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啸南疆 中越战争全纪实 正文 三十六 八连激战克菲 师炮群远程支援

巴夫 收藏 9 49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0.html[/size][/URL] 三十六 八连激战克菲 师炮群远程支援 克菲属于克马诺地区,是越军的后方腹地,从高平溃逃出来的越军和高平省直机关的人员大部分藏匿于这个地区 ,因此该地区也是越军的防守要点。当时在众多部队中,我们营是最先突击到这里的。八连在前面搜索前进,刚转过山头,突然发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0.html





三十六 八连激战克菲 师炮群远程支援


克菲属于克马诺地区,是越军的后方腹地,从高平溃逃出来的越军和高平省直机关的人员大部分藏匿于这个地区 ,因此该地区也是越军的防守要点。当时在众多部队中,我们营是最先突击到这里的。八连在前面搜索前进,刚转过山头,突然发现不少越军在对面山脚猛跑,当时担任尖兵的是八连二排,他们发现越军后,排长孟东安迅速指挥全排,边开火边抢占阵地,击毙越军五六名。越军受到突然打击后,不顾一切向远处深山逃去,排长孟东安立即率领全排猛追。 连长石义田、指导员蓝海指挥八连的主力也迅速投入战斗。一时间,步枪声、轻重机枪声、无后座力炮的声音猛烈地响了起来。越军遭受到攻击,搞不清我军的情况,拼命朝山沟里面躲藏。八连在连长、政指的带领下猛打猛冲,动作很快,就追过了一个大山口。我们上去时还看到不少越军,由于距离太远,起码在1500米以上,中间隔着好几个山头,我们也用火力追击了一阵子。由于太远和山林的阻隔,很快就不见了越军的踪影。八连边打边追,边追边打,当追到克菲西南侧一个谷底时,突然遭到越军猛烈射击。追在前面的二排几名战士不幸负伤,四班长王郧久,率领全班不顾一切地与越军展开激战,战斗打得非常激烈。

时任八连连长的石义田回忆说:

“2月26日上午,七连归建。三营奉命由克马诺沿克非方向向西进击,八连为前卫,营部、七、机、炮、九连的顺序前进,当部队行至克非200多米时,尖兵报告发现大批敌人沿克非向克马诺北山区运动,并且,没有发现我军行动,我迅速把情况报告上级,同时指挥二排从正面,三排由指导员兰海带领向左包抄,以最快的速度接近敌人,准备打个漂亮的伏击战,正当二、三排向敌运动时,兄弟连队过早地向敌人开了火,暴露了我军目标。敌人仓皇丢盔卸甲乱作一团,利用山高、沟深、林密四处逃窜。我见状,即令二、三排向敌人发起了冲锋,战士像猛虎下山一般扑向敌人,打的敌人乱叫乱窜。激战中我发现有几十人拥护着部分文人,沿沟向后逃窜。可能是敌人首脑机关。我随即带领一个加强班17人沿沟边打边追,追了约300米,有一狭窄处,正面宽不到20米有一块大石头挡住去路。敌人以两挺机枪交叉火力,迫击炮封锁了该地段,一棵棵竹子都被打折,子弹像雨点般扫过来,炮弹在身边不停地爆炸,两边山高,林密,部队展不开,在宽不到20米的地段上,17名战士大部分受到了轻重不同的伤,我也负了伤。后续部队上不来,就是上来也展不开,情况十分紧急,我忍住伤痛,一面组织火力压制敌火力点,一面指挥火箭筒手占领有利地形,火箭筒手摧毁敌人两个火力点。火箭筒手非常勇敢,卧姿不行用跪姿,跪姿还是不行,干脆站姿射击,一发,二发,连续发射四枚火箭弹,分别摧毁两个敌火力点,敌人的火力点变哑了,营八二迫击炮排和各连的六零炮一起向越军阵地进行炮击。并令三排占领左侧有利地形,以火力支援二排战斗,二排立即向敌发起冲击,越军见事不妙,便向沟底退去。我们继续向沟底攻击,遭到越军的强烈阻击。天色逐渐变暗,直到深夜,上级令部队撤回克马诺待命。打扫战场时,发现毙敌32人,缴获迫击炮两门,轻重机枪等武器、弹药、物资一批,还有一些文件。我连在兄弟单位的配合下,仅以牺牲1人,伤21人的较小代价,取得了毙敌32人,重创了高平省直机关。

当时任八连副指导员的戚永清同志回忆说:

