长命令。

“后退?”其它人不解。

“总部说过,让我们三舰反潜,执行命令”副长解释,其实他只是在为其它两舰争取时间,给对方一点错觉而已(中国潜艇后退了)。

414舰到退到指定位置,对方一直跟了过来,同时明显能看出对方的还在再乎558舰方位,所以一直想与其保持距离,但也不想舍去414舰,所以距离还是在一步步的拉进。

“417舰来电没有?”副长问

“没有。是否请求与其通信”通讯兵果断回答后,提出意见,

“不用了,这个老同学,怎么一点信也不给?”副长自言自语的说。

“调头,15节,向对方作战术靠近。”副长下了命令了,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追逐。

30分钟后,

“报告,编队命令,反潜演习开始,可以进行模拟攻击,逼假想敌上浮,亮明身份,说明意图。”通讯兵报告。

“演习?怎么不用数据链,发报呢,难道有意让对方知道?”通讯不解的说,

“集中注意力,关闭所有数据链外发信息,全部改用电台电报,就是让对方知道,各战位就绪,我们上。”副长有些生气的对通讯兵说,他明白这说明,编队把用反潜演习来说明意图,而用电报就是让对方知道,他进入了我们的范围,极有可能成为反潜的标靶,在国际上他可能为自已的行为负责。

与此同时海上海下,558舰和414舰开始对不明潜艇进行数次的模拟攻击,而558舰的反潜直升机也目标上空实施了数次反潜模拟攻击,而两架警戒的歼15战机也做了两次俯冲式的反潜攻击后,返回航母。这时417舰已经到达了不明潜艇的西南40公里处,显然,不明潜艇对其刚刚发现,417潜艇骗过队友和对手的眼睛出现在他后侧后方,不但包围了不明潜艇也为演习做了充分的说明。不明潜艇变慌乱了一会后,快速上浮,因为他无法忍受模拟攻击的声纳撞击声。几分钟后,美国洛杉矶级核潜艇挂着星条旗浮出了水面。而同时558号舰也收到了,他用国际频道传来的抗议,

“我们是美国海军,正前往关岛基地,我们有航行自由,我们对你们上述的作法我们表示强烈的抗议,你们要为后果负责。”

558舰上的指挥人员一阵暗笑后,正想请示编队时,收到编队的电报“对美国潜艇进入我反潜演习区域,并打乱反潜计划表示不满,让他与558舰同以速通过演习区域,558舰退出演习,其它舰只继续演习,搜索假设敌潜艇。”

558舰向美国潜艇发去了不满了通过路线后,与其一起向东北方向驶离“演习区域”。美舰知道中国人在胡说八道,其实就是冲他去的,而且中国也从未有演习声明,但现在独掌难鸣,只好从长计议了。所以与558舰一同通过中国“演习区域”。

415号潜艇以高速向航母靠近,保证其后,而417号潜艇在50公里外压着美舰,与558号舰一起通过“演习海域”。



在海下300百处,415舰与不明潜艇进行着相乎追逐,而水面上的556号导弹护卫舰正托着声纳全速度向其靠近,舰载直升机已经飞往其出事水域,5000米空中,两架歼15舰载机在高空警戒盘旋。

下午2时,编队下达模拟攻击命令,同时通过国际频道让其解释意图和亮明身份。对方约未回答,只是与415舰周旋,而415舰也开启主动声纳对对方进行模拟攻击,同时加速度向其冲过去。

30分钟过去了,对方就是不回答,也不表明身份,任凭空中,水下和水面如何攻击他就是不出来,不离去,反而与更大胆的与415舰玩起了近距接触游戏,可以说这是十分危险的,因为一旦控制不住,双方就有可能在海下300米下相撞。

李滨在指挥室与各指挥员商议下一步如何处理,

张强说,“我认为,可以让415舰拉开一些距离后,占据有利位置,实弹填装,打开发射口,向其明确警告。”

“这样太危险了,一点走火,就有可能是一场国际事件,甚至有可能产生冲突。”王明远说。

“是啊,这样做危险性很大啊。”朱老附合着。

“要不让415舰和与其轻轻的冲撞一下,也就是我们从上向下压他一下,以我们的吨位压一个5000多吨的潜艇没什么问题,只要掌握好分寸,我们只是擦一下,而对方也不会沉没。”415舰舰长说。

“不行,太危险了。”王政委真接给否了。

“我认为,是不是可以在水面舰上做一下文章?”556舰舰长提出意见。

“说说看。”董参谋长抢话说,看的出来他很急。

“大家记的前几年我们在南海用潜艇撞了美军的托曳声纳吧,我们可以用556的的托曳声纳向他撞去,这样一个是他不能沉,但必须上浮,而我们也不用潜对潜的冲撞,不过我们舰可得要换声纳了。”556舰长说。

