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部门被指成独立王国 集中公检法军事多个系统

从心所御 收藏 15 698
导读: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B]邢雷感觉机会要来了。[/B] 作为中央财经大学中国煤炭上市公司研究中心主任,他几年前就呼吁建设一条从内蒙古准格尔到湖北荆州的运煤铁路(准荆铁路)。对此,包括中国华[0.14 0.00%]电集团、陕西煤业、内蒙古伊泰集团等,与地方政府都摩拳擦掌,准备学朔黄铁路一样实现企业控股。但铁道部却给这些企业泼了冷水。铁道部前部长刘志军对中国华电集团老总云公民称,“你们企业建什么铁路?!” “现在只要铁道部允许民间投资,该铁路1300亿投资都不在话下。”邢雷说。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邢雷感觉机会要来了。


作为中央财经大学中国煤炭上市公司研究中心主任,他几年前就呼吁建设一条从内蒙古准格尔到湖北荆州的运煤铁路(准荆铁路)。对此,包括中国华[0.14 0.00%]电集团、陕西煤业、内蒙古伊泰集团等,与地方政府都摩拳擦掌,准备学朔黄铁路一样实现企业控股。但铁道部却给这些企业泼了冷水。铁道部前部长刘志军对中国华电集团老总云公民称,“你们企业建什么铁路?!”


“现在只要铁道部允许民间投资,该铁路1300亿投资都不在话下。”邢雷说。


在上一轮的大部制改革中,铁道部并未被并入交通运输部,但是随着明年中共“十八大”日趋临近,新的大部制改革会启动,加快铁道部体制变革,打破垄断局面,实现政企分开,民间资本进入铁路投资领域的可能性加大。


目前中国行政管理学会、南开大学政府管理学院预备启动新的大部制改革研究,为“十八大”的大部制改革提供依据。


中国行政管理学会秘书长高小平告诉记者,“十八大”肯定会有有关大部制的改革动作,同时要实现新的部委合并,可能在十八届一中全会的政府换届时。“到时肯定会有动作,具体如何,还需要看新的研究结果而定。”他说。


铁路体制改革或将加快


铁路政企不分,使得招投标存在各种问题。


据记者了解,多年来国家一直在预备启动铁路领域的体制改革步伐,这包括从更高层面上剥离铁路的公检法系统,同时启动铁路部门的垄断体制改革,并加快投融资体制改革的步伐,为铁路领域放开投资做铺垫。


截至目前,始于2003年的铁路公检法系统剥离,目前即将完成。而铁路的垄断体制改革却远未打破,铁路的投融资体制的改革也是相对滞后。此前2009年国务院转发的国家发改委提出的行政体制改革工作,就有“抓紧研究铁路体制改革方案”的提法。但是2010年的行政体制改革工作,并无上述内容。


南开大学周恩来政府管理学院博士贾义猛指出,铁路部门过去集中了公检法军事(公安、检查、法院、军事、事业单位)多个系统,成为独立王国,现在到了必须加快改革步伐的时候了。因为每年铁路近万亿的投资,在政企不分的情况下,很难实现有效监督,也难以保证不出问题。


“实际上人大已经着手对高铁的监督工作,这开了一个好头。”他说。


数据显示,2010年全国铁路投资达到7000亿元,2011年的计划投资也达到7000亿。而接下来“十二五”铁路投资还会加快。到2015年,全国铁路营业里程达到12万公里以上,其中高速铁路1.6万公里以上,快速铁路客运网覆盖省会及90%的50万以上人口城市。


记者了解到,正是因为铁路政企不分,过去多年来铁板一块,使得铁路领域存在招投标各种问题。


贾义猛指出,要真正做好铁路领域的工程建设监督,核心是要企业运营与政府管理分开,像邮政部门已经分拆成主管部门和邮政企业。铁路部门也可以实施上述办法。


首先要实现政企分开


到底如何改革仍未定,但铁道部肯定被涉及。


而铁路领域最终实现体制的变革,恐怕还需要等到“十八大”的召开。


中国行政管理学会秘书长高小平告诉记者,“十八大”要实施新的大部制改革,可能会有一个综合的说法。但是具体的方案,可能要在次年政府换届时,即“十八届一中全会”时实施,但是到时到底如何改革仍未定,但铁道部肯定被涉及。


根据了解,在上一轮的大部制改革中,铁道部没有被合并到交通部,并非国家不愿加快改革,而是铁路的政企分开没有完成。


同样,下一次铁路部门要实现并入交通部的改革,“仍首先需要实现政企分开,然后将铁道部并入交通部,铁路的经营部门则变成企业。”贾义猛说。


贾义猛所在的周恩来政府管理学院,受中编办的委托,正在进行上一次大部制改革的效果评估,并预备启动新的大部制改革研究。


西南交通大学交通运输学院副院长帅斌指出,目前铁路的货运部门已经分离到一个企业中。未来中国的铁路的客运设立到一个企业,或者分拆成多个企业,也不是问题。同时铁路建设和运营可以分开,这可以改变目前铁路建设投资、运营、调度、政府管理一体的体制。


目前铁路领域仍比较封闭。比如铁路部门缴纳税收方面,以各地铁路局上交铁道部的营业收入,铁道部则每年和国税总局谈一个营业税的税率,一般在3%左右,并不缴纳所得税。由于地方铁路局上交税收的税率,与铁道部统一上缴国家税收的税率,存在差别,这使得铁道部目前积累了很多说不清的资金。同时铁路运营过程中很多收入没有税收监管,铁路部门仍是不透明的糊涂账。


也正因为此,国家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罗仁坚认为,现在首先是要打破铁路领域的封闭状态,实现数据透明,同时做好规则的制定,这样外界的民营资本才可以进入,同时全国铁路分拆成不同的企业,路网可以共用时,也可以实现竞争,票价也可以适当下浮或者上升。


根据了解,目前铁道部投资铁路总额巨大,目前每年的利息就达400亿元左右。帅斌认为,再过几年随着铁路投资加快,年利息可能需要达到1000亿元。要解决上述问题,除非国家免除这部分利息,或者放开民间投资,否则铁路部门和国有企业难以承担太大的利息和投资负担。


此前有文章称,截至2009年12月31日,铁道部总资产2.46万亿元,负债规模达到1.3万亿元,其中长期负债增加较多,达到0.85万亿元,流动负债0.45万亿元。大举上马高铁项目是造成债务急剧攀升的主要原因。


有测算认为,2009年铁道部资产负债率为53%,2010年上半年已上升到54.3%,全年负债率或突破56%。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