“当时我随尖兵班冲在最前面,发现越军向深沟里跑去。我们就在后面猛追,一追到山沿就遭到越军猛烈射击。当时天已经有些暗了,越军从树林中射出的密集子弹发出的火光都看得非常清楚。我立即站在那里指挥尖兵班进行还击,越军发现我在指挥,立即向我射击,我赶快卧在一丛竹林的下面进行隐蔽,越军瞄准我隐蔽的竹林射击,子弹就打在离我的头部十来公分高的地方,把几根茶杯粗的竹子全部打断了。火箭班长张修理见敌人火力点猖狂,想打掉火力点,扛起火箭筒寻找发射位置,由于地形实在逼仄,利用卧射姿势不得行,瞄不到敌人的火力点,利用跪射姿势还是不得行,他不顾个人安危,豪不犹豫就站了起来,立姿依靠在一根竹子上,这时越军发现了他,密集的子弹向他射来,一发子弹打在他的右胸,子弹从前面打进去,从后背穿了出来。他凭着惊人的毅力,瞄准、扣动扳机,“轰”的一声巨响,对我威胁最大的越军火力点被炸上了天,而张修理班长躺在了血泊之中。后来被紧急送回国内抢救,终于活了过来,后来入了党,立了三等功。”

张修理,河南省于城县人,退伍后安排在银行部门工作。

戚永清,河南信阳县人,70年入伍,后任8连指导员,转业后在河南省信阳县司法局任纪检组长。

双方一直从傍晚打到晚上。由于地形过于特殊,越军扼守住两山夹一沟,而且在沟前有一座横下的斜坡,形成一个非常有利于越军的三角地带,我们要下到山沟必须越过那个要命的斜坡,越军躲在沟边的密林之中,用多种火器控制住唯一的一条毛毛路,而我们的兵力展不开,一次最多只能投入一个排的兵力,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重武器,特别是直射火器,如82无后坐力炮,40火箭筒等更本就用不上,连找一个合适的射击位置都找不到。营指集中营属和各连的60迫击炮进行炮击,越军躲在密林之中,根本发现不了他们的具体位置,外加面积太广,一次一个齐射也不过十几发炮弹,因此也不过是杯水车薪,起不到任何致命作用。

八连一直与越军对峙到晚上,双方都打打停停,时而枪声大作,时而枪声疏落。八连想了很多办法要攻进谷底,但越军始终封锁住那道唯一小路的斜坡,部队时有伤亡。

晚上八点多,营指命令我连连长王荣森带一个排前去支援八连战斗。连长王荣森带领一排长涂传海和部队迅速前往加入战斗,虽然他们攻进了谷地,但顾忌伤亡太大,奉命撤了出来。

石义田还回忆说:“2月26日晚,部队撤至克马诺地区,晚七时许,副团长崔道忠,营长刘明义,教导员付书祥,决定由八连副指导员孙胜军,带领一个加强班,二进克非地区,白天战斗地域,侦察敌情,寻找白天战斗中失踪的张东周。我和指导员蓝海接受任务后,决定由4班班长王陨久,带四班和轻机枪一挺,火箭筒一具,共十四人,随孙胜军副指导员执行任务。并一起研究了几套战斗方案,当晚天阴,伸手不见五指,下着小雨,路泥泞很滑,地形比较复杂,山高,林密,沟深,敌情不明,确实给执行任务造成极大困难。在孙胜军副指导员和王陨久的带领下,他们克服了重重困难,深入到了白天重创敌人的地区,只听见到到处都是敌人的哇哇叫声,可能是敌人互相之间的联系,残敌凭着对地形熟悉,连夜向克马诺北山地区转移。运动中突然从密林中走出一个人,用越南话哇哇乱叫,可能认为我方人员是越南人,四班长王陨久迅速指挥几名战士将敌人按倒在地,敌人更加乱叫,怕惊动敌人,王陨久迅速用白毛巾把敌人的嘴塞住,令其跟随部队行进,敌人不从,只好捆绑后由两人抬着向回走。此时其他战士也找到了张东周的尸体,晚11时,孙副指导员和四班全体战士,安全把俘虏和张东周的尸体带回了营指挥所复命,并将侦察到的情况做了详细的汇报,经审俘虏的口供,四班侦察到的情况是真实的。为27日凌晨师炮群炮击提供了重要依据,出色的完成了任务。

27日凌晨,约6时,数千发炮弹飞向敌群,两个集束的炮击,在地人的阵地上遍地开花,滚滚的浓烟,很久才散去,给了敌人一个毁灭性的打击,炮击效果非常好,有的一个炮弹一两个敌人倒下,有的一个炮弹四五个敌人报销,战后,四班集体立二等功,王陨久也立二等功,被提升为二排排长,后任七连连长。”