“好几十万呢?就这么一下,能不能用别的方法?”王政委说出他的担心,因为回去后有可能会被南舰追究责任,而且还费了声纳,有点不值得。

“要不用我们的钢揽,直接撞他一下,但效果会差的多。”556舰长说。

“我让直升机把那个废的飞机发动机1号组件,给你们送过去,那家伙也不小好几百公斤呢,如果栓上,撞一下可够他受的。”王志说。

“有没有可能是日本潜艇?”李滨茬开话题说,看了一下在座的人后又补充说,“虽老美引进了两个日本的放大的苍龙级AIP柴电潜艇,但他一般都在美国西海岸和日本周边地区测试浅海区作战能力,也有过几次跟踪中国军舰的记录,但这次不太可能来这与我们昌险吧,而且,二十分钟前,414他们已逼出了美国潜艇,对面的这艘5000吨左右的潜艇,很有可能是日本的“苍龙”级柴电潜艇,而且行事作风也和美国人的性格不太一样,你们认为呢?”

“我们私下里,也有过这种疑问,但是,这两年日本政府表面上我们还不错,军事外交也都有了互访 ,他们敢坏这个好的局面吗?”张强说。

“有可能,日本政府有友好这都是表面上的,而且军事互动我也去过,也上过他们的军舰,说实话,确实不错,但是,也能听出他们基层舰长,对我们提出钓鱼岛主权问题上很有反感,他们也很有可能这么做,至于怕影响局面,我认为日本人向来都是不地道的民族,甲午海战,918事变,77事变,都是不宣而战,突然出手,这次他们可能不出手,但也有可能是来摸一下中国航母的底牌,必竟们这次去的是西北太平洋,与日本相关,他们能不有想法吗?所以来侦察一下也是有可能的。”朱老说。

“报告,有情况”通讯员大声的打断了大家的发言,而眼晴一至盯着他的电脑屏幕。

“讲”李滨说,

“预警机报告,冲绳方向,6架飞机正向我航母接近,距离350公里。11分钟后到达本舰上空,”

“命令空中的两架歼15战机,在100公里外警戒,第15中队起飞警戒距离70公里,迎上去。防空舰只加大扫描,一有发现马上跟踪,突破到80公里后,可以锁定,各舰打开数据链系统,信息共享,全员进入作战况态。”

“可以确定是日本人了,”朱老说。

“王志,把那组件给他运过去,如果他要还是不走就砸他一下,就说是我们的声纳被撞断了。”

“好”王志也下达了命令。

航甲板上,4架战机紧急起飞,与此同时直升机也吊起组件飞向556舰,但是看的出来,大部份人依然认为是一场演习,认真的程度不足。

不一会,16中队的两架战机与日机撞面,6架F15J战机,双方互不相让,进行战术动作,而15中队的四架战机也很快加入到其中去。而距离已经进入到了80公里的临界点。这里面还有一个小插曲,就是175舰,雷达在第一时间锁定了两架战机,但问题就是,在匆忙之间锁定了一架自已的歼15战机,后来通过数据系统链传输,才解除锁定,更换目标,而在指挥室中的175舰长杨成,脸红的向红纸一样。说来也不能怪他,这些年来,一是演习对抗的强度小,二是,都怕出事故。军委要求实战还不能有事故,这本来是好的,但是在实际过程中,就难多了,因为就算有了成绩,但出了问题,也要负有很大的责任,甚至有可能提前结束军事生涯,不乏其例,全军都有,而部份演习成了走过场也就不足为奇了,所以部队真正的实战对抗还是没有真正的抓起来。

556号舰的钢揽已经放在下去了,就等命令机动了,而命令却没有来。

李滨正在看一份电报,来自南舰,要求他们立即返港,不要与任何人产生纠纷,立刻执行。因为美国已向中国接出抗议,所以,为中国航母安全,南舰命令,返回母港三亚。

“怎么办?”董参谋长关心的问到。

“脱离接触,返港。”李滨夫奈的说。

“就这么算了?”董参谋长追问,

“那能怎么办?南舰严令,没有军委通气是不可能这么下命令的。”李滨,

“我们执行南舰命令,但也不能让他这么嚣张,还是把那个组件放下去,让556压后,他们要是撞上也不关我们的事,只能怪他们没长眼晴。”董参谋长说到,

“那就那么办吧。”李滨说完坐下喝起了他的毛尖了。其它人也都不吱声了,但明显有一股积压已久的怨气没有喷发而出。

命令很快的下达下去,全舰返航,只有556舰托着1000多米长的大尾吧,在后面慢悠悠的跟着。





8月10日夜,9点,三亚“刘伯承”号航甲板。

夏夜的三亚真是漂亮,星光明亮,空气清新,风小浪低,偶尔还能传过轻轻草树的香气,比较适于户外活动。

李滨和朱老并肩走在甲板上,不知是没有困意,还是无法入睡,看着远处的海面,都不说话,不知在想着什么,也不清楚要说什么。额尔,两个身影也在一边缓慢的走了过来,董世荣和王志,两个人也来到了军航母上,不知道他们是不约而同,还是半夜睡不着觉,反正都是不约而同的来到了甲板上,用一种同样的心情的观望大海,而表情又不竟相同,看来,对于之前的事情有不同的理解和看法。四个人的身影慢慢的凑到了一起,并肩站在甲板上,双手都紧紧的抓住护栏,目视前方。难道他们怕夜里的海风大,而把自已掀到海里不成?还是怕到了海里后,卫兵都睡了没人去救他们呢?还是忘记了早在几十年前他们就训练过多年的海上生存与强化训练呢?

董世荣动了动,把头侧向前方,喃喃的说,“我们真能防的住那导弹吗?”他几乎怕任何人能听到的声音说,也许是在自言自语,也好像是在问李滨,但更好像是问自已。他的声音虽然非常的小,在夜幕的海风中和海浪的击打舰体的双重声音下,显的那么的小,甚至说根本就是听不到,但事实上,他的声音却一字不拉的传进了其它观海者的耳朵里。谁也没有回答,就好像根本不清楚他说过什么话一样,经管他们全都听见了,但是任何人都没有声音,连一个动作或一个想要回答的意识都没有,还是在看着远处的海面,静静的看着,不做出任何声音,那种场面真是静的出奇,静的可爱,但也静的可怕,也许任何人都不能回答这个问题,也许是这个问题不用回答,也许是这根本就不是一个问题,所有人依然双手抓着护拦,挺拔着上身静静的看着远处的海面。

也不知过了多久,也没人注意过了多久,董世荣如释重负的用力推了一下手中的护拦,身体猛的向后闪了一下,则转向站在甲板上,三个人被他这突然的举动所惊醒,和吸引,不约而同的看着他,不知他想做什么,也不清楚他想到了什么,也有可能是一种下意识的举动。

“想不想和我去喝点酒?”董世荣不紧不慢的说,但声音也却大了许多。

“张强值班,我们少喝点没什么问题吧?”王志回答着,也寻问的方式看着李滨。

餐厅是一个很别至的地方,因为这里只有他们班子成员能享受到的待遇,一张平常的海军餐桌,几把比士兵椅子舒服的大椅子,其他的什么都不重要,因为对于要喝酒的人来说,这已经足够他们开怀的了。四个人开了几听啤酒,而下酒菜也没有什么好东西,就是一盘花生米、一盘凉菜,两瓶罐头。也许他们根本就没有心思来吃菜,更没有叫醒炊事员去准备,这只是几个人在餐厅拿了一些现成的而已。先是静静的举杯喝了一小口,然后又若有所思的不说话了。

“我们真能防住导弹吗?”董世荣问小声的问李滨,因为这个问题在他回来的路上已经问过好几遍了,他们知道他问的是什么,就是那几架战和潜艇如果发射16枚导弹攻击航母我们真的能防住吗,如果在平常或在训练时这根本就不是一个问题,因为航母编队可以防护的反舰导弹远超过这些,就算是再多上一倍也不在话下,但所有人也都明白,他问的是实战,抗饱和攻击的能力问题,演习的数据不能算数,因为没有任何一次用实弹或训练弹大量的直接攻击航母本身,更何况,对方潜艇已经到了100公里,如果是战时,所有的作战人员还能那么的从容不迫吗?