涂传海战后任八连连长,后转业在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任刑事审判庭庭长。

战友仕荃回忆说:“中午时分,部队继续向克马诺搜索前进,刚走不远,发现远处山道上有几名越军正拼命向前奔跑,部队立即边追边射击,刹时枪声大作,因为距离太远,击中敌人不多,很快敌人逃进密林之中,部队继续逐村逐山搜索前进。下午三时许,前卫尖兵在克马诺附近山垭口发现山下约有近两百越军正在路边休息,距我们仅800-1000米,营长亲自上前察看,立即令八连从左侧迂廻包围,很快敌人发现我军,仓惶向前逃窜,我部立即追击,炮连无座力炮和我连七班重机枪迅速向敌群射击,其余部队奋力向前追击,追到一小河沟边路上发现敌人丢弃的粮食,有用尼龙袋、布包的大米,有敌人的军装、老百姓的衣物等,一路皆是。当我部追击到一段狭窄的水田地边,前面好象没有道路,两侧是高山密林,突然间枪声四起,步枪、冲锋枪、轻重机枪响成一片。敌人已在前面的复杂地形上与我部进行激烈战斗,炮连用无后座力炮向敌方发射数发炮弹。双方打了近一个小时,渐渐枪声停息,敌人已经逃窜。我部也奉命撤出战斗退守克马诺制高点。清查人员时发现我连配合八连在前方战斗的九班,九班长吴逢益(广东恩平人,七六年入伍)和该班两名新战士没有归建,八连尖兵班一名新战士下落不明。情况报告到营里,我连研究决定副连长张学礼带三名班长(一班长丁祖清;二班长孙建国,河南商丘人,77年入伍;炊事班长李龙门,河南潢川人,76年入伍)各配一支冲锋枪,随同八连副指导员孙圣军(山东蒙阴人,70年入伍)所带领的几名骨干一起沿路寻找失踪人员。晚上十时左右,张副连长回来报告说没有找到失踪战士,但在途中发现很多敌人,敌众我寡,兵力悬殊,副连长和八连副指导员商议后决定撤回。在我营负责指挥的崔道宗(59年重庆涪陵入伍)副团长听完汇报后大骂张学礼和孙圣军无能,说他们没有完成任务,要撤他们的职。为此我和连长都十分焦虑,决定天明后再派人寻找。天刚亮,副连长又带人出发,我跑到路口反复张望,不一会儿发现九班三个人终于回来了。一问情况得知九班在撤出战斗时,重机枪要分解成三大件,动作自然比步兵慢,当他们扛起枪架撤出时发现空无一人,他们丢在最后,情急之下他们拼命追赶大部队,不料班长吴逢益踏上石块将脚扭伤,渐渐肿胀,不能行走,两个新战士护着班长,扛着枪管,缓慢行走。天完全黑下来,看不见路,班长已不能走动 ,于是班长决定三个人在路边一块巨石下隐蔽直至天明再追赶大部队。

二十六日,我营接团里命令继续沿昨天战斗过的路线前进追击敌人。途中见到横卧在路边的几具尸体。部队行进到小河沟边时有人发现左侧树林中的树叶在微微幌动,慢慢从树林里钻出一个没有武器没有军帽的但穿着绿军装的人用中文说话,原来他是友军四十二军的一名战士,几天前在战斗中腹部受伤昏迷,部队撤走后他苏醒过来已无法联系,几天来他水米未沾,饿了啃些树叶,渴了沾点露水。一直隐蔽在丛林里,等待死亡降临。当听到我们部队路边说话声,他才有了生的希望。我部两个战士将他扶到路边,他将裤带解开,腹部伤口已经腐烂、生蛆。营里立即派人将他护送到团里卫生队救治。部队继续搜索前进,即将到达昨天与敌激战的地带,突然接到团里命令我营立即返回克马诺制高点集结待命,部队即刻沿路返回克马诺。”

鉴于克马诺地区地形复杂,敌情严重的情况,营、团指挥所请求师指挥所,要求对克马诺地区进行炮火支援。27日早上八点过,师炮群对克马诺越军的有关阵地进行了猛烈地炮击,沉着打击了该敌的越军。

八连指导员蓝海是高干子弟,他的父亲是兰亦农。蓝海1968年3月入伍,对越自卫还击时任486团8连指导员。在诸多干部子弟调入机关、后勤的情况下他自始自终坚持战斗在第一线,身先士卒,不怕流血牺牲,本人荣立三等功,所率领的连队荣立二等功,为干部子弟树立了战斗榜样。战后他任486团3营教导员,我任副教导员。他为人亲和朴实,没有高干子弟的那种优越感,因此受到战友们的喜爱敬重。后来他调到团政治处任副主任、84年调到484团任副政委、85年任一六二师后勤政工科科长、89年任农场政委、90年调14军40师炮团任政委、93年底转业到国家工商总局任监察二室主任、96年任副司级主任、2001年任副局级监察专员兼主任、2006年至今任正局级监察专员。

石义田,山东蒙阴人,1969.11入伍,1972年5月入党,在54军162师486团3营8连服役,1973年3月任二排排长,1974年5月起任八连连长, 1979年8月任师教导大队副队长(未到任),1980年3月在石家庄高级陆军学院学习;1981年8月任486团三营营长,1984年10月任一六二师教导队大队长,1986年1月转业到山东蒙阴水泥厂,先后在水泥厂、招待所、扶贫办工作,后又到商业、供销社、水利局任局长。在部队期间,先后立三等功四次,二等功两次,并被河南省人民政府授予“抗洪模范称号”


庆祝对越自卫还击战胜利32周年!

沉痛悼念对越自卫还击战中牺牲的烈士战友!

向所有参加对越自卫还击战的战友致以崇高的军礼!

---- 巴夫


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