“应该不是问题,必竟我们作过无数次的模拟试验。”王志说低着头说,接着他又喝了一口手中的啤酒。

“如果导弹突防了,我们是不是要牺牲点什么,因为航母对国家来说太重要了,就算是美军航母被击中,所产生的政治、军事、外交上的后果也会不可想象,部队士气就更不和说了。”董参谋长怕自已的问题太肤浅,于是补充自已问题同时,却提出了一个让任何人都明白却又无法决则的一个问题。

“这个我想过,但手心手背都是肉啊,丢任何一个出去都会使编队实力受损,而且还要分兵去救护,更主要的是,我们如何面对他们的家人和国家的培养啊。”李滨喝了一大口酒后,喃喃的说,他可能都不清楚他说的是什么,因为他真的不想做这个决则,这也是无法面对牺牲人员家人和自已日后的良心责备。

“但我们必须要先作准备啊,要不到时没有时间啊。”董世荣带着急且的口吻,追问着,就好像他丝毫没有查觉到李滨心里的那份痛苦一样。其实他心里又何尝不是呢?但为一个编队的参谋长,不但要对作战计划和训练负责,更主要的是能在关键时刻为李滨提供建议,也可以说他就是这个编队的大脑中的主要神经元。李滨没有答话,又抓起啤酒很命的喝了一口。

“是啊,小李,小董的问题却实难啊。回来的路上,他也和我谈了一些这方面的实事,我也认为这个很有可能会出现,必竟现在打击航母的就是通用的法子,海空潜立体攻击,所以我们要有个对策啊。”朱老也插话进来了,等他说完,所有人还是没有回答的意思,空气中除了喝酒的声音,就是开启啤酒的声音。朱老继续说:

“要不小董,你说说你的想法,我看你应该有了想法,只是不想做决定,你说说,大家议一议。”

董世荣叹了口气,抓起一听啤酒一口气的全喝了下去,然后平了平静心情,看了一下朱老说:

“我是有了一些想法,但就和你们一样,不好做决定啊。你们还记得82年的马岛海战吗?我从中得到了一些想法,就是一个是以一架战机撞击突防的导弹,二是,以大型直升机迎上去,把导弹的吸引过去,三是,一艘护卫舰,这三个各有困难,也各有优势,我们舰上所带的无人机的速度还行,因为多是小型中型,所以不能保证引爆导弹,就冒这么危险了,也就不考虑。首先,战机在速度上,可以做到,但飞行员不能跳伞,要不很有可能撞不上,除飞预警机或改装的战机能直接引导过去,其次,直升级要是去的话,一是很可能阻挡我们近防系统身射界,时间上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被自已人打成碎片,护卫舰就不用说了,完全可以,但是会有很多人失去生命啊!”说完他好像斗败的公鸡一样,垂头丧气,只是拼命的喝着随手抓到的啤酒,而啤酒的金属皮早已经被他捏的变了形,空气中传输着嘎吱嘎吱的金属变形的声音,在这一刻,他不只是一个金属壳,仿佛中,他就是那艘被当成替代者,被导弹所击中变形的声音,也许还伴有嘈杂的求救声和抱怨声。四个人都没有说话,也许都在思考,也许都在振惊,也许,,,,,,

“就不能想个别的办法吗?”王志有点激动且带有愤怒的说,因他为分管空军,所以这样的办法显然他不能接任,也是任何人所不能接受的。

“你还有别的办法吗?”李滨问了一句,但声音极少,仿佛他自已都有点听不见,不是他说话声小,而是他不想这么做,但又没有什么办法。可声音却很厚重且清清楚的传到在做所有人的耳朵里。

“我同意小董的意见。”

声音不大,但也不小,直接传进了四个人的耳朵中,但声音却是从后面传过来的,董参谋长顺看声音看过去,原来是王政委和张强,不知什么时候他们进来的,同时也冒了一身的冷汗,如果这要让别人听去,一旦传出去,不旦会影响士气,而且使编队的战力大受影响,更主要的是如果谈的是重要情报的话,这保密工作做的可真是够可以的。其实他根本就不用担心,因为王政委也是睡不着觉才去找他们,怎么也找不到,就明白他们一定在舰上,路上他也碰到了同样事情的张强,所以两个人在舰上找了一会后在餐厅外发现了他们的警卫员,却不见们他几个人,一问才清楚,只准远远的跟着,却决不让靠近,进了餐厅后发现一个人也没有,直到走到最里面的舰长餐厅后才听到一点声音,而来的早不如来的巧,正赶上董世荣提建议,他们一时没有想法,也没想好,所以才沉寂了一会。

就这样,由四个变成了六个人。当然啤酒当然也要多开一此了,但是张强是不可以喝的,因为他值班。一场由两个人的因为睡不着觉,来舰上走走却变成了一场非正式的班子成员会议,或是整个航母编队最高层的会议,也可以说是最机密的会议。不过也没什么,如果换个角度想一下,任何一个有责任感且有战略眼光的将军或指挥员都能想到,甚至是一个小班长或一个普通的军人,只不过是任何人都不去想,也不敢想,更不去想,因为在胜利面前,没有几个人真正能想到失败的因素和后果,如果全是胜利的话,那也就不会有关公走麦城的故事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